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剑颂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千骑卷平冈

第一百六十九章 千骑卷平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夜幕,深暗,鱼肚,晨曦。

    黑白交错,幽幽的风将草叶上的露水吹落泥潭,山野的泥泞中,身体湿漉漉的野兔把折起的耳朵从洞穴里冒出来,卑微且如朝圣一般的吮吸着草叶上的晶莹。

    然而,泥泞中,忽然蹦起了渺小的珠子,从一粒一粒,到渐渐密密麻麻,可怜且卑微的野兔茫然的望向远方,丘陵与沟壑交错,这是山野,无数的花摇晃着脑袋,但那并不是它们的本意。

    当平静的天地被打破前,茫然的并不仅仅是它一个。

    泥土深深的陷落下去,紧跟着扬起的,是战马的蹄子。

    奔驰的风,迅猛的雷,涌动的洪水,惊涛拍岸!

    隆隆作响,整个大地都在震颤!

    迎着东方的天空,当鱼肚展开,晨曦升起,宛如昙花终在黑暗中绽放,巨大的光辉横扫了世界,宣告着夜幕神明的统治终结,太阳神的光芒将在此刻洒落人间。

    光芒前方,是遮挡住辉煌的大日,如同太阳神所派遣下来的前锋军队,天兵擂鼓,风师吹世,那是炽烈的黑影,黑压压,如同云,如同影,如同天幕,如同洪流!

    那是数以万计的骑兵!

    沉重的长矛提在手中,斜掠过泥泞的山河,划破长空,碎灭荒虹,铜兵沐浴在辉日的光芒下,背后与腰上所佩戴的,是剑、马刀、长弓以及数十根羽箭。

    惊龙蛰地!大地惊雷!

    最前面的,是数千的游骑兵!

    也只有赵国能够派遣出这么多的骑兵,常年与匈奴、楼烦、林胡、鬼方的战争,使得赵国攻占,夺去了许多的马场以及马匹,今日的雁门关,曾经也是林胡人的牧马地,但如今,大部分的林胡与楼烦都已经成为了赵国子民,甚至这数万游骑兵中,就有接近半数的游牧民族。

    这必须归功于当年的赵武灵王,若不是他,楼烦与林胡也不可能并入赵国,而又因为赵国给予他们的待遇极为优厚,故而这些人基本上也没有什么想回归长生之地的感觉,为赵国卖命,为一口吃的,这不是很常见的事情么?

    而现在,他们是作为真正的赵国人,驾驭着最优良的战马,带着独属于他们自己的名字,驰骋在这片辽阔的大地上!

    在世间的一切兵种中,出现时最为让世人惊骇惧怕的,莫过于骑兵,千骑便可破万人步卒,只要步兵不带钩镰枪,那简直就是给骑兵洪流吞噬的养料。

    骑兵的可怕,一在于机动性,这以游骑兵为代表,二在于碾压性,这以重骑兵为代表。

    尤其是重骑兵,如果排列得当,一拨冲锋过去,凡阻挡步卒,必然是人盾俱碎,铁甲的重量加上手中兵器的威能,再增添马匹的高速行动力与惯性,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阻止铁甲重骑的冲锋,它们甚至可把万人军队直接凿出一个缺口,然后调转马头再来一波背冲。

    此世的赵国并非是正常世界线的赵国,故而铁甲骑兵与马镫自然也早就出现了。

    游骑兵背后,就是一人双马的重骑兵!

    野兔呆愣愣的看着,天边的阴云如群山般撞击过来,直至此时,它才恍如梦醒,一个惊恐的蹬腿窜回了自己的土窝,进入到极深处,紧跟着,不过是十个呼吸左右,战马的铁蹄,轰鸣的群山瞬间就碾碎了那株野草。

    露水彻底融入了大地深处,草也被践踏成尘,单个生命的卑微在众生组成的洪流下显然无比渺小,不值一提。

    漫世的骑兵奔赴八株灵槐,圣人的命令传达到赵国的边疆,赵王的愤怒席卷了天上的云,震碎了地上的江水,而当雁门关外,长生之地的游牧骑兵再度涌来时,回应他们的,是如同天崩般的吼声!

    浑邪乌檀感觉到了异常,赵国的气运开始躁动,并且极其激烈,在以一种可怕的形式,以风云的模样传递到这片土地的每一寸角落,在夜晚当中,他看见那漫天的星辰,就像是一只又一只的眼睛,在一眨不眨的注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浑天仪!

    他感觉到口干舌燥,亡命般的逃窜,直至金天君王找到了他,并且要把他强行带回长生之地,且告诉他,整个赵国都已经行动起来,数以万计的铁骑在搜山检海,即使是神灵遇到这种情况,也不能正面迎击,会被战阵的军威冲散自己的神威,神威一散,损及自身根本,会在大道根基上留下暗伤。

    金天君王是不想这么做的,但是浑邪乌檀如疯了一般,甚至动用长生诏令,强行命令金天君王保护他,这让这位神灵在短暂的愕然之后,瞬间就陷入到极大的愤怒中!

    “你疯了吗!不要去找赵国的灵槐树了!当时龙神怎么和你讲的!当时大单于怎么和你说的!能取则取之,不能则退之,万不可陷入险地,万万不可!”

    “我长生之地,为了诞生你这么一个绝世的人物,为了凝聚出你这枚‘咫尺青天’,已经献祭了三万人的性命!你这个丧家之犬!三万人啊!不是三万猪狗牛羊!他们也有父母,也有亲人,三万个少年的命,我长生,尤其是你浑邪一部差点就断了根!而你他娘居然准备死在这里!”

    金天君王拎起了浑邪乌檀,愤怒的神音如炸雷般将他震的七窍流血,而浑邪乌檀抹掉了嘴角的鲜血,剧烈的喘息,瞪圆了眼睛,胸口起伏急速,声音却出奇的冰冷:

    “完不成任务,长生...打不过赵国。盟秦不过是权宜之计,秦国再厌恶南世,他也终究是周朝正臣,那秦公的位置是周天子亲口封的,不是楚国那样嫖来的.....我们到最后,只是会被秦国利用,而秦国拿下中原后,就会调转矛头,用那柄天子之兵,将我们屠戮殆尽。”

    “只有断了赵国的气运、命数,赵国衰弱,魏、燕、韩,三国皆会如饿狼般扑击上去,他们贪婪土地,在赵国衰弱时必然作乱....”

    “只有中原遍地战火,五步烽烟,我们才有取胜希望,赵国不灭,中原不灭,五国联军宛如磐石大山,非一国所能撼!”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