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投影 > 第1515章 此路可超脱,可称太!

第1515章 此路可超脱,可称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

    呼呼~~~

    混沌之中,一处仙光缭绕的大世界吞吐无边混沌之气。

    此方多元宇宙无比宏大,无数虚空影影重重,似乎已然达到了多元宇宙的巅峰,甚至拥有一丝晋升无限的机遇。

    某一日,这方仙道多元大宇宙,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其人头戴鱼尾冠,身穿大红道袍,留着长须,个头不高,其貌不扬。

    呼!

    那红袍道人遁破世界隔膜,破入那一方仙光缭绕的大世界。

    “何方神圣,敢犯我崆峒仙界!”

    “不好,天魔降临了!”

    “世界示警,危机来临了!”

    仙道大世界之中,无数闭关的高手为之惊醒,自一处处仙山之上眺望长空。

    “嗯?”

    红袍道人踏入此界的刹那,某处仙山石室之中潜修的道人,陡然醒转,长啸如雷,震动大千:

    “来者何人?”

    同时,那道人踏步撕裂虚空,登临穹天之上。

    其着古朴道袍,颌下三寸美髯,面容金石,不怒自威,气息镇压大千寰宇。

    安抚了沸腾的大千,诸多欲要登空的强者都被压迫的匍匐在地。

    “广成道兄救我!”

    哪知,那红袍道人见得来人,不惊反喜,连连呼喊。

    “陆压?”

    广成子眉头一皱,随即知晓前因,顿时冷喝一声:

    “陆压,你与我毫无交情,便是你身死道消,与我何干?若不退去,休怪我手下无情!”

    “广成道兄,你岂忘了,太易之年,我亦曾出手相助玉虚?”

    陆压心头一怒,随即按耐下来,高声呼和:

    “此事因玉虚而起,也需玉虚了结!”

    陆压道人心头怒火几乎燃烧,若非是在太易之年身死道消,供奉万劫的斩仙飞刀也消失无踪,此时何须求到他广成子头上。

    “哼!”

    广成子面色一沉,却没发作,任由陆压踏入此界。

    昂!

    昂!

    几乎就在陆压道人逃入此界的同时,两道蕴含无尽暴戾的龙吟之声回荡开来。

    其音自混沌之中撕裂世界隔膜,震动浩瀚大千界,无尽山川为之坍塌,漫天星斗都为之簌簌而落如星雨。

    “敢尔!”

    广成子轻喝一声,弹出一道剑光贯穿大千,跨越无垠,于混沌之中轰然炸开。

    吼!

    只听两声痛苦的龙吟之声中,两条不知长达几许的神龙纠缠着破界而来。

    随即,神龙缩小,化作一把金灿灿的剪刀,落在了踏步而来的一位女仙手中。

    “广成师兄,还是这般强横。”

    碧绿裙摆随风而动,碧霄满是忌惮的看了一眼广成子,随手一道剑气便破了金蛟剪,广成子几乎要成就混元了。

    要知晓,太易之年,她们三姐妹上了封神榜,十二金仙也被混元金斗消去了修为。

    “三霄,赵公明......”

    看着联袂而来的四兄妹,广成子眼皮一跳,这陆压找的好大麻烦。

    他虽然不惧三霄赵公明,但截教一干人,惹了一个,便相当于惹了一群。

    若是将他们再杀一遍,只怕天外要飞来一剑。

    “广成子......”

    琼霄眸光微微泛红。

    太易之年,广成子以番天印,先杀金灵圣母,再杀火灵圣母,更在碧游宫前,一招将龟灵圣母打回原形,之后又以番天印打败多宝道人。

    此等大恨,如何能忘?

    “广成子,此事与你没有干系。”

    赵公明骑乘黑虎,眸光森森,看向广成子。

    “赵公明,太易恩怨已了,你还纠缠贫道为何?”

    陆压稍稍缓了一口气,看向赵公明四人的眼神不善。

    前些时日,他正自于某处大界修行,只见金光一道自至高天庭垂下,照破了他的行藏。

    然后九天雷神普化天尊一道天雷垂下,将他经营无数年的大界破灭。

    这三霄与赵公明一路追杀,险些将他杀死,简直是欺人太甚!

    “太易恩怨暂且不说,最初时空之时,你竟以斩仙飞刀将我大兄一刀枭首,简直是欺人太甚!”

    碧霄握着金蛟剪的手指都为之青白一片,眸子更好似要喷火一般。

    “.......”

    陆压先是一愣,随即勃然大怒: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简直是欺人太甚!”

    陆压气的直哆嗦,头上无名火冒起多高:“贫道何时去过最初时空,何时与你等交过手?!”

    广成子眉头紧锁,他不愿为陆压出头,也不愿就此将陆压交出。

    只听双方越演越烈,眼看就要动手。

    终于还是按耐不住,双方一交手,他经营万劫,曾经渡过几次三灾的道场只怕要毁于一旦了。

    “贫道不管你们之恩怨,但若有人在此界出手,莫怪贫道辣手无情!”

    广成子冷冷扫过几人一眼,反掌取出番天印握在掌中。

    番天印!

    包括赵公明在内,几人面色皆是一变。

    太易之末,诸多灵宝在无量量劫之中破灭,广成子番天印在手,混元之下,几乎无人能敌。

    几人都不由的忌惮。

    “广成子,你很好。”

    赵公明深深的看了一眼广成子,眸光燃烧。

    云霄三人神色皆冷。

    唯有陆压微微松了口气,却也不敢大意。

    “广成子!”

    就在几人剑拔弩张之际,一道清冷如冰的道音自无垠混沌之上垂流而下,震动大千,凝滞万般时空,法理。

    唯有那道音如光,挥洒大千寰宇,蕴含着无穷威严。

    “这是......”

    广成子心头一震,抬眼看去。

    只觉无垠虚空之后,隐隐可见一轮皎月高悬的重重恢弘宫殿。

    一容姿无瑕的女仙高踞宝座之上,罗裙威严,眸光如月,照耀时空。

    清冷淡漠如圣,神圣威严如帝。

    “金母......”

    “娘娘......”

    众人一见之下,皆不敢怠慢,赵公明翻身下虎,碧霄收起金蛟剪,陆压走出广成子身后,齐齐一礼:

    “我等见过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广成子,番天印给我!”

    无垠遥远的虚空之后,高踞宝座之上的女仙缓缓抬眉,清冷眸光遁破无垠大千,垂落此方大界。

    “番天印?!”

    广成子顿时心中一沉,面色不怎么美好:“娘娘,番天印乃是师尊赐予,恕贫道不能交出。”

    “你以为我在问你?”

    道音隆隆震动间,广成子面色一变,反掌来看,番天印已然消失无踪。

    呼~

    月光流淌间,昆仑山巅,女仙手掌摊开,番天印安安稳稳的躺在她的掌心之中。

    “娘亲霸气威武。”

    顾小桑高呼一声,心里暗暗咋舌不已。

    那广成子也是太古金仙,成名万劫的大人物,没想到反掌便被取走了番天印,毫无反抗之力。

    真真是强者无所不能,无所不可为。

    “欲走三清之路,哪有那般简单?可惜了广成子了,万劫不得寸进。”

    西王母眸光收敛,轻轻掂量着足以打碎多元宇宙的番天印,淡淡道;

    “取之太易,还之太易,谁也说不出什么。”

    ........

    轰!

    轰隆!

    无垠混沌海之中,波澜不断,涛涛大浪不时掀起,无穷大世界在混沌之中随波逐流,随生随灭。

    宇宙也有极限。

    唯有成为无限多元,方才可以超脱灾劫,比起单一生灵来说,又难了太多太多了。

    混沌海太过浩瀚,每一个刹那都不知道有多少大世界在诞生消亡。

    比起无尽无限混沌海,即便是大罗都显得太过渺小了。

    昏暗枯寂的混沌海之中,一座伟岸神山破浪而来。

    顾小桑站在昆仑山巅之上,俯瞰沸腾激荡的混沌长河,隐隐可见一方方多元宇宙从无到有的诞生,也可以看到一方方多元宇宙走到了寂灭归墟的尽头。

    只觉浩瀚无垠,让人望之敬畏。

    “嫦娥姐姐,你说母亲与那大天尊孰强孰弱?”

    顾小桑眸光流转,看向嫦娥。

    西王母取了番天印之后,派了嫦娥陪同她一起,将昆仑山与番天印送去最初时空。

    昆仑山乃是天柱断裂之后的圣山,万界山川之祖脉,比起任何多元宇宙本身都要沉重,都要宏大。

    加之番天印,几乎便是太易天柱,不周山了!

    “姐姐虽然成道更早,但是那大天尊......此战不好说,不好说。”

    嫦娥秀眉微皱,心中也不平静。

    那大天尊乃是大道化生,诸天之帝,大道之子,统辖恒沙无穷大世界,威势隆重。

    便是她对西王母敬若神明,心中也不免忐忑。

    毕竟,太易之后万万劫,那大天尊都是公认的无极至强者,俯首在其身下的无极,都不在少数。

    很难说不会一同出手。

    顾小桑心里一沉。

    若是连与母亲朝夕相处的嫦娥都对此战没有信心,只怕此战危矣。

    “小桑你也不必担忧,姐姐成道于太易之年,与三清道祖称道友,不拜天地,不尊大道,便是不胜,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见顾小桑面色忧虑,嫦娥连劝道,这一点她倒是十分确定。

    以西王母之能,只要她不想,万界诸天都无人能留下她。

    “......”

    顾小桑翻个白眼,你这么说,我更慌了好吗?

    顾小桑也不理会嫦娥这个宅的太久的憨憨了,全神贯注的催动着昆仑山,逆寻最初。

    “若要破局,还是要那寻那不靠谱的老爹啊.....”

    小桑心里叹了口气,觉得心好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