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天启预报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手滑

第一百六十五章 手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天启预报正文卷第一百六十五章手滑有那么一瞬间,他体会到了,究竟什么样的程度才可以被称为天才。

    所谓的天成之才,正是要来形容这一份无人能够模仿和触及的可怕本质和天赋吧?

    只是握着刀,无需其他,就让人体会到了待宰牛羊的恐惧。

    他终于明白,休息室里那三具尸体究竟是怎么被制造出来的了,还有那些人望向自己的古怪眼神,那种浓浓的忌惮分明是送给自己身旁的罗娴。

    而自己,却在沉睡的哥斯拉旁边足足坐了一个小时。

    度过了徘徊在死亡边缘的三千六百秒。

    槐诗吞了口吐沫,勉强自己收回了视线,专注地从自己的工具箱里搬出了乌鸦为自己准备的所有工具。

    滤网、量杯、反应釜、漏勺、滴管、注射器。

    紧接着,便是大件。

    一个小巧的水浴锅、一台轻型炼金离心机、一整套萃取和提纯的设备,还有一个装满了液氨的保温瓶。

    以及一系列零碎的原材料。

    这就是他所要依仗的厨具。

    比起厨具来说,更像是炼金设备的仪器。

    “这算个什么厨师!”旁边一个披着破斗篷脸上长满了烂疮的男人抬头,看了一眼,忍不住冷笑。

    “这么多设备,究竟是来耍杂技还是做菜啊!”

    他冷眼撇着槐诗:“难道你以为评委没有见过炼金术吗!”

    一时间,就连评委席上的几位评委都忍不住皱眉。

    槐诗随手打开了举办方提供的材料箱,随手从里面扯出了一条三米多长浑身长满了倒刺的鱿鱼砸在了桌子上。

    听到他的话,抬起眼睛瞥了过去。

    “少见多怪。”他抬起了中指,反问:“听说过什么叫‘分子料理‘吗?”

    “……”

    一时间,不止是他和评委,就连观众都目瞪口呆。

    神他妈分子料理。

    多新鲜呐!

    黑暗料理界这么多年,什么菜系都有,还是头一次见有人要搞个分子料理。

    连质疑者的愕然地张大了嘴,脸上伪装用的烂疮险些掉了一块下来,旋即他反应过来,把脸上的烂疮伪装重新贴好,只是嗤笑了一声,收回了视线。

    比赛在继续。

    但如今的比赛已经和不久之前的截然不同。

    不只是气氛,还有材料和其他厨师的料理方式。

    根本不用去辨别,当槐诗刨开了那一只鱿鱼之后就发现,这玩意儿浑身上下基本上没有一个能让正常人吃的地方。

    凭借着自己只是入门的炼金术,他都能够断定,这玩意儿的每一个部位都带着置人于死地的猛毒。

    还有其他厨师的料理方式和随身携带的古怪作料,以及从锅中升腾而起的刺鼻味道。

    升腾的火焰照亮了一张张阴冷狞笑的表情。

    与其说他们在做什么难吃的东西,倒不如说,是在考虑怎么在食物里下毒才对吧!

    只有罗娴一个人一板一眼地切着菜,烧着锅,然后切着自带的酸菜作料,好像真得准备做一锅……酸菜鱼?

    虽然目光打量着左右,可槐诗的动作却没有丝毫停顿,双手抓起厨刀刨去鱿鱼内脏之后一阵噼里啪啦将它切成了碎末。

    紧接着,听见了耳旁骤然传来了风声。

    不假思索。

    槐诗抬起了手中的刀锋,向着前方斩下。

    等将那一根飞过来的倒刺凭空斩落的时候,他才抬起头,看向倒刺的来处——那个烂疮男。

    他正抓着一条长满倒刺的鱼,似是无辜地看着槐诗:“抱歉,失误失误,你没事儿吧?”

    “啊,我没事儿。”

    槐诗咧嘴一笑:“失误嘛。”

    他手中动作不停,直接抄起钳子捅进了材料箱里,扯了一只诡异的水蛇出来,猛然砸在了砧板上,就在说话的时候,刀锋斩落,剁下了蛇头。

    诡异的蛇头飞起,依旧呲呲地吐着毒信,张口欲噬。

    巧合一般地,飞向了烂疮男的方向。

    “啊,手滑了……”

    就在槐诗歉疚的声音里,烂疮男慌乱躲闪,蛇头从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落尽了他煮沸的汤锅里。

    恶臭旋即在从泛着奶香的骨汤里泛起。

    前功尽弃。

    烂疮男的表情骤然扭曲了一下,似是想要发作,但却没有扑上来,只是表情抽搐了一下,恨恨地收回了目光。

    很明显,在评委的目光之下,选手之间的互相干扰被视为允许的行为,倒不如说观众们反而乐意看参赛者之间暗中争斗的你死我活。

    可直接攻击选手就会犯规。

    槐诗的眉毛挑了一下,感觉自己get到了一点什么,却没有说话,继续专心地准备着自己的作品。

    鱿鱼处理完毕之后,接下来的就是辣椒。

    直接从举办方提供的材料里选择了来自美洲的魔鬼椒,据说在边境,真得边境异种会种植这种真得会辣死人的辣椒。

    而举办方所提供的无疑是其中的上品。

    槐诗一刀剁下去,就已经泪流满面了。

    呛人的恐怖味道在瞬间扩散开来,几乎覆盖了这个赛场,令所有人都笼罩在这种宛如焚烧一般的恐怖味道里。

    一阵乱剁之后,槐诗赶快把这玩意儿装进了袋子的封好。

    接下来是生姜、胡椒……一堆一堆重口的东西倒进了盆里,整个盆里瞬间好像变成了一个小小的地狱,翻涌着各种令人不适的颜色。

    旁边的参赛者都已经傻眼了。

    神他妈分子料理……你这是分子川菜吧!

    就在此时,槐诗的眼前骤然一黑,感觉到呼吸不畅了起来,剧烈地呛咳起来。

    空气中骤然涌出一阵阵酸苦的味道,向着四周扩散,所过之处,所有参赛者的动作顿时一滞,感觉到意识中渐渐泛起的昏沉和恍惚。

    有毒!

    当槐诗猛然抬起头的时候,却看到对着他冷笑的烂疮男,还有他面前沸腾的铁锅里那一锅色泽诡异的浓汤。

    堪比毒气的恐怖味道就是从其中扩散开来,姑且不说其中的浓汤有多么的恐怖,哪怕只是余毒,就有好几个参赛者迅速倒下了,口吐白沫。

    很快,便因为失去比赛能力而被人拖了下去了。

    一瞬间,人数就少了一多半。

    只剩下了六个。

    “抱歉,味儿好像有点重。”烂疮男用汤勺舀起一勺浓汤,在鼻尖细细地闻了闻,抬头向着他露出嘲弄地笑容:“没有对你造成干扰吧?”

    “没有,没有。”

    槐诗依旧微笑着,虽然被面具盖住看不到,可眼神之中倏无任何责怪和不满:“等会儿我这里的味道可能也比较冲……多多包涵嘛。”

    说着,他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注射枪。

    对准自己的脖子,扣动扳机。

    瞬息间,强效解毒剂注入了动脉之中,瞬间流转全身。

    看着他死鸭子嘴硬的样子,烂疮男冷哼一声收回视线,他倒要看槐诗究竟能够在自己的毒雾中撑多久。

    轰!

    就在前面,狂猎面前的炉子中骤然喷出一阵烈火,无数苍蝇从其中飞出,化作黑云一般,乌压压地散开了开来。

    紧接着,又有一个参赛者掀开了自己的锅盖,无数惨叫的幽灵从其中怕了出来,疯狂地扑向了四面八方……

    有了烂疮男带头,整个赛场瞬间陷入了混乱。

    而观众们却兴奋地呼喊了起来,高声给自己看好的选手鼓劲儿加油,恨不得立马有人拔出刀来把其他人砍死两个。

    就在混乱的斗争之中,槐诗仿佛置身事外一样,劫灰之火从厨刀上一闪而过,把飞过来的苍蝇和幽灵幻影等等鬼东西斩灭之后,将厨刀丢到了一旁,反而专注地搅拌起自己剁好的香料来。

    很快,他就将搅拌均匀的香料放在了灶台之上。

    一丝炼金之火自他的指尖流出,悄无声息地混入了青色的火焰之中,紧接着,槐诗抛下了厨刀,伸手虚引。

    当十字长枪浮现的瞬间,罗娴似是有所察觉,抬起头看了槐诗一眼,眼角微微挑起。

    枪刃的虚影隐藏在槐诗的手掌之下。

    只是部分具现化的枪刃上,一丝一缕粘稠的龙血落下,没入香料之中,悄无声息绽放开了一朵朵纯白的鸢尾花。

    可紧接着,鸢尾花也被切碎了。

    融入了上香料里,随着槐诗的搅拌,渐渐地消失不见。

    只有芬芳地香气在炼金之火的激发之下,一丝一缕地扩散开来,悄无声息地渗入了此刻赛场上嘈杂的味道之中,向着四周扩散。

    aoe放得爽吧?

    槐诗微笑着,现在,轮到他了。

    他手中加大了火力,催发出更多龙血中的花香,甜美的花香在无数恶臭和刺鼻的味道中如此地显眼,那一丝丝甜蜜的芬芳绽放在鼻尖的时候,所有参赛者都愣了一下。

    旋即,便感觉到无可抵御的疲惫和困倦从身上涌现。

    尤其是被槐诗重点照顾的烂疮男。

    有百分之八十的香气都在他暗中的鼓动之下飘向了他的地方,他一个踉跄,整个人都趴在了灶台之上,艰难地抽搐起来,半张脸都被炉火烧焦了,狰狞无比。

    当他艰难地回过头的时候,便看到那一张向着他微笑的粉红色猪头面具。

    “身体不舒服吗?”

    槐诗关切地望着他:“要记得看医生啊。”

    烧焦的烂疮剥落之后,所显露的竟然是白皙的肌肤,还有堪称靓丽的侧脸……察觉到自己的伪装破碎,她狼狈地从灶台上爬起来,拉起了破斗篷盖住面孔。

    看向槐诗的目光就充满了阴冷和愤怒。

    “长得不错啊阿姨。”

    槐诗吹了声口哨:“皮肤保养的真好,一点都看不出四十多了……”

    崩!

    分不出牙齿咬碎的声音,还是菜刀被捏碎的声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