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剑颂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木秀于林(天尸引)

第一百七十二章 木秀于林(天尸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星宿府内,相师与鬼宿的身前,玉台中央出现了第一批淘汰者,不是旁人,正是之前鬼宿派进去的几个高手。

    连程知远怎么出剑都没有看到,虽然是下五重的顶峰,马上就要摸到中五重的边缘,然而

    看着地上失魂落魄的几个人,鬼金羊自然也不是傻子,他挑了挑眉头,随后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轻笑。

    “扎手的小子。”

    他确实是没想到这帮人这么没用,然而同时,也为程知远的本领感到惊叹,鬼宿隐隐有一种感觉,这个少年似乎比当时对付浑邪乌檀要更加厉害了,这样的话,拉拢过来占有的好处,是明显要高于斩杀,驱逐的。

    鬼宿不想看到“风起于青萍之末”的现象。

    世间上的一切惊风,都应该起于上方,下方升起的龙卷,还不足以擎天驱云,面对更加强大的规则,狂妄的青萍之风只能持续很微弱的一段时间,随着岁月的推移,最后终究会被人淡忘下去。

    孤身一人在世上,成不了大事。

    “这帮人损失了,不过还有另外一个方案。”

    鬼金羊竖起一根手指,在半空打了个兜转,指着其中的几个盆栽,而后,隐隐间,似乎各个盆栽上都腾起一股灰败的诡异气息,尽数灌注到程知远所在的盆栽之中。

    相师看的不明所以,鬼宿则是笑了笑:“这招数叫做‘天尸引’,我得星宿府鬼宿之位,前些日子刚好得了圣人同意,去觐见了一次浑天仪,学得了这门星辰数术。”

    “万物众生都会走向死亡,这是最终的宿命,所以人在冥冥之中,有一副虚幻的躯壳,叫做‘天尸’,一般来说,天尸不会互相见面,即使是一对亲兄弟,他们的天尸之间,互相也不会产生半点联系。”

    “但是我这门法术,却可以让天尸见面。”

    相师听得有些不明白,于是便顺着问:“若是...见面了,又会怎么样?”

    “见面了?”

    鬼金羊笑了笑:“天尸两两不相见,如二者见,后者见前者,谁先睁眼为前者,则前者受后者吞噬,失去天尸者,运势大吉,变为大凶。”

    “这段大凶的时间,要持续到下一个天尸长成才会结束。”

    相师愣了愣,随后大惊失色:“这...这是道术!天地之间,唯有道人之术法才主吉凶祸福之事,可你之前说觐见了浑天仪,但星宿府的浑天仪又怎么会有吉凶占卜的法术....”

    鬼金羊瞥了他一眼,呵呵一笑:“不然你以为,浑天仪是做什么用的?”

    “赵国请墨门作浑天仪,其中封存二十八门吉凶道术,称为‘太平黄道’之法,以吉凶之术护佑赵国国运,不然哪里有今日赵国之强盛?”

    “所以星主与其他斩妖人的不同,就是在于星主拥有觐见浑天仪,并且从中取得一门道术的权利。”

    鬼金羊认真的看着相师:“我的道术还只是粗浅的,初窥门径而已,登不得大雅之堂,所以也就只能在这里耍一些见不得光的小手段了。”

    “牵引天尸相,让原本的路线发生一些转折,考生们本来会遇到枫人,然后由枫人进行筛选,但现在么,你不觉得让我们的天才少年来筛选更好一些吗?”

    他目光盯着那座盆栽:“移花接木,牵线搭桥,大吉化为大凶,倒要看看他能对付几个?”

    ————

    程知远原本好端端的行在深林之中,可就在此时,突然驻足。

    心中升起了一种可怕且诡异的感觉,就像是自己的身上,层层的血肉正在被细腻的剥开,虽然并不是真实,且察觉不到疼痛,但那种逐渐暴露,宛如小儿持金过闹市被发现的感觉,让程知远很不舒服。

    他的面色瞬间阴沉下来,而就在那种感觉越发清晰的时候,他的背部,往世雷书所纹上的眼睛,忽然从闭合转为睁开!

    唰——!

    霎时间,那种篡改血肉精神的力量,黑暗中的怪异法术顿时就被隔绝开来,而往世之眼自己睁开,着实也让程知远吓了一跳,他仔细运转气息,发现往世雷书的力量并没有运转,好像刚刚是被刺激的自主防御,这才放下心来。

    不过想想也是,若是什么下作手段都能刺激的雷书自己暴走,那未免和这玩意的“高大上”太不符合了些。

    微风回荡在树林间,地上的枯叶偶尔有几片不安分的被掀翻,吹起,那剑未曾收回鞘中,嚣器剑上回荡起一种锋锐亢长的剑势。

    青釭剑势可驱逐一切邪性,无匹的剑就是最好的破局手段,程知远发现了不远处出现的人,并不是一个,而是很多个!

    “走了一拨又来一拨?”

    程知远驻足站定,而不远处出现的那帮人一个个都显露出本来面目,并不是之前赵青丝特意嘱咐说会迷惑人的非常之怪“枫人”,而是货真价实的考生。

    这帮人,有几个之前还照过面的!

    而这些人原本都在自己的路上走着,突然发现前面多出了一个人影,而当他们看清楚站在,或者说拦在他们身前的人时,俱都是面色震动!

    “程氏,是程氏的小儿!”

    “啊?什么....不对,你们怎么会和我碰到一起?”

    “我们....那个独木桥...这是怎么回事?”

    “是考验.....等等,不会要我们对付程氏吧!”

    有人面色顿时难看至极,这约莫是见过程知远本领的,知道眼前这个四重楼的少年是个异类,并不可以用寻常的境界水准来衡量。

    诸人心中,有人开始打鼓,手里的兵器不自觉的握的更紧了一点。

    程知远仿佛感觉到了什么,他转过头,发现自己来时的路,居然变成了一根独木桥。

    哈?这是搞什么,现在这个样子,自己简直就和大boss一样啊。

    “青枫林不准退。”

    桥边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了一个稚嫩的孩子,他咬着手指,唇红齿白,如精致的瓷娃娃,脑袋上还别着一片青色的枫叶,看上去很是可爱。

    他讲话有点羞涩,对程知远道:“....青枫林不可以后退的哦。”

    “你就是枫人?”

    程知远盯着他:“这是你的考验?”

    “不是我哦。”

    孩子使劲的摇了摇头:“我只是考验你哦,但是没想到还有人在影响考试,这是作弊呢,我会回去和圣人讲的!”

    “这个桥本来是他们出去的路,但是因为被人影响了,所以出现在这里了呢。”

    孩子伸着手:“每片青枫林中都有这么一座桥,他们的桥都被连在一起了,而你却站在桥的前面,可这个样子,你是不可以回头的。”

    程知远向孩子摊手:“这么说,这个独木桥是通过考核的路,那你现在让我过去,我可以和圣人说,这里有人作弊,考试作废。”

    孩子又是使劲摇摇头:“不行不行,虽然他们作弊了,但是却是‘被’作弊的,考试还是需要继续考的。”

    程知远哦了一声,随后目光转向了后面的那帮人。

    所有人同时也盯着程知远,一时之间,在这片青枫林中,声音悄悄的消失了。

    嚣器剑发出了一声绵长的剑鸣。

    程知远把剑的刃面翻转过来,同时扫视所有人。

    “哪个先来?”

    山野古林,窅冥无声。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