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剑颂 > 第十五章 世间圣门,五圈六步

第十五章 世间圣门,五圈六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程知远双目赤红,耳中虽听闻天子马蹄之声,却已不能分辨,看见金铜战车之上那个女子,二话不言,提剑便斩。

    风中悲啸,万法将枯,唯气血隆隆而鸣。

    嚣器剑向前刺出,凶猛无铸,可那女子神情冰冷,轻轻在金铜战车的边上敲了一下。

    一道剑光蓦然飞出,由小化大,直作七尺之长。

    这玉剑上刻有“仁”之一字。

    黄铜为柄,白玉为刃,流光溢彩,只一下,这七尺长剑便将程知远钉在地上!

    鲜血喷射,七尺玉剑上缓缓流转温润炁息,程知远眼中血色开始褪去,而后便是巨大的疲倦感涌上心头,让他渐渐清醒。

    远方的花阴月看见这一幕,顿时大喜,虽然不知道这个天子骏上的女子究竟什么来路,但现在,说剑人被钉死在地,正是给了自己吞噬之机!

    纸风呜呜,阴云浩浩,灰尘中扬起火光!

    花阴月贪婪的向前飞下,然而就是下一瞬间,一柄玉戈同时从女子掌中飞出,迎风而化,面火而长,变为足有一丈的长兵!

    这玉戈上,刻有“义”之一字。

    玉戈之速,让这位纸人剑修没有反应过来,他被这玉戈洞穿,砸落在地,顿时惨叫起来。

    “你....你敢伤我!”

    花阴月的手掌猛然抓住那玉戈,就要把这兵器从身体上拔掉,可就是这么轻轻一接触,他顿时如遭雷灼,整个手臂都直接化作沸腾的烟霞散开!

    这股力量侵入他的身躯内,花阴月同时见到那玉戈上的字,他面色瞬间大变,惊恐道:“儒....儒门.....你.....”

    素衣女子的眼神没有波动,素手轻抬,向下缓缓压去。

    玉戈上迸发一股浩然炁息,花阴月的身躯开始化作流烟,他惨叫起来:“儒门弟子!你....你竟然敢杀我......”

    “这里是黄厉之原,你杀了我,会遭到‘地龙’的报复.....你不能.......等等.....饶命,饶命啊.....饶我一命!”

    他开始还在威胁,但很快,那身躯化作白烟的速度越来越快,他骇然了,惊恐了,好不容易得到了血肉之身,他不想那么容易就死去。

    谁也不想死,这世上众生皆惧死。

    “黄厉之原乃天子葬地,君,不过人间烧来的一个守陵之物,也能呼唤地龙?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

    女子的声音漠然无比。

    纸人的求饶并没有用处,最后那怨毒的目光望着素衣女子,似乎要把她的容颜带到九泉之下,纵然万死也不能忘记。

    女子从天子骏上下来,年岁如方二九,头戴圆形高冠,身穿素衣长裙褒袖,足登方履,腰锤玉佩,此时还有三枚悬于其上,分别有子,曰“礼”、“智”、“信”。

    长袖之口有鎏金滚云,袖中手腕上,缠有一团赤色长巾。

    她向远处招手,那玉戈飞回,变作玉佩,重新挂在腰部,上面那义字极其显眼。

    方履轻踏,她向程知远走去,此时后者已然回过神,强忍着疲惫,咬着牙,奋力想要拔出那柄玉剑。

    七尺的仁剑微微颤动了一下,但依旧钉在地上,只不过这个变化却让女子的目光出现了涟漪。

    “仁之剑动了?”

    女子的声音很好听,她的年纪并不大,一身装束是标准的春秋儒人。

    只是何时,女子也能成儒了?

    程知远知道人间并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历史春秋,此时脑海中嗡嗡乱想,痛苦不堪,而女子走过来,方履在砂砾上碾压,她伸出手,抓住了玉剑的柄。

    气氛瞬间降到冰点,天地陡然寂静下来。

    玉剑被她拔了出去。

    “咳....嘶——”

    程知远猛然龇牙,疼的面色苍白,而女子依旧面覆寒霜,只是看见他这副模样,开口反问道:“方才,君,身上之皮肉血骨都要烧光了,也不见君嘶嚎,怎么我这一剑拔出便疼的这般痛苦?”

    程知远心道我哪里知道刚刚怎么回事,直觉的头疼欲裂天旋地转,当时看啥都想砍,现在想起来顿时有些不寒而栗,那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还有话说你上来就给我一剑......你谁啊!

    嗯....虽然好像是救命剑,但....但疼啊!

    他眼角抽了抽,没有说话。

    女子提着玉剑,正要收起,此时远方突然传来尖叫,但看石三操着两把菜刀冲过来,嘴巴里大声嚷嚷:

    “你这龟孙想干什么,可知你石三爷爷当年从洛阳一路砍到西昆仑......”

    他一路小跑,然而到了近前看清楚女子的装束,顿时愣住,而后又是一声怪叫:

    “你个纸人龟孙啊,吃了男人的身体也就算了,现在还装扮成女人,你个又男又女的怪物,着实是不知道害臊两字怎么去写!”

    石三眼睛睁的和铜铃一样,而女儒的双眸微微眯了一下。

    于是石三心头忽然一跳,再看这个女儒,感觉到了危险。

    “你娘的,看到爷爷手里这两把西瓜......看到这两把屠龙宝刀没得?看你今天还不死!你这孙子且在这里别走,等着!石二石六石七,人在这里,你们快上!”

    石三骂完之后转头就跑,后面有三个影子出现,石六看见石三逃跑,顿时面色一黑,一把将他拽住:“你跑什么!”

    石三义正言辞道:“我回去磨下刀再来,刚刚砍得卷刃了。”

    石二诧异道:“你不是说这是屠龙刀吗?”

    石三惊讶道:“屠龙刀就不会卷刃吗?”

    石二瞪眼,哑口无言。

    我日仙人,在土一方,你他娘说的真的好有道理啊!

    “好了,这位不是纸人,别说话了。”

    石六顿时瞪了石三一眼,而远处女子嘴角抽了下,可眉头很快又蹙起来:“尔等身为为周天子守陵之人,却这般口出污言秽语,又成何体统?”

    “当真毫无礼数。”

    石六听见这话,顿时一巴掌打在石三脑袋上,极是抱歉的对女子赔礼道:“石三刚刚经历大战,杀上头了,儒士还请勿怪。”

    他见到那五玉佩齐全,这是儒士的标志,心下顿时了然,眼前这二九女子,从地位尊贵程度上来说,仅次于洪儒(帝师)与世主。

    世间圣门,从弟子算起,由外向内,共有五圈,也该走上五步。

    这第一步是弟子,第二步是门徒,第三步是大士,第四步则是帝师,第五步唤为世主。

    到了第五步,便是终极了,因为后面那一步,想要迈出去,便不是那么容易的,需要立道。

    这第六步,正是“圣人”,不入五圈之内。

    “这个女子如此年轻,可居然佩戴君子五玉,有儒门大士之尊位,看来莫不是某位世主亲传之子。”

    石六去过人间,他自己也是儒门中人,只不过远不如大士,只是普通的弟子。

    “六十圣门,其中儒家至圣、墨家巨圣、法家极圣,此三圣为上圣,其余皆为次圣。”

    他向着那女子作礼,这表明自己身份,而那女子有些诧异,此时口语称呼也变化了:“君也是儒门中人?”

    石六点头:“只是弟子,曾经跟随至圣门下修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