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天启预报 > 第二百四十六章 阴魂

第二百四十六章 阴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死寂之中,槐诗倾听着远方渐渐接近的脚步,依靠在树干上,缓缓滑倒在了地上的草丛中,剧烈地喘息。

    内脏中充盈的刺痛感到现在终于爆发了,折磨着他的意识,带来警告。

    太自大了。

    刚刚不该硬吃那一剑的。

    因为自己毒抗高没关系,却没想到那一剑竟然能够直接斩伤圣痕。倘若不是自己的圣痕是经过乌鸦调制的特别版,结构具有着同级无法相比的稳定性,这一剑砍下来,说不定自己当场就变成植物人了。

    没有了上次进阶时的仪式,他可不敢担保自己能够在这一座地狱中再次重生……而随着圣痕的受创,山鬼的转化效率开始飞速降低,大量植物的生命力散逸在躯壳中,带来最直观的影响就是内脏和肌肉开始木质纤维化。

    哪怕只是有所征兆,但也足够令人警醒。

    他无奈地叹息了一声,抬起手腕,割开了一道口子,很快,带着浓厚绿色的血液就从指尖垂落在地上。

    滴答、滴答、滴答……

    隐约的滴水声中,鲜血悄无声息地没入了大地,一滴血落入土壤,就有一株植物突兀地从泥土中长出来。

    受限于槐诗吸收的源质,种类却不甚丰富,都是此处地狱中随处可见的花草藤蔓、荆棘和树木等等。

    无一例外,都带着足以置人于死地的猛毒。

    大量的菌株凭借着山鬼的生命力,迅速地萌发,一层隐约的白毛迅速地覆盖在了荆棘的倒刺之上,随着槐诗撑起身体,踉跄向前,就在密林中长出一片又一片的毒潭。

    可惜,如今的槐诗没有源质可以进一步催化他们的感染力,只能依靠体内过于丰富的生命力进行大量的增殖,期望数量能够弥补进攻性上的缺陷。

    随着大量生机的流逝,槐诗的脸色渐渐苍白,可神采却越发地明亮了起来。

    卸除了如今已经化为累赘的大量生机之后,山鬼圣痕得以再度顺畅地运转,内脏和肌肉的纤维化也开始消退。

    以银血药剂匆匆地修补了一下伤口,槐诗依靠在树丛中,倾听到远方隐约的惨叫声还有惊恐的呼喊声,忍不住笑了起来。

    开始起效了么?

    .

    第二个长满了毒疮和水痘的佣兵被队友拖出来,摆在空地上的时候,所有人都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最先进入林中的那四五个升华者,有的人脸上已经浮现了淡淡的痘印,可是在圣痕和体质的压制之下,只是呛咳,还未曾像是那两个倒霉鬼一样失去行动能力。

    “监控显示他没有逃走。”

    息江低头看了一眼手里小小的屏幕,抬头瞥向了郭驽:“你揽的活儿,你给主意,究竟怎么办?再拿我们当炮灰,你的东西我也不敢要了,我们掉头就走。”

    郭驽皱起眉头,凝视着息江。

    息江也冷冷地看着他。

    折损了好几个人手,连口汤都没有喝到,他也已经到了忍受的极限。

    按道理来说,既然任务已经失败,大家又不是什么铁的战士,也不是要去散播爱和自由与和平之类,雇佣兵就应该像是鬣狗,吃不到好处就立刻抽身而走……

    奈何郭驽如今却有些进退不得。

    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林瑜,林瑜一言不发,只是漠然地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

    自从槐诗逃进林子里之后,她就拿出了一个小小地坩埚,开始熬炼起不知道是什么鬼东西的药剂。不断地有各种渗人的东西被丢进去,很快,里面就传来了婴儿的哭声……

    料想不是在熬什么好东西。

    如果在这里撤了,好不容易搭上的林家的关系肯定就彻底的吹了,洗白退休的计划彻底失败不说,这个疯女人恐怕到时候还会迁怒自己。

    想起林家往日的霸道作风,他叹了口气,才发现自己已经无路可退。

    还是太着急了……

    做惯了野狗,看到一条橄榄枝落下来就迫不及待地叼住,发现状况不对的时候想要下船,却已经不由自己了。

    就在郭驽思索着进攻计划的时候,身后忽然有人提议道:“那个家伙的圣痕是植物类的,在里面他有地利,不如我们放火烧林……干脆把那个家伙烧死在里面算了。”

    话音未落,郭驽和息江同时回头看了过去。

    用看傻x的眼神。

    息江回头看向郭驽,眼神疑惑:你们团里是不是都是这种宝才?你从哪儿捡到的?

    郭驽的表情抽搐了一下,没有说话。要不是老兄弟折损过多,新人质量参差不齐,自己哪里会想着金盆洗手退出佣兵行当的?

    很快,那个提议的人察觉到周围向着自己看过来的乌鸦。

    那些听到他要烧林之后变得狰狞起来的血红色眼瞳。

    无数漆黑的飞鸟起落如云,在密林中发出尖锐的怪叫声,令提议的人脸都白了。

    “想放火?”

    息江嗤笑着递了一个打火机上来:“你去?”

    提议的人连连摇头,后退了几步。

    “只有强攻了。”

    郭驽抽完第二根烟,将烟头踩灭,下定了决心:“我们一起进攻,将那个小王八蛋拿下。”

    “我们?”息江冷笑:“凭什么?分家这么多年,你还做自己是团长的美梦呢?”

    “那个小王八蛋身上的遗物你见到了吧?”郭驽面无表情地抬起眼睛瞥了他一眼:“所有的东西,全都给你,我一件都不要。”

    息江愣了一下,眉头皱起:“你确定?”

    “木恩,过来!”郭驽扬声喊道,立刻就有一个苍老消瘦的男人从队伍里走出来,从一开始到现在,他都没有动过手,被保护在中间,明显是团队中的骨干。

    不需要郭驽吩咐,他抬起手,似龙似兽的幻影自手中浮现,睁开眼眸,凝视着面前的两人。在幻影出现的瞬间,所有人都寂然无声。

    这是獬豸的投影,作为深渊见证者和地狱中裁决大群争端的恐怖生物,他面前的所有人都不可撒谎,所说出口的一切也将作为誓言而应验,倘若违背的话,便会永恒被深渊诅咒。

    知晓这一契机的珍贵,两人同时将商量好的话说了,獬豸的幻影便消散了。

    而木恩却显得越发苍老了,佝偻了下来,被人扶着到旁边去了。

    “你满意了?”郭驽冷声问。

    “我太放心了。”

    息江大笑起来,挥手,身后的下属打开箱子,端上来一只硕大而狰狞的狮子面具,无数毛发如电光一般地飞舞着,双目凛然如神。

    随着狮子面具戴在息江的脸上,面孔骤然鲜活了起来,好像真得变成了狮首人身那样,吐出两道炽热的鼻息。

    “走吧。”

    他大笑着,磨刀霍霍,挥手带着下属,和郭驽他们一起走进密林中。

    那一瞬间,喘息地槐诗猛然睁开了眼睛。

    “来了。”

    就在他准备开始潜伏窥伺的时候,却感觉到手指上骤然一震,尼伯龙根之戒的渺小黑暗瞬间向内坍塌,凝结成了实质。

    在槐诗过量的生机哺育里,尼伯龙根之戒终于自山鬼的圣痕之中延伸出了来自阴魂的下位奇迹。

    就好像树枝上结了果子那样的。

    槐诗下意识地挥手,就看到面前的阴暗之中,骤然有一道虚无的影子浮现,在有光的地方展露出隐约的暗淡雾气,在无光的地方却融入了黑暗之中,难以分辨轮廓。

    当他伸手触摸的时候,感觉到可以穿胸而过,根本没有什么实质,只是五指好像落入雾气中,感觉到了一阵负面源质特有的冰凉。

    完整的阴魂,可是却没有槐诗想象的那么完善。

    或者他根本就不应该将阴魂的比照物当成曾经的自己,当如今他看到最基础的阴魂时,才会感觉到有些失望。

    在隐匿和灵活性上而言,它没有任何欠缺,没有躯壳的束缚,它甚至比曾经的自己灵活了许多。

    可是攻击力却薄弱的厉害,只有一招,将自己的负面源质强行塞过去——拿来虐一虐普通人还行,其他的就算了。

    量和质上都不甚精纯,处于任何一阶的升华者所有的抗性之内。相较原本自己几乎可以凝聚成火焰的庞大积累,它显得薄弱了许多。

    用来作为耳目而言倒还不错,但实际上的战斗力却无法让人期待。

    只有圣痕,没有灵魂,没有自己的思维和判断方式,只能执行简单的一些命令,像是一具可以自己走路、搬运一些东西的机器人。

    就在槐诗失望的时候,却感觉到命运之书骤然一震,他下意识掏出书,遵从引导,往阴魂的脑袋上一拍。

    啪!

    两个虚无的幻影竟然碰撞在一处,源质流通时有清脆的一道声音迸发。

    紧接着,银色的羽毛笔·事象分支便自行飞出,落在阴魂一片模糊的脸部之上,迅速地勾勒起了一张槐诗预料之外的面孔。

    苍白的肌肤,失血过多的嘴唇,还有挑起的桀骜眉毛。

    当随着眼瞳的睁开,事象分支点下两点宛如鬼火一般碧绿色的眼眸时,阴魂好像活过来了一样,被赋予了灵魂,自沉睡中抬起了眼眸。

    眼神变得阴沉又灵动。

    仿佛从长梦中苏醒,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可很快,便明悟了自身的本质,眉毛微微挑起。

    “原来是这样么……”

    曾经名为红手套的男人缓缓点头,看向槐诗,直截了当地问:“敌人在哪里?”

    “就在这里。”

    在沉默片刻之后,槐诗愉快地微笑起来,展开双臂,展示着自己身后黑暗的密林,还有那些隐约接近的脚步声:

    “除了你我之外,全部都是敌人了。”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