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投影 > 第1565章 如此轻松(四千字)

第1565章 如此轻松(四千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九重魔渊何其之巨大,囊括不计其数的多元宇宙,次元时空,乃是一方真正的无限界。

    但在这尊魔影出手的刹那,九重魔渊都为之倒立而起!

    滔滔不绝的魔雾垂流的刹那,不知几多魔神倾巢而出,滚滚如天河一般迎上了仙秦军队!

    九重魔渊数十上百混沌中,不知积累了几多魔神,以及从其他四*逃出的魔道中人。

    这一下滚滚而出,声势浩荡,恐怖无比。

    但纵使是含有诸多大罗,乃至于一尊混元的魔潮大军,相比于那本在九重魔渊之底,翻转之后立于魔渊之顶的那尊魔神探手一拍来的恐怖。

    轰隆隆!

    计都探掌,更在无数魔潮之前,看似不急不缓,却无比轻易的撕裂了重重寰宇,无数维度,向着那无比遥远的时空之外的仙秦纪元推去!

    一切有形无形之物,时空,维度,道蕴法理,皆在那魔掌覆压之下,纷纷坍塌破碎!

    混乱者,无法理,无秩序,无法无天!

    一切成制度的道蕴法理概念,生灭因果,有情无情生灵,虚幻真实,在这一刻统统都在破碎,混杂,就好似一只无穷大的手掌,搅动了混沌海!

    其手掌蔓延之处,一方方的时空,宇宙都瞬间漆黑一片,其内秩序全无,癫狂混乱!

    遥隔不知多少时空维度,仙秦纪元的无数大千世界,时空维度已然受到了影响。

    一时间,秩序坍塌,无数魔头层奇不穷,杀子杀妻只是等闲,一时间,宛如末日降临!

    仙秦纪元,咸阳城悬浮天宫之中。

    “是不是今天,你大抵是看不到了。”

    帝座之上,冕珠摇曳之间,一双淡漠中带着一丝嗔怒的眸光垂下。

    落在温顺匍匐在他脚下的漆黑神龙身上。

    下一瞬,那无穷人道之气化生的漆黑神龙缓缓抬首,龙须抖动,双眸泛红,发出一声震动无穷时空的怒嚎之声:

    “昂~”

    轰隆!

    道道涟漪自咸阳城为中心扩散在无数时空,大界之中。

    “乖乖”

    段德揉了揉震的生疼的耳朵,不由的抬头看去。

    只见音波震动之中,一条蜿蜒不知几许,大不可量的黑龙奔腾而起,一个摆尾,已然跨越了曾经自己八万年都不曾跨越的仙秦疆域!

    宛如一杆刺破无尽时空的长枪,迎上了那魔意森森,混乱癫狂的手掌!

    神魔一踏步,已然足以跨越星海,大罗脚下,宇宙也可丈量,这一条黑龙,却还要远远超出大罗的范畴了!

    “是陛下拆祖龙鳞骨合之以人道气运所铸,我仙秦护国神龙,象征着陛下的法度!”

    铺天盖地的黑龙舟之中,一面黑如炭的黑夫眼前一亮,面带敬畏:

    “帝坐中枢,驱势伐界。”

    “别废话了。”

    同样立于黑龙舟之上的段德咬咬牙,看着滚滚而来的魔潮,低喝一声:

    “杀!”

    轰!

    轰隆!

    大战轰然爆发!

    祖龙与计都战于上苍之上,血海滚滚而起,无数坟茔,魔孽为之破碎!

    而仙秦无数军团,在诸多上将的率领之下,迎击上那无数魔神组成的铺天魔潮!

    黑龙旗猎猎之下,白起神色漠然,手掌下按,掌握人屠剑

    古朴战车缓缓驶出,王翦负手而立,镇杀魔潮

    赤红真龙翱翔于天,方天画戬横空压下

    陈庆之轻催黑龙船,白衣黑周奔向九重魔渊

    倾世大战,瞬间燃起无穷真火。

    一时间,诸多纪元时空皆为之震动,一尊尊大罗,混元的目光都被吸引而来。

    比之一出手便毫无声息的南极大帝,祖龙与计都之战,堪称声势浩大!

    混元洪荒界,乃至于临近的无边混沌海都掀起了莫大的波澜!

    紫色庆云充斥所有,入目之所及,尽是一片紫色荧光。

    无尽的紫气庆云便为之流转而动,无穷的法则纹理自虚无冥冥之中而来,彼此交织,纠缠,勾勒出一幅蕴含无穷道蕴法理的画卷。

    只见那画卷于紫气之中猎猎而动,其上无数神将的面貌自模糊到清晰,最后栩栩如生,好似下一刻便要自其中踏出。

    “封神榜?”

    紫气缭绕之间,顾少伤神色微微一动。

    神者至尊至贵,万万劫纪元,无穷大千寰宇,恒沙宇宙之中,强者皆以为神,莫能例外者。

    玄门未出之时,神之一字,曾是真正的至高无上。

    纵使玄门出世,很漫长的一段时间,神仍在仙佛之上。

    而天庭,便是神道之大成所在。

    其核心,便是那天庭大天尊,以及其执掌的封神榜。

    “不。”

    庆云之下,南极微微摇头,眸光凝重无比。

    分明是他坐镇无限界,隔绝万界武道,纵使那武祖霸绝寰宇,此时也不免要受到削弱。

    但是他还是不敢大意。

    毕竟,这尊武祖可是以混元之身,胜了无极的人物。

    大天尊都曾言,斗战无出其右者。

    “此为,神之位业图。”

    南极眸光垂下。

    嗡嗡嗡~

    紫意流淌之间,那一面不知多大的神之位业图微微一抖,便有无穷的神将自那位业图之上踏步而下。

    顾少伤一眼撇去,便可看到其中诸如托塔天王,四大天王,雷火斗部,周天星君等等神将。

    这些神将,无一不是万界诸天皆有其道化之身的天神。

    呼呼

    无数神将潮水一般涌出,以南极大帝为中心,浩浩荡荡的排开阵势。

    “你唤他们出来,除了被我杀一遍之外,又有什么意义。”

    顾少伤微微哑然,云淡风轻,没有丝毫压力。

    对于此时此刻的他来说,漫天神佛齐至,对他来说也毫无意义了。

    纵使他此时陷于无限界之中,也是如此。

    “神道者,散则为炁,聚则为神。神为法,为天,为道!而非以力压人!”

    庆云之下,着帝袍冠冕之南极面色漠然:

    “诸神,化道!”

    轰隆!

    一言落,诸多神将之上尽数迸发出无穷道蕴,并以此沟通了冥冥之中的大道。

    顷刻之间,这无尽庆云充斥的南极天,便被无穷的道蕴所覆盖。

    “咦?”

    顾少伤微微抬眉。

    对他来说,不至混元,无论是组成什么样的战阵也好,什么样的加持也罢,只要未曾达到整个太易或者太初这般的加持,都没有太大的意义了。

    但此时,随着那无数神将的化道,好似万界诸天之中,不知几多的大道,都垂落在此时的南极身上。

    风雨雷电,五行四象,法理秩序,律令刑罚

    好似无所不有。

    “神者道也!”

    南极轻喝一声,一掌压下。

    无边道蕴纠缠之下,好似一尊高踞九天的神王持剑讨伐不臣,无穷的法理道蕴为兵为将,滚滚而来!

    “这倒是有些意思了”

    顾少伤微微颔首,看出内中的东西。

    那神之位业图其实只是引子,内里的神才是最重要的。

    以这诸多神将所修持之道,引万道前来加持。

    一边思量中,顾少伤探手一抓!

    这一抓,平平无奇,无血气汹涌,无道蕴肆孽,无异象显露,更无拳意昭昭。

    若是旁人来看,会觉得那只是凡俗孩童抓鸟雀一般,没有任何章法,神异。

    但在南极的感应之中,却截然不同。

    在他的感应之中,顾少伤这一抓是内里却好似蕴含着,万界诸天,恒沙大界,万万劫以来无穷纪元,无量量天骄豪杰的拳道尽在其中!

    而且任何一道拳法,都要远远超越其原本主人的巅峰!

    其非无意,而是意超出寻常大罗的感应极限!

    大象无形!

    他知晓,掌力道,证无极之后,顾少伤曾一气将太初神拳道全都斩了出来。

    他也知晓,斩出太初神拳道,并非是顾少伤便丢弃了太初神拳道,而是他的一拳一掌,早已超越了拳道的范畴,也再也不拘泥于太初神拳道,也不拘泥于任何神通招式,法则道蕴!

    但是,在顾少伤出手之时,他还是止不住心中一沉。

    这不是拳道,甚至都不是武道。

    就只是顾少伤平平一抓而已。

    但在他的感应之中,自己不但接不下,还退无可退,避无可避,逃无可逃!

    “单凭一身而已,便超越我贯穿万界之神道?!”

    南极瞳孔深处不由的一缩:

    “我不信!!”

    纵使知晓顾少伤强横无敌,敢只身入仙道九天必然是有依仗,但此刻还是心中震动。

    轰隆!

    南极一声长喝,那悬挂于其身后的神之位业图便轰然爆碎开来,更强于之前无数被的道蕴滚滚而来。

    顷刻间,好似无数大道降临加持!

    震动的南极天不再摇曳,南极压下的那一掌,越发膨胀起来!

    “你不信?”

    顾少伤神情从容,微微叹气:

    “那我也没有办法。”

    顾少伤心中摇头,他对南极并无恶意,不谈其曾于太易之前,开天大劫之时出手,便是没有,无有恩怨的情况之下,他也不会出手。

    是以,他初来之时,才会不掩饰自身体量,几乎压碎了仙道九天这一方无限界,想要南极退一步。

    直到此时,他也只想让南极知难而退。

    但此时,南极全力出手,他也不得不认真了。

    无关实力强弱,对于真正的战斗,他从来都很认真。

    轰!

    手掌一震间,无边庆云瞬间黯淡,无穷的紫气被掐灭,整个南极天都齐齐一震,好似承载不了顾少伤这一抓,要整个裂开来一般!

    顾少伤手掌按压之下,五指垂流之间,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哪怕最为微不足道的一个时间刻度。

    无论是那滚滚庆云紫意,还是那汹涌而来的道蕴法理,大道秩序,亦或者是南极那全力橫击而来的一掌。

    皆是毫无作用!

    砰!

    只是一掌而已,庆云便破灭开来。

    只是一抓而已,南极已然被他自无穷遥远的虚空之外,拉到了身前。

    如此轻松。

    “无限界,都不能压制你。”

    南极面色难看,心中泛起一丝苦涩。

    一击而败,实在太过难看。

    “人在道外,换做太易之末,超脱都有资格,无限界,如何压制的了我?当然,若是那大天尊坐镇,我自然不敢入内。”

    顾少伤平静说着,并无折辱南极的意思,而是事实如此。

    混元者,为一道源流,无极者,道贯诸天万界,一些时空,维度,古史,纪元,大千宇宙。

    是以,无极者,若被压制在无限界内,必然处于劣势。

    而所谓的人在道外,便已然跨越了贯穿诸天,又自不同。

    换而言之,初成无极入他人坐镇之无限界,便好似凡俗君王只身入敌国,本身就是一个极为危险的事情。

    而一旦人在道外,则是人即国家,去留随意了!

    “人在道外”

    南极念了一遍,难看的神色缓缓平复下来。

    他没有想到,刚刚成就无极的顾少伤,竟然已经跨越了这一步。

    在最初时空之战时,他身处太易大势加持之下,才能击败梦魇之主那两尊无极。更新最快 手机端::

    之前于妖帝一战,更是不知付出几多代价,纠缠多长时间。

    “愿赌服输。”

    南极缓缓扶正冠冕,轻弹之前被顾少伤抓着的胸口衣衫:

    “两界合一之前,我将离去。”

    南极面色恢复平静,眸光中却还是有些复杂。

    任何一尊混元都是万万劫以来无数纪元中诞生的奇迹中的奇迹,神话中的神话。

    但纵使皆为混元,也总有那么几个人,会脱颖而出。

    太易之年的娲皇,鸿钧,三清,阿弥陀佛,太初的羲,这尊武祖,以及那苍之神魔纪元之中,被钉在神山之上淌血无数年,都曾击退过计都的那个苍。

    天庭的大天尊,昆仑界的西王母

    相比之下,他都只能说是寻常了。

    即便是,如今的他是玄门三教二代弟子中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人。

    “如此,正好。”

    顾少伤微微一笑,眸光深处映彻出无垠混沌海的景象。

    那里,隐隐有一把三色交织,九龙旋绕的玉如意一闪而过。

    那老家伙,还是如此护犊子。

    “武祖若无他事,便请吧。”

    南极微微拱手,送客。

    他固然不敌此时的顾少伤,但也并不如何惧怕顾少伤。

    不提其身后三位师长,能胜他,与能杀他,可不是一回事。

    “不急不急。”

    顾少伤轻轻一抬手,按住南极的肩膀:

    “时间还早,你我不妨手谈一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