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天启预报 > 第一百七十章 进阶之前

第一百七十章 进阶之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三天之后,石髓馆

    寂静的地下室。狂沙文学网

    不,应该说地下室之下的地下室里。

    这个破地窖虽然只有十来平米,但以槐诗的体力辅以各种工具,也挖了足足三天以上,直到昨天才彻底完成。

    劣质空气净化器嗡嗡作响,缓慢地将新鲜空气一丝一缕地输送下来,但依旧不能驱散这里的bī)仄憋闷,反而越发地令人心烦。

    摇曳闪烁的昏黄色灯光之下,槐诗带着口罩,面无表地抬起手中翠绿色的针管,一步步走进墙角。

    就在角落里,被捆绑住的乌鸦疯狂地挣扎着,瑟瑟发抖,眼神惊慌。

    “说实话,一直以来你对我的帮助,但走到今天这一步实属难料……”

    槐诗捏住它的脖子,注器刺落,翠绿色的毒液缓缓地推入了它的腔之中,“一路走好吧,我亲的朋友。”

    转瞬间,乌鸦迅速地干瘪了下去。

    就好像风化了几十年那样,瞬息间,脱水干瘪,只有毒化的源质如雾气那样从干枯的尸首中升腾而起,迅速消散在空气之中。

    槐诗怜悯地凝视着它,许久,毫无怜惜地将乌鸦的尸体丢进了角落里的垃圾桶里。

    “看起来是成功了啊。”

    他转过,看向桌子上站着的乌鸦:“你觉得怎么样?”

    “我说你就试个药,能不能别整这些花里胡哨的?”

    真正的乌鸦瞪着他,不,说实话槐诗也不知道她究竟是不是个乌鸦,但看上去像就对了。

    “试药就算了,你还特意买这么多只乌鸦回来,故意的吧!”

    “反正左右都要试药,不如找个能让我开心一点的动物过来呢,对不对?”槐诗深深地看了一眼面前的坑货:“至于试验品为什么有些像你,只能说你想太多了,只是巧合而已。”

    “哇,这个渣男一样的语气,你已经不是那个清纯可的小槐诗了。”

    “……所以你觉得这都是谁的错啊!”

    两个人一边斗着嘴一边顺着梯子爬上了地下室,关好了下面的门之后,槐诗又经过了消毒室和好几杀菌设备之后,终于回到了石髓馆的地下室之中。

    通向地窖的入口已经被一层一层物理隔离方式给严格的划分了开来。

    俨然生化级的的防护。

    而回到了地下室之后,槐诗第一反应就是走向角落,看向了那个被郑重摆在恒温柜正中央的木头瓶子。

    或者说,树血之瓮。

    如今上面的木纹和瘢痕已经和刚刚带回来的时候截然不同,那一张张面孔已经游移重叠在一起,到最后,形成了一张酷似槐诗的立体面孔,就好像从上面雕刻出来的一样。

    已经有八分像了。

    倘若槐诗不是亲眼看着它一天天变成这个样子的话,他自己都不可能相信这是天然生成。

    “已经快要熟成了。”

    乌鸦大概地扫了一眼瓶子,微微颔首:“保持六小时一次的浇灌,大概今晚就可以进入最后的阶段了。”

    槐诗耸了耸肩,掏出刀子,割破自己的手腕。

    带着浓郁负能量的鲜血便缓缓地从伤口中流出,顺着手指一滴滴地落在树血之瓮,装满了酷似杯子的凹槽之后,便缓慢地渗入到了木质的肌理之中。

    在细碎的生长声中,槐诗甚至可以看到瓶子上面自己的面孔在一点点的变化。

    越来越像自己。

    这就是乌鸦所说的,对于槐诗进阶至关重要的道具。

    “与其说是进阶,不如说进阶之前的调整。”

    乌鸦神神秘秘地说:“你看,有的时候想要从非洲偷渡,就得多想点办法……”

    “偷渡?什么偷渡?”

    槐诗下意识地警觉:“该不会是转换谱系吧?”

    “要说转换谱系倒是不至于,e,怎么说呢……让我想想。”

    乌鸦沉吟片刻之后解释道:“你现在已经知道所谓的深渊谱系,其实就是原本天文会所奠定的天国谱系了……但实际上,天文会自只是加工者,并非创造者,你能明白吧?

    没有奇迹是凭空而来的,哪怕天文会再怎么牛bī),再怎么厉害,哪怕他们可以重启世界十几次,无止境地去颠覆物质守恒的定律、再造乾坤,但依旧不能凭空创造真正的‘奇迹’。”

    “这难道还不算奇迹么?”槐诗问。

    “那么,来让我们再上一堂基础课吧。”

    乌鸦停顿了一下之后,严肃地说道:“严格上来说,在学者之间,所谓的奇迹并非是形容神祗所创造的超自然现象或者是不可思议的事——而是专指超然与尘世规律之上的变化,自世界轴心之中直接流溢而出的指令和现象雏形。

    当然,这其中有一大部分都是来自于随着世界一同而诞生的神灵们,但依旧有那么一部分……不属于神灵的所有,你懂吧?”

    槐诗听懂了一点,但总觉得她说的话题分外诡异,好像对自己有所隐瞒,但好像又只差那么一点点就可以明白。

    隔着一层窗户纸。

    “所谓的天国谱系,也就是如今坠落的深渊谱系,就是将这一部分奇迹通过记录转化为源典,进行再造而成。”

    乌鸦说到这里,看到他依旧一脸懵bī)的样子,忍不住无奈地叹息:“好吧,我再说的直白一点——深渊谱系所记载和传承的,乃是由人而造。”

    一瞬间,槐诗陷入呆滞:“人类……所创?”

    “没错,倘若与神之所创的神迹所对应的话,天国谱系所记载的,便是人迹——数千年以来,由人得到、由人行驶而且由人所掌握和运用,最终由人而终结被人所记录的力量。”

    乌鸦的语气复杂起来:“天国谱系这个名字真正的含义,便是抛弃死去之神,以人之手创造出天国乐土。

    不过正因为这一份狂妄,所以在陨落之后,才会被称为深渊谱系吧?但这些已经距离你太远了。

    说实话,一直以来我都不太想让你知道这些东西,如今看来,一直藏着掖着也没意思,你应该有知晓的权利。”

    乌鸦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你现在知道,‘天国’真正想要保存的究竟是什么了吧?”

    呆滞之中,槐诗拿出命运之书,愕然地看着它的扉页,许久,僵硬地抬头:“你是说……所有天国谱系的升华之路和进阶?”

    “啊,没错。”

    乌鸦缓缓地颔首:“除了海量的灵魂副本之外,直到‘理想国’彻底分裂之前,天国谱系所开发出的七十七种圣痕,九条完整的升华之路,全部保存在其中。而随着上代会长的失踪,这一切随着天国的陨落一同消失。

    如今堕入深渊之中的‘理想国’残党或许还掌握着一部分吧?不过他们现在的子也不好过,比绿还惨,基本上很难在现境露头。

    毕竟已经被列为了‘毁灭要素’了,从保护世界的人变成毁灭世界的存在,‘黄金黎明’那帮家伙不知道究竟是怎么想的。”

    槐诗的表已经僵硬了。

    不知道做出什么表才好。

    他现在开始考虑,自己收拾收拾东西跑路找个偏僻边境避避风头还来不来得及,要是被人发现自己拿着命运之书……下场肯定会惨不忍睹。

    “放心,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况且你现在就是一个路人,别人点会知道命运之书在你手里?”

    乌鸦选择地忽略了kp他们,安慰道:“况且现在天国谱系的人虽然不多,但也不少,有这么一两个也正常。而且,就算你不说自己是天国谱系,也没人能够看得出来哇!”

    槐诗已经万念俱灰了,不想理她,可这又和自己接下来的进阶有关,只能继续看着她,期盼着能够听到一个好消息。

    “想必你应该能注意到,历史上很多时候人迹和神迹其实往往都相辅相成,两者彼此之间的界限其实并没有定义之上的那么明确,只不过是侧重点在哪一边而已。”

    乌鸦停顿了一下,露出神秘地笑容:这就导致了有的时候,两者的区域可能会产生重叠——”

    槐诗愣了半天,旋即反应过来,大怒:“这他妈说来说去,还不是二五仔么!”

    “说得这么难听干嘛?官方二五仔能叫二五仔么?”乌鸦震声道:“这叫fbi!”

    “……”槐诗无言以对。

    “咳咳,刚才说到哪儿了?哦,二五仔……”

    乌鸦继续说道:“从构建之初,天国谱系所追求的就是泛用和针对地狱的适应,几乎汲取了六大谱系所有的源典,集合了全人类的力量才得以山寨……咳咳,构建完成。

    因此所有的基础圣痕其实在其他的谱系里都有对应的原型。九道升华之路里,有五条半都在如今的六大谱系里有所映。

    也就是说,这几条升华之路虽然带着天国谱系的本质,但依旧拥有其他谱系的特和征兆。”

    “为什么只有五条半?”槐诗好奇。

    “因为有半条还没有来得及完成,主持工作的上代会长就失踪了……”乌鸦耸肩,露出神秘地微笑:“总之,你放心,只要你进阶选得好,虽然你骨子里是二五仔,但表面上谁都看不出来的。”

    毕竟这些年的地狱开拓也没有停止,新发掘出的圣痕屡见不鲜,各个谱系自己都在不断地搜集和整理。

    况且,深渊谱系只不过是陨落了而已,又不是什么忌,现在还有不少人在到处晃dàng)着呢,也没见人人喊打。

    虽然命运之书的存在比较要紧,只要槐诗能够保守秘密,就不会有人拿这个来给槐诗做文章。

    经过乌鸦的一通解释之后,槐诗终于稍微放下心来。

    但不放心也没办法,车都已经上了,现在想跳车也晚了。他只关心乌鸦究竟想把自己这辆违章车改装成什么型号。

    “这些子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来着。”

    乌鸦感慨:“毕竟你将来要长期在东夏和周边的边境里活动,考虑到这一点,而且魂所属的几条升华之路正好有一条对应着东夏谱系,将来可以抱一抱社保局的大腿,我就干脆自作主张了。

    让你参加厨魔大赛,获取树血之瓮就是为此做准备。

    接下来,我们只要把魂的结构稍微调整一下,修正为对应那一条升华之路的原型,然后就能够考虑进阶的事了。”

    听到她的描述,槐诗简直服了。

    合着魂这一辆违章车,还可以随时进行对口的改装和加工。

    “甭管怎么样,先挂上东夏的车牌,是这个意思对吧?”

    槐诗无奈叹息了一声,最后问道:“那究竟是哪一条升华之路,什么样的进阶,你总该跟我透露一下了吧?”

    “唔?这么心急吗?我还打算给你一个惊喜呢。”

    乌鸦拟人化的挑了挑看不见的眉毛,露出微笑。

    “在东夏,‘圣痕·魂’其实应该被称为‘礼魂’,具备这一奇迹的人被赋予了侍奉死亡的使命。

    它所对应的进阶,叫做‘山鬼’。

    而在天国谱系的目录之中,而这一条源自东夏的升华之路,被称为‘天问’。”

    天问?

    有那么一瞬间,槐诗被这个时髦的名字而迷惑,可紧接着,他便反应过来。

    “等一下!”

    他瞪大眼睛:“山鬼,不是女的吗!”

    乌鸦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

    微笑起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