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天启预报 > 第二百九十八章 过去

第二百九十八章 过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翌日,深夜。

    寂静的街道上罕见人迹,只有小巷里烟卷明灭的火光,还有自动贩卖机上随着话语不断闪烁的灯光。

    “槐诗昨天回了旅馆之后,就睡了一整夜外加大半个白天,然后用客房服务点了十分人的冚家桶,蹲在旅馆里看了两部电影和半部新番。

    晚上六点之后,他上网搜索了最新fps游戏的打折券,在一个论坛上和别人因为一个手游的平衡性问题骂了大概有二百多楼,刚刚又在知乎上问去正式场合是否要穿西装,想要买的时候发现已经晚了……金陵大部分卖场都关门,啊,现在他在搜索最近的西装出租店的电话了……

    要我说,你的这位小弟真得是了不起,一点都没有你说的那种悲伤又难过,抑郁到食不下咽辗转难眠的程度,心理素质比某个秃头牛郎好多了。”

    听着自动贩卖机里夹枪带棒的话语,柳东黎的表情抽搐了一下,忍不住长叹一声:“你能少损我一点么?”

    “我觉得对于某些分手之后还将前女友当做工具人的渣男而言,这种言辞不过是清风拂面呢,怎么了,难道他也懂得廉耻这两个字是怎么写的么?”

    “……”

    柳东黎的脸色越发地无奈,隔着自动贩卖机,忍受着来自前女友的嘲讽和冷暴力,直到另一头冷漠的语气终于发泄完了恼怒,才开口问道:“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可不管怎么样,我现在都是你们的顾客吧?”

    “哦,那你的意思是不用我拿着自己的内部权限帮你打折么?”

    “别,大姐,我错了!”

    柳东黎被金钱压弯了脊梁:“你就当我是个渣男,再骂我几句吧!您骂的开心,才有干活儿的动力,要是感觉不尽兴的话,我替你骂都行,这个姓柳的真不是好东西……”

    “哼,你知道就好。”

    自动售货机一震,一罐饮料从里面掉了出来:“这是你要的东西,当年阴家发生的事情。”

    拉开空罐之后,就有一卷厚重的纸从里面滑出来。

    “不愧是明日新闻。”柳东黎啧啧感叹:“只不过老是用这种方式还是不太方便啊,就不能找个地方我们面对面谈一谈?”

    自动售货机冷笑了一声:“免了,我怕我到时候忍不住在你的脸上划几刀……”

    沉默里,柳东黎叹息着,低头看着纸上的情报,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起来。

    “真的假的?”

    “你觉得呢?”

    自动售货机里的声音冷漠地说,“要说丑恶,这种落魄家族里发生的事情不知道有多少比这个丑恶几十倍,为了保住权力,这只不过是司空见惯的小事而已,甚至根本不需要掩饰。反正也只有你这种爱管闲事的人才会从故纸堆里把这种事情翻出来。”

    “摊上这种事情,真可怜啊,那个小姑娘……”

    柳东黎抽着烟,低声叹息。

    翻动着手中的记录,几乎可以想象二十几年前的阴家所发生的事情彻底将艾晴推入如今的深渊中的变化。

    当时的阴家在掌握了数个边境进出口的贸易之后,已经进入了飞速的上升期。只可惜,人丁单薄。

    相较数量繁多的族人而言,具有升华资质的人寥寥无几,而除了外部招揽的升华者而言,那一代的升华者竟然只有一个。

    不论做了多少努力和准备,升华对于常人而言依旧是可遇不可求的事件。

    就好像艾晴的父亲那样,生来源质充盈,具有着所有同辈中最高的可能,依旧在那一道关卡的边缘徘徊了十数年,耗尽了所有的希望之后,黯然退出,被排斥在家族的核心之外。

    在数年之后,他与一位知名的大提琴演奏者成婚,夫妻双方的感情和睦。在失去成为升华者的资格之后,他反而在常人的世界中寻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并在婚后育有一晴。

    不但继承了来自父亲的丰沛源质,也继承了母亲在大提琴上的出众天赋。当时的阴晴在母亲的一力坚持之下,过着远离阴家的生活。为了保护自己女儿的人生,作为母亲,她不惜硬顶着老太爷的意思,最后搬出了阴家,去往了新海。

    只为了让女儿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作为母亲而言,她已经尽了自己所有的能力。

    直到有一天,阴氏当时唯一的升华者在斗争之中深受重创,命不久矣。一旦他死去,阴氏所有在边境中的股份将失去掌握者,被垂涎许久的局外者们蜂拥瓜分。

    没有升华者,就不具备入局的资格。

    柳东黎抽着烟,眯起眼睛看着纸面上的记载:“所以,就发生了一场车祸?”

    “对,没有丝毫意外和问题的车祸。”

    自动售货机里的冷漠声音说:“一家三口为了庆祝女儿在大赛上夺得名次,去了动物园度过了快乐的一天,在归途中,与一辆发生故障的货车相撞,现场惨烈。

    而结果,就如同你所预料的那样。”

    当她从突如其来的昏沉和痛苦中醒来时,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下半身了。

    她痛哭了起来,下意识呼喊母亲,可母亲没有回应。

    然后她便看到了失去呼吸的苍白面孔,那个在撞击发生前的最后一瞬,扑在自己的面前,为自己挡住冲击的那个女人。

    痛哭和死亡突如其来,不折不扣的人间惨剧。

    在这突如其来的绝望中,从破碎车框里爬出来的父亲抱住了自己失去生命的妻子,撕心裂肺的大哭,绝望的流泪,呼喊着她的名字。

    再无人回应。

    可当他的世界分崩离析,几乎心碎欲绝的时候,那一份他期盼了许久的奇迹却突如其来地降临在了他的身上。

    他终于跨过了那一扇曾经高不可攀的门槛,迎来了升华。

    于是,被恐惧所吞没的艾晴便看到了,那个抱着妻子的尸体痛哭流泪的那个男人愣在了原地,表情抽搐着,紧接着,极其荒谬又极其丑恶的……露出了狂喜的笑容。

    好像食尸鬼那样的丑陋笑容。

    “……”

    在看过自动售货机上现场的监控录像之后,柳东黎便陷入了沉默,许久,许久,才点燃了嘴角的烟卷,沙哑叹息:

    “从那一天开始起,她就开始憎恨升华者了吧?”

    憎恨自己的父亲,憎恨谋杀了自己母亲的家族……在失去了一切之后,本能地开始憎恨这一切。可更令人作呕的是,这因为如此,她才发现自己竟然有升华的潜质。

    若非这发自内心的抵触和厌恶,恐怕她早就具备了更胜其父的才能。

    这个世界对于她而言就像是个冷笑话一样。

    荒谬的不值一提。

    柳东黎怜悯地摇头,“光是能坚持到现在,恐怕就赢用掉所有的力气了。”

    “但这和你这个秃头牛郎有什么关系呢?”

    自动售货机冷漠地问:“你究竟要搀和到什么程度才肯罢休?还是说你打算告诉我,槐诗是你失散多年的亲兄弟?”

    柳东黎愣了许久,忍不住摇头:“你可别给他脸上贴金了,他哪里有我这么好看的基因啊!”

    “这么多年了,你臭美的样子依然让人想吐,仅次于你想要掩饰什么东西的时候,比方说现在。”

    售货机之后的声音变得不耐烦起来:“如果我是你,现在就应该滚到香巴拉去接受手术,至少这样还能帮你多活个几年,而不是有一天走在街上莫名其妙的死掉给路过的人添麻烦。”

    “别这样,我只是……”

    柳东黎欲言又止,到最后无奈叹息:“我只是想要试图做个好人而已。”

    “想做好人,不如赶快趁早死掉,把遗产捐给边境儿童医疗基金怎么样?绝对比这样更令人感动,而且死后说不定还会被人排成电影,一个原暗部队的刽子手在退役之后如何关爱边境儿童健康……而不是去做了牛郎,把宝贵的生命浪费在当幼儿园阿姨的事业上!”

    那个冷漠又尖刻的声音停顿了一瞬,声音就变得模糊起来。

    “柳东黎,你的时候不多了。”

    “我知道。”

    “这么做毫无意义。”

    “我也知道。”

    柳东黎抽着烟,肩膀耸动,笑了起来:“可总不能让那个倒霉孩子一个人去吧?”

    “……”

    “我知道你在关心我,多谢啦,但不论怎么样,我总要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

    柳东黎摘下烟卷,在脚下踩灭:“我时常觉得槐诗和我当年很像,但实际上槐诗比我以前强得多了……如果我有他那样的韧性和勇气,肯定不会选择逃避,沦落到现在这种程度。每次看到他那么努力地去生活,就让我忍不住自惭形秽,难以面对自己。

    但我觉得,如果能够帮到他哪怕一点的话,那我最后这一段苟延残喘的退休时光,也能够算是有意义,对吧?”

    自动售货机再没有说话。

    一阵翻动的声音,有什么沉重的东西从机器里坠落了下来,巨大的箱子落进了取物口的盖子后面。

    足足有半身多高的箱子被柳东黎费劲的扯出,放在地上,娴熟地拉开了拉链,就看到了沉睡在海绵之间的冰冷铁光。

    他愣了一下,旋即咧嘴笑了起来。

    “多谢。”

    “去浪费自己的生命吧,蠢货。”自动售货机冷声道别:“祝你能够在美梦中早死,胜过留在这个世界上饱受折磨。”

    售货机上的亮光断绝,再无任何声音传来。

    在良久的沉默里,柳东黎笑了笑,微笑着拉上拉链,扯起带子,将细长的箱子扛在肩膀,摇摇晃晃地走向道路尽头的黑暗里去了。

    只有隐约的歌声传来。

    “oh,hildrenlostinthenight……”那沙哑的哼唱声渐行渐远:“oh,hildrenlostinthenight,waitforthelightofday.”

    长夜漫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