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投影 > 第1239章 煌煌大秦(六千字二合一)

第1239章 煌煌大秦(六千字二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不好!”

    黑暗中,那胡先生心头猛然一震,大叫不好。

    “咕!”

    只听一声低沉好似蛤蟆叫一般的巨响响起,气流剧烈的抖动起来。

    咔嚓!

    黑暗之中,阿星燃起一盏油灯,就看到甬道最前方,火云邪神宛如一只大蛤蟆一般,一个跳跃,轰然跨越十几米,撞翻了数十个士兵,轰然向着那张将军撞去!

    “不能杀!”

    包租婆与包租公最先反应过来,同时出手,一迎上火云邪神,一冲向那在黑暗中尚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张将军。

    此时地宫之中,绝大多数是川军士兵,若是张将军死了,立马就是混战!

    这些川军的士兵可不是斧头帮那群混混!

    虽然川军战斗力是出了名的低,但是不怕死,也是出了名的。

    一旦张将军死在这里,这千多人非疯了不可。

    “死!”

    火云邪神眸光泛着红光,轰然一掌推出,将那跳跃如龙蛇行走,施展如封似闭,欲要阻拦他的包租公一掌轰飞!

    嗤嗤~~~

    气流撕裂如刀,一时间不知道多少的川军士兵在黑暗中发出惊呼之声。

    砰砰砰~~~

    枪声此起彼伏,流弹横飞,不知道多少人当场被打死。

    那欧康纳惨叫一声,手臂险些被打成两截,强忍着剧痛,好似蠕虫一般,缩到角落中。

    “这群疯子!”

    欧康纳冷汗涔涔。

    流弹飞舞,饶是他躲避的快,也好几次险些被打中。

    阿星毛骨悚然,连忙将油灯放下,缩到角落里。

    胡先生持着罗盘,神色难看不已。

    轰隆!

    他脚步走动,踏罡步斗,罗盘微微一震间,瞬间迸射出光芒照亮了甬道。

    “娘希匹!”

    那张将军这才回过神,怒吼一声,率先一枪打向火云邪神:“给老子毙了他!”

    一众川军士兵顿时回过神,全都调转枪口,向着火云邪神打去。

    霎时间,数百杆长枪齐齐开火,子弹如雨般向着火云邪神倾泻而去。

    “哼!”

    火云邪神身在半空,猛然一脚踏在墙壁之上,猛然一个反弹,身形好似老龟般猛然一个坍塌,四肢缩回,避开大多数子弹。

    整个人好似皮球一般弹进甬道之中,数个起落,消失在黑暗之中。

    “穷寇莫追。”

    眼见那张将军还要追,胡先生摆摆手,阻止。

    “格老子!”

    张将军看着躺了一地的士兵,气的大骂一声。

    “受伤的弟兄,全都留在甬道外头,不要进去了,留一些人在这里照应!”

    骂了一句,他也知晓是自己的疏忽,吩咐一众士兵:

    “招子都放亮点,有人出来,就打他个龟儿子!”

    “是,将军。”

    一众士兵应下,将数十个受伤的弟兄抬到甬道之外。

    “百十个人跟上我,其余的都留下。”

    那张将军也心有余悸。

    人太多了也不好,刚才他没有死在火云邪神手里,却险些被流弹打死。

    “张将军,你若是还敢胡乱动手脚,我们就分道扬镳吧。”

    那胡先生掌中罗盘的光芒才缓缓回落,却仍然带着些许光芒,照耀着他无比难看的脸色。

    始皇陵中门大开,没有危机,但其内却极有可能十分凶险。

    若是胡乱动手脚,怕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胡先生莫要生气。”

    经此一事,那张将军态度顿时有了变化,也不骂了,说道:“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好了。”

    那胡先生的面色这才好看了些:“如果所料不差,那个秃顶老者,就是传说中的火云邪神,二十年前的终极杀人王。他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那张将军哪里知道什么火云邪神,却也知晓那老者十分强大,回头吩咐道:

    “招子都放亮点,一旦发现,直接开枪,手榴弹干他娘的!”

    “是!”

    一众士兵应了下来。

    那胡先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使得熄灭的夜明珠再次亮了起来。

    有了光线,众人才松了口气,再度向着地宫之中出发。

    阿星跟在包租婆两人身后,余光打量了一眼众人,发现,一众人神色都十分紧张,唯有那名为小林的少女,神色没有什么变化。

    一路上,众人心神绷紧。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这长达三里的甬道之中,竟然没有任何的陷阱机关。

    “布置始皇陵之人,难道没有留下丝毫机关?这有些不符合常理”

    那麻衣神相一脉的老者微微皱眉。

    他下的大墓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什么样的危险都碰到过,连僵尸都碰到过,但如始皇陵这般,没有任何机关的,倒是十分少见。

    而且更为诡异的是,这长长的甬道之中,纤尘不染,连一般墓穴之中会存在的小虫子都没有发现一只。

    完全不像是墓穴,而像是一方真正宫殿一般,十分之诡异。

    “确实奇怪”

    那胡先生收起罗盘,取出一把桃木剑,微微凝神感知:“竟然连一丝阴气也没有,太干净了,莫非这始皇陵之中没有尸体?”

    “没机关不是好事情吗?”

    那张将军疑惑不已,没危险还不好?

    “人有阳气,死后阳气转阴无阴气之大墓,简直如无阳气之生灵一般。”

    那胡先生摇头道:

    “始皇葬于骊山并不是秘密,历朝历代的盗墓贼众多,没有机关,始皇陵早就被人盗空了!”

    两人对视一眼,百思不得其解。

    始皇陵存世两千年,难道没有人踏入过?

    不由得,两人心中升起警惕之意。

    众人说着话,已经走过了长长的甬道。

    视线豁然开朗,好似自山洞之中陡然得见天日一般!

    星光垂落,如夜空一般璀璨,入目之所及,赫然是一座巨大的城池!

    “咸阳古城?”

    胡先生眸光亮起:“据说两千年前,始皇修皇陵,在其中以水银化作山川河流,更有兵马相随,这一座古城,莫非就是咸阳城?”

    始皇陵的传说太多,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没有人知晓。

    但亲眼目睹这骊山之下竟然有一座雄城,还是让人十分震撼。

    “这是水银吗?”

    张将军看着面前的那一道宽达十多丈的银白色河流,没敢轻举妄动。

    十多丈的水银河流潺潺而流,不知多长,环绕整个咸阳古城,宛如一道银色的长龙,十分壮观。

    “水银化河绕咸阳,这才是真正的始皇陵。”

    那麻衣神相一脉的老者开口道:

    “这之后,便是始皇陵寝之所在了。”

    说着,他面上带着一抹敬畏,指了指高空之上。

    众人望去,只见那漫天星辰倒悬之下,赫然有一座天宫悬浮在高空之中,巍峨浩瀚,亭台楼阁隐隐可见,比起他们曾经见过的紫禁城还要雄伟的多!

    “悬空天宫!”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那一座宫殿,只看一角,甚至就已经能比拟紫禁城了,无法想象其到底有多大。

    如此巨大的宫殿悬空,需要怎样的力量?

    “如此浓郁的星辰地煞之力,怪不得没有任何阴气!”

    胡先生微微恍然,道:

    “两千年来,骊山山脉的地气,周天星斗的星光,都被牵引到这地宫之中了,怪不得,没有任何的阴气可以存在!”

    天地之气浩荡,阴气自然不可能存在。

    “胡先生,怎么渡河?”

    那张将军看着浮空天宫,十分眼热,焦急的问道。

    “有河必然有桥,寻找一番吧。”

    胡先生回过神来。

    众人这才沿着河面去寻找,这水银之河虽然只有十多丈宽,但谁也不敢确定这其中到底有没有其他的危机。

    是以,即使包租公两人,也没有敢轻举妄动。

    “这不对劲”

    一众人中,一个穿着川军服饰的矮小中年人,低着头,喃喃自语着。

    他的声音很轻,人又隐藏在川军之中,丝毫不起眼。

    没有人知晓他心中的震惊。

    他是一个盗墓贼,而且,是入过始皇陵的盗墓贼!

    很久之前,他曾与同伴一同入过秦皇陵,那其中机关很多,处处危机,一路上死了不知多少人。

    最后,也没有什么收获,灰溜溜的逃走了。

    但是,他却知晓,始皇陵不该是这个样子的!

    那条甬道之后,是无边黑暗的地下暗河,要下潜十多丈,漂流十多个小时才能抵达对岸。

    而且河中有怪兽,他的同伴在那河里死了不知多少人!

    但是,这次走过甬道,竟然没有了任何危险!

    这让他寒毛直竖,比起什么危险还要让他恐惧。

    “火云邪神一直不现身,莫非已经去了那古城,或是天宫之中?”

    包租婆喃喃自语,也感觉有些不对了。

    习武之人的灵觉十分敏锐,自从来到这一处地宫之中,她心中就十分之忐忑。

    包租公握住她的手,冲她微微一笑,安慰道:“别想太多了。”

    殊不知,他心中的震惊更胜。

    他所修行的太极拳讲究天人合一,对于天地的感知远远超过狮吼功,在那甬道之中,还未有什么其他感觉。

    但是踏出甬道之时,他就有一种无比奇怪的感觉。

    这个天地,变得陌生了!

    就好像,一脚踏出,来到了另一方天地一般!

    这种感觉是如此强烈,让他心中发毛。

    “不好!我们来时那一方甬道呢?”

    突然,人群之中传出一声惊呼之声!

    那曾经踏入过始皇陵的矮小汉子目眦欲裂,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压抑,失声道。

    那甬道足以容纳千人通行,何其之广阔,怎么能突然消失?

    “什么?”

    那胡先生正在查看那水银之上的桥,回头一看,只见他们来时的甬道,竟然真的消失了!

    “干!”

    那张将军顿时色变,大踏步向着来时的甬道冲去,啪啪啪打空了弹夹。

    噼里啪啦~

    子弹横飞,石壁之上却没有丝毫的变化,就好似,这真的是没有甬道一般。

    “你妈卖批!”

    张将军破口大骂,显然慌了神。

    没有了甬道,他们岂不是要被困死在这陵墓之中,与秦始皇陪葬?

    “怎么可能?我之前看还有,一眨眼的功夫,那么大的洞口,竟然消失了?”

    “不可能真的消失,一定是机关!”

    “不可能!”

    其他人也全都慌了神,跑到石壁之上,不断的敲打,却发现,无论什么地方,全都是石心的!

    一番试验,甚至以手榴弹爆破,都没有任何作用!

    “完蛋了!”

    众人之中,那穿着川军服饰的矮小男子一屁股坐在地上,目光呆滞,无比的后悔:“这不是始皇陵,这不是始皇陵,上次不是这样的!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不是始皇陵?”

    那胡先生心中猛然一震:“你来过始皇陵?”

    那张将军也回过神来,一把将那矮小男子提了起来:“我日你妈个仙人铲铲哟!你来过始皇陵,咋个不跟老子说!”

    “你知道什么,快说!”

    胡先生皱眉不已,问道。

    “我叫张阿七,入川军之前,是个盗墓贼始皇陵中,处处机关,杀机四伏,我的同伴都死了”

    张阿七目光呆滞,抓着自己的头发,无比痛苦:“我刚娶了媳妇有了娃,干啥子要来奥!”

    “这不是始皇陵?”

    张将军一把将他丢在地上,抓狂不已:“那这是什么地方?”

    “你把老子带到哪里来了?”

    他怒气冲冲,抬起枪指向了胡先生:“敢坑老子,老子先打死你个瓜娃子!”

    胡先生面色阴沉,掏出罗盘,只见其上指针转动不休,没有方向,显然处于一处奇异的磁场之中。

    “这里,自然是始皇陵骊山之中的始皇陵,不过是假墓,这一处,才是真的始皇陵。”

    这时,人群之中,身穿粗布麻衣的麻衣神相一脉的老者,突然一笑,轻声说道。

    他的声音虽然轻,但却顿时惊醒了一众人。

    “胡先生,你风水之上的造诣确实不凡,但却不知,始皇陵之铸造,与风水无关,而是阴阳秘术非始皇复生,此陵寝将只能进,不能出。”

    那老者踱步而出,淡淡的瞥了一眼面色阴沉的胡先生,开口道。

    他的容貌没有什么改变,气势却陡然有了变化,带给众人极强的压迫。

    随着他踏步而出,便是那张将军,也不敢造次。

    “阴阳秘术?你是传说中阴阳家的弟子?”

    那胡先生面色猛然一变:“你说祖师是鬼谷子,是故意混淆我的视线!”

    “然也!”

    那老者抚掌一笑,道:“老夫姓吴,阴阳家弟子,祖师东皇太一,大秦帝师!”

    “东皇太一?”

    包租婆忍不住开口:“荧惑守心,陨星天降,那个东皇太一?”

    “不错!”

    老者手捋胡须,微微点头,道:“正是有我祖师之助,大秦才能如日中天,坑杀天下所有练气方士,也正是因我祖师,煌煌大秦,方有重现天日之可能!”

    “重现天日!”

    胡先生不知想到了什么,心中骇然:“难道,始皇没有死?”

    铮~

    寒光如潮荡起十丈,冰冷寒芒割裂空气,铮铮剑鸣之声伴随着音爆之声大作!

    却是那小林再也忍不住,一剑荡起,身如游龙一般,直刺那吴姓老者:

    “暴君的走狗去死!”

    那吴姓老者身躯一步踏前,不缓不慢的躲过这一剑。

    “暴君?”

    老者面色微微一沉:“始皇结束数百年的战争,一统天下,便是六国之贵族也不曾滥杀一人,何来暴君之说!”

    老者心中微微升起一丝怒意。

    一剑不中,小林冷冷的扫了一眼吴老者,翻身上了那水银之桥,怒声道:“那暴君何其之残暴,他一旦醒来,将要死多少人,你知道吗!”

    老者看着她,如同看到一个白痴。

    其他人的神色尚未从始皇可能要复活的震惊之中清醒过来,此时眼见两人对峙,也都戒备起来。

    “你是什么人?”

    吴姓老者皱眉,这少女的武功不算强,但出手却端是狠辣,速度又快,来回二十余丈,只在一瞬间,他都没有把握拿下。

    “我师傅是上仙紫媛!”

    小林手持长剑,扫了一眼那老者,道:“两千年前,正是我师傅封印了那个暴君和他最强大的爪牙!”

    “哈哈哈!”

    闻言,老者忍不住大笑一声,笑的眼泪都险些流下来:

    “你这蠢虫,连这样的话也相信?始皇雄才大略,我家师祖天下无敌,天下练气士联手都被他老人家镇压,你师傅算是个什么东西,也配封印始皇与师祖?”

    “愚昧的凡人!”

    小林也怒了,冷哼一声:“我师傅乃是上仙,不老不死的存在,自先秦活到现在的真正仙人!此次派我来,便是为了阻止那暴君涂炭天下!你这凡人,知道什么?”

    “是吗?”

    老者垂下眸子,淡淡道:“那么,五胡乱华之时,你师傅何在,八国联军入侵,她又在哪里?看你也是华夏子民,你师傅莫非是个洋鬼子?”

    “还是说,只有始皇复生才会涂炭天下,列强入侵,我华夏便一片太平?”

    “你!”

    小林顿时一噎,知晓说不过这老者,不再开口,冷哼一声,翻身就走。

    整个人如鸟雀展翅一般,向着悬空天宫飞去:

    “谁敢来天宫,我就杀谁!”

    “小贱人!”

    老者冷哼一声,带着身后的弟子,向着水银桥走去。

    便走便对身后的众人说道:

    “始皇陵中,没有任何危险,因为,没有任何人有触动我家祖师所布下的大阵的资格!”

    “你等可随意走动,如何处置你等,还要始皇复生之后!”

    眼看过了桥,一个个宛如鸟雀一般腾空而起的人影,桥的这边,阿星等人面面相觑。

    “始皇死去两千年,怎么可能复活?”

    张将军喃喃自语,无法相信。

    死人可以复活吗?

    什么样的大阵,能够逆转生死,停滞光阴流转?

    “始皇难道真的会复活?”

    包租公与包租婆对视一眼,都难以抑制心头的震动。

    正史之中没有记载,但是两人却知晓,两千年前,那真的是一个存在仙人的煊赫时代。

    若是始皇以两千年布局,难道真的是要成仙不成?

    “无论始皇是否复活,要想出去,恐怕还是要去那悬浮天宫。”

    胡先生收敛神情,缓缓说道。

    此时,他已然打消了对始皇陵中可能存在的不死药的觊觎,只愿能平安退走。

    “那还等什么,走啊!”

    阿星心中后悔不迭,暗恨自己受不了诱惑,陷入这死地。

    众人皆是沉默,连那张将军也不再开口。

    一众人走过水银长河之上的那一道桥,只觉身形微微一震,好似没有重力一般,一个跳跃,便飞了起来。

    这才知晓,这地方竟然没有重力。

    “兵马俑!”

    随着众人腾空而起,俯瞰而下,只见那咸阳古城之前,巨大的空地之中,数之不尽的兵马俑动作不一,皆是面朝悬浮天空而拜。

    有驾驶青铜战车发出无声咆哮,有挥舞战旗,气势豪迈,有沉默持秦弩,肃杀无比。

    纵使没有一丝动静,但只是一眼看去,心头便尽是一寒。

    隐隐间,好似能感受到无尽岁月之前,那一统天下,横扫的无敌铁骑的威势。

    呼呼~~~

    没过多久,众人便全都登上了那巍峨天宫。

    只见这天宫通体玄色,无尽岁月到如今,却仍是纤尘不染,庄严肃穆已极,让人望而生畏。

    宛如神话传说中的仙庭一般,无边巍峨。

    绵延宫殿之前,是九百九十九层天阶,寓意通天之路。

    铮铮铮~~~

    就在众人踏上天宫的瞬间,气流猛然震动,众人身上,但凡兵戈杀伐之器,全都被一股无法形容的强横吸力吸引,纷纷倒飞而起,贴在台阶之下的两扇宫门之上。

    “老子的枪!”

    张将军忍不住大喝一声,连他的枪,也被收走了!

    “胆子不小,敢来侵犯吾皇之陵寝。”

    而同时,一道平静的声音回荡开来,让刚刚踏上天宫的一众人,汗毛倒竖。

    “谁?!”

    一众人还未从兵戈被收走的震惊之中回过神,就听到这一句话,忍不住汗毛倒竖。

    抬眼望去,就看到那九百九十九重天阶的最后一层,一身穿青铜甲胄的青年人,一手按剑,静静而立。

    在其脚下,火云邪神,小林等人,跪伏在台阶之上,瑟瑟发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