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剑颂 > 第十九章 人,蛇,神

第十九章 人,蛇,神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黄蛇吐着信子,眼中显露出一种鄙夷。

    就这二两金子还需要赔吗,真是一个小气鬼,本蛇吃了你的金刀,那是给你面子。

    你看,这刀抖动的多剧烈,显然它感觉被本蛇吃也是很有面子的事情。

    黄蛇摇头晃脑,死死勒住金刀。

    “嘶嘶——”

    信子吐出,它瞪向程知远,并且用尾巴拍打刀柄,宣誓了自己对于这金器的主权。

    程知远猛地扬起它山剑:“你还敢嘲讽我,一条蛇我把你剁了吃掉你信不信!”

    “嘶!”

    黄蛇的尾巴顿时狠狠打了一下金器,并且又是一口咬了下去。

    鬼知道它没有牙是怎么咬的。

    咔嚓!

    金刀已然破烂的刀刃又缺了一块。

    “别,你是我大哥,别别别!”

    程知远顿时大惊失色,连忙向后退了两三步,黄蛇看到这一幕,眼中顿时闪过一丝人性化的得意。

    啧啧,原来还是个守财奴,本蛇今天就要替天行道,把这金子给吃了!

    这黄金放在你身上也是浪费,而且还容易丢,看把,睡个觉就到本蛇手里了,这么松懈怎么能保管好贵重物品呢,不如给本蛇填肚....嘶嘶,不对,是不如交给本蛇的肚子保管。

    本蛇的肚子,乃是天下最坚固的地方,进去了的,就没有能出来的!

    黄蛇的身子挪动,似乎要拉着金刀开溜,程知远看到这一幕,顿时后退,一溜小跑出了山洞,大步一迈跨过巨石,向着西方头也不回的狂奔而去。

    这蠢蛇吃了金刀,里面那只鬼神蹦出来怎么办,自己还是个菜鸡,遇到大佬百分之一万会被秒杀,此时不遁更待何时,那只蠢蛇就给鬼神打牙祭好了!

    黄蛇愣愣的看着程知远跑掉,那速度极快都比得上龙马了,它思索了一下,同时看了看被自己缠着的金刀。

    这家伙身上带着这么大一块金子,现在跑了....一定是他身上还有其他金子!

    是的,他怕本蛇把他的金子都吃掉,所以这才跑了!

    擦,你不能跑,本蛇的肚子全都指望你了!

    “嘶嘶!”

    黄蛇很开心的吐着信子,然后一尾巴卷着那金刀的刀柄,身躯伏地,此时金刀颤抖,其中已然传来一些古怪的怒啸声。

    鬼神之音爆发,这金刀已然有些坚持不住,而那位鬼神显然很兴奋,现在他就要重见天日了,这么多年的困锁,好不容易逃出生天,他只想感谢这只黄蛇的祖宗十八代。

    “千年以降,磨难尽消!哈哈哈哈,我厉长生终于.....啊啊啊啊啊——!”

    黄蛇的尾巴拽着金刀,那大刀在地上疯狂的被托行,剧烈颠簸,里面的鬼神只感觉天旋地转,并且还不断有磕碰轰鸣之声响彻!

    “嘶!”

    黄蛇的速度极快,它盯着程知远,那可是一张好大的饭票,怎么能让他逃了!

    身躯在沙海中,在戈壁上,在乱石堆里,都能蛮横的冲出一条路线,程知远跑了半天,忽然听见后面有动静,一转头没看到什么,再偏头,顿时吓得一个踉跄!

    “嘶嘶!”

    黄蛇很开心,并且眼中露出一丝“你甩不掉我”的得意,然而程知远看到后面那上下乱颠如同抽风一样的金刀,登时面色瞬间就白了。

    他猛地挥手,向下摇摆,又向后面一指:

    “丢掉,丢掉!把金刀丢了!”

    黄蛇的神情有些愣神,但很快就反应过来,顿时更为开心的把金刀在地上甩来甩去!

    “傻蛇!我不是让你甩,我让你丢了!”

    “嘶嘶!嘶嘶!”

    黄蛇露出鄙夷,这么大一块金腿能吃好长时间呢,不然它又要跑出去挖矿,那可不是蛇过的日子,为了美好生活,黄蛇当然不可能把金刀丢掉。

    可怜那位鬼神此时被甩的是一窍出烟二窍喷火,在金刀之内疯狂咒骂,重新组织语言问候了一次黄蛇的祖宗十八代。

    “你这只该死的长虫,等我厉长生出去,我必要将你碎尸....啊啊啊啊啊!”

    金刀再度被蛇尾甩起来,不断在地上劈甩,弄得和风车一般!

    一人逃,一蛇追,就这样从早晨追到正午。

    程知远只感觉浑身力气都用尽了,他放缓步伐,炁息大降,呼哧呼哧的喘息着,也不知道这一路到底跑了多远,反正是整个人都虚脱了。

    不远处的荒山有棱有角的,看上去雄伟壮丽,还有一个极大的峡谷。

    “嘶嘶!”

    黄蛇高兴且得意的叫唤着,尾巴拽着金刀一甩,大嘴一张对着刀刃又咬下一块金子来。

    而那位鬼神现在的状态和程知远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基本上就在金刀内的封镇世界中狂吐不止。

    “你这个该死的...呕....长虫.....本座....千年....呕.....干你娘......”

    鬼神厉长生实在是没想到千年之后,迎接自己的会是这么个倒霉场景,早知道就多睡一会了。

    这简直是自己作死,现在吐的头昏脑涨,虽然吐出去的都是鬼神之炁,和烟霞一般。

    于是在外部看来,金刀上正冒着滚滚白烟,神异极了。

    程知远也认命了,盯着黄蛇道:“蛇大哥,我真叫你大哥了,你一路跟着我跑到现在到底为什么啊!”

    “还有你能不甩那刀吗!”

    黄蛇嘶嘶的喊着,眼中露出狡黠,尾巴把金刀甩过来,插在地上,同时头碰了碰金刀的身子,又用蛇信向程知远吐了吐。

    “你要还给我?不不不,我不要了。”

    程知远顿时摆手,而黄蛇眼中露出不满,它重复了一遍方才的动作,还多吐了一次信子。

    看到这样子,程知远想了想,忽然眼皮一跳:“你...不会认为我身上还有金子.....你这家伙还想吃金子?”

    “嘶!”

    黄蛇立马很开心的摇晃脑袋,而程知远则是欲哭无泪,顿时大喝道:“滚蛋,我没有金子,慢走不送!”

    这死蛇差点把自己坑死了!

    “嘶?嘶嘶!”

    黄蛇一副你在逗我的表情,而后蛇信子吐出来,而程知远把它山剑向前一递,黄蛇顿时脑袋一缩,也不敢造次了,但依旧没有放弃长期饭票的想法。

    一人一蛇就这么对峙,然后边上金刀内,还有一个呕吐不止的可怜鬼神。

    踏踏,踏踏......

    忽然,程知远的耳中出现了马蹄声,他顿时身躯一颤,猛然转头!

    在戈壁的极遥远处,从一座山的凹口中,一辆战车缓缓从云烟中显化出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