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剑颂 > 第七十七章 正剑(下)

第七十七章 正剑(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沨珝呆呆的看着手中碎裂的长剑,一时之间有些不知何去何从。

    他自破入第二境,登上四重楼之后,还不曾尝过失败的滋味,而且他的剑术,在多位追随颛孙师的二境弟子中,也算得上前列,可今日却被一位第一境,三重楼的剑客击碎了手中的仁意之剑。

    更荒谬的是,还被他一言道破了自己的剑理。

    “剑子,天门剑子.....”

    他喃喃自语,有些惊异与不可置信,此时见到嚣器剑已然放回,程知远单手压在剑刃上,另一只手虚持剑柄,那剑尖向地上垂落,而在他身后,仿佛显化了一片漆黑的深渊。

    唯那梨花飞舞,何等绚烂。

    “不错,这是无主的剑理,是没有人在其中灌输自己的思想,所以你得到了,看出了其中的变化,把它化作了自己的剑理,可惜,我的不行。”

    颛孙师向着飞舞的尘埃招了招手,于是,在无数人的注视下,原本已经崩散成尘土的剑,又重新聚集回来,一粒一粒,一寸一寸,一捧一捧,直至那抹寒光重现世间。

    程知远看见这种手段,真是大为惊叹,言道:“这就是贤人手段,近圣却又比圣人多出一些神异,不单单是力量的层次上。”

    颛孙师走过来,把剑交还给沨珝,后者面有羞惭之色,但颛孙师却是笑:“你不必感到羞愧,而是应当自豪,这天底下,不是谁都有资格和说剑人交手的。”

    “他还没动真格。”

    沨珝闻言,面色再是一变,随后苦涩不已,黯然到极致,连手指也抖了一下。

    颛孙师拍打他的肩头,告诫自己这个年轻的弟子,言道:

    “天下的仙人只有五十二位,一位仙人死去才会有另一位仙人出世,说剑之人,虽然如今尚还孱弱,但总有一天,他会成为天下剑士都向往的剑术尽头,就如欧冶子,就如徐夫人。”

    “你现在被他断了剑,等到一百年之后,或者三百年之后,或者你成圣之后,见到旁人,还可以自豪的夸赞一句:听过没有,我以前曾经和天门剑仙交过手的!”

    沨珝听完,顿时笑起来,那种郁闷与羞惭的心情少了大半,而程知远道:“大贤谬赞了,未来事是未来事,当世事是当世事。”

    在妖怪面前可以自吹自擂,但是在一位真正的大佬面前,还是谦虚点好。

    颛孙师道:“沨珝输给了你,你也懂得了为何其余圣门不能收你的原因,我很想收了你,但这却是害了你,故而我恼恨,恼恨上一个死掉的仙人,愿他下得黄泉之后,能彻夜搅闹奈何之王不得安生,如此方让我心头快慰。”

    “如果他不死,我就见不到你,也就不会可惜;不会可惜,也就不会乱了心境。但饶是如此,我还是想要传你一道剑法,但收徒却万万收不得。”

    他说着,抽出了自己的佩剑,程知远见到颛孙师的腰上配着十八枚玉佩,分别对应六德(仁义圣智信忠),六行(孝友睦姻任恤),六艺(礼乐射御书数),在原有五常之玉的基础上,加佩十三玉,这是只有大贤与圣人才能佩戴的规格。

    “我不传你剑理,故而缘法只有这一剑。”

    程知远行礼,而梁鹊则是睁大眼睛看着这里,此时颛孙师却突然看向梁鹊,言道:“我传了剑子一剑,却也要传你一剑,不过郑国公主,你的身世来历也不简单,其实,按照道理,你身后站着一位圣人,我不该传你.....”

    “别!大贤,我身后圣人是我姑,您只管传就是了!”

    梁鹊顿时大惊,连忙插嘴辩解,开玩笑了,七姑虽然是圣人,但剑道并不算顶尖,而颛孙师不同,这一位可是儒家八脉其一之主,是世上有尊讳与供奉的贤人!

    大贤未必输给圣人,在某些方面甚至犹有过之的!

    颛孙师似笑非笑,梁鹊面色有些红,但只是厚脸道:“有机会就得抓住,抓不住的是傻子。”

    “不错,说的很对。”

    颛孙师哈哈一笑,又望向程知远:

    “且听得,我传你的这一剑,没有剑势,没有剑鸣,更无任何的剑理在内。”

    他闭上眼睛,随后那柄剑竖起,忽然落下。

    就是这一下,程知远猛地起剑一挡,于是只听见锵的一声,嚣器剑上出现了一道浅浅的剑痕,这剑痕从剑尖处顺着剑身中央的狭窄缝隙一直蔓延到剑柄上。

    嗡——!

    震音越过轻雷,就像是清钟击响!

    君子若钟,击之则鸣,弗击不鸣,叩之以小者则小鸣,叩之以大者则大鸣。

    心中道理不曾放下,故而即使弃了自己的意理,这一剑也依旧有莫大威能。

    “天礼不曲,正见之剑。”

    颛孙师收回宝剑,然而就是方才那一剑,让程知远的手腕都在抖动,他心中极为惊骇,因为方才那一剑,明明已经被嚣器挡住,却依旧感觉自己已被穿心而过。

    无物可挡,如前方一切皆成空幻,亦或凿山填海,凡阻者皆杀!

    眉心中,在心灵内的那柄古剑轻轻震颤,记下了这道刚正不阿的剑法!

    直,天礼不曲,正见之剑,这正如颛孙师的为人处世,他说子夏的道理适用于天下却唯独不适用于个人,而他认为他的道理适用于个人但却不适用于天下,于是心中颓然,有些无奈,正如水至清则无鱼。

    这世上是不可能出现绝对的净的,但他依旧要坚守自己的道理,这就是正见,宁折不弯。

    “世人还是喜天下多过喜自身,得天下之后,人身如何,都是天下说了算,世人称你为圣,那你即便不是圣,却也是圣了。”

    颛孙师睁开了眼睛,自嘲道:“我其实并不愿意来到赵国,赵国有荀圣在此,他虽为我的后辈,却是得至圣道理之大成者,我无意与他辩论,他称我为贱儒,我却也真的是不太好意思踏上这片土地的。”

    “但我今天觉得,这一次的来访游学,着实是来对了,我还要北上雁门,进入鬼方,再从秦国南下,周游天地乾坤......”

    程知远放下剑:“世人虽然喜天下多过喜自身,但有些时候,撑起天下的,反而正是喜自身的那一小撮人;世上众生如黄河之沙,可亿万黄沙中,总有那么一些金子。”

    “君子若钟,击则鸣,但有时,不击也不得不鸣!”

    程知远抱剑行礼,诚恳道谢:

    “多谢先生教我剑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