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投影 > 第1155章 真刺激

第1155章 真刺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荒是什么灵?比的过日月之灵吗?”

    钟岳还未说话,薪火便又忍不住探出头来:“蕴灵境乃是根基,影响到之后的灵魂合一,灵体合一,铸就元神,乃是重中之重!”

    他声音微微提起来,警告钟岳。

    有些害怕钟山氏的这个少年被伏伤带歪了。

    日月之灵之强大乃是经过岁月之验证,堪称万灵之王,绝非一般的灵可以相比。

    当然,便是此时的薪火也不知晓,在他沉睡的这数十万年之中,日月双灵已然不是最为强大的灵了。

    伏伤的九叶剑草,在他看来十分强横,但在他心中,也不如日月之灵更为强横。

    伏伤虽然不知晓这一点,但他从未觉得日月双灵就是最强。

    什么样的灵,都不可能比得上一尊大罗级数的无敌巨头之灵更强。

    任何一尊大罗,其本质都堪比一方大宇宙,如荒这般存在,本身便涵盖宇宙,镇压万古,念动开界,念动灭世。

    岂是日月双灵可以比拟的?

    以荒为灵,比起以整个宇宙本身为灵,还要更强。

    这一点,毋庸置疑。

    “这一点,我自然知晓。”

    闻言,伏伤点点头,此界修行体系之中灵之重要,他自然不是不知晓。

    不过,他也只是一提,并不是一定要让钟岳以荒为灵。

    虽然,他此来就是为了完善神庭镇世图。

    神庭镇世图涵盖了一万多尊仙王大帝之道,还有几位天帝的无敌之道。

    凭他现在之修为,根本无法一步到位。

    是以,他此次出关,也是为了完善神庭镇世图。

    而只有神庭镇世图完善之后,以统合万尊仙王之道,他才有可能走出本尊大道的藩篱,踏出一条新的大罗之路。

    大罗之成就,太难太难,道路之开辟更是艰难。

    以他此时之底蕴,自然不可能一步到位。

    “看钟师弟如何选择吧。”

    伏伤微微一笑,不再开口。

    钟岳微微有些迟疑,灵之重要,他自然知晓。

    凡人蜕变超凡成为练气士,便是因为灵,灵可谓是超凡第一步。

    选择,自然要更加慎重。

    “此时我祭魂境还未圆满,以何为灵,还是容我考虑考虑”

    钟岳看了一眼伏伤,微微有些歉意。

    伏伤的好意,他心领了,但灵之选择太过重要,他隐隐觉得,薪火之所说,更为适合自己。

    “好吧。”

    伏伤知晓了钟岳的意思,也不恼,只是一笑,道:“如此,你考虑好了,再告诉我吧。”

    如何选择,是钟岳的事情,不选择,他也不会强迫。

    当然,他心中还是有些可惜。

    如钟岳这般身负大气运者,对于他完善神庭镇世图,是一个莫大的臂助。

    不过,钟岳这般大气运者,其道路或许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很难改变。

    “伏伤师兄,你如今已然是练气士了?”

    钟岳歉意一笑,转移了话题,问道。

    他此时还是一个祭魂境的凡人,对于练气士十分之向往。

    “不错,我寻到灵之后,便成为了练气士。”

    伏伤微微点头,没有隐瞒。

    神庭镇世图虽然远远未能完善,但是观想出天角蚁之后,他便水到渠成的成为了练气士。

    观想出九叶剑草之后,他更是在在练气士之路上走出很远。

    不过,他以神庭镇世图为根基,与此界修行之法已然有了偏移。

    其他炼气士得到灵后,需要蕴养灵,让灵不断壮大,然后让魂魄与灵结合,完成蜕变。

    这一步对于伏伤来说,根本没有必要。

    所以,虽然是蕴灵境,却比起脱胎境的修士还要强横的多。

    甚至,若非他对于神庭镇世图的推演还未完成,他甚至可以一举突破。

    “厉害。”

    钟山氏的少年一脸羡慕之色。

    他修行六七年了,若非遇到薪火,此时连出窍也做不到,这位伏伤师兄,修行不过半月余,就已经成为了高高在上的练气士。

    自然让他自惭形秽。

    之后,两人一薪火,交谈了片刻,伏伤便起身告辞,消失在魔墟之中。

    他此次出关一方面是获取源力,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完善神庭镇世图。

    开辟新的修行之道自然是难度极大的。

    神庭镇世图比他想象的还要艰难的多,以他此时的修为,魂魄,也根本无法容纳一万多尊仙王之灵,更别说其上的诸多天帝,乃至于本尊了。

    是以,他闭关之时思忖了良久,还是决定传出神庭镇世图。

    集众之力,来修行,肯定要超过独自修行。

    不需要多,只要寻上一万零八百天才,以观想承载神庭镇世图的一万零八百天州。

    就足以将神庭镇世图推演到一个极为完善的境界。

    顺便,也可以为其搜寻源力。

    “我何时能成为练气士?”

    看着伏伤破空而去,白衣神剑,异常潇洒之身形,钟岳喃喃自语。

    薪火无语的摇摇头:“修行我传授之观想图,成为练气士哪里会是什么问题?你的志气,也太小了点!”

    指肚大小的小火苗比了比自己比绿豆还要小的小指:“就这么一丢丢!”

    钟岳微微赫然。

    虽然知晓薪火厉害,但他到底还是个十五六的淳朴少年,哪里有多么巨大的野望。

    “那,就成为如伏伤师兄一般的练气士!”

    钟岳收回目光,如是说道。

    “你不是要除魔,换取灵丹,图腾柱吗?还不去?”

    薪火已经懒得吐槽钟岳的目光狭隘了,有他的指点,成神都不是难事,盯着个练气士作为目标,也是很丢脸了。

    “再不去,小心被伏伤这小子杀光了”

    薪火说道。

    “啊?”

    钟岳这才回过神,自己竟然还未击杀一个魔头。

    当即忍不住跳了起来,搜寻魔头的气息而去。

    剑门魔墟之中,伏伤踏空而行,细细看去,才能看到,其脚下两道叶形剑气不断颤动。

    正是这两道剑气的存在,才能让他在半空之中如履平地般漫步而行。

    “卑微的人族!我族祭司宰杀的两脚羊,也敢镇压我等,真是该死!该死!”

    “杀啊!人族的羔羊!”

    铮铮~~~

    在他的前方,一道剑气呼啸而回,十里之外的数十只不断叫嚣着冲过来的异魔族已经被其斩碎了。

    这些魔族,实力低微,头脑也不好用。

    见到他不但不跑,还往前凑。

    “此地并未有太过强大的魔族”

    轻轻竖指,剑气化为绕指柔,伏伤微微皱眉。

    剑门魔墟之中十分荒凉,魔头也弱小的可怜,他来到此处不短的时间,也就钟岳等人进来之前,曾遇到几个魔族练气士,除此之外,都是不堪一击的小喽啰。

    “看来,还是要广收门徒,否则,自己出手收取源力,还是太慢。”

    伏伤心中自语。

    剑门魔墟之中魔头不算少,分散各地的百万大部落都有不少。

    凭他一个人杀,浪费时间不说,收获也不怎么可观。

    伏伤正自思忖之时,突然心中一动,感受到了一股惊天动地的强横魔气。

    那股魔气古老,阴森,比起这些时日被他斩杀的魔族,可谓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果然有老魔头没死”

    伏伤微微抬首看去,就看到极远处的天空之上,数之不尽的魔鹰腾空,好似乌云一般向着某处扑去。

    隐隐间,可以感受到杀伐之气。

    “咦?”

    伏伤心中微微一动,破空而去,向着那一处赶去。

    魔墟入口之处,大战爆发。

    铮铮铮~~~

    魂兵碰撞之声,血气冲天,人族,魔族的尸体横尸遍地。

    十分之惨烈。

    “杀!”

    钟岳咬牙,魂兵呼啸,剑术展开,将阻拦在前方的魔族斩杀。

    魔墟本是剑门试炼之地,此时却好似反了过来!

    这些时日,他所在的小队,连番多次遭遇魔族的扫荡围剿,百多人被擒被杀了一半,余下的也人人带伤。

    “剑门一定出了奸细,否则,不可能如此!”

    “逃逃逃!”

    “这群魔头,竟然要唤醒天象老祖!”

    一众剑门弟子神情狰狞,挥舞魂兵与魔族厮杀。

    此地的魔头修为十分之低下,但是数量太多了,根本难以逃脱出去!

    最为惊恐的是,连镇守的两位长老都被斩杀了,已经危在旦夕。

    “岳小子,要我出手吗?”

    薪火轻声说道:“迟了,可就来不及了。”

    “等一会”

    钟岳额头见汗。

    薪火出手的代价太大了,一不小心,剑门都要被倾覆,他根本不敢让薪火出手。

    “伏伤师兄呢?他不是也在魔墟之中吗?”

    钟岳奋力厮杀着,同时问薪火:“你能联系到他吗?”

    薪火翻了个白眼:“魔墟地域何其广阔,亿万魔族生存在此,谁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铮铮铮铮~~~

    突然,滔天剑鸣之声响起,带着锋锐之气,纵横激荡,在宛如潮水一般的魔族之中滚滚而动。

    掀起了滔天血浪,直杀的头颅滚滚,血流成河。

    “剑门的练气士!”

    “这剑气,是谁?是方剑阁还是君思邪?”

    “老母即将复生,你们都要死!”

    一位位魔族练气士腾空而起,魂兵飞舞,向着那铺天盖地而来的剑气劈砍而去。

    “自寻死路”

    伏伤轻哼一声,十指摊开,一株九叶剑草瞬间腾空而起,显化出巨大的九叶剑草虚影。

    “这是”

    钟岳心中一震,就看到滔天血海之中。

    那一株九叶剑草摇曳之中,一道道剑气呼啸,掀起一阵无比恐怖的剑气风暴。

    不但瞬间将所有的魔族练气士斩杀搅碎,更直冲魔墟入口而来!

    “之前门户开启之前的剑气,就是伏伤师兄所发?”

    钟岳心中一震,就看到满天血雾之中,一袭白衣的伏伤从天而降。

    提起一脸震惊的钟岳,呼啸间出了魔墟入口。

    “伏伤师兄,我的师兄弟还在里面!”

    钟岳强忍震惊,开口道。

    “你剑门又不是死人,已经有人出手了!”

    伏伤轻咳一声,面上闪过一丝嫣红之色。

    提着钟岳冲入了魔墟入口。

    他又不是剑门之人,进入这剑门试炼之地,若是剑门的高手出手,怕是连他也一同留下来。

    他可不愿意跟他们扯皮,自然还是走了的好。

    “吼!”

    钟岳心中一震,回头就看到一头巨大的魔象于那魔雾之中仰天咆哮。

    同时,一只巨大如山岳一般的老龟背负神剑而来,一位白衣剑客立于半空之中,先是回头看了一眼通道之中的两人。

    才回过头,取了神剑应付那巨大魔象。

    “那是我剑门的方剑阁师兄?”

    钟岳心中一震,认出了那人是谁。

    这才知晓,伏伤早就知晓方剑阁的到来。

    同时心中也微微一咯噔,方剑阁是什么时候来的?

    是刚来,还是早就到了?

    若是早就到了

    联想到那一头背负神剑行走缓慢的老龟,钟岳心中不由的微微一沉。

    “应该是吧。”

    伏伤没有回头,随意的回了一句。

    剑门之中的内里倾轧十分之严重,寒门与名门,甚至还有魔族奸细,他可懒得掺和这些事情。

    放了大招还不跑,难道等着被剑门之人审讯不成?

    钟岳心中思量着,也不再说话,任由伏伤提着,冲出了魔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