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天启预报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兄妹

第一百二十六章 兄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有个老笑话。

    说是有人坐船航行遇到了暴风,他突然意识到这是神的惩罚,于是赶紧跪下祈祷:请求看在其他无辜的人份上饶恕他。

    这时,只听天空传来了一个冷笑的质问声:你觉得我凑齐这一船人容易么?

    就好像你以为这是什么好莱坞特效片,顶多迈克尔贝一流,大家轰轰轰,炸炸炸,爆米花管够。

    结果片头字幕一过,看到了导演的名字——北野武。

    全船恶人。

    忽然之间大家好像都要不得好死了。

    这他妈是什么鬼?

    艾晴咬着牙,压抑着不快的声音。

    实际上发生什么,她早已经有所预料了。在历史上,由白冠王派往世界各地的黑船不计其数,但能够回到新大陆的却寥寥无几。

    尽管美洲谱系绝大多数精英都是乘着这样的船一路乘风破浪而来,但在着之前,肯定已经有超过十倍,甚至百倍的船被沉入了汪洋之中。

    甚至是否留在现境还是个问题。

    根据统辖局历史修正会的统计,在各个边境和地狱之中都开掘出了有关这种黑船的残骸,也就是说,它的线路绝不是从现境的这一出大陆到另一处大陆那么简单。

    恐怕在离开港口的那一瞬间,他们就已经不在现境之中了。

    否则,也不会出现烈日消退,永夜笼罩这样诡异的现象。没有任何人能够抵抗现境的自我修正维持如此庞大的变化。

    除非是在地狱里。

    这样的景象才有可能实现。

    ——众神的诅咒。

    这种离奇的现象被这么称呼。

    这个世界不容许白冠王的崛起,或者说,往昔曾经还存留在这一世界,甚至还掌控着这个世界的诸神不容许这个叛徒的自立。

    哪怕暂时对于远在新大陆的白冠王无可奈何,但也绝对不会放过任何铲除其羽翼的机会。

    “可这船上大部分人都没有想着去投奔白冠王吧?”槐诗叹息,“几个社团抢人,哪里有为难萌新的道理?”

    艾晴嗤笑着反问,“当你将棋盘上的棋子向前挪动一格的时候,这究竟是你的意愿,还是征得了棋子的同意呢?”

    槐诗沉默。

    他明白艾晴的意思了。

    棋子究竟在想什么,不重要。

    重要的是,它究竟在什么位置上。

    倘若无足轻重的话,弃之不管也无所谓,但倘若位于险要之地的话,那便要冷酷无情地予以绞杀。

    “所谓的人智和人知都太过薄弱了,槐诗。”

    艾晴冷声说:“在五阶之上的领域中,只需要一个念头,就可以轻易扭曲……就好像提线傀儡那样,不但身不由己,就连灵魂也是神明们的货币而已。

    唯一的区别,不过是上面印着谁的大头,背后究竟藏着多大的面值而已。”

    况且,就算神明们尚有仁慈可供挥霍,这船上难道会有一个无辜者么?

    得了吧,大家都是黑暗生物,装什么蒜呢……包括槐诗如今的这层马甲在内,哪个人不是血债累累?

    “原罪……之子么?”

    艾晴终于想起了在一开始的时候kp所展示的那个故事标题,到现在才明白深藏在其中的恶意。

    更令她愤怒的是,自从kp的版本更新之后,所有玩家的轮廓都被一层黑暗覆盖了。根本看不到其他人的反应和表情,除了彼此之间聊聊几句听不出起伏和语调的交流之外,简直最大限度的削弱了玩家之间彼此联合的可能性。

    “故事,故事才是正体,对不对?”

    kp仿佛窥见了她心中的恼怒,微笑着说道:“角色和角色之间的沟通才是故事最美妙的地方,而非凌驾在其上的玩家。

    倘若角色被高纬度肆意操控和把弄的话,那么有何曾经众神对人类做的事情有什么区别呢?”

    艾晴没有再说什么。

    可槐诗却压力山大。

    在从艾晴口中知晓了那一段血腥历史之后,他对通关这个副本已经没有多大的信心了。整个船的黑暗生物,自己一个猎魔人,哪怕是挨个去杀,十几天也杀不完啊。

    况且,如今在这一片漆黑的海洋中,哪怕是庞大的钢铁游轮也无法给他带来多少安全感。再坚固的船,又抵得住多少黑暗生物去拆?

    可以说只要爆发一场混乱,一切都会毁于一旦。

    而帕拉苏斯塞尔大可隐藏在黑暗中,只要不露面,槐诗就输定了。

    更况且,范海辛的使命真的如此单纯么?

    牵扯到圣灵谱系和美洲谱系的斗争,槐诗不觉得这一切会如此简单,倘若只是一个任务的话……又怎么可能在贤者之石中存留记录?

    “这究竟是谁的贤者之石呢?”他现在发自内心的疑惑:“总不可能是白冠王的吧?”

    “别开玩笑了,白冠王早已经凌驾于五阶之上,‘陨落晨星’这个圣痕也不过是后人根据他的神迹所仿造的力量而已。”

    艾晴说:“多半是船上某个顺利抵达了新大陆的幸运儿吧?不,这也就是说,这一艘船有相当大的几率能够平安抵达新大陆才对……槐诗,目前我们仍有机会。”

    槐诗知道,但他担心……这机会很快就没有了。

    因为船上的人已经快要打起来了。

    槐诗这样事不关己的玩家可能无法体会当时他们的处境,也无法感受到这种在一瞬间被整个世界所抛弃的恐怖绝望感。

    可毫无疑问,对于原本就绝非善类的黑暗生物们而言,骚乱和争斗早已经是铭刻在骨子里的本能。

    在最初的恐惧过后,这诡异的永夜所带来的便是深入骨髓的压力和弄到化不开的绝望,紧接着,已经濒临疯狂。

    槐诗几乎可以看得到那一根脆弱到好像风中残烛的保险丝正在渐渐地崩断。

    “不要搀和进去,我们先保护好自身。”老肖低声说:“稍后到我的房间里来,情况变了,我们需要从长计议。”

    对此,无人反对。

    在混乱一触即发的关头,别说力挽狂澜了,就连自保可能都变得相当困难。哪怕三阶圣痕在这群黑暗生物里已经算是高手了,但里面不知道还藏着多少过江强龙呢。

    光是槐诗就能够从好几个人身上感觉到了强烈地压制感,不排除有第四阶段的人藏在之中。

    可出乎预料的是,这时候站出来力挽狂澜的,竟然是昨晚餐厅里那个看起来异常风尘的女人。

    她和他那位呆板的丈夫给槐诗留下了异常深刻的印象。

    不止是夫妻两个巨大的差异,还有今天早上时他们的行动——在察觉到船员死去的时候,就第一瞬间冲向了船长室的方向。

    至少,看得出来脑子还算清醒,知道这时候内斗等于自取灭亡,那个自称为艾琳诺夫人的女人竭力地安抚着周围的人,似乎颇有成效。

    直到那个手提着鸡脖子的老女人再次发癫。

    “你可闭嘴吧,婊子,这里不是你卖春的地方!”她怒骂尖叫:“你们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只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指望就不自量力的踏上了这艘船,去自寻死路!如今死路来了难道还要害怕么?

    你在指望什么?哈!指望这一群失败者团结起来吗?是指望这一群被圣灵谱系追杀了几十年连头都不敢露的废物?废物到了哪里都是废物!难道诸神对你们残忍,白冠王就会给你们庇佑么?”

    有人怒目而视,可老女人的神情却越发狰狞:“难道我说的对么?你们能指望谁?这个卖身的婊·子?那边那个只会抱着猫装腔作势的样子货?还是这个坐在轮椅上话都说不清楚的糟老头子?!得了吧,你们谁都指望不上!”

    “好了,闭嘴,雅嘎。”

    在轮椅上,他的哥哥终于发出声音,嘶哑又浑浊:“不要再说了。”

    “我说了什么?”雅嘎嗤笑:“真相么?”

    “我说了,闭嘴。”

    他的哥哥抬起浑浊的眸子,凝视着她,眼瞳里迸射出某种可怕的光:“难道你不知道我是在救你么?”

    “哈哈,我的好哥哥,你只想救你自己!”雅嘎怒吼:“你只想要让白冠王给你延续寿命!不惜把我也骗到这一艘船上!”

    “我说了,闭嘴。”

    哥哥再次发出声音,好像兄长的威严终于起作用了,雅嘎苍老的面目抽搐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尖叫了一声,转身离开了餐厅。

    手里的那只鸡依旧向下滴着血,隐约能够听见走廊里传来了她歇斯底里的咒骂和咆哮。

    “我为自己的妹妹的话抱歉。”

    寂静里,轮椅上的老人首先看向了那个角落中的少年,“她并非有意,只是我两个侄女都去世之后,她的行事就有些……过激。”

    “我知道,我知道。”

    那个抱着猫的埃及少年傲慢地笑了起来,包含着嘲弄:“一个疯女孩儿而已,我不至于因为她去计较什么。”

    老者颔首:“我们的盟约依旧有效么,法老王?”

    “当然,寇斯切。”

    抱着猫的‘法老王’漠然地瞥着周围那些人,好像看着尘埃一样,眼神轻蔑:“在抵达新大陆之前,我和斯芬克斯不会对你出手。”

    “感谢你的大度。”

    老者缓缓调转轮椅,环顾着四周:“听到了吗?都冷静一点,除了这徒劳的黑夜之外,诸神那我们无可奈何。

    白冠王会赐予我们庇佑,尔等只需等待就好。”

    他说:“黎明终将到来。”

    就像是个冷笑话。

    但没人能笑得出来。

    槐诗呆呆地坐在椅子上,就像是一个乖宝宝一样,神情纯良,眼神无害……然后内心疯狂波动,丝毫没有任何笑出来的力气了。

    雅嘎、寇斯切、法老王、斯芬克斯……

    妈耶,这什么神仙打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