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投影 > 第1546章 吾当自取之,又何须你让?!(四千字)

第1546章 吾当自取之,又何须你让?!(四千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钟声煌煌,洞彻心肺。

    陆压神情微微一恍惚,只觉心海之中玄黄之色大盛,一口篆刻着鸟兽鱼虫,天地至理的铜钟冉冉升起。

    其色至尊,其道大光,神圣堂皇。

    混沌钟?不,不对,是东皇钟!

    陆压心中微微一凝。

    混沌钟来历不凡,相传乃是盘古最大敌手混沌大帝的尸身所化,但比之于其本质,更为强横的,还是太一烙印其上的道。

    是以,太易之年,此钟又名东皇钟,反倒是其原本的名字混沌钟,被很多人所遗忘了。

    “无论祂有什么谋划,但有东皇钟为薪柴,或可点燃我晋升混元的最后一道薪火!”

    千万念头转过,陆压吞吐无边太阳精火,缓缓睁开眸子:

    “到那时,纵使祂还有什么谋划,也尽可从容应对了.......”

    成为棋子并不可悲,若是连成为棋子的资格都没有,那才是真正的可悲了。

    入了太易,可能面临的危机或许极大,但是不如此,又如何能够更进一步?

    “嗯?!”

    突然,陆压念头一滞,就看到那宛如实质的无穷太阳精火之中,一道身影缓缓走来。

    那身影身高不过五尺,黄金甲后如火披风照耀,随着其沐浴太阳精火而来,其那紫金冠束缚的两条发带拖地而走。

    “这猴子怎么.......”

    陆压眼皮一跳,自然认出了来人是谁。

    他曾入佛门,化名乌巢禅师,还曾戏耍过这猴子.......

    “三足金乌......”

    猴子两臂搭在横肩的金箍棒上,随意的打量了一眼那赤金流火之中那一只大不可量的三足金乌:

    “似乎有些不对......”

    猴子眨眨眼,金睛火眼之中泛起一丝流光,似有无穷光影在他眸光之中勾勒着。

    大罗者,不见外相,不看皮相,不见法相,只看本质,只看根源,跟脚,道蕴。

    陆压虽替了太一法相,却不曾连跟脚,道蕴都占了,自然留有破绽。

    猴子这一看过去,便发现了些许端倪:

    “原来.......是乌巢禅师啊!

    俺老孙,稽首了!”

    后一句说着,猴子已经持棍在手,嘿嘿冷笑起来。

    他未成道前,可是曾在道旁见过这乌巢禅师,当时他见此人无礼,曾搅动金箍棒,倾力一击,不曾撼动其乌巢一根藤蔓,闹得好不狼狈。

    虽然不知晓他有何缘法来到此太易之初,更似乎取代了原本太一至高神的法相,但他也并不关心。

    唳!

    陆压轻啼一声,无穷无尽的太阳精火便被其吞入口中:“你这猴子,来此为何?”

    “自然是......”

    猴子五指根根攥紧铁棍,冷然一笑:

    “见识一番,禅师的高妙之处了!”

    “.......大圣既有缘来此太易之初,不自寻造化,何必寻本道人的晦气?我......”

    陆压眸光闪动,并不愿与这猴子动手。

    此时不比往日,这猴子不知得了什么好处,此时的气息似乎不在他这太一法相之下,这猴子又是出了名的斗战无双,他到底不是太一,打起来怕是占不到什么便宜。

    更何况,这到底是老君家的猴子,他来到这里,该不会是老君......

    “呔!”

    陆压要说,猴子却哪里有什么耐性与他多说,一声暴喝打断了陆压的话,扬起金箍棒便打灭了无穷太阳真火:

    “吃俺老孙——一棒!”

    轰隆隆!

    只是一棍垂落,太阳星都为之轰然震动,无穷无尽的赤金流火如雨一般挥洒洪荒天地之中。

    “猴子!”

    陆压咬牙,怒气勃发:“你欺人太甚了!”

    轰隆!

    陆压振翅长鸣,无穷真火喷薄如海,将猴子轰然笼罩其中。

    他也曾是登临大罗绝巅的老古董,纵使只是短短时间,却已经足以发挥出太一法相的全部力量来了。

    出手之酷烈,丝毫不逊色于那猴子。

    轰!

    轰隆!

    霎时间,惊天碰撞之中,无穷火光迸射而出。

    只见洪荒天地之间,一道又一道的余波肆孽而过,便有兆亿里疆域为之破碎成最为纯粹的粒子。

    诸多大能交手之间,便是洪荒天地都承载不住。

    吼!

    一道火光流溢而下间,亿万里山川大地尽数被烧的融化开来。

    一只侥幸存活下来的混沌凶兽哀嚎一声,被无尽的太阳精火烧成灰烬。

    “天崩地裂,天崩地裂......”

    看着洪荒天地之中一道道可怖的神通肆孽,南天门外,红云的身躯微微颤抖。

    洪荒浩瀚无垠,但此时发生的战斗实在是太过可怖。

    太阳星暴动,燃烧天地已然是极为恐怖,但比之那几乎将洪荒都席卷在内的两色莲台来说,便太过微不足道了。

    那两色纠缠,无可形容的莲台徐徐转动之间,宛如一方无穷大的磨盘,欲要将洪荒天地之间的一切全都搅碎,全都磨碎一般!

    那是比地火风水,比起混沌还要原始的状态!

    不止是红云,一尊尊先天神魔,都骇然难言,心神摇曳,与这样的恐怖比起来,什么凶兽纪,龙汉劫,都算不得什么了。

    这是真正能够毁灭洪荒的战斗!

    而在连先天神魔都无法看到的虚无渺小之地,无数毁灭到最为原始状态的粒子,兀自以一种超越一切的极限速度运转着。

    那无穷无尽的粒子转动之间,便有混沌转化,便有地火风水的外相,更有无数毁灭的道蕴法理在其中。

    粒子运转,或有序,或无序,彼此转动,碰撞之间,发生着无穷无尽的大爆炸。

    最初,那粒子爆炸的内在,没有丝毫道蕴发生,但无数次,无限大次数的碰撞之中,渐渐的,有法理道蕴,在其中衍生而出。

    鸿蒙,阴阳,命运,时空,因果,五行........

    若有人能够看到这一幕,便会震惊的发现。

    那无穷的毁灭的外相之下,整个洪荒天地的本源,大道,正在以一个让大罗都瞠目结舌的速度,演变着!

    呼呼呼~~~

    不周山外,无尽的罡风撕裂天地,数之不尽的山岳断折坍塌,破碎消融着。

    而随着天空的消融,大地的破碎,那矗地通天的不周山,也缓缓的发生了变化。

    混沌缭绕之下的伟岸山体,渐渐的发生了倾斜。

    “到底是太之道蕴,仅仅是一缕魔意,便几乎压过了以不周山为源的东华.......”

    六根清净竹林中,西王母秀眉微皱。

    她欲要出手扶持天柱,却不能够出手,因为,在无尽遥远的未来,那尊大天尊的眸光,正落在她的身上。

    她很清楚,一旦自己出手,那与鸿钧道人有因果纠缠的大天尊,也必然会出手。

    此时的战况已然十分之复杂,若是她与大天尊再出手,便会更加的混乱了。

    更何况,她到底承了鸿钧道人的先天炁道,纵使不出手相帮,也很难出手为敌。

    “顾大哥.......”

    王林眸光凝重。

    不周山为洪荒天地的天柱,等闲不可撼动,强如路圣都要一头撞死,但是,一旦大地开裂,穹天坍塌,顶天立地的天柱,又该如何?

    可惜,正如路圣决死一击都触动不了不周山一般,若是不周山倒,他也没有把握能够将其托起。

    力不如人,纵使他心中如何作想,此时都只能够观战。

    ........

    “战!”

    九九穹天之上,叶凡拳印橫击无垠,洞穿一尊大罗的胸口,拳印一震,将其震碎成肉眼不可见的粒子,融入洪荒天地之中。

    轰隆!

    无尽流光划破虚无,消散冥冥之中。

    叶凡黑发扬起,转身再度轰出一拳,将另一尊大罗打的倒退咳血,神甲破碎。

    “此人无敌了!”

    那大罗咳血倒退,周身先天神材铸就打磨无数年的神甲彻底破碎开来,忍不住面色难看到了极限。

    但大战之中,退无可退,纵使血撒长空,仍是大喝一声,向着叶凡冲杀而去!

    大罗者不磨不灭,即便陨落,但有一丝道蕴存在便可复生,是以便是处于绝境之中,也根本无人后退。

    比起各自身后的巨擘,便是此时横扫无敌的天帝俊,也似乎并没有太过可怕了。

    毕竟,他也受伤了。

    轰!轰~~

    道道肆孽的神通洪流之中,叶凡沐浴仙血,神情漠然。

    在诸多大罗的围杀之下,尤其是其中还有怀有混元后手的大罗金数的情况之下,他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也受了伤。

    “还差一些......”

    叶凡眸光垂落战场之外,看向了那魔莲环绕的中心,不周山。

    此时,不周山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会倾倒。

    一旦天柱倾倒,九九穹天便会坍塌,天地相合,若无人撑天,洪荒必然再归混沌。

    ........

    两色魔莲无所不在,几乎将洪荒天地都笼罩在内,似比起整个洪荒大地还要巨大。

    而在那无边魔莲的正中,无边的时空在两色光芒映照之下,向着十方蔓延无尽,无时无刻的都在蔓延。

    两色光芒彼此纠缠之间,在无比细微之地,发生着无数次连延不断的碰撞。

    渐渐地,黑光大炙,渐渐的压过了金光。

    随之而来的,则是不周山,缓缓倾倒。

    ........

    “罗睺......”

    紫霄宫中,顾少伤眸光微微一凝,在其眸光深处,隐隐可见两道彼此纠缠绵延无尽的光芒。

    那两色光芒纠缠之间,每一个刹那之间都发生着兆亿无量次碰撞。

    太与无极,是彼此完全不同的存在,就好似后天与先天一般,一线之差,就断绝了任何越阶而战的可能。

    任何一尊超脱者,都是不逊色于大道本身的不可形容之存在,纵使只是一缕魔意,想要压下,竟也不比他与太一交战之时来的容易。

    若他不亲自出手,纠缠下去的结果,大概率,是他不能胜,小概率,是罗睺不会输。

    但此时,他却不可能亲自出手了。

    棋盘对面,鸿钧道人神情平和,不喜不怒:

    “道友如今,以为如何呢?”

    “胜负未分......”

    顾少伤面色一沉,看向棋盘。

    此时棋盘之上,棋子零星,十二大龙近半被斩,然而,天元之子已然渐渐黯淡,而天元之畔,一道新的大龙,正在缓缓形成之中。

    “棋路已尽,纵使三清此时落子,也帮不了你了。”

    鸿钧道人淡淡说道:

    “因果,因果,有因才有果,我欠三清,三清欠吾。”

    “顾某下棋,不需让,不需教,也不需救!”

    顾少伤面色沉凝,眸光却冷漠依旧:

    “然此局,胜负未分!”

    “道如舟船,渡人者人自渡之,道友何必如此唯我?”

    鸿钧道人再度拈起一子,悠然道:

    “须知,至刚易折!”

    “说什么至刚易折,李老君的道何时是顾某人的道了?吾道唯我,不会改变,也不需要改变!从来只有我渡人,何曾有过人渡我?”

    顾少伤哂笑一声:

    “力道吾当自取之,又何须你让?!”

    闻言,鸿钧道人不怒反喜,抚掌而笑道:

    “若如此,则大善!”

    啪!

    两人谈笑之间,鸿钧再度落下一子。

    轰!

    一子落,混沌之中便有混沌开辟鸿蒙,继而鸿蒙演化万道万象,万灵万有。

    一方大宇宙再度衍生而出,与那混沌海之中不知几多大宇宙交映生辉。

    至此,那一方辐射十方,无穷巨大的棋盘之上虽所剩棋子寥寥,但那一颗颗新生的多元宇宙,却星罗棋布,群星拱月般拥簇在最初时空之外。

    那一颗颗大宇宙,本身便代表着一尊尊混元的道蕴显化,随着棋盘的推进,渐渐的参与进了洪荒的演变之中。

    .......

    “呔!”

    “呔!”

    “呔!”

    棍落如雨,横扫长空,激荡的罡风在无垠混沌海之上都掀起无尽的风暴。

    猴子踏步如龙,一团金光盖压太阳星,其势煌煌无敌。

    轰!

    轰隆!

    陆压无比憋屈的连连倒退,猩红血液挥洒长空,灼烧无穷虚空。

    猛!

    太猛了!

    陆压心中震怖,这只猴子简直超越了曾经的巅峰,几乎完全不逊色于他曾经见过的释迦牟尼,孔雀大明王。

    这是万万劫以来,真正的大罗绝巅!

    砰!

    一棍将陆压打的横飞出去,正欲追击的猴子心中陡然一寒,似是感受到了什么,猛然一个后纵,划破兆亿里虚空。

    同时扬天望去:

    “不好!!!”

    猴子心中一寒,入目之所及,尽是一片紫色闪烁,一方好似诸多宇宙交织的帷幕,如天下塌,向着他镇压而来!

    ps:推书一本《修真界赘婿》。

    顶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