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我可以穿越万界 > 第211章 三日到

第211章 三日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白温言此时的内心无比的后悔。他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陈辰竟然不按套路出牌。哪里知道会是现在这个结局。若是早知道,恐怕连和陈辰接触都不会接触。

    不过,后悔已晚。结局已经注定,唯有服从。

    这是一场豪赌。早在一年前白温言就已经注意到宁家在军队,以及朝廷之上活动颇为频繁。

    而宁家强势对付邤家则是一个信号。这也就是白温言为何主动与陈辰接触的原因。

    “三日之后,你在家中举办一酒宴,最好把各大家族中有能力的小辈邀请而来。到时候就让我出手。”陈辰咧嘴笑道。

    陈辰突然发现,事情还是挺好办的呀。

    白温言苦涩一笑,点头应道:“明白了,先生。”

    “对了,还有江延。”陈辰眯着眼笑道。

    闻言,白温言脸色一变,连忙道:“先生!还请你放过江延,不要为他种下生死符!在下保证不会透露给他,而且江延与在下乃是生死之交,不会做做违背我的意愿的事情。还请先生看在在下的面子上!”

    白温言言语中带着几分恳求。

    “那便给白公子一个面子。希望白公子能记住你所说的一切。我在安邑可是一无所有,随时都可以离开,而白公子可就不同了。”陈辰话语中的威胁不言而喻。

    白温言点头,“在下省得,还请先生放心。”

    “那行,就交给你了,我就先回去了。”陈辰转身离开。

    白温言站立在原地,凝望着陈辰的背影,心思一时间万分的复杂。其中闪过一抹杀意,然而只是片刻便消失了。

    随着陈辰的身影消失在他的视线中,白温言嘴唇蠕动,轻声喃呢,“希望你能够如你所言,不然的话纵使我死也会拉你一同下九幽。”

    白温言低头凝望着棋盘上的黑白两棋,看了一会儿,他默默的走出院子……

    “你的脖子怎么回事?!”江延看到白温言脖子上的血痕,瞬间就怒了。他冰冷的目光中闪过一抹杀意。

    “是那个家伙弄的!”江延望着白温言。

    白温言苦笑一声,摇着头道:“他的实力很强!就算我们二人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

    闻言,江延眼神凝重,然而依旧继续问,“是他弄的。”丝丝寒气从他身体散发出来。

    “是我先动手的,不怪先生。”白温言拍了拍江延的肩膀。

    “延,接下来我需要做一些事情,你暂时先去其他国家吧。”白温言微笑道。

    “为什么?究竟怎么回事?”江延紧锁着眉头,“言,你我二人的情谊已经有十年了,你知道你是瞒不住我的。”

    白温言沉默不语,看得江延着急,“言。”江延双手抓住白温言的肩膀,“我早已经看淡生死了。”

    “我知道!我知道!”白温言突然大叫起来,“但是这件事情真的没有必要和你扯上关系!不然你一辈子都无法脱身!只能成为一个奴隶!你知道吗!一辈子的奴隶!”

    白温言深吸了一口气,知道自己有些失态了,挤出一丝微笑,“延,若是你还在意我们二人之间的情谊,你就听我的。”

    江延沉默。“我不会离开的。”江延说完转身离开。

    见状,白温言叹了一口气,两人相处了十年之久,早已成为知己,一个眼神就能够读懂对方什么意思,一个表情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放心吧,延,我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白温言暗自喃呢。

    人生在世,总有几个可以不顾生死而想要守护的人……

    而在顾勉那一边,陪同白温玉在湖泊旁逛了一阵后,白温玉突然感到身体不适,顾勉便将白温玉送回她的院子后,转身离开。

    白温玉的房间里。白温玉坐在一面铜镜前,凝望着铜镜内的自己,摆弄了一下手腕上的手环。

    “小姐,你这个手环真好看!是那个顾公子送的吗?”小秋突然出声。

    “小妮子,吓我一跳。”白温玉笑骂了一句,望着手环发神。

    “小姐,顾公子才离开就开始想他了呀!”小秋嬉笑道。

    “死小秋!连小姐也敢打趣!”白温玉伸出素手想去拍打小秋。小秋身子一矮,避开了。

    “本来就是嘛!”小秋嬉笑道。

    “哼。”白温玉娇哼了一声,没有理会小秋,望着手环发神,脸上时不时还露出羞涩的笑容……

    回到客栈。

    陈辰口中吹着口哨,显得心情十分的好。回到房间,陈辰也没啥要做的,只需要静候白温言的消息就可以了。

    于是盘膝而坐,继而继续修炼。陈辰可还惦记着自己的剑青和圆月弯刀呢。

    “血衣候,白亦非,等着本少爷!”陈辰喃呢了一句。

    ……………………………………………………

    转眼三日的时间就过去了。

    果然时间如梭。

    各大家族中,能力最突出的小辈还有有些许权利的小辈都收到了白温言的邀请。

    “邬佲,知道怎么回事吗?白尘为何会突然邀请我等?”一个面容英俊的男子问道。

    “宁公子,我也不知。”邬佲摇摇头。

    “本公子倒要看看他白尘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被邬佲称为宁公子的英俊男子一挥衣袖向白家走去。

    白家。

    一个白衣翩翩公子坐在石凳上,“二哥究竟在做什么?为什么不让我进去?”

    “不行!我一定要进去看看,看看二哥究竟在干嘛。”白衣翩翩公子眼睛一转,快步离开。

    ……

    客栈内。

    唯有陈辰一人在房间里。至于顾勉,已经被陈辰派出去,到白家去协助白温言了。

    “先生!”

    陈辰应声睁开眼睛。只见客栈里多了一个身着黑衣的男子,单膝跪在地上。他抱拳道:“二公子说一切已经准备就绪,还请先生前往白家。”

    “知道了,回去告诉你家公子,我一会便到。”陈辰点头道。

    “是!”男子恭敬一点头,转身身影一晃便消失在了房间内。

    陈辰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轮到我出场了吗。”

    陈辰嘴角一勾,推开房门向白家走去。

    此时在白家,其它四大家族中的人基本上已经来齐了。

    “白尘,你叫我们来究竟有什么事?最好不是打趣我等。”宁家三公子,宁责开口道。

    闻言,其它几个家族的人目光都转向白温言。

    “诸位放心,在下叫诸位来绝对是有大事要商量,这关乎到诸位的家族,还请诸位耐心等待片刻。”白温言微微一笑。

    “嗯?”听见白温言的话,所有人的眉头都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关乎他们的家族,要知道在安邑城他们所有人的家族加起来就是安邑的天或者说是魏国的天也不过分。

    此时,竟然有事情能够关乎到所有人的家族,这不得不令他们所有人疑惑,凝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