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剑颂 > 第七十四章 说仁德之人

第七十四章 说仁德之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老者“槲”,在听见这位来客自报家门之后,他陷入短暂的寂静,而后便瞪大了眼睛,呼吸急促起来。

    他感觉自己的两条腿有些软。

    颛孙师!儒门七十二贤者之一!八脉之中第一脉之主,又称“子张”!

    勇武过人,善交朋友,虽因不媚俗而被至圣点为秉性偏激,可对于其德行却又赞誉有加。

    是谓士见危致命,见得思义,祭思敬,丧思哀。

    世间众生,无数圣门弟子皆称其为虽无亚圣之实,但却有亚圣之德,虽不是至圣门下十圣,但却胜似十圣!

    槲觉得自己真是倒了大霉,如果眼前这个人真的是“子张”的话,那自己哪里还敢和他谈论仁意,这一脉的人近似于墨门,首先衣着不过分讲究,其二这一脉中儒生对强者不阿谀,不亲近,不讨好,对弱者也不虐待,不骄傲、蛮横,举止有礼,即使受到无端的指责与谩骂也不太加以反驳,但唯独在道理上不会退让半步。

    第三点,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子张这一脉的弟子“动手能力”都极强。

    槲知道自己或许真的踢到了铁板,于是那老脸上缓慢的爬上笑容,对颛孙师道:“原来是儒门大贤驾临,槲失敬了。”

    他一下子变得很谦卑,边上的邪教人士也缓缓退开,有些人惶恐,有些人则是茫然,还有一些人听到那儒门大贤四个字,顿时腿也有点软。

    妈诶,真的颛孙师?!

    那些人面面相觑,一时之间僵在原地,进退不得。

    看这阵仗不像是假的,没看见教主都软了腿吗!

    他们这里不敢妄动,那些儒门弟子却都缓缓围了上来。

    槲见到这一幕,顿时心中砰砰乱跳。

    颛孙师笑了笑:“老夫出身低贱,又因行事无礼,以衣记载圣言,故曾被荀圣评价为贱鄙之人,又哪里当得起大贤的称号呢?大道同门,你之前谈仁,我便也和你讲一讲,什么是仁。”

    槲有些口干舌燥,赔笑道:“当不得,当不得!弟子当不起大贤如此称呼,当不起大道同门之称,大贤先生要教导弟子仁意,弟子高兴之至!高兴之至啊!”

    他躬身弯腰,脑袋都压到肚子,颛孙师呵呵一笑:“大道同门,人生在世,少些奉承的话语,你之前驳斥了南华真君的话,说是邪言,但其实这里面,有很大的道理。”

    他坐了下来,就这样毫无形象的席地而坐,那些儒门弟子把这帮子邪教人士包围起来,有人想要向后退去,却被一位高大的儒门弟子一巴掌拍了下来。

    “坐!”

    他面无表情,只有一句话,但那个邪教人士已经吓得尿了裤子。

    程知远与梁鹊互相望了望,周围的儒门弟子没有为难他们,而是给两人让开道路,态度很尊重,但梁鹊对程知远道:“颛孙师.....想不到居然在这里能遇到七十二贤者之一的子张,不听他讲解些道理,真是可惜了。”

    梁鹊的眼中有些光华,而程知远也觉得有点意思,于是两人并不曾离开,而是在原地静听。

    颛孙师看着有些发抖的槲,笑了笑:“仁,乃人也,人道讲仁,大道不讲仁,养之,长之,假之,仁也;仁者,先难而后获,此可谓仁矣。”

    仁德之人,要先懂得为他人付出,而后别人才能对自己付出。

    “我以丹心照碧树,碧树还我以长虹。”

    话语不慢,却也不急,听在有些人心里如春风化雨,但有些人听着,却如惊雷扫地!

    槲听见这句话,顿时心中大道完蛋!这不就是在骂他敛财吗,收了老百姓的钱财传播歪理邪说,在颛孙师的眼中这和谋财害命没有区别!

    要命了!

    噗通!

    槲砰的一下就瘫在地上,满头是汗如雨下,死命叩首道:“师圣饶命,师圣饶命,小人一时之间鬼迷了心窍,才在此地做出败坏儒门声誉之事,万望师圣给小人一次机会,小人这便散尽敛来的金财,归园种地,再不敢出来行任何事!”

    颛孙师摇头,叹息道:“我不是圣人,也当不起圣人之称,还有,鬼迷了心窍,这可不好,奈何之王还在黄泉,这若是被他听见了,可不得等你死了之后来找你麻烦?”

    “仁者,德者,子夏和我说过,大德不逾闲,小德可出入,就是说,大的方面不能越过界限,但是小的上面有一点出入是没有问题的,然后我听了,就觉得不对,我以为的是,执德不弘,信道不笃,焉能为有,焉能为亡?”

    “你想啊,如果一个人实行德而不能发扬光大,信仰道而不能忠实坚定,这样的人怎么说能有德呢?那有没有他不都一样吗?”

    颛孙师看着槲:“大道同门,你信道吗?你口里说着道,但你认为道是什么?道是仁吗?仁德是道德吗?”

    槲浑身冷汗,哆嗦道:“道非仁,仁非道...不不,仁是人道,道是大道....人道非大道.....”

    颛孙师:“那世间万物都在大道之下,人道就不是大道了?也就是说,仁德是后天的,而不是先天的。”

    “你是仁的吗?”

    槲死命摇头:“弟子不仁,弟子不仁!”

    颛孙师哦了一声,又突然很奇怪:“那你就不是人道,也不是大道,咦,那你是什么东西?”

    槲猛烈叩头:“弟子不是东西!”

    颛孙师叹息:“生无乏用,死无传尸!百姓不会缺少财用,死了不会弃尸荒野,这才是仁德!杀身成仁,舍身取义,这也是仁德!”

    他一挥手,顿时厉喝道:“给他递剑!”

    这话落下,顿时有一位儒门弟子上前,锵的一声抽出佩剑,槲老吓得面如土色,那位儒门弟子把佩剑抽出,双手奉上递到他面前!

    “你现在敛了百姓的财,让他们死无葬身之所,确实是不仁!”

    槲吓得脑袋磕地,砰的一声砸的尘土飞扬,大惧道:“饶命,饶命!”

    颛孙师失笑:“现在饶命?大道同门啊!”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小人反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