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剑颂 > 第一百一十一章 乂字剑!

第一百一十一章 乂字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杀人的技巧,从来都是死中求活,你活着,他死了,你就赢了,不能有半点马虎,眼睛里别说是进血水,便是掺了石头,打了钉子,你也得给我睁着。”

    “还必须要睁大。”

    姚先生手中的红布剑抖动了一下:“第三剑我给你先出手,你看怎么样?免得说我欺负小辈。”

    程知远没有说话,身上的血被滚沸的雾气蒸的沾裂在伤口上,殷红的嫩肉四分五裂,手臂动弹一下,那裂口闭上再开合,像极了人的嘴巴。

    锵——!

    睚眦的吼声从天青色的烟雨中响起,这处小院内地覆天翻,滚滚的青泥从砖中升起,涟漪化作浪潮,白色的梨花就像是被春风驱赶的牛羊,顷刻之间,便已经铺作渺渺云海,大簇大簇的....压向前方的老人!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白华转舞,当中一道猩红血雷闪过,如奔霄赤兔,似追风大宛,龙子吟唱,凶冥声声!

    剑刃疾下,凶威赫赫,姚先生站定原地,青石砖上弹射、震起的烟雨涟漪,随着那红布剑的第二次转动而停止下来。

    然后,便是一片森森白芒,耀的人睁不开眼睛。

    那些是弹起的涟漪,与沸腾的滚雾,当中的每一滴水珠,都映照出那柄红布剑,但诡异的是,红色的剑,自水珠中折射出来,却是森白的模样。

    锵——!

    梨花尽碎,化为灰烬,滚沸的暴雾瞬间淹没了程知远,森白的剑锋割破了左右两处眼角,仅仅是凭借着反射的两道森然剑光,便已可杀人!

    胸膛处的伤口上又添一道剑痕,交叉成为“乂”字的模样。

    乂者释意有八,但最远处的本意,是从刀,为“割”,亦或是....“杀”!

    鲜血交叉喷涌,程知远身躯外化出的睚眦轮廓也噗的一下崩散,他猛地退了一步,两脚颤抖,头晕目眩,但脊梁骨依旧挺的笔直。

    姚先生挑了挑眉毛,捻了捻胡须,缓缓道:“原来是睚眦衔剑....剑道三十八篇?你这小子,会的东西不少...但是...”

    “空有形体而没有真正的威势!”

    他的面色陡然阴沉下来,呵斥道:“梨花飞海,好看,好杀,气势汹汹!但又能怎么样?”

    “你知看到了表面,没有真正参透‘睚眦衔剑’的真正的道理!徐夫人作剑道三十八篇,每一篇都自有其道理,如果只是流于表面,那不过是花架子,纸糊马,一戳就倒!”

    姚先生的语气很不快,而黄蛇在一旁嘶嘶的向着他施威,露出一副“凶狠”的模样,可姚老头看都不看赔钱货一眼,只是和程知远道:

    “不过,虽然你用出来的剑威乃是下乘中的下乘,但总的来说,还拥有可塑之资,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他手中的布剑,此时居然已经变成没有浸染前的模样,但看姚先生把布剑一甩,这布剑随风一转,立时化回柔软的布匹,啪嗒一声,落到程知远的身上。

    然后,那些绽放如花的鲜嫩血肉,便开始以肉眼可见的态势,缓缓愈合。

    只不过,程知远却因为那种痛苦,仿佛有无数的针纫在皮肉之中交叉穿行,经络,血液,乃至于五脏六腑,针刺渐渐转化为剑削,那些向外翻滚的血肉,受到沸腾的云温蒸煮,开始向内弯曲,挤压,如同肉虫般蠕动。

    “最上好的红布是血杜鹃的性命所制成的,也就是望帝血,我这里揉炼的布匹,分为两种,一种就是那些大红花,第二种....就是血。”

    姚先生看着那已经恢复如初的布匹,此时第二次被滚血染红,这一次的颜色,比起之前的都要鲜艳,也更加的锋芒毕露,仿佛多看两眼,就会见到一片温血溪流。

    “当然,即使是血,也分为三六九等,那些蠢猪一样的人,杀了他们,那种血染了布,过两天就成了黑色,臭不可闻,而如果是重臣,他们的血干涸之后,就是琉璃色,带着红晕,这种血布很好看,然后,还有一种,便是剑客之类的血,或者说....兵家的血。”

    “带着一种征伐之气,这种布,如果染出来,让士卒,或者将帅披挂上阵,当遇到敌人的时候,能够带着一种绝世的杀意,直接能够震溃对方的三魂七魄,但要达到这种效果,所需要的兵血,至少得有百人。”

    姚先生的双手负了起来:

    “还有你小子手中那柄剑,必然是以望帝血为原料打造出来的,若说不是从古蜀来的锻冶法,我都不会相信。”

    “今日到此为止,好好想一想胸口的那个乂字,我相信,你想通了,剑势必会有极大提升,到时候....应该能完整的接我三剑吧。”

    老头子说完便走回了浸染房,吱嘎的老门半掩着,青漠的烟雨依旧随微风卷动,如浮尘般悬于世界的空隙中,程知远被它们环绕着,缓缓扯下了自己身上的布匹,此时这布匹,已经鲜艳的几乎要滴出血来。

    伤势尽复,但体力却耗尽了,仅仅是挡剑便已如此吃力,程知远心中想到,这姚先生露出的几手剑术,纵然是当初九重楼的修行人也没有过,如此讲来,他即便不是圣人,至少也是一位十二重楼的人物。

    这种剑术,在程知远感觉,像是刺客的剑,夺命绝凶,不讲究任何的...嗯,花里胡哨的招式?

    世间性命,皆在三寸毫光之上!

    不知道剑圣之剑,于姚先生比起来,相较如何?

    程知远咧了咧嘴角,这是个有真功夫的高人,自己就算是身残了也得学全他这两手本事才是,不然来这一遭受得这么多罪,岂不是白给?

    “诶!”

    他的力气耗尽,虚弱的坐在破落的青石砖地上,黄蛇游过来,嘶嘶的吐着信子,摇晃着尾巴。

    程知远闭上眼睛,陷入一种假想的状态,他在参悟那种意境,在此方世上,不强不足以立身足,不强不足以有观世之资本。

    他的牙齿轻轻开合,泄露出丝丝缕缕的白雾,如同巨兽吞吐云海。

    或许,是时候着手,突破那所谓的第二境,登临第四重楼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