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天启预报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全员恶人

第一百二十五章 全员恶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看到那个签名之后,那个老女人就彻底的陷入了癫狂,嘴里细细碎碎地不知道嘀咕着什么,有一大堆都是来自俄联的土语,还有更多的是脏话和辱骂。

    很快,她死死地抓着那一张纸,等着血红的眼睛,竟然不管阴言和槐诗了,笔直地冲向了船舱里。

    在她手中,那一支早已经死掉的鸡已经被她捏断了脖子,粘稠的鲜血自她的脚下滴了一路。

    阴言不敢一个人留在槐诗跟前,赶忙跟了过去。而槐诗也远远地跟了上去,想要知道她去做什么,为什么那个名字会让这个老女人有这么大的反应。

    很快,他就看到了,在餐厅里,那个疯女人和自己的那位可怜的哥哥纠缠在一起,隔着老远都能听见她的尖锐嗓音。

    “你骗我!你一直在骗我!”

    她好像疯了一样,死死地摇晃着自己老到随时快要断气的哥哥,愤怒地尖叫:“你知道那个诅咒,你知道!你知道我们将要面对什么,你这个骗子!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

    而那个可怜的老头儿原本坐在轮椅上,正抓着勺子喝粥呢,如今被她如此拉扯摇晃着,完全喘不过气来,剧烈地呛咳着,脸憋成了青紫色。

    就连麦片都从鼻孔里喷了出来。

    槐诗远远地看着,完全搞不明白:“那个名字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那是白冠王的名字,槐诗。”

    在他的脑中,传来艾晴疲惫的叹息,“那是白冠王亲自所书写的留言,就好像你接到的那一封信一样……自我们上船的那一瞬间开始,就已经落入了白冠王的计划之中了。”

    槐诗愣了一下,旋即如坠冰窟。

    自己何德何能,被这种大佬算计啊?

    别说算计,那种大人物看他一眼他就死了,连气儿都不带喘的,何必呢?

    “我记得你随身的装备里带有炼金工具,对吧?”艾晴忽然问:“会制作雾化剂么?”

    这个简单,不论时槐诗还是范海辛都会。

    毕竟是炼金术要用到的基础消耗品。

    “很好,我要需要你现在立刻回去,按照我的吩咐,加工一件东西……”

    槐诗听完,忍不住傻愣在原地:“这种东西,有什么必要么?”

    “印证一个猜测,快点,槐诗,快点。”艾晴沙哑呢喃:“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一刻钟之后,槐诗再次回到了餐厅里。

    只做雾化剂的过程相当简单,甚至不需要点火,只需要将几种粉末和液体简单地混合在一起就行了。

    若是不追求极限效果的话,甚至比例都不大讲究。

    刚进来,他就看到角落中老肖他们,正紧张地看向四周,看到槐诗,就招手让他过去。

    这时候的餐厅里已经快要坐满了。

    人声鼎沸。

    毕竟所有旅客在最初的慌乱之后,本能地想要抱团取暖,哪怕不能互相信任,依旧会向人多的地方汇聚,然后茫然地交换着彼此的看法和不靠谱的留言。

    虽然失去了所有的船员,但万幸的是,在检查过后,他们发现,食物的储备相当丰富,甚至足够他们这些人在海上过大半年,只不过饭却要自己煮了。

    而船,依旧在开动着。

    就仿佛进入了无人模式一样,在脱离了船员的掌控之后,依旧在向着目的地航行,速度反而越来越快。

    他们此刻已经在茫茫地太平洋之上,再无退路。

    在经过人群的时候,槐诗看到了阴言,他依旧陪在老女人的旁边,各种甜言蜜语不要钱地往上甩,看来是铁了心地要巴结上这一根有些年头的金大腿了。

    但他却没有看到那个叫做海拉的女孩儿,他不知道去哪儿了。

    落座之后,槐诗看到老肖他们复杂的神情,也不做掩饰了,干脆直接地说出情报:“所有船员都是人造人,船长的身上有一张让他照着读的稿子,落款是白冠王。”

    信息量太过庞大,一瞬间的冲击竟然令老肖和雷飞舟反映不过来。

    就在他们愕然的时候,餐厅角落里,骤然传来一声闷响,好像什么包里的瓶子碎了。紧接着,一缕银色的雾气就从其中喷涌而出,转瞬间在窗外吹来的风里疯狂扩散。

    那是硝酸银。

    足足耗费了槐诗库存的二分之一,足以毒死一只吸血鬼的含银液体随着雾化剂的爆发,瞬间扩散,覆盖了整个大厅,可分量却稀释到了好像吃了一口芥末的程度。

    槐诗不知道艾晴究竟想要做什么,但依旧选择了照做,现在随着雾气的扩散,剧烈地呛咳声不断地响起。

    槐诗下意识地扯起领子捂住了脸,不是为了防备毒气,是为了防备自己在银毒刺激之下突出的犬齿露馅。

    可紧接着,他就看到了……

    在那一道只会刺激黑暗生物的银雾笼罩之下,整个餐厅里,亮起了一双又一双猩红的眼瞳……

    触目所见,尽数是那种狰狞的红光。

    随着银雾的侵蚀,有些脆弱的伪装崩裂开一道缝隙,于是,泄露出一丝丝宛如血浆一般的恶臭和纯粹的阴暗气息。

    那一瞬间,槐诗终于发现。

    不是他们几个是潜藏在人群之中的怪物。

    而是整个船上……所有的乘客,都是黑暗生物!

    一瞬间,那些原本麻木的、苍老的或者呆滞的面目变得灵动又狰狞了起来,那些垂垂老矣或者暮气沉沉的眼瞳也随之迸射出猎食者的寒光。

    所有的谎言在这一瞬间都被撕碎了,随着他们身上的伪装一起。

    仿佛没有预想到这样的结果。

    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

    只有槐诗听见了艾晴的叹息。

    “果然是这样……”

    早在kp提到1620年,她就应该想到。

    ——1620年,正好是在美洲谱系建立前夕!

    彼时被黜落的晨星、曾经的天国副君、往后的白冠王已经漂洋过海,在新的大陆上立起了自己的国土,一个属于异类的乐园。

    只可惜,这个乐园空空荡荡,同地狱和天堂一样。

    槐诗听见了艾晴沙哑地低语:“而这艘船上,所有的人,恐怕……都是他为美洲谱系所选择的成员。”

    一瞬间的死寂。

    紧接着,更加嘈杂的喧哗声吞没了一切。

    混乱到来。

    .

    原本,槐诗因为这可能是帕拉塞尔苏斯的什么危险的图谋。

    比方说用一船的人去炼制人造的贤者之石。

    却没想到,这已经不是地方黑老大的犯罪计划,也不是范海辛·诗·槐这个工具人能够干涉的范畴了,忽然之间,直接上升到国际的层面……甚至比这个还要夸张!

    这令他在一瞬间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样了。

    不能这样吧?

    就算是社团招人,也不过是在大学广场上支棱个桌子,然后发点免费礼品请学弟们给个面子改日光临,怎么忽然之间就强买强卖强行拉人了呢?

    随便上了一艘船就改了国籍,这谁受得了啊!

    况且我还是卧底呢!

    “这王八蛋就不怕招新招到二五仔,到了时候给他一刀么?”槐诗低声问。

    “不要揣测那种程度的人会作何打算,槐诗,因为没有任何意义。他们的视角已经和我们这些凡人不同,甚至命运和时间也不过是他们的玩物。”

    “那他还给范海辛这种二五仔发船票?”

    “这只能说明一件事情。”艾晴漠然地说道:“当他发出这张船票的时候,就断定,范海辛将会成为美洲谱系的一份子,发自真心地追随在自己的左右……”

    那一瞬间,槐诗不寒而栗。

    这一切,真得在白冠王的掌控之中么?

    包括范海辛和帕拉塞尔苏斯的恩怨的话,那么……是否又包括四五百年之后回到了这一艘船上的自己?

    那些超越了时间的王者们,是否在时光的尽头冷眼关上着这一场蹩脚的滑稽剧呢?

    就在他思索的时候,餐厅中的喧嚣和混乱已经扩散开来了。

    当所有人隐藏在外表之下的面目暴露开来的时候,所引发的混乱从一开始的惊愕质问,已经变成了推搡和斗殴。

    尤其是天生不知道什么退让和理解的黑暗生物,情况在越演越烈……

    直到惊叫声自窗边传来。

    所有人愕然回头。

    看到了朝阳的光芒。

    如此温暖,如此温柔,映照着碧蓝的大海,显现出粼粼波光,配合着轻柔的海风,简直是完美的一天开始。

    可很快,槐诗就发现了不正常的事情。

    那光芒在迅速地黯淡。

    自一开始的柔和迅速衰弱到宛如风中残烛一般的程度。

    可更令人恐惧的是,原本正在缓缓升起的朝阳,此刻竟然开始了坠落!

    好像想起今天尾号限行,于是刚刚出门的太阳开始倒车入库,一点一点地将自己的光辉从人间收走,直到最后,瞬间隐没在海面之下。

    时光逆转。

    黎明前的黑暗到来。

    可这一次,再没有天光亮起。

    黑夜吞没了一切。

    庞大的游轮骤然一震,迸发的轰鸣,在黑暗中航行,疾驰在无光的海洋上,就好像渐渐沉入了深渊那样。

    餐厅中,寂静到来。

    无止境的黑暗并没有给这些在活跃在黑暗中的异类们丝毫的安全感,相反,一种深深地恐惧从所有人的心头浮现。

    随之而来的,还有突如其来的领悟——或许,是因为救赎的太阳已经将他们抛弃了。

    这个世界,正漠然地凝视着他们挣扎地摸样。

    恶笑着等待死亡降临在他们的头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