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重生金山寺 > 158 太上老君

158 太上老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眼见猴子三人闻声而来,李毅这才收回思绪,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泾河龙王道:“你放心吧,那鬼王的事情贫僧自会帮忙解决。”

    “多谢长老,多谢长老……”泾河龙王有些受宠若惊。

    他虽然被观世音赐下了寒螭传承,但毕竟时日尚短、修为尚浅,还没有真正的走入那些佛门大佬的视野当中。此时这个莫名其妙的在他心里占据了很超然地位的长老,居然肯主动为他排忧解难,自然就显得有些难能可贵了。

    李毅能够明显的感受到泾河龙王传来的信仰之力又增加了几分,略一细想便是明白了对方的心思,一时间,对于如何笼络人心、如何增加信徒对自己的信念,也多了几分感悟。

    不过这些并不是他要主动帮忙的目的,八部浮屠的事情他虽然无法亲自参与其中,可如果他能够在其中安插一枚自己的棋子,到时候就不会错过这个机缘了,何乐而不为呢……

    想着,猴子三人已经飞了过来。

    李毅一改之前的油盐不进,将事情的前因后果一说,主动替那鬼王说起好话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悟空,你有什么计策?”

    那鬼王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难道这和尚之前是在考验自己,否则为什么变脸变得如此之快。

    摇了摇头,连忙补充道:“我那太子明天要出城打猎,到时候长老可以趁机告诉他真相,用这白玉圭作为信物,那妖怪虽然变成了我的样子,但却唯独没有这件宝贝,太子见了它,一定会相信的。”

    猴子听了,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很快就是想出了一个“三度太子”的妙计。

    ……

    翌日,众人依计行事,那太子也被李毅施法一路引到了宝灵寺。

    “你是哪来的和尚,为何见到本太子不跪”望着寺里跪成一片的僧人,太子的目光很快就是被鹤立鸡群的玄奘所吸引。

    “贫僧乃是从东土大唐来、去往西天拜佛求经的和尚~”玄奘身着锦斓袈裟,不卑不亢的说着。

    那太子这才注意到玄奘衣着打扮上的不同,扬了扬眉:“东土大唐?听说那地方物华天宝,都有些什么宝物?”

    玄奘笑道:“宝物很多,贫僧身上的袈裟就是宝。”

    “胡说,那半边衣裳算什么宝!”太子很不给面子。

    玄奘呆滞了一下,倒是有些怀念起了观音院的那位金池长老。

    干咳一声,又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匣子:“贫僧这红匣内有一宝,名叫立帝货,能知一千五百年过去未来之事……”

    说着,袖珍版的猴子已经从里面跳了出来。

    太子一脸惊奇,“这么大的小人儿,能知道些什么事”。

    猴子就一伸腰,长了三尺四寸。

    众人吃了一惊,太子问道:“立帝货,这大唐和尚说你能知过去未来之事,是真的吗?”

    猴子一脸傲然:“不错,万事尽知!”

    “胡说八道!我看你是妄言祸福,蛊惑人心。”

    “殿下,五年前,你国中大旱,万民遭灾,终南山来个道士,求下雨来,你父王就与他结拜为兄弟,有这事吗”

    “有,你再说。”

    “三年前不见了道士,金殿上称孤的是谁”。

    “三年前在御花园游春,他使一阵狂风夺走了父王的金镶白玉珪,就回终南山了,我父王因怀念他,再无心赏景,就把御花园锁了,做国王的,不是我父王是谁”

    猴子只是冷笑,太子再问,就是不答,太子动了怒,问道,“你为什么只是冷笑”

    “这事只可说给你一个人听。”

    太子把手一挥,众将士和寺中僧人都退出去,猴子才说,“殿下,如今坐王位的,正是那道士,你父王正在御花园井中。”

    “一派胡言!自道士去后,年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照你的说法,现在那个国王就不是我父王了,要是我父王知道,就把你拿去碎尸万段!”

    猴子当即把毫毛一收,红匣子不见了,手中却拿着那玉珪,递给太子。

    太子喝斥道,“好你个毛脸和尚!你本是个道士,骗了我父王的宝贝,又变成和尚来进献……”

    “呃……”玄奘连忙解释起来。

    那太子听得将信将疑,左右为难。

    李毅见了,便是忍不住笑道:“你若还有疑惑,回到后宫,见你母后问一问,看他夫妻恩爱之情,比三年前如何,便知真假。”

    “好,我这就回去问母亲。”

    “慢着,你把人马先留下,独自回城问,不可从正门进宫,须从后门进,见你母亲,也不可高声,只怕惊了那怪,你母子性命难保。”猴子提醒道。

    ……

    却说那太子回到宫中,让宫娥退下,跪下来道:“母后,儿有一句话不知该问不该问,请母后恕罪。”

    “母子间哪计较许多你问吧。”

    “儿只问三年来你和父王的夫妻之事比三年前怎样”

    那皇后面色一红,嗔道:“你这孩子,怎么问这种事”

    太子也觉得有些不妥,但还是硬着头皮道:“母后实话实说,免得误了大事。”

    那皇后这才长叹一声:“你父王三年前对我如胶似漆,这三年却总是推说年老力衰,我知道,他这是嫌弃我这人老珠黄了,嘤嘤嘤……”

    太子安慰了一阵,忍不住就将出城打猎的奇遇简单的说了一遍。

    那皇后听完,便道,“儿啊,为娘四更时也做一梦,梦见你父王水淋淋的前来,说是被道士推入井中,他已请唐朝圣僧前来捉妖,详细的就记不清了,我正满腹狐疑,你说了此事,更证实了我梦中之事,你先把玉珪留下,快去请圣僧来捉妖……”

    当即,太子扳鞍上马,飞快的来到宝林寺,向玄奘跪下,说道,“长老,我已问明母亲了,那妖道果然害了我父王,夺了江山。”

    “今日天晚了,你先回去,不要露了马脚,待明天我们进城,捉了妖怪,为你父王报仇雪恨。”玄奘说着,将那太子扶起。

    却是李毅已经和泾河龙王商量好了,要在今夜将那正在的乌鸡国国王救活。

    这天夜里,猪八戒有着不情不愿的跟着泾河龙王来到皇宫的后花园里,打算将那乌鸡国国王的尸首背走。

    猴子却是一个筋斗来到了南天门。

    “师叔也真是的,想来看看天上,就跟着来好了,非要让俺老孙给他弄这什么直播……”猴子随手将李毅给他的那张符箓祭出,捣鼓着里面的影像,接着,便是一边介绍着沿途的景象,一边往兜率宫而去。

    ……

    宝林寺,李毅的禅房里,玄奘一脸惊奇的看着眼前的那道投影:“师兄,这就是天上吗?”

    李毅点了点头,猴子手里的那张符箓是他用影像符改造出来的,可以做到类似于直播的效果。

    若是没有之前平顶山的事情,说不定他还真的会跟着猴子去天上逛逛,但现在吗,做贼心虚,只能通过这种手段先熟悉一下天上的环境了。

    两个人津津有味的看着天庭的各种其妙景象,不知不觉中,猴子也来到了那兜率宫之前。

    守门的童子见了,大声叫道:“大家仔细,偷丹贼又来了!”

    猴子的脸色有些发黑,忽然有些后悔给李毅弄这个直播,这下子好了,自己当年的那些陈年烂谷子的黑历史,可全都被师父师叔看了个清楚。

    “哈哈~”宝林寺中,李毅忍不住笑了起来。

    “师兄,悟空他什么时候又去偷人家的仙丹了?”玄奘忽然觉得,自己这些日子似乎有些太过于放纵这个大徒弟了。

    李毅哪里看不出他的心思,翻了个白眼:“放心好了,这都是悟空当年大闹天宫的事情了……”

    ……

    兜率宫前,猴子苦着脸道:“慌什么慌,俺老孙早不干那事了!”接着说明来意,想要请老君给他一粒九转还魂丹。

    那童子迟疑了一下,进去通报。

    不多久,之前变作金角的那个童子走了出来:“我家老爷正在闭关,没空理你,你回去吧。”

    猴子面上有些挂不住,一想到这些都已经落入了师父师叔的眼里,便是有些恼火,一把推开金角,径直走了进去。

    “你这老倌儿,不是说闭关吗,怎么,老孙就这么不受你待见……”猴子远远的就是看到了老君的身影。

    老君慢慢的转过身来:“不就是一枚九转还魂丹吗,银角,快拿上一枚,让他走~”

    “老倌儿,你这是天人五衰了吗?”猴子一脸狐疑,有些好奇的看着眼前这个鼻青脸肿的太上老君。

    “去去去,老夫现在没空理你。”太上老君摆了摆手,向里面走去。

    ……

    “那个就是太上老君?”上一次在平顶山的时候,玄奘忙着寻找李毅的下落,并没有见到太上老君。

    “应该是吧……”李毅也是有些疑惑,按理说老君炼丹的本事那么高明,即便是被人揍成了猪头,也能短时间内恢复如初吧。

    哪里又会知道,这伤势乃是通天教主的诛仙剑气在他体内发作,短时间内,还真不好消除。

    却是老君在知道自己的裤腰带被赵公明私藏之后,去了一趟三十三天外的碧游宫。

    当年封神之后,道祖惩罚他的这三弟将碧游宫迁往洪荒之外,从此不得离开宫内半步,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对方的脾气居然变得更差,还不等他质问什么,整个人就被剑气劈了出来。

    还好,那诛仙剑如今已经不再对方的手里,否则他现在就不只是鼻青脸肿这么简单了……

    这些天他待在兜率宫闭门不出,怕的就是被人知道这件事情,没想到还是被这泼猴给撞了个正着。

    苦笑一声,他便是彻底的消散在了猴子的目光之中。

    不过他显然不知道,知道这件事情的可不只是猴子,而且,猴子这用来给李毅直播的符箓本身就是修行界最常见的影像符改造而成,有着记录影像的功能,也就是说,将来很有可能,还会有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情……

    ……

    宝林寺,天色刚刚亮起,寺里的僧人便是见到了一个浑身水淋淋的国王。

    李毅说明情况,叮嘱他们一定要严守秘密,不可走漏一丝风声。

    众僧连忙点头,端上水来,让那国王洗了脸,又找来一身僧衣,打扮成了随行沙弥的模样,跟随玄奘等人,直奔乌鸡国而去。

    才一进城,众人就是发现,这城里家家户户的牌匾上都挂着红绸、贴着喜字。

    “奇怪了,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娶亲,居然弄出这样大的声势!喜庆的紧~”猪八戒忍不住说道。

    乌鸡国国王面色一沉,在这乌鸡国,也只有国王或是太子娶亲,才会弄得满城皆喜。可,这和尚不是和自己说那妖怪是个阉货吗……

    想着,一个粗鲁的声音已经传来:“喜庆个屁!”

    “怎么说?”李毅微微一怔,看向了那人。

    这人是个肉铺的老板,手里还拿着一把杀猪刀。见到李毅问自己,不由得暗骂一声嘴贱,这话若是被官差听到,少不得又是一桩祸事,一时间,哪里敢回答。

    “说真话,这枚夜明珠就是你的了~”李毅手掌一番,便是多了一枚珠子。

    那屠夫眼里一亮,这样大的夜明珠,那得值多少钱啊!想着,便是小声道:“长老有所不知,这婚事乃是我家国主的大婚,本来是件好事,但是我家国主每一个月便会娶一个妃子,时间一长,就弄得我们这些平头百姓有些苦不堪言了……”

    猪八戒张了张嘴:“俺老猪算算,一年十二个月,一个月娶一个,三年也就是三十六个,啧啧,那妖怪倒是挺会享受……”

    李毅翻了个白眼,见那真国王脸色难看,笑道:“别急,我看那妖怪也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毕竟,有了新人忘旧人,总比被人怀疑那方面又问题要好一些吧~”

    乌鸡国国王将信将疑,一行人加快了脚步,来到皇宫的时候,恰好赶上了婚宴。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