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天启预报 > 第九十四章 重新做鸟

第九十四章 重新做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天启预报正文卷第九十四章重新做鸟“那是……什么?”

    槐诗愕然地低头,凝视着那一片黑暗深渊。

    当最表层的镜界伪装破碎的瞬间,整个被异化的庞大地下世界终于显露出了它的真容。

    就好像整个新海地铁环线内部的泥土全都被挖空了一样,自整个庞大的城市之下形成了一个难以言喻凹陷和缝隙。

    整个地铁环线就是它的边缘,向内俯瞰的话,只能够得到一片虚无的黑暗。

    而就在地铁环线之上,原本的十个地铁站点仿佛悬崖一样延伸而出,承载着十个至关重要的祭坛,半悬在整个深渊之上。

    当镜界断层消散的瞬间,站台上的人们毋庸置疑地观测到了彼此。

    十处不同的战场。

    包括槐诗所在的这里之外,还有六处祭坛的战斗早已经结束,遍地残骸和鲜血,主持祭祀的归净之民身首分离,甚至尸骨无存,就连祭坛都已经被捣毁。

    而还有三处的战斗依旧在继续着,厮杀未曾结束,但几乎是一边倒的状况。东夏的升华者们在大杀特杀,摧枯拉朽地将一切反抗尽数摧毁。

    充满效率的屠戮中,领队的中年人回头看了一眼,看到里见琥珀的踪迹便愣了一下,旋即指了指她,神情严肃又凶悍——犯了‘擅自离队行动’这种错误,回去你自己写报告吧!

    不过很快,所有人便被深渊之下的东西所吸引了注意力。

    那是一具尸体。

    一具腐烂的尸体。

    哪怕是瞎子站在这里也能够闻到那种刺鼻又尖锐的腐烂味道,令人作呕的气息从深渊之下缓缓升起。

    可正是如此,才令人越发地不可置信。

    此时此刻,就在所有人的眼前,在那深渊之中,九凤那一具庞大到宛如楼宇的恐怖真身,此刻已经彻底腐烂。

    死了。

    彻底的死了。

    不论是什么东西,被四分五裂之后烂到这种程度都不会有人相信它还活着了吧?

    可这究竟是什么鬼?

    大家一路披荆斩棘地打到boss房外面,发现boss竟然上吊了,别说装备,连经验都没得拿……这他妈还打屁啊?

    是个人都知道不对的好吧?

    如今那些失去了生命的黑血正一点一点地从它的残骸中渗透而出,积蓄成恶臭的湖泊,蓄养着大量恶臭的蛆虫,不断地有蚊蝇起降如云。

    令人作呕。

    可就在这一片阴森狰狞的环境之中,黑血的湖泊之中却有一道光芒亮起。

    如此纯净,如此的辉煌。

    那是璀璨的金色。

    随着天地的震动,无数镜界碎片动荡,在那一片黑暗中,光芒爆裂,刺痛了所有人的眼眸。

    莫名地,所有人竟然都感觉到心头一片平静祥和,竟然在那光芒之前想要俯首跪拜,觐见奇迹。

    而就在光芒里,一双宛如黄金铸就的精致眼瞳缓缓睁开,自沸腾的黑血湖泊中,有威严的影子缓缓升起。

    就好像自胎壳中挣脱,望向这个世界一样。

    在这一双眼眸之前,万物如同尘埃。

    “什么鬼?!”

    槐诗的第一反应竟然感觉到一阵恶寒,下意识地想要后退,然后感觉到自己的皮肤上出现了一大片一大片的灼痕。

    就好像被那一道视线烧伤了一样。

    毋庸置疑,那光芒绝对是阴魂的克星,不,应该说天敌才对……这种东西恐怕只要稍微挥洒一点,他就会在那一片光芒里焚烧而死吧?

    感觉到了莫名地危机感,槐诗下意识躲在了里见琥珀的身后,隔着那一层火红的大铠总算感觉好受了一些,赶忙把手套和口罩都戴上,哪怕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心里也仿佛能够得到安慰了一样。

    他蹲在地上,藏在里见琥珀的后面,虽然不想承认自己这一副不像话的样子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但简直是在瑟瑟发抖!

    “大鹏金翅明王……”

    里见琥珀呆滞地凝视着那一片光,自己脸上的般若面竟然也崩裂出一道缝隙,声音变得沙哑又震惊:“不对,在东夏的话,应该被称为……五阶圣痕·大鹏金翅鸟!”

    “搞什么鬼?”槐诗愕然:“是友军?”

    “最好是这样的……”

    里见琥珀也小心翼翼地后退,两个人几乎趴在台阶下面,小心翼翼地冒头去看。纵然如此神圣威严的光芒降临,可他们两个心中却依旧沉甸甸的,难以直视那个可怕的猜想。

    倘若不是友军的话,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那是九凤……

    或者说,那曾经是九凤。

    再联想到自己所见的繁复仪式和根本不会在五阶进阶中出现的种种异常,里见琥珀心中终于有了定论。

    因此,也更加的不可置信。

    “它转换了自己的升华之路?”

    稍微用脑子想想都知道,九凤的上级圣痕根本就不可能是大鹏金翅鸟,哪怕同样都是东夏谱系中残缺的进阶,但两边完全就是南辕北辙。

    甚至比东夏的凤凰和罗马的不死鸟相差还要大。

    想到了这里,她猛然抬起头又向着深渊望了一眼,然后又迅速地收回了头来,无比庆幸地拍着胸脯喘气:

    “不对不对,这不是东夏谱系的金眼妙翅鸟王,是天竺谱系中维持分支的五阶圣痕——迦楼罗才对!”

    “两个究竟有什么区别啊?”

    槐诗一头雾水:“不是同一个吗?”

    “完全不一样好么!哪怕是同一种奇迹,也会留下不同的残痕,而根据地域的不同和所融合的源典不同,哪怕是同一种奇迹也会出现两种截然不同的面目……差别就好像《叶限》和《灰姑娘》那么大!”

    “请用我听得懂的话来解释好么?”

    “……”

    里见琥珀用看傻子的眼神瞪了他半天,最后还是叹了口气:“简单来说,东夏的金眼妙翅鸟王天然有着军争和护持的神通,曾经被作为护国神而祭祀,必须奉持正道,否则断然不可能成就。

    而迦楼罗则更纯粹是作为神灵的从属而存在,虽然有所局限,但其兽性的一面所占据的部分则更多一些,限制也没有那么多……”

    槐诗秒懂:“也就是说,想要做大鹏金翅鸟,必须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想要做迦楼罗只要有门路份子够就行了,对吧?”

    “差不多吧。”

    里见琥珀只觉得心累,自己说了那么多这货究竟是怎么理解的啊!

    但现在问题简直大了。

    她总算明白为什么归净之民会大费周章地准备这么麻烦的进阶仪式了,因为这个仪式不仅仅是为了让九凤进阶,而且还要让他能够强行从东夏谱系跳转到天竺谱系中去,保证他能够从九凤转化为迦楼罗。

    具体的过程简直不需要猜了。

    有牧场主的神力护持自己的生命,只要粗暴地将自己本身的阴属性强行抹除,然后将九凤的圣痕强行修正和改造,砍掉一切不必要的东西之后,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白板,再凭借着这些年积蓄的海量源质强行向着另一个极点进阶就完事儿了。

    这样也可以理解他为何会那么干脆地将自己的力量分赐给信徒,反正已经不要了,倒不如废物利用一下。

    可这已经不是洗点重练了。

    就好像强行把一只狗改成狮子一样,不是整整容就可以搞定的范围。

    简直是投胎之后重新做鸟。

    哪怕是仗着有牧场主撑腰死不了,也不能这么随便搞吧?

    况且,图什么?就算能够成功,这样做的话也会导致迦楼罗先天不足,空有五阶的位阶,却连一个四阶巅峰都比不上,完全得不偿失。

    但这么一来的话……

    “魔都通道!”

    里见琥珀恍然大悟:“确实,倘若是凭借这样的传奇,不但能够轻松顺水推舟地获得大量偏差度,还能够一举补足亏空……”

    “怎么回事儿,详细讲讲?”

    她旁边忽然探出一个灰头土脸的脑袋,眨巴着好奇小眼睛:“反正距离那东西爬出来还有一会儿,不如唠两块钱的呗。”

    “这种事情都不懂,你们天文会究竟是怎么培训的?”

    里见琥珀面具下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忍着把这个家伙砍死在这里的冲动,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静下来。

    “我这不是刚入职不到半个月么?”槐诗耸肩,指了指两人背后那一堆灰,“讲讲嘛老铁,人头分你一只耳朵好不好?”

    都变成灰了还分个屁啊!

    里见琥珀的牙齿咬得咔咔响,狠瞪了这王八蛋半天之后,自暴自弃地叹了口气:“算了,算我倒霉……就当给萌新科普好了。”

    “好嘞好嘞,您讲。”

    槐诗从怀里掏出小本本记笔记,至于不远处的迦楼罗,已经被他们抛到脑后了。

    反正接下来的事情已经不是他们能阻止的了,甚至要出事儿他们跑都跑不了,还不如藏起来看看事情怎么发展呢。

    神仙打架,多精彩啊!

    就好像瀛洲人喜欢从东京电视台找安全感一样,对于槐诗来说,只要乌鸦不出来说完犊子了我们快跑,那都不算事儿。

    还不如仔细听一下老司机科普呢。

    “简单来说……在五阶圣痕中,其他凑数的或者白板姑且不论,最顶尖的那一批,或多或少都会有一部分神明特质。”

    里见琥珀拍了拍短裙上的灰尘,正坐严肃地说道:

    “这就注定他们必须去追求‘现境修正值’的变化。”

    。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