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天启预报 > 第二百三十章 和弦

第二百三十章 和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五、四、三……”

    三秒钟的时间转瞬即逝。

    灯灵的面孔之上已经遍布裂痕。

    随着他猛然伸手,黑暗之衣归来,覆盖在了他的躯壳之上,紧接着,光暗消融重归混沌,一个带着层层裂隙的破碎影子骤然缩入了油灯之中,安萨利踉跄后退,一屁股坐在地上,汗流浃背,脸色惨白。

    仿佛永恒的黑暗被撕裂了,王子再度睁开眼睛,震怒着张口,似是准备嘶吼的那样。

    可紧接着他便看到了,跪坐在走廊尽头的少女。

    眼眸低垂。

    手指搭在腰间的刀柄之上,如同扶着杨柳,静谧且温柔。

    迎着他盛怒的神情,里见琥珀抬起了面孔。

    漆黑的眼瞳之中,隐藏在黑暗之中的伪装被撕裂了,展露出凌厉的轮廓。

    扶着刀柄的手臂上,长袖陡然一震。

    好像有微风吹过那样。

    “二……”

    就在那一瞬间,有清亮的声音响彻在空气之中,恰如杨柳枝头的飞鸟乘风而起,自天穹之上振翅,吹散了阴云,显露出漫天的灿烂群星。

    还有那绝妙的月之轮廓。

    拔刀,劈斩,血振,入鞘。

    那是在瞬息间一气呵成的恐怖剑术,凌驾于肉眼所能观测的极限之上,隔着数十米,洒下了清冷的刀光。

    于是,在王子的胸前,古老的华服应声而裂,展露出干瘪的胸膛之上那骤然浮现的斩痕。

    自斩痕之中,一缕清冷的月光无声地映照而出。

    独妙剑·弥生月!

    月光如钉,贯穿了躯壳和形骸,将狂怒的魂灵楔在残破的躯壳之中,强行镇压封锁。

    而里见琥珀已经委顿在地上,汗水从脸颊上滴落,落在颤抖的手指之上。

    时间还在继续。

    “一……”

    月光崩灭,自伤口中喷涌而出的狂怒之风里,长发王子剧烈地挣扎着,拔出了破碎的月光,捏碎在五指之间。

    张口,尖锐地牙齿后,黑洞洞的口腔中酝酿着恶毒的吐息。

    “……零!”

    槐诗踏前一步。

    在脱力的恍惚之中,里见琥珀愣了一下,感觉到一阵扑面而来热浪。

    仿佛有烘炉从身旁走过那样。

    可那只是幻觉。

    是只存在于意识之中的感应和威胁,物理上完全无从体会的微妙体悟。

    有什么东西,苏醒了。

    从槐诗的躯壳之中。

    碧绿的火焰自少年的身上升腾而起,将他吞没在其中,胸臆之间的缺口之中,有炼狱的熔岩光芒无声地涌动,盘旋……

    经过了漫长的酝酿之后,汇聚了无数绝望、痛苦和疯狂的源质化作海啸,迸发!

    槐诗再度踏前一步,紧接着独妙剑效果结束的那一瞬,向前,弯下腰,恰如小猫所教授的礼仪那样,抚胸致意:

    “乐园见证之下”

    “我向您发出挑战!”

    陡然间,整个走廊中的空间一滞。

    一道虚无的光凭空降临,冻结了一切,紧接着,将所有无关者的干扰剥离,不论是里见琥珀还是安萨利的力量都被屏蔽在外。

    再然后,槐诗的霰弹枪和弹夹等等一系列边境遗物、乃至不属于他自身的力量尽数剥离,而在王子的身上,华服之下的铠甲,手腕上的手镯,乃至脚下的靴子,甚至半个铁质的头盖骨也骤然消失无踪。

    只剩下了他们彼此,还有束缚在王子身上那一根不断迸发火星的锁链。

    它已然是槐诗灵魂的一部分了。

    少年咧嘴微笑。

    抬起了手腕,握紧虚无之中的钢铁之斧。

    那一瞬间……对决,开始!

    糟了!

    安萨利的面色骤变,举起油灯,用尽全力地放出了暗国,隔着乐园的屏蔽,将整个走廊笼罩在了其中。

    紧接着,铁的咆哮撕裂了屏障的阻隔,便从黑暗的国度里迸发!

    铁在燃烧。

    宛如烈日骤然自这暗国的地平线上跳跃而出,向着四面八方,施舍着自己暴虐的辉光。

    自破空的巨响之中,槐诗踏前。

    禹步!

    三步过后,飓风席卷着破碎的地砖飞起,少年已然突破了狂风的束缚,燃烧的山鬼,近在咫尺。

    向着面前的王子,举起手中的无形之斧。

    斩!

    安萨利难以形容那一瞬间自己看到了什么,好像有幻影自少年的身上浮现了那样,升腾而起。

    一切的束缚都被槐诗挣脱了,随着他向前的那一步,带着四百年辉光的长枪自他的手中浮现,紧接着是吞食鲜血的祭祀之刃……

    被他分明地握在了手中,向前劈斩,横扫,贯穿。

    那究竟是源质的变化还是纯粹以躯壳所完成的恐怖极速?还是说,就连时间都重叠在了这一刻呢?

    燃烧的山鬼在咆哮,自漫长到近乎凝固的瞬间里。

    瞬间,转瞬即逝。

    少年和王子擦肩而过,余势不竭地踉跄向前,狼狈地跪倒在地上,汗出如浆,手臂崩裂出一道道惨烈的血口。

    在他身后,唯有三道耀眼的光痕残留在空中,

    贯入了王子的躯壳。

    裂顶斧劈,腰斩和撕裂胸腔的穿刺在这一瞬终于爆发,铿锵地钢铁鸣叫汇聚在一处,宛如形成实质的那样,驾驭着纯粹的破坏,腾空而起,扩散向四面八方。

    暗国剧烈地抖动着,在那重叠的钢铁咆哮之间沸腾一般地抖动着,直到最后,无力地吐出了一个和弦的余音。

    如此纯粹,如此温柔。

    好像大提琴的低沉余韵,缓缓地消散在空中。

    而原地的长发王子却僵硬地凝视着面前的空气,嘴唇嗫嚅着,发不出声音。

    到最后,好像终于明白了什么一样。破碎的面孔上,嘴角缓缓地勾起一丝弧度。

    不止是嘲弄还是解脱。

    随着锁链的消散,他的无数长发在瞬间枯萎,一阵阴风吹来,早已经失去了多少年生命的躯壳便拥抱着时光的馈赠,悄无声息地坍塌为了一地的尘埃。

    在尘埃之中,只剩下一缕金色的头发。

    璀璨地好像黄金铸就,轻柔而美丽。

    “妈耶,就差一点……”

    死寂里,只有单膝跪地的槐诗在艰难地喘息,抬起手掌,把银血药剂抹在崩裂的手臂之上,血肉生长弥合的麻痒覆盖了撕裂的剧痛。

    依靠在墙壁上的安萨利挥了挥手,油灯从他的袖子里飞出来,无声地来到了槐诗的头顶,向下倾斜。

    一缕纯粹的灰黑色如水一般落下来,洒落在槐诗的肩头。

    精纯的负面源质源源不断地灌入了他的躯壳之中,恰如蓝瓶那样,弥补着灵魂的干涸,顺畅地补足了残缺地源质。

    恐怕也就只有遇到这种能把暗国力量中的毒药和诅咒当饭吃的变态时他才敢这么干。

    否则的话就是杀人灭口了。

    等槐诗的状态稍稍恢复的时候,他已经彻底没有力气,虚弱地靠在门框,向着槐诗挥了挥手,意思是剩下的全靠你了。

    里见琥珀想了一下,又十分不情愿地从口袋里掏了一个巴掌大小的葫芦出来,走到槐诗的面前,撬开他的嘴,隔空灌了一线进去。

    好像是酒。

    入口香甜,带着花果的芬芳。

    只倒了五分之一,她就心疼地收回葫芦,盖上了塞子,葫芦里的酒本来就已经不多了。

    而随着一线酒液滑下了喉咙,躯壳之中的焦渴和痛楚瞬间消散了,转而变得暖洋洋地,伤口迅速结痂合拢。

    原本透支的体力竟然完全补回来了。

    “好东西啊,再来一口呗?”槐诗吧嗒了一下嘴:“刚刚没尝出味儿来。”

    “你在想屁吃。”

    里见琥珀瞥了他一眼,把小葫芦进了怀里,腰身依旧苗条,看不清楚究竟是怎么藏起来的。真好奇她这一身宽袍大袖的里面究竟装了多少零碎的东西……

    槐诗多看了两眼,发现里见琥珀看自己的眼神危险起来,连忙收回视线。

    他当然知道队友拿出好东西来给自己是为了什么。

    毕竟接下来的事情就只有槐诗一个人来干了,关系到任务的成败,大家谁都不想功亏一篑,只希望槐诗不要白吃白喝了还不干事儿。

    “行了,接下来交给我吧。”

    槐诗挥手,示意他们放心,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最后再检查了一遍小猫给自己的那一堆鸡零狗碎,发现没有什么遗漏了的之后,走向了休息室的门。

    小心翼翼地,推开。

    寂静中,房门无声地开启,显露出背后浓郁的深渊沉淀。

    形成实质的黑暗悄无声息地升腾和收缩着,如同呼吸那样的,冰冷而静谧……只有一阵阴风吹来,刮得人毛骨悚然。

    怪不得一个个长那么稀奇古怪,天天睡这种地方,不磕碜才怪呢吧!

    眼看着就快过冬了,连个空调都不装。

    啧……

    槐诗撇了撇嘴,一步跨入了其中,被黑暗吞没了。

    就好像被一只巨兽一口吞入了腹中,分辨着来者的成分,识别着是否是有人入侵。当小猫留下来的权限和槐诗自己本身的特质通过验证之后,他便悄无声息此出现在了陌生的环境里。

    一座破败的剧场之中。

    槐诗站在舞台上,环顾着四周。

    和小猫那里一模一样,根本是年久失修的废墟一样,唯有舞台的四周高台之上,七张巨大的座椅依旧残留着往昔的奢华。

    除了右侧一张属于长发王子的座椅空空荡荡之外,其他六把椅子上都依靠着一个个身影,在沉睡之中,毫无防备。

    只有随着槐诗的出现,一张椅子下面,匍匐在尘埃里的一双血色的眼瞳缓缓抬起。

    一条已经腐烂过半,看上去好像蛇一样的鬼东西缠绕在椅子腿上,依偎着黑发黑眼的沉睡王子,警惕地凝视着他。

    惊了!

    槐诗愣了一下,遍体生寒。

    怎么里面还养狗的?!

    这小猫可没说啊!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