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剑颂 > 第三章 四炁洪流

第三章 四炁洪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黑暗,混沌,浑浑噩噩。

    白色的光亮起来,出现的是一些字。

    密密麻麻,这些看上去是运炁的要诀?

    似是而非的庄子说剑篇。

    多了很多的话与文字,但原本的寓言故事也并没有删除,反而……成为了类似点睛之笔的关键句子?

    这已经是一篇完整的经文了。

    游荡在虚无之中的意识,记住了这些文字,而就在此时,更加耀眼的白光,从文字的后面洒落下来。

    如洪流一般。

    ……

    程知远睁开了眼睛。

    依旧是在荒原上,歪脖子老树就在不远处,静静的仰望高天,而风与烟尘飞舞,几乎把程知远变成了刚出土的兵马俑。

    那洪流般的白色光华,是天上的太阳发出来的。

    这一次不是日暮,而是朝阳。

    支撑着站起来,刚刚度过了人生第一次生死危险的程知远,好不容易才松了口气,他看向远处,裹尸人的两具残躯依旧还在原地。

    下意识的转头,肩膀上的伤已经恢复,虽然留下了疤痕,而背上的伤口也是一样。

    简直不可思议。

    “《庄子说剑篇》?”

    程知远回忆之前见到的文字,他并不是失去了意识,只是暂时被困在那个奇异的世界中出不来了而已。

    “凡事需要适应……”

    程知远看着远处裹尸人的尸首,抽动嘴角,骂了一声:

    “去你妈的。”

    自己躺在那里这么久,这东西同样躺着,一点动静也没有,可以说,确实是死透了。

    但程知远现在很虚弱,不敢擅自冒险,万一那东西回光返照,跳起来掐自己脖子那可怎么办。

    现在这个情况,已经不能用过去的常识去理解了。

    他依靠在歪脖老树下,脑袋上就是那深邃的剑痕,程知远不敢把剑石放下,只能抱在怀里,天知道这个地方到底有多古怪。

    脑海中所出现的那些文字,毫无疑问是自己穿越前所看的庄子说剑篇,只不过多了很多词汇,这最前面,则是几句运转炁息的要诀。

    寥寥数言道破了天地间最大的奥秘,能够运气与不能运气,这就是隔开天上与人间的门槛。

    毋庸置疑,这是好事情,虽然开启运气之妙的过程,并不是那么的好受,以至于差点让自己付出了性命的代价。

    不过,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程知远没有说什么话,只是依照那第一句口诀,在自己的身躯中试着运转炁息。

    这句话写的很直白,大致意思是:“炁在身体之中,发于阴阳未开之时,从虚无之中来,无界无限,从最小可以延展到无穷大,这代表一切的可能性,故而一炁可以生万物,这种炁就叫做元炁。”

    “元代表一切的起始,也是无中生有,要运转元炁,首先要引导五脏六腑之炁,聚于紫府天宫,那么,完成人身的四种转变。”

    “首先炁息是暴戾的,要用绝大的意志去降服,否则会被冲垮,称呼为暴。”

    “降服之后,炁息就会变得柔和,此是恶善,亦是刚柔,称呼为仁。”

    “到了这一步,要把炁息从紫府内沉降到四肢百骸,这是牧,是向着卑贱处释放,达到完全的驾驭。”

    “最后一步,是云,把身躯中打通的所有炁息重新归入紫府天宫,可以达到人与天地相应的境界,这就是初步入门了。”

    程知远喃喃念诵,而开口,念诵紧跟着的,后面的“安坐定炁,运法于身,发如苍雷,收似银电”这句话。

    身躯内,在紫府之中,虚天窍穴深处,隐隐约约出现了一柄锈迹斑斑的古剑。

    随着念诵说剑篇的运炁要诀,那古剑上慢慢荡起一些“尘烟”。

    那些是炁,是杂乱无章的炁。

    这柄古剑就代表着程知远现在的状态,此时心神沉入,冥冥中一点灵光化来,程知远透过古剑看见四周的浑噩与混沌,仿佛天地未开前的洪元时代,古老到极点。

    难以相信这是自己紫府虚天内的情况,但反过来一想,寻常人因为不得大缘大道,故而一直处于天地不开的混沌之态,而那些修行有成者,里面怕不是已经分定清浊。

    那如此说来,盘古开天,其实就是打开浑噩,照见自己的紫府虚天的一个动作?

    “没想到真的见到了.......这就是之前我意识被困住的地方....”

    确实如此,这就是之前真灵游荡的虚无之处,被困在了自己的紫府虚天内,而所见到的文字,自然也是映照在心灵中的庄子说剑篇。

    程知远透过斑驳锈蚀的古剑照见到此间的一切,同时亦能察觉到身躯外面的动静,风与沙,太阳的光华,以及歪脖子老树那金叶的沙沙声。

    既然已经进来了,那么接下来要做的,依照说剑篇的运气诀,就是引导那些杂乱无章的炁息。

    这一步,会让那些炁息震动,称呼为“暴”。

    可以想象,是一个非常困难的过程。

    古剑微微震动,四周的烟尘开始释放一种引导力,那些杂乱的炁息,或许是因为程知远的身体状况不太好,故而显得有些游离不定,病怏怏的,不过暴炁终究是暴炁,纵然半死不活,在被古剑引导的时候,依旧“揭竿而起”,开始暴动。

    这些炁息一乱,程知远顿时感觉到一阵虚弱与痛苦,也瞬间明白了,那句“用绝大的意志去降服”是什么意思。

    古剑轻轻颤动,上面的烟尘化作了两只手掌,开始引导那些暴炁,其中有两道暴炁被大手捉住,轰然撞在一起,这又让程知远感到一阵虚弱,但很快,有良好的反馈传来了。

    两暴动的炁息撞击在一起,化作了柔和的炁息。

    因为紫府虚天如混沌未分,故而没有阴阳。

    再度捉来两道暴炁,强忍着眩晕,让两种暴戾的力量撞击在一起,而后所反馈回来的,进入了精神或者说意识内的感觉,是一种极其舒爽与安定的力量。

    这简直让人上瘾,但确实也符合世上先苦后甜的规律。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

    不过程知远暂时不知道,也无法看见的是,那株金色叶子的歪脖子老树,一直都在垂下一种金色的炁息。

    淡淡的,却酝酿着一种绝大的生命之力,坚固如山,高渺如天。

    但却没有人能见到这一幕,包括程知远,因为他还是个菜鸟。

    ......

    又是数日一晃而过,程知远感觉到眉心中,那柄锈蚀的古剑上,残破的锈斑正在缓缓剥落,露出里面藏着的真正寒锋,这种变化同样是因为程知远身体的变化所带来的反馈。

    暴炁已经彻底消失,留下的只有仁炁,而程知远正在进行第三阶段,也就是“化仁为牧”。

    驾驭那些炁息,如驱赶牛羊,让他们从“高天”坠入“大地”。

    修炼的速度很快,并且程知远意外的发现,这么长时间的沉浸,自己居然没有半点饥饿感,仿佛不需要饮水和吃食了。

    这种变化或许是好的,因为古人有餐霞饮炁的说法,那是金丹大道,亦是羽化之路。

    寂寥,无声,安静,唯一的乐趣就是自己和自己谈话,程知远靠着此经文修持,身躯内,眉心中,紫府天宫里,那汪洋汇聚,浩淼高远,这聚炁的速度越来越快,渐渐的,隐隐也能把握住那句“发如苍雷,收如银电”的要意。

    一炁转入身躯,动如天崩,走如电闪,其一的要意是势,其二则是迅。

    那么千丝万缕如何控制,靠的是抓住细节。

    大势无敌,大迅无影。

    ......

    程知远醒来,握了握拳头,其中的力量,厚重而广大。

    这是一种很难以言说的感觉,总而言之,自己强壮了,并且或许能赤手空拳打死一头牛。

    “炁.....华夏古人都会修行这种东西,事实上,在道教的观念中,人身体内确实是有根本之炁的,婴儿生下来就含着一口清炁。”

    程知远缓缓呼出一口炁,这悠长如烟,飘飘忽忽到了十米外方才消散。

    神异,除了神异,没有别的可以形容了。

    “暴仁牧云,其实就是四象吧,太阴太阳,少阴少阳.......前者是运转名称,后者才是正统称呼。”

    “夫为剑者,示之以虚,开之以利......”

    程知远摸索着,同时,每次从紫府虚天内退出的时候,总会把那腌菜剑石放在在手里上下比划。

    随着炁息的运转程度提高,程知远终于见到了,当初斩杀裹尸人时,眼中所见到那个“影子”。

    最开始是只有一个,他向着前方挥剑,有时是攻,有时是守,那似乎是未来的攻击轨迹....最开始的时候,看见的“影子自己”只有一个模糊的外貌,但这么多天的修行以来,已经把这个数量提高到了两个。

    这意味着,程知远可以在一瞬间,同时向着两个方位出剑,等于一剑同时可杀二人。.

    但剑影的出现时间,以及持续长短,是根据自己所拥有的最大炁息来决定的,自身炁息越弱,看到的影子越是模糊不清,动作也是越少。

    两方,都是四个动作,对应夫为剑者那句话....

    依照“新的《说剑篇》”所言,到后来能看见影子,并且跟随出剑,这意味着已经摸到了庶人之剑的门槛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