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天启预报 > 第一百六十六章 粪海狂蛆

第一百六十六章 粪海狂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天启预报正文卷第一百六十六章粪海狂蛆‘烂疮男’最后恨恨地瞪了槐诗一眼,收回视线,艰难地调配起了解毒药——在这里参赛的选手,似乎有一个算一个都是毒药大师,哪怕不能根除,可依旧勉强抵御了被削弱之后的花香。

    毕竟不能直接过去捅一枪。

    经过了鸢尾花和花香两层的稀释之后,龙血的效果着实有限。

    很快,槐诗也停止了释放。

    龙血虽然流不尽,但消耗的都是自己的源质,哪怕是以槐诗相较同阶的超量储备,在释放了十多分钟之后也有些够呛。

    在陆续由有两人退场之后,此刻场上只剩下了四个人。

    狂猎、烂疮男,槐诗……和罗娴。

    罗娴从头到尾都很淡定。

    就好像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一样,如今正搬着小板凳看着自己锅里的酸菜鱼……说实话,槐诗一点都看不出这个东西究竟毒在哪里。

    完全没有任何痕迹和征兆啊。

    就是很普通的一锅酸菜鱼而已!

    按道理来说,十六进八的比赛只剩下了四个人,这时候已经不用在比下去了,可评委们却没有叫停,目光反而越发地郑重和审视。

    时间在飞快的流逝。

    在四十五分钟的时候,狂猎率先呈上了自己的作品。

    ——盐烤多春鱼。

    当刷子扫去上面的盐粒之后,一阵奇香就随着鱼皮的破裂扩散开来了开来,所有嗅到那味道的人瞬间陷入了恍惚之中。

    紧接着,不可抑制地兴奋了起来。

    靠妖……

    槐诗踉跄后退了一步,捂住嘴,汗流浃背。

    那味道,哪怕飘了这么远,也依旧有着不逊色于任何禁药的恐怖致幻效果。只是短短的瞬间,槐诗眼前就幻象丛生,无数光斑凭空浮现,整个赛场都变得绚丽起来,宛如升上天堂那样。

    天旋地转。

    倘若不是乌鸦培养出来的毒抗,他可能早就像是嗑嗨了之后瘾君子一样倒地口吐白沫了。

    这还是他提前注射了抗毒剂的前提。

    “妈耶,黑暗料理恐怖如斯!”

    槐诗捂住鼻子,差点习惯性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而评委们却好像屁事儿都没有一样,一人抓起了一串放到嘴边,大口咀嚼了起来,嘎嘣嘎嘣的酥脆声音泛起,诱人的香气旋即越发地浓密起来,勾引的人几乎想要扑上去抢一串下来放口饕餮。

    没过几分钟,烤鱼就消失在了评委们的口中,余香经久不散,令所有剩下的参赛者都陷入了一阵阵恍惚。

    “我知道你,十年前上一届的罗马赛区亚军,没想到你会出现在这里。”枯瘦的评委抬起眼睛:“我还以为你会回罗马参加那里的海选。”

    “寻找材料而已。”狂猎淡淡地说道,“结果呢?我的作品合格了么,先生。”

    “完美的味道,将这致命的幻象浓缩在鱼肉之中,随着鱼籽的爆裂,给人带来了目眩神迷的堕落感,绝妙的作品。”

    枯瘦的男子颔首赞叹:“看来你的造诣已经有了新的提升,可喜可贺,希望您在半年之后的全球比赛能够得到新的成绩。”

    狂猎平静地点了点头,转身走向了休息室里。

    第二个端上菜品的是‘烂疮男’。

    可他刚刚走到了评委席前面,就有人斜插一脚过来的,挡在她的面前。

    “不好意思,我先。”

    隔着面具,槐诗向着她露出了愉快地笑容。

    她还正准备说什么,槐诗已经将手里的盘子放在了桌子上。她的表情抽搐了几下,后退了两步,不跟槐诗争抢顺序。

    然后,看到了槐诗悄咪咪从背后抬起的中指……眼睛瞬间仿佛要喷出火来一样。

    恨不得把这个王八蛋乱刀砍死。

    而槐诗,已经麻利地将罩在餐盖里的四份料理摆在了桌子上,后退了一步,向着评委们露出微笑。

    “请用——”

    几位评委互相看了一眼,伸手,揭开了盖子。

    那一瞬间,所有人都愣住了。

    诺大的赛场在瞬间鸦雀无声。

    因为有璀璨的金光从餐盖之下喷薄而出,照亮了一双双不可思议的眼瞳。

    “光?”

    “放光了!”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会发光的菜么?”

    就连河马都愣在当场。

    “这是什么?”

    “啊,我做完之后看时间还有的剩,就随手用铜片、锌片还有其他电解质捏了一个土电池。”

    槐诗淡定地伸手帮他把盖子拿起来,给他看自己焊在餐盖内部的那一组土电池和钨丝,“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

    河马愣在原地,许久,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么多年第一次,竟然有选手给自己开玩笑。

    “令人愉快。”

    他仰头笑了两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神情严肃起来:“这位选手,倘若你的菜品让我失望的话,我会亲自给你降下诅咒。”

    说着,他看向了餐盘之中端上的视频。

    那好像是一块……正方形的黄油?

    还是什么其他的。

    隐约能够嗅到细微的花香,可是却好像一块大肥皂一样,让人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在灯光的照耀之下,隐约能够分辨出最外层的胶质只不过是一个壳子。

    一个餐盘。

    将真正的食物和美味封存在内部。

    “还真是分子料理?”

    河马信手拿起了餐刀和勺子,在上层微微一敲。

    啪的一声脆响。

    紧接着,宛如洪流一般的辛辣自其中喷薄而出,瞬息间仿佛要令人窒息而死那样,浓郁的难以形容。可就在无法忍受这剧烈的刺激,准备呛咳的时候,那辛辣却骤然摇身一变,化作了沁人心脾的花香,抚慰了痉挛的肺腑和痛苦,温柔地拉扯着人堕入昏沉而匮乏的梦想里去。

    “咖喱?”

    评委们愣住了:“竟然是咖喱?”

    随着勺子从油壳之中收回,上面的竟然是水晶一般的冻装物体。

    当那泛着淡淡黄色的肉冻被剖开,黄褐色的粘稠液体便从其中缓缓流淌而出,正是但但的咖喱和闷烧到如今的鱿鱼片,一旦接触空气,便散发出宛如爆炸一般的鲜香味道。

    “请享用创意分子料理——鸽子咖喱。”

    槐诗后退了一步,摘下了身上的围裙,微笑着报出了菜名。

    “鸽子?”评委一愣。

    哪里有鸽子!

    而且这哪里是鸽子,这他妈分明是粪海狂蛆!

    姑且不说这个黄褐色粘稠咖喱的卖相还有一根根在里面蠕动着的鱿鱼须,光是这个充满刺激的味道就足以让人退避三舍。

    这已经不是纯粹难吃的程度了,而是怎么都不想吃的级别!

    不,倘若以黑暗料理而论,这一点反而是加分项才对。

    但外表终究只是表象,最终的应该是本质……

    既然端上了桌,那么评委们就不会拒绝。

    况且会愿意担任厨魔大赛评委的人,基本上都是骄奢淫逸尝遍世间一切美好之后彻底厌倦的神经病,亦或是正能量反馈再也不能令他们满足从而走向深渊寻求禁忌体验的疯子。

    在这个世界上不论是禁药、爱或者是战争再或者是其他有意义没有意义的一切都不能给他们任何触动之后,在贪婪的渴求之下,他们投入了黑暗之中,拥抱了非人的禁忌,沐浴着罪孽而寻求快感。

    槐诗端上来的这一道料理,反而更合他们的心意。

    前提是——

    这一道菜的味道能够给他们惊喜!

    否则,槐诗要面临的就是十倍的愤怒和诅咒,百倍的不快和惩罚。

    “希望你能够带来一些惊喜吧。”

    河马深深地看了一眼槐诗,端起了勺子,将那一勺裹着浓浆咖喱的鱼冻放入了口中,仔细咀嚼。

    然后,所有评委都愣在原地。

    所有同步味觉的观众都愕然地呼出了声。

    因为……

    没有味道。

    明明香气如此的刺激和霸道,看上去是如此的辛辣和恐怖,可是一旦放进嘴里之后,却没有任何一丝的味道的浮现。

    就好像是喝了一口白水一样。

    空空荡荡。

    不论他们怎么咀嚼和品尝,都吃不到一丝的味道,好像在吃塑料那样。

    嚼之无味。

    愣了一下,又吃了一勺。

    还是没有味道。

    好像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感觉,可越是去探索,就越是找不到踪迹。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浓浓的失落和久觅而不得的恼火。

    随着不断的咀嚼,耳边仿佛就传来了轻佻的低语。

    “说好了哦!”“我一定来!”“我已经出门了!”“五分钟就到!”“不来是小狗……”

    那些轻描淡写的话语回荡在散逸的源质中,随着不断的咀嚼,一遍遍地回荡在品尝者们的耳边,直到最后,彻底点燃了怒火。

    “够了!”

    河马奋力地抛下了汤勺,怒视着槐诗:“你的傲慢到此为止了!”

    那一瞬间,他呛咳出声。

    随着怒火的爆发,蕴藏在咖喱之中恐怖的辛辣和无数香料错综复杂的味道一同随着他无法遏制的怒意从舌尖席卷了整个口腔,宛如海潮一般地将他吞没,令他愣在原地。

    在恍惚之中,他仿佛被无数鸽子扑打翅膀的声音包围了,千万声咕咕咕从异变的源质之中扩散开来,令他头晕目眩。

    从一开始抗拒的无味,到愤怒的辛辣,当他在错愕中试图仔细辨别那味道的时候,辛辣又迅速地蜕变成了浓浓的酸味,令他的牙龈一阵阵抽搐。

    在如此的戏弄之中,他只感觉到一阵深重的疲惫,就连那口中鱼冻的味道都变得苦涩了起来。

    直到最后,他在无数纷繁的错觉和味道之中终于得到了一丝领悟。

    “我大概……”

    河马呆滞地呢喃:“被鸽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