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天启预报 > 第九十九章 佩奇警告

第九十九章 佩奇警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你们要干什么?”

    槐诗听见傅依在尖叫:“滚开!再这样我就报警了!”

    “小妹妹别慌,陪哥哥好好玩玩嘛。”一个油腔滑调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傅依尖叫的声音更大了。

    这是什么!

    槐诗瞪大了眼睛,心情顿时不知道是应该兴奋还是惊愕。

    都市小说中最常见的英雄救美桥段!

    终于轮到自己了!

    好兴奋啊,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他急不可耐搓了搓手,冲进小巷子里直接飞起几脚,把那几个人全都踹进了垃圾堆里,最后回头看向地上惊慌地傅依。

    “你没事儿吧?”

    槐诗咧嘴,挤出一个可靠又体贴的笑容。

    “……啊?”

    傅依呆滞地看着他,眼神变化,看着被他踢进垃圾堆里的那两个人,又看了看他,然后又看了看垃圾堆。

    目瞪口呆。

    好像,有哪里不对?

    “我操!这怎么回事儿啊!”

    被踢进垃圾堆里的中年男人爬起来,大怒地瞪着她:“说好了八十块钱一天,不挨打不替身,这怎么回事儿!小姑娘你怎么这么不厚道到的!导演!导演呐!我要加钱!”

    “啥玩意儿?”槐诗愕然。

    然后他才看到架在墙头的摄像机和那几个趴在周围神情尴尬地同学,还有一个扒拉在墙头正准备往下跳的人。

    浑身穿着见鬼的戏服,身上披着红披风就算了,脸上还带着一个佩奇面具,十足见鬼——连这个都有山寨的么!

    在寂静地尴尬中,槐诗挠了挠脸,尴尬地看向无奈地傅依:

    “哟,拍戏呐。”

    好半天戏剧社的同学才安抚好那两位过来当龙套的中年大叔,又是鞠躬又是赔礼道歉,还加了钱。

    槐诗那一脚是真够狠的。

    就算刻意收了力道,要不是有垃圾堆缓冲,可能就直接送医院了。

    傅依正好得空,坐在旁边狂喝水,看向尴尬地槐诗:“你假请完啦?”

    “啊。”槐诗点头:“下周就上课了,这怎么回事儿?”

    “这不是下周三校庆了么?学生会合计着拍个微电影出来,我负责这事儿,干脆就自己找人写了个本子当女主角了。”说到这里,她看了槐诗一眼,忍不住摇头:“还真没想到会被英雄救美。”

    “你可算了吧。”

    槐诗翻着他们那剧本,指着标题问:“那这佩奇侠》是个什么鬼?”

    “啊,最近我跟我爸见面的时候,总是听见他在念道什么佩奇,偶尔还会骂人,在起名的时候就忍不住顺手……”傅依无所谓地挥手:“都是细节,都是细节,不用在意。”

    槐诗无语了。

    剧本他翻了一下,写得……真叫一个一般,特效堪称五毛,不过也不能对一群学生自娱自乐的东西要求太高。

    只不过……

    “剧本里这最后一句台词。”槐诗翻到最后指着那句话:“主角当众戴上面具说:我就是小佩奇……你们能小心点么?某个某个经常用城堡做logo的公司是会来告你的!”

    “这叫致敬,致敬你懂么?”

    “还有这个,后面的这个续集……”槐诗端着末页问:“第一部叫做雷霆乍起·佩奇出世》就算了,这个佩奇侠勇斗擎天柱》和佩奇侠再战葫芦娃》是个什么鬼!”

    “这不顺手一写好多要点预算么!”

    傅依瞪眼,顿时悲愤起来:“要不然学校那抠门的尿性,连个矿泉水都不舍得给买的,哪里有钱请龙套啊!好不容易请来龙套还被人跳出来踢一脚,我容易吗我!”

    “我的锅,我的锅。”槐诗叹息着告饶。

    可傅依却咧嘴一笑,促狭地凑上来看着他:“不过,你是不是挺期待哪一天能救我一下,提升一下我这里的好感度的啊?”

    “甭提了,再提就真出事儿了!”

    想到傅处长那块拔枪崩掉自己的那架势,槐诗自己就心里苦,况且就算再提好感度也屁用都没啊。

    人家早就锁上限了。

    从俩人认识的第一天起,槐诗就知道她对自己的人生规划有多清晰。

    进入学生会积攒经验、考入燕京大学、进入学生会获得优秀干部履历、争取美洲常青藤交换生名额……

    得益与傅处长以前的恶劣表现,她早就对小女孩儿会感兴趣的恋爱那一套彻底失望。

    早在成年之前,便堪称功利地将自己的人生划分完毕,没有留下任何浪漫的余地。

    哪怕看着娇小可怜,可骨子里却是女强人的坯子。要是想玩什么攻略,恐怕只会被她给耍的团团转。

    “啧,真没意思。”

    没有从他神情里找到了什么动摇,傅依不快地撇了撇嘴,这时候背后剧组已经准备好了,高声喊她。

    她回头应了一声之后,把水丢进垃圾桶里,向槐诗道别:“我先走啦。”

    槐诗挥手,却冷不防,感觉到她的手掌拍在自己的肩膀上。

    “还有——”

    她咧嘴,露出笑容:

    “欢迎回来。”

    槐诗愣了一下,忍不住笑了起来。

    告别了那些遥远起来的纷争和诡异,他再一次回到了自己的日常里。

    .

    .

    回到家的时候,看到那个苍老的身影蹲在苗圃里,挽起了裤脚和袖口,小心地给新长出来的花浇水。

    “欢迎回来。”老人抬起头问,“少爷,事情办得怎么样?”

    “一切顺利。”

    槐诗挥手示意他放心,随口问道:“房叔,晚上咱们吃什么?”

    “唔,刚刚市场送来了一些很不错的鹅肝,我再买一点蘑菇和蜗牛怎么样?”房叔沉吟道:“蘑菇浓汤配炖鹅肝还有芝士焗蜗牛,味道应该不错。”

    “罗马菜吗?”

    “恩,如果少爷不喜欢的话,刺身也可以,鹅肝炙烤寿司的口感相当丰富呐。”

    槐诗顿时难以抉择,“能都来一点吗?”

    “呃……”房叔神情复杂了起来,“实际上有关这一件事儿,乌鸦女士已经向我反映过了,您最近的体脂有些略高,希望我不要再做玉米脆片之类的高热量食物……”

    “她放屁!”槐诗大怒,“她吃的才是最多的那个吧!”

    听到这个,他就气不打一处来,“她在哪儿?”

    “老地方。”

    房叔指了指地下室的方向,“以及,乌鸦女士还说,请您回来之后过去一下。”

    “早就等着我了是吧?”

    槐诗叹息,放下琴箱和外套之后就走向地下室。

    .

    房叔自然姓房。

    但实际上,这个名字也是槐诗帮他起的。

    毕竟本质上来说,他其实应该说是整个石髓馆的化身,直接称呼他为石髓也未尝不可。但这么叫的话,总让人感觉怪了点。

    对于称呼,房叔表示少爷你随意,相当随缘。

    “实不相瞒,其实在下也不过是老爷制作出的失败品而已,能够存在到现在,也多亏了老爷的怜悯和维护。”

    房叔口中的老爷,就是槐诗的曾祖父,也就是在新海扎根的槐广,当年东夏谱系的四阶升华者。

    根据房叔所说,在槐广老年的时候,为了让子孙后代不至于在自己死后败落,耗费了诺大心力和资产,试图将建造一处‘灵棺’。

    因此在穷搜各处之后,在青秀山附近找到了一条相当清晰明显的地脉,然后就有了石髓馆。

    作为罕有的道具,‘灵棺’的效果不止是能够让升华者的灵魂重新借体重生,而槐广自知前路已绝,也无意侵占自己后代的躯壳再苟延残喘,他所看重的是它能够令人无后患升华的力量。

    简而言之,便是赋予人灵魂的能力。

    哪怕使用一次之后就会失去效果,这也是难能可贵的奇迹。

    只可惜,就算作为四阶升华者,灵棺的存在也太过奢侈和渺茫,槐广只能按图索骥,通过自己机缘巧合得到的残缺图纸进行施工。

    最后理所应当地迎来了失败。

    他没有得到灵棺,反而阴差阳错地赋予了石髓馆源质。就好像点石成金的手指把自己变成了黄金一样。

    经历过这一场失败之后,槐广就也再没有资源修建第二次了,只能死心。

    只不过他并没有在恼怒之下抹去石髓馆的源质,反而耗费了功夫,将这一份尚处于孕育之中的意识维持了下来。

    期望百年之后,这一份善意能够通过这一份萌芽的意识回馈到自己的子孙后代上。

    房叔确实是槐诗的家人。

    倘若论资历的话,再没有人比他更有资格称之槐家的一部分了。

    倘若子孙后代挣点气的话,苟到他成型,起码也能赚个中兴气象。只可惜,只过了五十多年,槐家就败落的不像话了。

    房叔残缺的意识纵然想要挽回一点什么也有心无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所有地重担压在槐诗的身上。

    直到槐诗的愿望通过满愿结晶,拐了好几道弯之后落在了房叔的身上,将他残缺的源质补足,他才能够勉强自现境展露形态。

    哪怕不能走出石髓馆,也终于可以在这里自由行走。

    按照乌鸦所得出的结论——如今的石髓馆,已经变成了一件不折不扣的边境遗物了,而且还是相当罕见的那种类型……

    一堆有的没的分析,槐诗干脆就懒得听了,反正房叔是自己家里的一份子,追究那么多没意义。

    而当了房子这么多年之后,房叔似乎也相当喜欢管家这个身份,不论是清洁打扫、做饭烧菜的家务还是种花养草收拾苗圃等日常维护都十分得心应手。

    上方修天线、下地挖光缆,只要是家里的事情,好像就没有他不会的。

    一个人就将把所有事情都安排的井井有条,槐诗简直一点心都不用操。

    如今他已经从曾经那个艰难求生的少年飞速地向着一天五顿顿顿不落的肥宅飞速堕落,不到一个星期体重就涨了好几斤。

    快乐到刚买的裤子都要穿不上了。

    现在竟然有人要砍他的伙食预算?

    反了天了!

    我槐诗今天就算是胖死,死在家里,从这里跳下去,也绝不少吃一口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