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投影 > 第1578章 祖龙死!(五千字大章)

第1578章 祖龙死!(五千字大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心魔眨眨眼,倒也没有太过惊讶。

    虽然梦魇之主乃是万界诸天一切有情众生心中诞生的梦魇,心境天生混乱而邪恶,但这并不代表他的心境便脆弱。

    事实上,混元者,或有权衡利弊,却没有贪生怕死,见道而退的道理。

    梦魇之主产生退却之意,自然是他的手段。

    可惜,他虽然随顾少伤的晋升而水涨船高,但是还不足以操纵影响一尊无极,即便是死过一次,历劫归来未至巅峰的梦魇之主。

    “心魔?!”

    梦魇之主凝眸扫视心海,看到不知自何时已然诞生在其心海阴晦之地扭曲错乱的诡异存在,不由的脸皮抽动,神情狰狞:

    “什么时候,小小一只心魔,都敢在对本座出手了?”

    梦魇之主心头惊怒不已。

    心魔者,诞生于一切阴晦之气中,任何修行者都不可避免的会碰上这些诡异的东西,但是对于大罗之上的存在来说,心魔便算不得什么了。

    任何一尊大罗,其皆是心智坚韧之辈,混元者,更是斩去一切妄我,触及本质本源真我的存在。

    但这尊心魔,居然能够影响到他的念头,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要知道,他尚未成为无极之时,都曾在魔祖座下无上大自在心魔主的诱惑之下,抵挡千万年。

    这小小心魔,何德何能?

    梦魇之主心念一动,心海之中已然浮现出一尊大不可量,好似众生面孔组成的伟岸魔神。

    他看着脚下隐晦之处,看不清模样的小小心魔,狞笑一声:

    “无论你哪来的泼天大胆,来到这里,都要万劫不复!”

    “小小心魔?.......狗东西,敢小看你家顾爷爷?!”

    梦魇之主的心海阴晦之处,一道道漆黑魔意交织而出的心魔自七情王座之上缓缓起身,显现出其真正本相来。

    一袭黑袍猎猎,面容无瑕如神圣,唯有一双眸子殷红似血,蕴含无尽的暴戾与邪恶。

    显现出其心魔本色来。

    “那是......”

    看到那心魔本相的刹那,梦魇之主心海大震:

    “你是顾少伤?!心魔幻化?不,怎么可能真是你?!”

    梦魇之主心神震怖。

    他当然知晓心魔的一切手段,会幻化出其人心中最为恐惧的存在,以击破他人心境。

    但是以他的心境,便是魔祖罗座下的无上大自在心魔主,都不可能幻化出让此时他都辨认不出的幻象来。

    这心魔,居然真是顾少伤的手段?

    是他曾经在最初时空击碎无限梦魇之界时,留下的手段?!

    “不管你是什么东西......”

    一惊之后,梦魇之主迸发出无尽暴戾:

    “都要死!”

    轰!

    梦魇之主探手而出,浩浩荡荡的魔意便演化出无穷无尽的魔头,宛如潮水般滚滚而下,冲向心魔。

    心魔豁然起身,一抖黑袍,身形扶摇而起,顷刻之间变得矗地通天。

    梦魇之主那好似大到无穷的心海之上陡然掀起无尽的浪潮,无数的记忆画面为之破碎开来。

    一时间,好似万神万魔万仙万佛齐齐发出的凄厉哀嚎之声向着梦魇之主冲击而去。

    轰隆隆!

    心魔一步踏出,无穷诡异之意已然滚滚如兆亿天河滚滚而来,顷刻之间,心魔已然大不可量,盖超梦魇之主。

    随即,心魔一声怪笑,一脚轰然踩下,震碎无穷心海:

    “大不大?!叫爸爸!!”

    “你找死!!!”

    心魔之主勃然大怒,魔意席卷心海,化生出无限梦魇界,就要将这心魔碾碎!

    .......

    就在梦魇之主与心魔厮杀的不可开交之时,巴山城,临客楼上,不知何时,已然空无一人了。

    说空无一人也不对,靠近楼梯之处,孟奇不知什么时候来到此处,正小心翼翼的看着呆立在窗口,浑身颤抖,散发出无比可怖气息的少年。

    “......这可是一尊无极啊,若是苏醒,问题可就大条了。”

    孟奇捏着万界通识符,不由的心中暗骂某人,什么危险任务都派他来。

    这可真是最佳历练之法,孟奇觉得自己心境大有长进了。

    “心累啊.....这老匹夫是不是要坑死我,然后让小桑改嫁?”

    作为诸天万界少有的脑洞大开者,便是在这等情况之下,他都忍不住浮想联翩。

    啪嗒~

    这时,楼下有人走上来,来到孟奇身前,微微躬身道:

    “巴山城已经迁移完毕,诸多生灵,都已归拢入兰田侯城之中了。”

    “霸仙兄办事,我自然是放心的。”

    孟奇收敛无数杂念,面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敲敲桌子,让陈霸仙坐下:

    “如此,就等几位前辈前来,将这一位大高手,带去人皇天。”

    “元皇谬赞了。”

    陈霸仙长了一副鹰视狼顾的模样,此刻却显得温文尔雅,靠着孟奇坐下。

    “却是不知,此人是何来历,值得元皇耗费如此多的心力?”

    陈霸仙打量了一眼呆立不动的梦魇之主肉身,微微皱眉。

    他能感觉到那少年身躯中蕴含着的可怖气息,似乎是一尊老古董历劫归来,但是,似乎也不值得元皇如此重视才对。

    毕竟,此时跟在元皇身后的老古董,可不是十个八个.......

    “此人,是域外而来......”

    孟奇一手端着茶杯,慢悠悠的抿了一口,一手轻敲桌面,云淡风轻:

    “你不要小看此人,此人之修为比之苍茫妖帝或有不如,也是同境界的存在,本皇为了困住他,也耗费了不少心力.......”

    “和妖帝同境界的存在?!”

    陈霸仙面皮一抖,心中惊骇欲绝。

    他历劫归来已然数万年,对于苍茫自上古到如今的演变也都十分知晓。

    上古之时,他同阶一战被乾苍梧镇杀于天裂谷,那时的乾苍梧不过先天神圣绝巅,而后来,上古之末,乾苍梧已然登临神圣之上,成为堪比远古八皇的无敌存在。

    中古之时,一力镇压天地,万族数千尊神圣都要仰其鼻息,若不是后来他突然重伤垂死,中古根本不可能有妖族崛起的土壤。

    而那妖帝,无论如何,是击杀了乾苍梧的无敌存在,必然是堪比远古八皇的无上存在。

    与其同境界,这少年,竟然如此之强?

    陈霸仙倒吸一口凉气,看着云淡风轻的孟奇,不由的心悦诚服:

    “元皇神威无敌,在下佩服至极!”

    无论元皇是以什么手段牵制住了这一尊无敌存在,都证明了其实力。

    果然不愧是万界通识符的缔造者,独身游走混沌海,跨越万界诸天登临苍茫的巨擘。

    “这算不了什么。”

    孟奇心中暗爽,面上却不表现出来,只是轻叹一声:

    “若非苍茫天地之压制,本皇倒是可以将此獠押去人皇天,可惜,可惜.......”

    “若其人果真是那般存在,莫说其未死,便是陨落了,我等也必然是无法触碰其肉身.......”

    陈霸仙面带羞愧。

    他曾是神圣绝巅,自然知晓更进一步是何等境界,那般存在,其肉身已然沉重的先天神圣都无法背负了。

    “霸仙兄何须自惭?以你之天资,日后必然踏破那一道关卡,成为无上巨擘。”

    孟奇安慰了一句,他此时被压制颇惨,不得不以这般手段敲打这些老古董。

    “难,难,难。”

    陈霸仙轻叹一声,前世他以为自己触手可及。

    历劫归来之后才知道,那门槛虽然近在咫尺,但也远在天边。

    “好了,好了,这般丧气话便不必多言了,此番你助本皇摆脱此劫,本皇必会助你。”

    孟奇笑了笑,也不看陈霸仙感激的表情,摆摆手道:

    “你与一众道友暂且退出巴山城,之后的一些事宜,你不适合留在此处。”

    来到苍茫这些年,到底让他将一众历劫归来的老古董调教的服服帖帖,当然,万界币也是流水一般花出去了。

    陈霸仙点点头,踏步出了巴山城。

    “嗯?!这是.......”

    离开巴山城的刹那,陈霸仙不经意间瞥到了几道身影,心中不由的大震。

    那联袂而来的几道身影之中,其中一高冠博带,相貌奇古之人,他曾经见过!

    那是远古八皇之一,泰皇!

    而认出了泰皇,其他几尊与他并肩而行之人是什么身份,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他们果然也是归来了.......怪不得元皇不让我留下,如果留下,今日我便必死无疑了!”

    陈霸仙毛骨悚然,心中暗暗感激元皇的同时,生出大恐怖。

    都不敢仔细看,便一踏步,遁逃出千百万光年,远远的离开了巴山城。

    “在下孟奇,诸位前辈有礼。”

    临客楼上,孟奇也似有所觉,起身拱手,迎接六皇到来。

    “道友客气了。”

    “此次劳烦道友奔波辛苦。”

    “道友有礼!”

    话音飘荡间,一道道或飘逸,或沉凝,或超然的身影踏入临客楼中。

    泰皇眸光垂落,看向梦魇之主:

    “这道气息与混沌天之战时一般无二,果然是梦魇之主!”

    “一代无极巨擘,假死入我苍茫,必有所求,还好大祭司留下手段,否则等两界交汇之时他突然发难,危害将会极大。”

    一身麻衣的农皇深深的看了一眼梦魇之主,面色沉凝。

    一尊诞生自一切有情众生心灵之中的无极,若一朝发难,危害之大难以想象。

    “不必耽搁,将此人带去祖庙,太日虽隐,祖庙之中也足以镇压一尊尚未恢复巅峰的无极了。”

    荧皇一步踏前,单手按压在梦魇之主的肩膀之上。

    呼!

    就在此时,梦魇之主那凝滞不动的身躯陡然一动,漆黑的眸子豁然睁开,一字一顿,咬牙切齿:

    “你们.....又是什么东西?!”

    “不好!这老魔头摆脱钳制了!”

    孟奇心头一跳,将绝刀神剑拔出,这梦魇之主还能摆脱心魔的手段不成?

    “醒了又如何?你此次可逃不了了!”

    “我等不曾恢复,你也不曾恢复,今日你难逃亦!”

    “梦魇,束手吧!”

    “出手!”

    梦魇之主睁眼刹那,其余五尊皇者也齐齐一动。

    于方寸之间,十二条手臂齐齐钳制住梦魇之主的身躯,本身体量轰然压了上去,将其彻底束缚住。

    “你们!!”

    梦魇之主怒目圆睁,还未摆脱心魔钳制的他,根本来不及还手,就被这六个老东西制住了。

    “惭愧,惭愧。”

    泰皇一面将梦魇之主的脖子掐的‘咔咔’响,一面笑眯眯的向孟奇告辞。

    然后,六人合力,将梦魇之主架在半空,抬走了......

    抬走了......

    “........怎么就画风突变了?”

    孟奇嘴角抽搐,心中哭笑不得。

    他本以为那梦魇之主既睁开眼,必然会发生一场惊天地动鬼神的战斗,他都做好了遁逃的准备。

    哪里想到,这六尊皇者齐齐出手,叠罗汉一般将这梦魇之主压倒在地。

    扯手臂的扯手臂,拽大腿的拽大腿,掐脖子的掐脖子,生生将梦魇之主抬走了.......

    这样的混元之战,可真是别开生面。

    .......

    “老贼无耻!”

    “六个无耻老贼,安敢如此欺我!!!”

    “若本座脱困,必然要屠了你苍茫人族!!!”

    苍茫九十九天之上,祖庙大界之中,一道道蕴含无尽魔意的怨毒之音震动天地,刺耳至极。

    “老爷子们可真彪悍.......”

    老树之上,秃毛鸟叹为观止。

    “是啊,是啊.......”

    老树之下,龟长生探出脑袋,看着被挂在穹天之上的梦魇之主,也很咂舌。

    “那还要等你能脱困。”

    泰皇端坐虚空之中,淡淡的看着被六人围在中心的梦魇之主:

    “我等六人,不对,我等八人什么都不多,就是时间多,足以将你镇压到万万劫之后了......”

    太日无所不在,但是缺了人祖之血,便失去了控制,欲要镇压一尊无极,自然要他六人一同镇压。

    “无耻......”

    梦魇之主还要骂,面色陡然一面,漆黑的眸子之中陡然泛起殷红之色:

    “狗东西,你没有以后了......”

    .......

    无尽浩瀚的混沌海某处,一方看似寻常的多元宇宙。

    这一方多元宇宙之中,无可量计的时间线纵横交织,无穷平行宇宙宛如基石一般承载起一方无可形容的巨大宫殿。

    却正是大汉神庭帝都之所在。

    自出混元洪荒界,大汉神庭辗转数十亿年,才安定下来。

    “混沌海之中,颇为不太平啊。”

    望台之上,一袭银袍的马孟起斜坐在高台之上,通过望台眺望无尽混沌海之中燃起的战火,心有余悸。

    这混沌海之中的大战太过可怖,大汉神庭帝都所在的多元宇宙都被波及到了,属于大汉神庭统辖的诸多多元宇宙之中,都有不下十方被不知被掀飞到哪里去了。

    这样的战斗,太过可怖。

    纵使是他,心中都十分沉重,心神紧绷。

    “咦?!”

    突然,马孟起面色一变,只见混沌海中,一道赤红流光划过无垠混沌而来!

    马孟起尚未来得及做出反应,那一道赤红流光已然逼近了大汉神庭所在的这方多元宇宙!

    其速度远远超越先天神魔!

    嗡嗡嗡~~~

    就在这时,这一方大汉神庭所在的多元宇宙陡然之间一震,无穷冰冷的纹路自虚无之中通过无数平行宇宙,时间线而来,滚滚如万千天河齐齐而至,倒灌入大汉神庭之中。

    下一瞬,大汉神庭所在的这一方多元宇宙便迸发出无尽璀璨的神光,于混沌之中光芒大放!

    却是那一道赤红流光触发了大汉神庭的防守机制!

    “敌袭?”

    光芒大作之间,一道道人影自纵横交错的时间线之中踏出。

    “孟奇,发生了何事?”

    当先一人面如冠玉,两耳垂肩,神态雍容,正是刘玄德。

    “玄德公,一道赤红流光自混沌深处而来......”

    马孟起面色难看:

    “却不知是如之前一般被波及到,还是有敌来犯!”

    轰!

    宇宙轰鸣,无数平行时空都齐齐为之一震间,一道无穷大的手掌自大汉神庭之中探出,于无尽神光之中一抓,一握。

    便泯灭了一切光芒。

    下一瞬,一袭常服,气息平和的刘秀浮现在众人之前。

    “议长!”

    “议长!”

    见得刘秀,众人莫名松了口气。

    神汉亿万年以来,刘秀威势早已超越祖辈,成为神汉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人。

    “非是敌袭,诸位不必担忧。”

    刘秀安慰了众人一句,握着的手掌缓缓展开。

    众人看去,只见刘秀掌间,似是一道赤底金边,好似敕令一般的锦布。

    “怎么可能?!”

    锦布尚未展开,刘秀手掌便陡然一握,几乎将那锦布捏的粉碎!

    轰隆!

    好似万雷齐发,世界殉爆一般,整个多元宇宙都齐齐一跳,几乎要崩裂开来。

    “议长!”

    刘玄德,马孟起等人顿时面色一变,以刘秀之沉稳,纵使是与仙秦鏖战最危急之时,都未曾见其变色。

    那锦布上记载了什么,竟让其为之变色?

    此时整个大汉神庭都在震动,可见其心中何等之震惊!

    “依仗,发生何事?”

    刘玄德定了定神,上前询问。

    刘秀面上阴晴不定,犹豫片刻,还是将几乎被其捏碎的锦布敕令递给了刘玄德。

    哗~

    刘玄德一抖锦布,敕令之上一道无上的意志所化的大字便垂流而下:

    “此劫祖龙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