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剑颂 > 第一百六十一章 仙与鬼(一)

第一百六十一章 仙与鬼(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又有追兵来了?”

    “一骑?”

    少女的眸子随着俏脸转向黑暗之外,她的下半身本是烟霞,此时已幻出精巧的双足,翩然如碟,从赵迁身边走过。

    马蹄的声音终于传入黑暗,这是因为这片昏昧、狭长的道路向着远方蔓延了很远,把大地上的遥远直道,用黄泉的力量压缩在极短的一条道路中。

    少女的本体可以构筑类似于“界”的东西,但她这具碎片残身不行,相比与鬼,在阳间更类似于妖,而妖类能够衍化的妖氛中,第三等级的就是“地狱”。

    当然不是真正的地狱,正是衍化,或者说借来的“地狱景色”,这种妖氛因为参杂了鬼的力量,所以世间活人更加难以破解。

    不过,浑邪乌檀手里的匣子,可是实打实的下界宝物,这从等级上来说就比起妖孽衍化的“虚假地狱”高出不知道多少。

    少女目光延伸到遥远处,当她发现来者居然只是一个少年人,而且境界并不高,甚至很弱小的时候,她就觉得自己实在是有些傻了。

    对付这种弱者……还需要施展寒泉毒害地狱的力量?

    刚刚那个赵国王孙的侍卫都比他强啊!

    少女顿时有些意兴阑珊,她并没有什么尊重敌手的想法,而是觉得,这么弱小的人,恐怕禁不起一点折磨就会惨死了。

    那这一点也不好玩。

    “谁来了?”

    浑邪乌檀发声询问,少女没有回头:“一个少年,很弱,比这个王孙的侍卫还要弱。”

    “一个少年?”

    “嗯……腰上还有三把剑。”

    浑邪乌檀闻言目光顿时一凝:“三把剑!是他!”

    在演武场上交手的那个斩妖少年!他的腰上就配着三把剑,一把斜挎,两把在后腰上吊着。

    尤其是其中一柄石剑,也是最后他动用的那柄剑,最开始应该是用粗烂黑布裹着的。

    最开始不知道那是剑,后来他用出来了才想起开始时候那柄是裹起来秘不示人的。

    浑邪乌檀也有想过,自己的开天一刀没有伤到他是因为他用了那柄石剑,如此看来这柄石头剑应该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连堪比十重楼的力量都可以化解,绝对不可小觑。

    只是现在,黄泉霜女,幽门弟子月被自己唤来,借助寒泉地狱的力量,即使是之前那个十重楼的盖代高手也如鸡崽一样被屠戮了,这个少年虽然胜了自己,但是之前在对决之后,他已经没有余力,而自己却依旧能够站立。

    如果是生死战,已然高下立判。

    “他之前胜了我,挺不简单的,我长生之地素来敬重勇士,还请您给他一个痛快。”

    浑邪乌檀有些惋惜:“如果此子生来为我长生之人,那该多好?着实可惜了。”

    少女哦了一声,却有点疑惑意味:“他还胜了你?”

    在月看来,浑邪乌檀有六重楼的本事,已经在第二境的顶点,中五层的第一层,而那个骑马来的少年只是四重楼,下五重的弱者,甚至都还不是顶点,怎么能和浑邪乌檀较量?

    “你不会说是自己大意了,或者放水了吧?”

    月很诧异,虽然她并没有太多感情,语气更多的则是出于本能来表现,但是这种话说出来,未免还是有些挖苦的意思。

    浑邪乌檀反而并没有在意,很干脆道:“并不是,我确实是输了,输在规则之内,这没有什么可辩解的,他并不是和看上去的一般孱弱。”

    月听到这句话突然来了兴趣,便问道:“和周初时代的人比起来如何?和你口中渡过庐山青火的人比起来,又如何?”

    浑邪乌檀愣了一下,而月则是突然微笑起来,也不再问,也不再想得到答案,毕竟从别人口里问出来的,哪有自己试出来的有意思呢?

    她想要的只是一个反应,就是刚刚那种反应,仅此而已。

    做事情不需要有意义,有趣就够了。

    当马蹄声愈来愈近的时候,那少年也终于一头扎进沉闷的黑暗里,像极了明知道会死,但依旧义无反顾的扑火飞蛾。

    只是前方并没有火烛。

    锁链骤然绷紧,哗啦啦的声音宛如倾盆暴雨。

    寒潭上浮起涟漪,悠悠扩散,带着那些可以把白骨化为霜屑的冷烟。

    程知远的眼睛在这一刻化为龙瞳,青白色的眸光在一片昏沉黑幕中尤其格格不入!

    月见到了那只眸子,她惊呆了,甚至在一瞬间就陷落。

    很漂亮,她见过很多人的眼睛,浑浊的有,清澈的有,赤红似血的有,炽烈如阳的有,污秽不堪的也有。

    但唯独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眸子,就像是青白色的玉融化而做成的琉璃盏,她也没有想过,在黑暗的地狱中,居然能够看到这种美丽的景色。

    一双眼睛,却好像包括了世间一切的美好。

    她的感情是近乎于无的,但是在这个时候,她却突然明白了什么叫做“喜欢”。

    不是喜欢程知远,而是喜欢他的那双眼睛。

    如果把他杀死了,这双眼睛一定要挖出来,不能就这样变得黯淡无光。

    在寒泉毒害地狱中,这双眼睛将会成为最珍贵的宝物!

    她的身体化为霜霞向前面迎去,带着一种惊艳欢喜的笑。

    只是在少女未曾出声,或者没有自愿显露形体时,在地狱的碎片中,任何人都难以看见她。

    但有一种人例外!

    锵!

    喧嚣的剑鸣在一瞬间叠起,锋锐不可触碰的凶烈剑气伴随着龙吟而起,掠过了黑暗,于是黑暗中出现一抹青白之光,掠过尘埃,于是尘埃纷纷化为两段!

    剑最凶残的攻击手段是什么?

    不是崩,覆,挑,斩,劈砍!

    而是刺!

    狭长的重音因为剑锋的迅猛而化为绵长的恐怖风声,呼呼中裹挟着呜呜的哭泣,喧嚣的,如人间嘈杂的市井!

    但是剑锋之下,威芒之前,没有讨价还价!

    生死一线牵!

    但是这种风声在最后也消失了,从头至尾,从剑鸣到风声,再到一切寂静,一共只有短短一个半个呼吸。

    一呼一吸再一呼。

    龙胡阴泣遗青影。

    落尽鬼神世无知!

    剑术“索鬼神”!

    月的的手还保持着前出的状态。

    她的身体,肩头却直接向后方扭曲坠落!

    她的眼眸睁开,愈发明亮。

    她的脑海嗡鸣起来,不明所以。

    这个少年为什么能看到自己?

    这个疑问在盘旋,最后割裂崩溃。

    就如同此时她被斩断的半幅烟霞身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