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剑颂 > 第二十五章 狮子莲华,白虎拔刀

第二十五章 狮子莲华,白虎拔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天子骏的影子若隐若现,苏逢雪终于见到这辆传说中的神骏之乘,他之前被张羊干扰,憋了一肚子窝火之炁,现在终于有地方发泄,顿时手中那《禹贡》伪图一展,当中有灵光震动,随后飞出一根神针。

    这就是山圣王阐交给苏逢雪的手段。

    那根神针名为定海,可以镇住天下一切妄动之物!

    天子骏虽为周穆王之乘,但八骏分散,仅凭一骏之力难以抵挡此针,纵然苏逢雪本身也不过第一境户枢圆满的水准,但这定海针有多强,却是不和持有者境界挂钩的。

    但话虽如此,在黄厉之原中,这《禹贡》伪书内蕴含的气机,也只能催动这定海针三次。

    轰隆——!

    整个峡谷都在震动,连绵的荒山大壁也在摇晃,如要拔地而起飞升天穹,那定海针落下,白骨战马的四蹄顿时陷入大地之中,难以再动弹半分。

    那金铜战车的华盖上,落下了一根针。

    于是整个大海都战战兢兢,不敢乱起波涛,于是群山之力也寂静下去,不敢肆意妄为。

    “世人如何知我昆仑手段!”

    苏逢雪至此终于是长出口气,定海针落,此处局面已定,便不可能再生事端了。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向前飞遁,至白骨战马前落下,立刻就向天子骏上登去。

    苏逢雪念诵了一句口诀,无人听得清楚,只是这口诀一落,那定海针便收起,化作一道毫光回到手中。

    然而就在此时,这辆金铜战车忽然化作剪影消失。

    苏逢雪猛然怔住,耳中忽然再起马蹄之声。

    “这是怎么回事!”

    他面色大变,而中年男人驾驭青铜战车行来,沉声道:“少主,没有圣物号令,也不在正确的光阴时刻,如果强坐天子之骏,便会触发神异。”

    “这匹应当是渠黄,又名超光,一形十影,方才少主以定海针压它,必然是触动了神异,所真正镇压者,不过是一道影子而已!”

    苏逢雪面色很难看,他感觉自己被耍了,耳中的马蹄声渐行渐远,他翻身上了青铜车,禹贡伪图展开,里面出现的天子骏之影又重新回到一辆。

    “追!”

    他神情已经阴沉的几乎能滴水,如果取不到天子骏,回去还让人知道自己费了功夫镇下的只是一道剪影,还不得被笑掉大牙?

    昆仑七子,他苏逢雪或许是第一个被换掉的人。

    厉长生隐在天空的阴影中,听得此时苏逢雪与翼伯的对话,顿时心中有数,阴冷笑道:“本座活了千年岁月,今日宝贝已然唾手可得,且等你试探完那天子骏后,我再去渔翁得利。”

    他的身影再度消失,隐在乌云之下。

    不知道追赶了多久,苏逢雪终于再一次看见那辆战车,此时前面不远处,似乎就有一片大泽。

    山崖变得很低了,山壁却越发的厚重了,这宛如一个凹口,而那大泽就是出口。

    天子骏毫不犹豫,向大泽的方位奔腾而去。

    “哪里走!”

    苏逢雪再一次祭出定海针,同时面皮抽动,这是第二次使用了,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那根绣花针飞出,嗡的一声停留在战车上,于是白骨战马又一次被镇住,苏逢雪不敢收起定海针,连忙跃过去,跳到金铜战车之上。

    然而让他怒不可遏的是,刚刚落下,那战车顿时开始变成剪影,他猛地转头,定海针飞射而出!

    青铜战车从深谷之后疾驰而来,滚滚云烟荡起,那不是一辆,而是数辆!

    苏逢雪面色陡然一变,定海针飞回,而后面则有数人飞跃而起!

    户枢境只是修行第一境,但却是最基础的一境,但即使是到了第二境,也不可能凌空而行。

    故而所谓的飞跃,只是脚尖点地如踩浮萍,可以看作是一种飞身之功。

    “且止!”

    一声大喝,忽如狮子雷音,尘土山石迸裂,一朵青色莲华从黄尘中绽放,正在前方的天子骏猛然一顿,硬生生放慢了步伐!

    青色莲华从远处绽开,落魄的年轻人显得有些疲惫,那一声大喝之后将天子骏压住,他自己的精气神仿佛也瞬间去了三分之二。

    “狮子莲华!”

    苏逢雪猛地看向另外一方,只看当中又有虎啸风吼炸开!

    莲华扬善,意在慈悲;猛虎惩恶,意在救苦。

    狮虎二门,从不单行,狮门弟子至必有虎门弟子出,虎门弟子现必有狮门弟子来。

    狮门象征之物乃是九头狮子,七色宝莲;虎门象征之物乃是西天白虎,义德之符。

    苏逢雪面色凝重起来。

    “天子骏居然在此,昆仑门弟子,你带定海针作甚!”

    虎门少年面色肃然,他一身白色甲袍,看上去像是兵门,事实上虎门正属于兵门衍生,六十圣门内,此两门一衣带水。

    苏逢雪冷笑:“我昆仑做事,难道要和你这个下门之人禀报?”

    定海针微微颤动,那针尖扬起,带着一道极其锋锐的寒光。

    虎门弟子面色阴沉,身后一柄白骨短刀突然飞出!

    虎门剔骨之刀,斩人不斩肉,刀落骨碎,血肉依旧。

    翼伯飞出,要捉拿虎门的白甲小将,论境界,他是第三境,力大无穷,然而正是这一瞬,天上突然有天威落下!

    山海迭起,石土与江河汇聚,一尊小巨人踏足于此,硬生生和翼伯撼了一击!

    “山海门挪天力士!”

    翼伯面色一变,就看见那小巨人身后出现一辆青铜战车!

    定海针带上一股不可匹敌的力量,苏逢雪此时就要祭出,但边上又有战车奔腾而过!

    越来越多了!

    “天子骏就在前方!”

    苏逢雪面色难看,知道此时施展定海针已然无用,他目光移动,同时大为不解。

    虎门,狮门,山海门,将巨门,崇丘门,无生门,干戚门.....还有一些归属于六十圣门的宗派弟子。

    门,宗,派,圣人立门,帝师开宗,大士结派,中间差距不可以道理计,即使是同一圣门,宗脉派别也各不相同,这源自于理念的交叉不合。

    就如同儒门之内,便有八宗,八宗之外,又有十六派。

    谁有这么大本事,把所有的人物都纠结到这里?

    苏逢雪虽然有些一根筋,但终究不是傻子,他的面色忽然一变,而后就十分阴沉。

    必然是圣人谋算了自己。

    混账了,张羊那个狗娘养的,倒是舒服了,他才是真正的大头,结果这帮人都盯着自己,瞄着天子骏而来,傻子一样都被当做了枪使还浑不自知!

    “苏逢雪,我认识你,庐山五百四十步而止,当时我和你一起登山,就从你身边走过,不过你可能不记得我了,倒是这三年内都在黄厉之原,你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太大变化。”

    一辆战车行来,上面坐着一个青年,神情异常冷淡。

    “认识一下,吕门,陈忠。”

    他的话语平静,但却有一种让人骨头都发寒的意境。

    最后一辆青铜战车来到,有一个童子咯咯的笑,他一出现,所有人面色皆变,其中狮门弟子虚弱无比,此时白衣上绣七朵莲华,尽数青光大放,居然第一个对童子出手!

    “童门弟子!闭口!”

    白衣少年怒目,状如天神威严!

    “咯咯,咯咯!”

    童子无忧无虑的笑,这声音似乎感染了不少人,有些人眼神开始变得茫然,但是圣门弟子面色皆肃,听得虎门少年一声大吼,顿时如雷兵齐啸,陡然让众人清醒过来!

    “且住手,天子骏分形化影了!”

    有人大吼,诸少年、青年人齐齐向前方看去,只见那原本被一声且止之言镇住的天子骏,居然开始化作剪影,于是一形十分,向着四面八方奔遁而去!

    “不好!”

    苏逢雪心中大骂不止,定海针飞出,此时也难以选择了,立刻向着其中一个天子骏压去。

    虎门少年目光如火炬,手中剔骨刀飞出,带着雷兵摇曳之声,宛如天兵降世,向着另外一个天子骏压去!

    其余诸多圣门弟子皆反应过来,各自施展手段定住那些天子骏,但大部分被镇压之后,不过几个呼吸便化为剪影。

    此时还有两辆天子骏向前方冲出,狮门的白衣少年喝道:“真正的天子骏就在这两辆之中!”

    “一形十影,是渠黄龙驹,超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