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天启预报 > 第二百七十二章 作诗

第二百七十二章 作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天启预报正文卷第二百七十二章作诗槐诗深吸了一口气,执起了团扇,端至面前,好像遮面那样,一只手撩开了帘子,向前走了几步之后,踩着脚凳下车。

    那一柄团扇好像带着奇特的魔力,挡在面前,便有一道黑烟升起,笼罩在槐诗的脸上,遮蔽了他的面孔,谁都看不清他的真容。

    可他却能够透过团扇上的裂隙看清楚面前的人影。

    佝偻而畸形的仆人穿着白衣,抬起头望向他的时候,丑陋的面孔上就强行挤出了一丝谄媚地笑意,撑起灯笼,一瘸一拐地走在前面。

    “贵、贵人,请跟我、跟我来……”

    他谄媚地前后看着,向槐诗热情地招手,槐诗抬起眼睛,看了一眼他身后黑洞洞的城门,还有守卫在城门前面足足有数米余高的瀛洲恶鬼,吞了一口涂抹,什么都没说,举着团扇,迈步跟上。

    在他的前面几米的地方,是一个苍老而驼背地公卿,手持着一柄摸样古怪的礼器,可从领子里弹出来的脑袋却好像和蛇一样,遍布瘤子和疤痕的脸上一只完全不成比例的眼睛瞪大了,亮着绿油油的光。

    长须如某种鱼类那样,而在额头上,一支歪歪扭扭的鹿角已经断裂了,带着霉菌和苔痕。

    左右顾盼的时候,一股非人的饥渴就从他巨大的眼珠子里透露出来。

    槐诗有心放慢速度,拉长彼此之间的距离,可在他背后,却有一个黑暗的气息亦步亦趋地跟着,令他毛骨悚然的寒意不断传来。

    就在城门之下的甬道之中,庞大的门扉却未曾完全开启,反而被牢牢守卫。

    前方传来隐约地询问声,还有一具披着破烂华服的骷髅歪歪扭扭地走了出来,骨骼开阖,发出声音。

    “最近不识礼数的外来人太多了,昨天竟然还有刺客潜入禁中,引来上皇震怒,故而进行盘查,还望各位大人见谅。”

    槐诗心中一沉,便听到背后的响动,队伍里,一个头戴面具的人影忽然转身,拔足飞奔。

    旋即槐诗面前古怪的老人便回头,蛇眸一照,脖颈骤然伸长,瞬间凌空飞至,血盆大口猛然合拢,带着一阵令人不寒而栗地咀嚼声缓缓地缩了回来。

    再然后,看向身后的槐诗,暴戾的蛇眼中闪过一丝狐疑。

    “这位大人为何以扇遮面?”

    槐诗毫无异常,只是按照先前乌鸦所教授的那样,扬声回答:“风寒所致,面目不雅,唯恐仪态有失。”

    “……”

    蛇面大夫直勾勾地看了他许久,缓缓地收回了视线。

    槐诗终于暗搓搓地喘了口气,汗出如浆。

    列队的公卿们缓缓向前,很快,槐诗就看到贴在门上的布告,还有前方骷髅的声音:“诗会乃是风雅之集,自然不会有搜身那么失礼的行为,只要各位大人根据此题,做歌一首,便算验明正身。”

    槐诗抬起脸,眯眼,隔着团扇的裂隙看到了贴在门上的布告。

    只有两个浓墨大字。

    ——念思。

    他的心再度沉了下去,一片拔凉。

    倒不是说他全无准备,既然是去参加诗会,他当然提前做好了准备——说是诗会,但瀛洲的诗会却写的不是汉诗,多是瀛歌,现境还有不少资料可供参考,有了乌鸦帮忙作弊,他早已经提前准备好了个个题目的诗歌留着在诗会上表现。

    可没想到入门就要先吟诗的啊!

    为了避免灵魂中的命运之书被什么存在所窥探到,他现在连书都不敢翻,只能趁着前面的蛇面大夫作答的时候,悄悄地在袖子里翻小抄。

    可是他却没想到,前面的那个老鬼看上去这么不文艺,做起歌来却速度飞快,只是端详着‘念思’的题目几个弹指,便仰头吟唱道:

    “春霞笼罩里,仿佛见山樱。”

    “未睹斯人面,先生恋爱情。”

    话音未落,不止是骷髅,前后的公卿们都热烈地鼓起掌来,喝彩之声不绝于耳。

    “好诗,好诗!”

    骷髅让开位置,拱手相应:“在下预祝贵人在诗会上独占鳌头。”

    他的称赞倒非毫无由来,以‘念思’为题,蛇面大夫堪称才思敏捷,通篇全无思念二字,可是却紧扣着主轴,堪称绝妙。

    蛇面大夫得意地仰头大笑了一声,道了一声不敢,便径直进去了。

    留下槐诗尴尬地站在原地,抓着扇子的手,微微颤抖。

    前后左右,四面八方,所有的视线都落在了槐诗的身上。

    在袖子里,他的手指头疯狂地打着哆嗦,刚刚终于找到了相关的篇幅,可是却匆匆一眼,没有能够看全。

    只恨前面那个老王八蛋速度太快!

    此刻,在众人的凝视之下,槐诗僵硬了许久,数度张口,又数度尴尬地合拢。

    直到骷髅眼中怀疑的冷漠神情越来越浓重,他终于肩膀一震,在他开口之前率先扬声吟诵道:

    “若说未见诚已见,已见却如犹未见!”

    一句瀛歌一出,平铺直叙,却仿佛带着动人心弦的隐隐厚重,令骷髅的神情一滞,专注倾听了起来。

    却看到槐诗踏前一步,一手举扇,一手抬起装腔作势,口中吟道:“无端备尝相思苦……呃,相思苦……无端备尝相思苦……”

    众目睽睽之下,槐诗团扇后面的脸上汗水不断地渗出,嘴里翻来覆去的在嘴里嘀咕着这一句,心里越来越慌。

    最后一句,最后一句他忘了!

    越是紧张,就越是想不起来,直到把这一句‘无端备尝相思苦’反复念叨了七八遍,骷髅眼中的绿光越来越危险。

    却看到槐诗再度踏前一步,肃声吟诵。

    “若说未见诚已见,已见却如犹未见。”

    “无端备尝相思苦……”

    生死关头,槐诗忽然灵机一动,补上了诗歌的结尾:

    “——哦吼,完蛋!”

    寂静中。

    骷髅:“……”

    公卿们:“……”

    影子里的乌鸦:“……”

    恶鬼们面面相觑,目瞪口呆,呆若木鸡,鸡同鸭讲……总之突然之间的心情复杂的好像成语接龙的时候忽然有人跳出来甩出‘一个顶俩’,虽然接是接上没错,但就莫名其妙地想要打他。

    骷髅宫相愣了半天,下巴几乎掉在了地上,“呃,这……虽然歌中的韵味没有什么问题,可这题材和格式,却又未曾见过啊……这又是什么题材?”

    “喝,一群没有见识的家伙,这可是汉诗中流传最为广泛的一种题材。”

    槐诗仰头,震声回答:“三句半!”

    “……”

    “……”

    “……”

    影子里的乌鸦绝望地闭上眼睛。

    神他妈三句半,小老弟,你完蛋了……

    就在漫长的沉默里,槐诗似乎能够感觉到骷髅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自己的三句半仿佛没有预想之中那么受欢迎,顿时心里慌得一匹,赶忙抬手说道:“等一下,我还有一首。”

    说着,他踏步吟诵道:“床前……”

    “这是太白的诗!“

    骷髅厉声打断了槐诗的吟诵,“尊驾莫非是特地来消遣我的吗?这样的话,请不要怪在下职责在身,验明阁下的正身了!”

    随着骷髅的叱令,城门两边的守卫,那两个红的绿的巨大的恶鬼走上前来,手握着鬼金棒,满嘴獠牙张开,低头俯瞰着弱小孤单又无助的槐诗。

    直到槐诗身旁,一辆牛车的垂帘被掀起,似是侍女的人影轻声问道:

    “发生了什么事情?”

    “啊,螺、螺钿姬大人。”骷髅察觉到不知何时来到的牛车,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匍匐在地,恭谨地叩首:“是在下失职,在下这就……”

    女侍不悦地打断了他的话,空洞的面孔好像扫了一眼槐诗,便冷声说道:“这位是螺钿姬大人请来的客人,万误冒犯。”

    骷髅苍白的脸上好像冷汗都冒出来了:“可,可是刚刚……”

    “刚刚贵客是在跟你开玩笑呢,你还没看出来么?”女侍反问:“难道你觉得做得出前面的部分,他写不出结尾?”

    “没错!我在跟你开玩笑呢。”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姑且算是得救了,槐诗顿时震声说:“难道你这都看不出来么?”

    说着,低头看了一眼袖子里的小抄,把原本的最后一句补上了。

    松了口气。

    “哦哦,是,是的,在下不解风雅,险些冲撞贵人……”

    骷髅找到了一个台阶,慌不迭地让开位置,大开宫门,任由槐诗和他身旁的牛车笔直地驶入了宫城中去。

    就在入城之后,趁着前后无人,槐诗感激地向着马车内的身影躬身致谢。

    真得是救命之恩。

    在烛光里,那个未曾有过一面之缘的侧影依旧没有任何的动摇。

    只是挥了挥琵琶,如梦似幻的低语声从耳边响起。

    “无需在意,不过是适逢其会而已。”

    她停顿了一下,忽然说:“今夜宫城或有动乱,还请尊驾注意安全。

    说罢,不等槐诗反应作答,牛车便兀自前去了。

    留下槐诗在原地,目瞪口呆,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很快,便有侍者恭谨地走上来,引着他穿过重重宫门,在黑暗之间穿梭,最后,带着他走进了宽阔到令人吃惊的大殿里。

    宴会好像已经开始了。

    诸多模样古怪的公卿在席间饮酒作乐,还有看上去恶形恶状的鬼怪分食人肉,大口喝酒,看上去恐怖而喧嚣。

    槐诗悄咪咪地找了一个不引人注目的位置坐下来,盖着脸,缩起身子,环顾着四周。

    死亡预感越来越强烈了。

    强到他眼前一阵阵发黑。

    “我已经进来了,究竟要干啥?”

    影子里的乌鸦传来声音。

    “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