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天启预报 > 第二百六十章 咏叹调

第二百六十章 咏叹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艺术厅里迎来了漫长的静寂。

    槐诗直接被诸地狱联合音乐协会的底蕴吓得愣在原地。

    巴赫是谁,是如今所有古典音乐理论的祖师爷,哪怕不是开创人,也是至关重要的规则奠定者,就好像物理领域的牛顿一样,倘若乐理理论有创造主的话,这位定然当仁不让。

    再往上,比他的地位更重要的也没几个了。

    结果这协会甩手就把一份巴赫的真迹甩过来,而且看上去还是心血结晶的级别,以槐诗如今称得上传奇的大提琴演奏技巧在看了这一份原稿之后都能够得到成长,不可谓不珍贵了……

    也无怪协会能够得到诸多灾厄乐师的认可,对于钟情与艺术的演奏者们而言,协会简直就是一个宝库!

    槐诗想了半天,冷汗都留下来了:“呃,我问一下,难道说协会里……”

    “不,巴赫先生并不是升华者,虽然他的能力不逊色于任何创造主,可在艺术上的建树终究没有得到当时人的认可。”

    骷髅遗憾地说道:“据说他临终之前拒绝了协会的招募,意识也并没有沉入白银之海,而是被一位不知名的存在接走,得到了不被任何人打扰的永恒安眠。”

    槐诗沉默了许久,忽然感觉到有些可惜和欣慰。

    确实,如果像巴赫那样的创作者能够延续生命的话,不知道还能够创造多少奇迹。可这样的人既然选择了面对死亡,那么自然配得上永恒的安宁长眠。

    如今看来,协会恐怕早已经料到槐诗会有此一行,否则为什么发过来的乐章是一首最适合大提琴改编演奏的谱子呢?

    明显就是暗示:小老弟你看,地狱音乐多有前途哇,包五险一金,年终还有大奖福利,像你这样的青年俊彦不下地狱简直可惜了!

    行吧。

    感受到了协会对自己的拳拳热情,槐诗的表情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你们就和我卯上了,是吧?

    我堂堂命运之书的书记官,天国谱系的二五仔,难道还怕你这个?

    区区腐蚀我斗志的糖衣炮弹,我炮弹吃下去,糖衣都能给你吐出来……

    “《咏叹调》吗?”

    槐诗反复端详了片刻之后,长出了一口气:“好,借我一把琴,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随时可以。”

    骷髅感激地躬身,鬼火跳动,瞬息间,槐诗眼前的景象变换,已经置身与一个庞大的仓库之中,一个防尘箱在槐诗的面前打开,展露出躺在海绵之间的古老琴身。

    虽然经过了漫长的时光,但在精良的包养之下非但没有一丁点的损伤,而且还隐隐透出一丝浸透了岁月之后得以泛出的晶莹光彩。

    抚摸着冰凉的琴身时,就感觉到好像抚摸着一块冰冷的水晶那样,微微叩动便能够听见悠久的回响。

    琴弦被取下来,小心翼翼地保存在了一边,没有任何的锈蚀痕迹,弹性如初,而且材料似乎也不一般,不论是绞合的技艺还是保存的工艺完美无缺。

    琴身入手,就能够感觉源质顺畅地流淌在其中,和自己的躯壳别无二致,任何一丝细微的变化都能够切身体会。

    感受到其中近乎结晶化的深渊精髓,槐诗不由自主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已经称得上是边境遗物了吧?

    “好琴。”

    槐诗轻声感慨感慨,心中对那位大师的手艺期待了起来,倘若能够将自己那一把琴也进阶成边境遗物的话,多付点源质结晶也不算亏。

    况且,现境有些大师级的乐器也不止三四百万了。

    在上弦之后简单的调试之后,槐诗试着拉了一段练习曲,感觉到虽然很长时间没有练习,但手中的技艺竟然奇迹一般地毫无生涩。

    多亏刀剑术·演奏法和大提琴演奏之间的联系,没时间每天花一个小时练琴的话,花一个小时去砍人,效果竟然也差不多。

    那可真是太快乐了啊!

    原本地心虚一扫而去,槐诗提起琴身,仰头望向面前的骷髅:“那就开始吧。”

    骷髅激动地颔首,已经换过了一身更显得庄重的礼服,弯腰向着槐诗至以诚挚地感谢,瞬息间,眼前的光影变化。

    黑暗中,一束灯光照下,落在槐诗的肩膀上,照亮了他的双手和手中的琴弓。

    此处已然是庞大的舞台之上,而台下空空荡荡的观众席上,苍老的骷髅已经入席,端坐,静静地等待着。

    第一次在如此正式的地方进行演奏,可地方竟然是在地狱里?

    槐诗轻声地笑了笑,总感觉哪里搞错了什么。

    可有舞台,有观众,自己还有琴,这一切总归是没有错的吧?

    所以,那便开始吧。

    成为灾厄乐师之后的第一场演奏。

    灯光之下,槐诗深吸了一口气,垂下眼眸,凝视着面前架子上的曲谱。

    琴弓自手中落下,好像编织着音符那样,随着谨慎的动作,第一缕轻柔的音乐像是云雾那样地从琴弦上升腾而起,袅袅扩散向了四方,带着低沉的惆怅和欢欣,飞舞在空气里。

    观众席上,老骷髅不由自主地挺起了身子,前倾。

    眼洞之中的鬼火激动地颤抖着,想要靠前,想要伸出双手,迫不及待地想要沐浴在着一份悲悯的雨露之中。

    自巴赫的弦乐组曲中蜕变而出的大提琴独奏,针对面前的范本由槐诗即兴发挥所重现的《g弦之歌》,就这样开始了!

    大提琴在低沉的鸣动,自槐诗的手中。

    婉转而温柔的旋律缓缓地涌现,弥散在空气里,并不粗暴,并不激烈,而是静谧地宛如泉水那样,轻盈地覆盖了一切,磨平了躁动和不安,令一切魂灵归于安宁之中。

    只是静静地聆听,便令早应该逝去的死者落下眼泪。

    令一切痛苦地灵魂得到安宁。

    槐诗再一次陷入了宛如冥想一般地恍惚中,怔怔地凝视着面前的泛黄地乐章,感受到莫大的意志涌动在那字里行间的记录中,曾经创造者所想要诉说的一切、想要表达的情感,想要缔造的旋律,此刻已然直接的自灵魂之中涌现。

    纵然乐器和媒介已然不同。

    仿佛有老师站立在身旁,每一个小结,每一个音符,亲自教导那样。将倾注在旋律之中的温柔与怜悯尽数交托在了槐诗的手中。

    山鬼的源质如洪流那样地灌入了琴身之中去了,在低沉的震动里,悄无声息地融入了无形的旋律,填入了这一份往昔所缔造的轮廓之中,顺着变化的主干自行延伸,再次缔造出了稍纵即逝的奇迹。

    那确实是奇迹没有错。

    只存在于这短暂演奏之中的奇迹,好像魔法一般稍纵即逝的瑰丽闪光——将无差别的慈悲寄托在这旋律之上,抚慰每一个痛苦的意识,令一切绝望得以安宁,令所有的执着都能够在漫长的时光中迎来应许的解脱。

    化为漫长苦旅开始时的温柔鼓励,又如同在等待在道路尽头的结局。

    在温柔的琴声里,一切孤独和寂寞都仿佛拥有了意义。

    纵然年华虚度。

    就好像重新回到了往日座无虚席的音乐厅之中,在辉煌的灯光下,凝视着过去的伙伴,回忆起慷慨激昂的交响与合唱。

    可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就好像再怎么宏伟的旋律都将迎来终结那样。

    不知何时,苍老的骷髅已经躺在了椅子,就在眼角,一滴纯粹源质所凝结而成的泪水缓缓滑落。

    “曾经的我们,是多么的美好啊……”

    他轻声呢喃着,沉醉在短暂重现的昨日之中。

    昨日重现。

    随着舞台之上那轻柔的旋律扩散,整个音乐厅好像活过来那样,沉寂的灯光一盏盏地亮起,空旷的坐席之上有隐约的幻影浮现。

    那些曾经的幻影们行走在走廊之中,彼此无声地谈笑着,眼神洋溢着希望和憧憬。

    一切灰暗都被那旋律赋予了色彩。

    好像在这渺小烛光的映照之下,沉寂在黑暗中的一切都再度重新苏醒,展露出往日的神采和绚丽。

    在旋律的笼罩里,就连远方不断迸发的轰鸣都已经微不足道的。

    哪怕那声音如此狂乱,惊天动地。

    纵然毁灭近在咫尺。

    可渺小的音乐依旧扩散开来,执着地飞上了天空,如雨一样地洒落,掠过了毁灭的光景和争斗的轰鸣,无差别地洒落在大地之上。

    就在这温柔的旋律之中,两大谱系的斗争,已然攀升至最高潮。

    .

    .

    十五分钟之前,高墙之上,叶雪涯缓缓地回过头,凝视着身后鲜血淋漓的下属,眼角缓缓挑起。

    “原来如此么?”

    似是遗憾地那样,她轻声叹息:“叛徒是谁?顾越还是高浩?”

    “是顾越。”

    洛慎抬起断了的胳膊,方便沈悦给他包扎,迅速地报告道:“他杀了白浩,带着一件暗金道具和两件边境遗物之后已经走了,我没追上。”

    “不怪你,毕竟也没人会整天防着自己的队友做二五仔。”叶雪涯摇了摇头:“你也不必着急,恐怕用不着太久,他就会送上门来了。”

    洛慎不解地抬起头。

    “情报这种东西,是有时效性的。”

    叶雪涯歪头,点燃一根烟卷:“尤其是如今我们主力尽数外出,营地守卫虚弱这种情报,再过半个小时就不值钱了。

    如果对面有所动作的话,应该就在这十分钟之……”

    话音未落,远方传来了惊天动地的巨响。

    一道庞大的火柱冲天而起,狂乱地向着四周释放着暴虐的光芒,瞬间将隐藏在据点外的一个据点彻底拔除。

    紧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乃至第四个……

    到最后,在四道火柱的笼罩之下,整个银座区,已然被封锁在了其中。

    “来了。”

    叶雪涯抬起眼瞳,露出愉快地微笑。

    就好像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了那样,迫不及待。

    忍耐了这么久……总算可以好好地跟人打一场了!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