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剑颂 > 第七十五章 察晦尘于微

第七十五章 察晦尘于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槲大哭起来,言称有罪,但那儒门弟子手中宝剑锋锐,既然他不愿意杀身成仁,那便只好帮他一把。

    梁鹊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个道理天下很多人都会在嘴巴上挂着,但真正去实践的却没有几个。”

    “各个诸侯之间的征伐不也是一样吗,包括掠夺什么的....让天下不太平。”

    程知远的目光动了一下:“绝对的太平其实难以促进世界的发展,世间万事万物都不是绝对的,想要祈求绝对的太平,本来就是一种妄语。”

    梁鹊看了他一眼:“世间所有圣门中人,可都是为了天下太平而修行呢,都把这个当做是终极的目标去实现,你怎么知道不会有那一天?”

    程知远摇头:“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

    话语落下,此时那自称槲的老人已被枭首,四周的邪教人士腿肚子都软了,因为颛孙师的身边,有数个高大的弟子出面,每一位的身上都带着一种凛然的气势。

    “三境山河,九重楼!”

    梁鹊的目光一凝,咂舌道:“我是二境任法,二阶五重楼;你是一境户枢,三阶三重楼;这几个弟子全都是三境山河,三阶九重楼,比亢金龙还要高两重楼。”

    九重楼,三境山河第三阶的大道修行人,这自然不可能是一帮不入流的邪教人士可以抵抗的,不过几个呼吸就已经全都被拿下,随后有人把他们收敛的钱财都取走,准备重新分回给这里的百姓。

    颛孙师站了起来,看了看不远处的那株大刺柏树,笑了声:“刺柏,好树啊,可不能污浊了,以前至圣曾经在这种树下谈论仁义,巨圣也曾在这种树下讲述天下的变迁兴亡,刺柏树象征着世间的真理,那是圣人才有资格坐着论道的地方啊。”

    他转过头来,看向程知远,并且缓步走来:“诸侯之间的征伐是不仁的,也确实是让这天下不太平的根源之一。”

    “肮脏过头的水里,鱼儿会死掉,但干净过分的水中,鱼儿也不能存活,你讲的很好。”

    颛孙师的目光中带着一种悲戚:“可道理是这个道理,天下应当是这样来治理,但这却并不是我所认为的处世之道。”

    “所以子夏讲的是为天下之道,而我讲的,只是为人自身的小道。”

    梁鹊与程知远不该怠慢,顿时见礼,而颛孙师躬身还礼。

    梁鹊起身,回应道:“大贤所行之事皆有其道理,世间变化皆由人聚,无人则不成大聚都邑,人身之道也是大道,只有我为人人,才能人人为我。”

    鹤发童颜的来者收敛悲戚之意,换上笑容:“天下容得瑕疵,因为天下是一座大山,而我认为人容不得瑕疵,是因为人如山中白玉。”

    “白玉有瑕疵,它的价值就会降低,纵然把这块瑕疵剔除了,以后的人看到了这块玉璧,依旧会说:看啊,这块玉并不是完美的,它曾经有过污秽。”

    “然后,就会有人作诗歌,来赞美无暇的那些白玉,贬斥这块有瑕疵的白玉,纵然后者比前者更加洁白。”

    梁鹊若有所思,而程知远道:“但是瑕不掩瑜,纵然世人再去诋毁,白玉之光依旧绚烂。”

    颛孙师来了些兴趣,有点考校的意思,问道:“那你认为,如果一个人本身就是污秽的,但唯独一次行过大善,这样的人也能称呼为仁德吗?”

    程知远想了想,认真回应:“瑜不掩瑕,世人皆是白璧染晦,却不可能见得晦土化壁,这是不存在的,是谬论,若真有此人,当斩之。”

    颛孙师顿时大为惊奇:“世间百姓也如白璧?愚钝蠢材也如白璧?嗜杀成性之人也如白璧?”

    程知远:“世间百姓皆为顽石,须得教导方能化壁,愚钝蠢材其实乃是金石,十年修行不得人问,一朝遇法则天下皆惊,而嗜杀成性之人,本身便是晦土,当斩之。”

    颛孙师顿时笑了:“你这有点强词夺理的意味。”

    程知远叹了一声:“大贤,我只是想说,人的仁德分为先天与后天,先天俱有的只有一点,后天的则占了大多数,重要的是教导。”

    “您看,至圣门下七十二贤者,不也是每一位都不同吗?河中砂砾尚无复者,何况人乎?”

    “如果每一人都是完美的白玉,那就不是人了,应该称呼为量产的机关造物。”

    “就好像您与子夏的辩论一般。”

    话语说着,程知远心道还好以前看过不少古文典籍,现在倒还派上用场了,子夏的那句话出自于论语子张篇,里面子张也说了执德之弘的话,虽然并不是直接对话,但貌似也有间接的影射成分。

    颛孙师咦道:“机关造物?有趣,我听闻穆天子曾经得过这种东西,据说与人一般,能做七十二般动作,衍得三十六片神情,只是唯独无心,不通七情。”

    程知远也记得这个故事,那个机关人当初还调戏周穆王的老婆来着的,但说到底这玩意也就是一段程序在操纵,于是他对颛孙师道:

    “我以为仁德,首先,仁之一字是一人加上二字,也就是说,只有两个人在一起,仁才有用,如果只有一个人,那也就不需要仁了。”

    “那时候,修正自己就是修正大道,那也就没有白璧与晦土的说法了,只有两个人的时候,才知道谁是白璧,谁是晦土。”

    颛孙师听闻这般道理,顿时哈哈大笑:“不错不错,得了些许世间真意,仁矣,仁矣!”

    说着便拍打双手,边是慨叹:“鼓钟于宫,声闻于外!鹤鸣九皋,声闻于天!苟能修身,何患不荣!”

    “有仁才有德,人究非铁木,学而不厌,方可察晦尘于微,过污浊不染。”

    他言罢,又笑眯眯的看着程知远:“果真是天生的七窍玲珑心,仙家人物,天门弟子,却都是这般灵性,又如前朝比干,恰似元圣少年!”

    这般话落,梁鹊当是一愣,而程知远则顿时惊异非常:“大贤.....”

    颛孙师微微笑着:“今日果真是个好日子,得遇天门剑子,幸甚,幸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