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剑颂 > 第五十七章 神思铁面

第五十七章 神思铁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剑刃贴着皮肤,锋锐轻轻嵌入肉里,红尘之势弥漫,如霜雪般攀上肩头。

    梁鹊的眼睫上也盖上一缕红霜,清亮的眸子中饱含杀意。

    “梁鹊,你……”

    “开心果”吓得面色变化,梁鹊呵呵的笑:“别梁鹊梁鹊了,叫的这么亲热,我们好像不认识吧?”

    “扮演者,玩的开心吗,移花接木的手段我碰到不是一次了,你当我瞎的?”

    梁鹊手中的剑发出嗡鸣,如高傲的燕子,蔑视着眼前不自量力的假货,它的剑刃只需要再轻轻一压,这个家伙立刻就会妖头落地。

    梁鹊早就知道这个程知远是假货了,首先从开心果讲的笑话就一清二楚。

    开心果虽然讲得笑话不好笑,但是却不会讲杀人之类的故事,更不会讲鬼故事。

    迎新弃旧,节外生枝,糊钱换脸。

    三个鬼故事,三个词汇,正好自己这边上山的也是三个人。

    也就只有陈津这个二愣子听不出来,不过这家伙虽然对于信息情报忽略掉了,但是关键时刻抡锤子却不含糊。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梁鹊嘴角咧开,森然冰冷:“你可能不知道,程知远不会笑。”

    “程知远”的眼神平静,丝毫没有被揭穿的慌乱:

    “原来是这样,世上还有不会笑的人……他是面瘫吗?”

    这个假货似乎恍然,但又叹道:

    “不过这不重要,现在你应该着重对付这些村民。”

    陈津听得一脸懵逼,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顿时大喝道:“这家伙是假的?!”

    “为什么我没看出来?”

    梁鹊盯他一眼,悲哀道:“这就是为什么高福那蠢货都是金牌,而你自诩聪慧却一直是乌牌的原因!你这观察力和记性连鱼都不如!”

    陈津瞪着眼睛:“我……日了狗!不对,那你快杀了他啊!”

    梁鹊从假货的脖子上收回宝剑,她的身边红尘涌动,那些尘土中,无数的春燕之影不断飞舞,仿佛勾勒着人们回忆起过往中最美好的时刻。

    她瞥了陈津一眼:“我说你观察力连鱼都不如,你还不相信!你还不懂吗,这个假货之前所说的三个故事,其实是在提醒我们。”

    “现在要对付是村民,这个假货,她不会走的,因为她还需要我们的帮助。”

    陈津愣了一下,梁鹊冷哼道:“堂堂山神,被斩了肉身,元神被封锁在山上出去不得,又被下了咒不能如实开口说妖事,不得求援,只能眼睁睁看着村民死绝,就这点本事,我看你这神位也算是坐到头了。”

    “我问你,程知远被你弄去哪里了?”

    梁鹊拔剑,声音冰冷带着质问,那个假货的眼帘微垂,黯然道:“抱歉,他现在或许已经死了。”

    “但是这些山民还有救。”

    梁鹊瞥了她一眼,神情中带着惊悚与空洞:“我不是在问你山民能不能救,你这山神知道你在做什么吗,程知远是我星宿府青牌剑客,为了你这些无知无用的山民,损我星宿府的斩妖人,你知道你该当何罪?”

    程知远被妖魇住了,梁鹊立刻就明白了,恐怕是第二个词汇中的“节外生枝”。

    三个词汇三个妖,这个换脸妖是第三个,也是这个山神要对付的妖。

    山神坐在地上,听得梁鹊的质问,低头闭目,笑道:“无非是打去神职,压入神偶中受苦,但我治下,山民生死更为重要,牺牲一个青牌,让星主上山救人,我认为是值得.....呃!”

    飞沙走石,梁鹊忽然飞起一脚将她踢翻,这下力量极大,山神滚地,她的小臂顿时一片青紫,而梁鹊的瞳孔空洞,带着一种惊悚与恐怖的幽光:

    “故意害我星宿府斩妖人,这般罪名,我把你这蠢神送到赵王面前,让秋官大司寇当面杀了你都可以!”

    到了这时候,陈津才如梦初醒,他理清楚事情的原委,见到外面的山民聚而不攻,仿佛刻意的看着他们内讧,就像是看着已经在瓦瓮中的老鳖作垂死挣扎。

    他不解道:“这不对,你说他是山神,那他既然要救人,为什么不和我们直接开口?”

    梁鹊冷笑:“山上不止一个妖,我不是说了,她被下了咒,恐怕连神躯都丢了,妖怪之事,这些话到嘴边说不出。而且你没有发现,我们在山间的时候天色昏暗,甚至隐有雷鸣,而在这里,天空一下就晴朗了吗?”

    “那是妖氛作祟,把小天地变幻如囚牢,设下重重枷锁,这山中有个大妖。”

    陈津恍然,惊怒道:“原来是这样,可,如此说,只要进入这妖村,山神就可以开口说出真相,为何还要隐瞒?”

    梁鹊冷然道:“恐怕是第一条故事,迎新弃旧,山神的神躯成了邪祟,她如果贸然开口,邪祟自然会有感应,我知道一点关乎于神的事情,神灵不正为邪,但心意依旧相通。”

    陈津面色变幻,又道:“那我们之前看到的那个孩子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妖?”

    梁鹊冷哼:“妖你个大头鬼,孩子不哭不闹,这不是很正常吗,你见过石头开口哭泣吗!”

    陈津顿时面色连变。

    梁鹊看向山神,咬牙道:

    “蠢货玩意,你是怕我们被那第二个词汇中的妖困住,所以故意把程知远引诱走了,让他去当替死鬼,当时我还没有注意,但后来你笑了那一下,我就知道为时已晚了!”

    梁鹊的宝剑嗡嗡作响,冷笑道:“我真想一剑杀了你!”

    山神惨笑:“杀我不过一条烂命,可你只要能救这一庄山民,便是把我神头予你又如何。”

    梁鹊幽幽开口:“你放心,这些成了血肉傀儡的山民,我一个都不会留下,全都杀光。”

    山神面色惊变:“你....不可以,他们还有救,只要带去星宿府.....”

    梁鹊又是一脚:“关我屁事,我是郑人,只负责杀妖,哪里管这些越人生死!”

    山神凄怒:“他们是赵人!”

    梁鹊龇牙:“赵人礼天尊祖,可唯独不信鬼神!”

    她转过身去,不再看那山神,只是手中宝剑嗡鸣,春燕吟唱,法威如浪,迭起浩瀚!

    修行第二境名为任法,除了关乎于法门的名句之外,任乃随心所欲,法乃苍天之礼,更是法力之称!

    这些村民只是力气大一些的普通人,本身不通修行,纵然被操纵为傀儡,也就那回事罢了,连第一境户枢的修行人都困不住,更何况与第二境对垒?

    世间五境,一境三重!

    梁鹊赞叹此妖的不自量力,她见到村民中有一个带着神格面具的人,显然那个恐怕就是妖的本体,并且对应三个故事最后一个“糊钱换脸”。

    宝剑上春思二字熠熠生辉,只见红尘大浪卷起,春燕飞舞,四面八方的那些村民尽数被红燕斩杀!

    春来飞燕,定风波!

    兵器俱碎,化成尘土散开,唯独那带着越神面具的主祭还站在原地,他脸上那张面具扭动起来,渐渐变化成一个扭曲的“人”的脸孔。

    这张血肉面具在笑,诡异非常。

    梁鹊同时也冷笑:“面具封妖,田公面具‘笑赫赫’,属周宫八神之农神下辖,是越地的田野稻神,这种面具称为‘神思铁面’,没想到里面居然押着一个不得了的东西。”

    她声音瞬间低沉:“画皮而已,让我看看你有几分本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