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剑颂 > 第一百八十七章 择碑记(七)

第一百八十七章 择碑记(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合顺县,乐氏,名骥,二境三阶,六重楼,资质,下三等,七等绯玉水龙吟,所携竹牌,三等金,碑声,风声,大!”

    “曹州城,曹氏,姓丰,名亭,三境二阶,八重楼,资质,中三等,五等红玉满江红,所携竹牌,二等赤,碑声山呼,大!”

    “十口县,硕人余,无氏,三境一阶,七重楼,资质,下三等,八等墨玉纱如雪,所携竹牌,四等皂,碑声,风声,小。”

    “河阳大聚,柳五,柳氏,名五,祖有氏姓,今庶身,二境三阶,六重楼,资质,中三等,六等金磐音,所携竹牌,二等赤,碑声,风声,大。”

    “宇郊,干衣,干氏,名衣,二境一阶,四重楼,资质,下三等,九等青玉绝纤尘,所携竹牌,一等青咦?碑声,风声,小。”

    “投荒县,南搏身,无氏,二境三阶,六重楼,资质,中三等,六等金磐音,所携竹牌,三等金,碑声山呼!小!”

    随着那些声音的不断响起,轰鸣声逐渐溢满考核的大殿,风声密集,偶尔还有一两道山呼之声,那种隆隆沛然,密集沉重的压迫之音,在空洞的风声中显得特别突兀。

    鬼宿看着这些接连不断与石碑心意共通的人,尤其是注意了那两个达到了“山呼”级别的斩妖人。

    “曹州曹亭,资质居然是满江红?上来就是接近雷鸣的大山呼,这个人可以啊。”

    “投荒县的南搏身这个人现实是没有显赫的祖上?怎么可能,这明显有所隐瞒,一个庶人能有金磐音的资质?而且出来的是山呼声?”

    鬼宿摸了摸下巴,特别关注了这两个人,尤其是那个曹亭,曹氏的血脉他并不感到意外,毕竟曹氏祖上乃是出自祝融,甚至比起程氏还要更上一层,号称祝融八姓之一,还有另外一支曹氏是出自于姬,乃是周文王第十三子,受封在曹国,后来曹国被宋国灭掉,子孙便以国为氏,这一支的祖先是“曹叔振铎”。

    曹国的都城是陶丘,也就是后来的山东定陶。其地西接成周,东连齐鲁,北临河济,南控江淮,处在司马迁《史记》中称为“天下之中”的膏腴之地。

    可以说,当初分封时,武王绝对是对他这个弟弟不薄,当然这一支后来还衍化出一脉“朱氏”子孙。

    而第三支,来自于大禹治水时候受封的“曹官”,画地为牢,是看守奴隶的官员。

    所以,不论是从哪个角度来说,氏名合一为两个字的曹亭,他的出身与血脉都是无比高贵的,故而能够有五等满江红级别的资质,绝对是够格的。

    五等资质就是国之栋梁,可以说大部分的盖世高手,想要有所作为,那么出身时大部分都要卡在满江红这个级别上,而金磐音次了一等,那待遇可就是天差地别。

    至于下三等,基本上他们的进步瓶颈会很快到来,最后被卡死在某一重楼,且修行速度也远远比不上前面的七等。

    和氏璧古来几乎不见,在蔺先生做献玉的事情前,和氏璧还只叫做羊脂玉,而咫尺青天人间难寻,至于紫气东来,拥有这种资质的人,基本上都已成圣。

    值得一说的是,紫气东来这个资质,并不一定要是先天生化,凡后天资质中出现一抹紫气,最后都有可能进阶为紫气东来。

    所以入圣门,修圣道,习圣法,最终成圣,这是一条通天大道,也正是这样,世人才为之趋之若鹜,如过江之鲫,因为这是唯一能够有希望改变自己命运的方法。

    一切只因天礼森严!

    周代的制度真的是很好的吗,其实并非如此,天礼在某些方面,对于百姓是很不友好的。

    想到这里,鬼宿的目光微微撇开,看向一动不动的程知远。

    人间难寻的咫尺青天,此时就有一个处于自己身前,而另外一个,浑邪乌檀,听说上一次有圣人出手,虽然伤了他,但结局还是让他逃了,故而各地正在调遣兵马,搜山检海的找他。

    这种资质的天才,绝不可能放回长生之地,匈奴人不知道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在那种贫瘠的地方,居然能够走出这样一个天才少年。

    道义,两国交战不斩来使?

    汝乃化外蛮夷,吾与汝,还需讲什么道理?

    当然,借口还是需要的,所谓不兴无义之兵,大的小的,上到违逆天子,下到上厕所不带竹片有辱斯文,故而要代表太阳消灭你,这都是出兵的借口。

    昭昭天日,朗朗乾坤,岂容你这等无礼之辈存在?

    “让我看看,你能弄出什么动静来,能不能让我看一看和光同尘?”

    鬼宿心中默默想着,而就在此时,之前被他特别关注的两个人,南搏身,这个青年所迸发出的碑声,从小山呼开始逐渐变成大山呼,最后,衍化出山崩的声音!

    咚隆隆!

    山崩之后,衍出雷霆!

    鬼宿立时震惊,这个人果然有问题,而也是同一时刻,仿佛是较劲一般,曹亭的眉头渐渐锁成一个川字,而他的山呼声也开始衍化为山崩,也即将升为雷霆!

    小雷鸣!

    仿佛是风雨到来的前奏,山崩与小雷鸣争执不休,而其余的风声虽然有些正在从小向大衍化,但终究没有一位突破至山呼的水平。

    曹亭的头上开始流淌汗水,那山崩之声已经极其接近雷鸣,但是南搏身的雷鸣音居然还隐隐有上升势头,这种压力,让曹亭的气息逐渐开始紊乱。

    “他的好胜心太重。”

    鬼宿皱了皱眉头,有些无语,自己刚刚暗地里吹了一波这个小曹,结果怎么上来就掉链子?

    这南搏身南氏的人?

    南氏,南世?

    鬼宿的目光若有若无的瞥向赵嘉,心中思量,这位既然拥有所有人的花名册以及户口,难道这么一个诡异的斩妖人,他会不知道吗?

    赵嘉此时也在看着那个南搏身,他当然知道后者的履历有问题,但是对方一直以来确实是在兢兢业业的进行斩妖活动,所以不管他是历练也好,是某个隐藏的前朝世家也好,对于赵嘉来说,都不足以形成威胁。

    每次的星宿府考核,除了青枫林外,其他试题都不一样,他倒是好本事,连着三年,年年都能通过考试,今年再向上,这斩妖的牌子,可就是二等了。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