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剑颂 > 第八十五章 梦 · 夫妻打架(上)

第八十五章 梦 · 夫妻打架(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百骸五日,商的军队依旧停留在有苏国,程知远明白这是在等待接下来的补给和援军,士兵中大部分以....用一重楼,或者二重楼来称呼,虽然这是周朝的称呼,但现在程知远暂时没有心思知道这种鸡毛蒜皮的境界问题。

    总的来说,了解一个大概就可以了。

    而这五日,程知远搞清楚了一些事情,比如自己的代入情况,那面对铜镜时所见到的脸是自己的,但是如果这铜镜不是被自己拿着的话,那么出现的脸就并非是自己的。

    虽然也极其英俊,并且也和现在的脸孔有些相似,但终究不是自己真正的脸,缺了约有四分真谛。

    这就是所谓的“代入”。

    程知远扯了扯身上的白衣,这看上去和后世的“天下缟素”差不多,是极其不吉利的,因为这并非是潇洒装逼的白袍,而是那种庆典用的衣裳。

    但是殷商崇白,任何隆重的仪式都要用白色来衬托,就如同最开始自己在天场上看见的那些石柱。为了迎接苏护的投降,所以刻意让石匠雕刻了那些东西,或者说,每攻克一座城池,纣王就会让人雕刻那些东西,大致意义相当于立碑插旗,意思就是这地盘归我了。

    崇尚白色是为了突出玄鸟的黑?

    所以纣王的黑色玄鸟袍上要戴着白狐的裘,黑白相映,虽然色彩单调,但却意外的有一种庄严肃穆的感觉。

    商朝是一个不苟言笑的朝代?

    至少对比周朝是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周朝的风气更加开放,而又有穆天子神游天外的潇洒故事加持,导致周人们对于诗歌,经文的创作那是很热情的。

    而商人,总感觉因为太过严肃而缺失了一些活泼。

    从马车之上把那个姑娘的手牵下来,程知远想说这种结婚的大喜日子,穿得一身白,要是放到后世非得翻天不可,可商代不,看看那帮人,拿着大白花打着通天鼓那叫一个欢喜,知道是晓得这里结婚,不知道的,要是来个穿越者估计还以为程知远老爹死了,有巨额遗产可以继承。

    商代和周代都有迎亲的说法,当然不可能像是宋朝那时候顶个高头大马回家洒银子,这里是迎亲也是十分庄重的,要知道现在的西伯侯姬昌,未来的周文王,年轻时结婚,迎亲时是“造舟为梁”,意思就是在他迎亲时过河造了十几条船然后当桥用!

    这可以说比得上后世租车一条龙服务了,当然周文王是自己造,娶得是有莘国的姒家姑娘。

    而自己这一次显然不用从渭水走到西岐,因为有苏国就在这里,所谓迎亲,不过是把苏己从苏护的国君府一直迎到自己住的地方,但是该有的礼都不能缺少,甚至程知远还被塞了一把剑在怀里。

    剑是好东西,带着总比不带要好。

    但关键是女方也有剑是什么鬼?雌雄双剑,双剑合璧,公母双煞,干将莫邪?

    对于有苏国来说,他们还不太能够理解商朝崇白的习惯,前脚刚穿着缟素亡国,后脚就要把白色当成喜庆的颜色,这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好在白色里也有几抹红色,但在程知远看来这似乎更加诡异了一点。

    实在是欣赏不来,好在商朝制服的艺术还不错,而且这里是类神话的世界而不是自己前世的真正历史。

    路程不远,顶着“革”那羡慕嫉妒恨,也就差没把找场子三个字写在脸上的那种目光,程知远已经牵着那姑娘的手,施施然进入了住处的大门。

    这时候娶亲也没得一二三拜的说法,迎回来就算成了,当然作为保媒人的纣王还是到场了,接受了这一对新人的参拜后,就和撵兔子一样把两个人丢进了房间。

    “爱卿,不可冷落了良人。”

    程知远有些无语,到现在依旧有点接受不了这个“纣王”,那微微转过头,却发现苏己眼中也是一样的奇怪神色。

    怪事,这姑娘奇怪什么?她难道也听过纣王在“后世”的荒淫名声?

    不知道这个聪慧的姑娘又想到了什么,但总的来说,程知远感觉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次就这么交出去了,虽然是做梦...诶不对,也不完全算是做梦,这里也是一个真正的世界。

    “我长这么大,还没和人真正结过婚....诶总觉得这句话有哪里不对.....”

    程知远有些慌,想一想,对于自己来说不过是一场荒唐之旅,但对于这个姑娘来说,那便算是真正的一生幸福。

    自己来到这里是完美的代入到这个世界中,而当自己消失之后,苏己又会变成那个苏妲己?然后遵循历史发展的过程,被纣王纳成妃子,因为到了那个时候,自己的一切记录或许都会消失掉。

    程知远感觉到梦蝶当真是可怕,置换世界而原住民毫无所觉,这种能力简直堪比某种被称为“主神”的东西,而五十二仙人中第一位和梦蝶进行交谈随后掌握了百骸幻境进入方法的田子方,那究竟又是怎样厉害的能人?

    看着身侧的佳人,程知远忽然感觉双眼有些迷蒙,似乎是太累了而导致的。

    头颅一歪,身子就要向地面跌去,而苏己伸出手,很稳当的接住了程知远的身体。

    她的力气并不小,至少和她柔弱的外表相当不匹配。

    苏己的目光转动,变得很平静,轻声道:“这几日相处,你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但这虽然是百骸世界,是遗落的桑叶,我却也不能把身子交托给你,你是个好人,我们就这样待上一夜,以作夫妻之名好了。”

    她说着,又轻轻伸手拂过程知远的后脊梁,心里叹道:你倒是还真像我以前见过的一个人,不过你作为重与黎的后裔,与他应当没有太大关系。

    百骸幻境只是桑叶,属于遗落与截断的世界,我靠着武王的钺作引导,又靠着元圣遗留的力量方才进入此间,寻找到让武王钺复苏的八谷之物是必须要做的任务,但这并不代表自己要和以前那些女子一样献出自己的贞洁。

    天水讼,君子以作事始谋;天雷无妄,君子以动机纯正赢得四方。

    她转过身,带起了门与窗,掩上了缝隙,并且在上面画了些什么,就是这一瞬间,苏己忽然回头,耳中传来咔的一道轻声。

    声音虽轻巧灵动,但紧随而来的,则是滔天的恶意!

    她身躯一侧,一抹剑光悍然而至!

    呼!

    清风骤起,但并没有吹裂窗门,程知远早已不在床上,手里那柄剑的剑尖直指苏己。

    “我大老远把你娶回来,不是为了让你蒙倒的,己,时间不早了,不如上床歇息?”

    程知远觉得心中有点气,又有些警惕,但又有些好笑,心道我这辈子第一次结婚,结果自己老婆还把自己用法术蒙倒了,幸亏是梦蝶进入百骸幻境免疫一切做梦大法,否则自己这晚上啥便宜都没占到。

    还有,这个姑娘果然有点问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