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天启预报 > 上架感言——当我说工作的时候我在说什么

上架感言——当我说工作的时候我在说什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前一段时间,我有发过一条微博。

    大概的意思是,想在成都开一个创作公司。专门招一些全职在家创作的作者、画手之类的朋友。

    也不搞什么项目,也没什么钱。

    号称弹性工作制,但其实没人在乎你究竟来不来,爱加班到几点就到几点,周末要不要加班也无所谓,甚至你来了干什么都没有人管你。

    每个月的钱大概三百左右。

    不要误会,三百不是给你,是你给我的。

    然后,你就要问了:我是不是脑子灌水了才会来你这里上班?

    当然不是咯!

    因为只要这样,你就可以告诉你那些以为你每天在家蹲着不用上班一定很轻松很休闲的亲戚朋友们:

    “——对不起,我很忙,没时间!”

    我觉得吧,这个公司开起来,一定会很有市场,可惜,受限于我狭窄的社交圈骗不到什么人,只能作罢。

    那么,回归标题:当我再说工作的时候我在说什么呢?

    肯定是说摸鱼咯!

    开玩笑,当然并不是。

    然后肯定就会有人讲,风月你每天坐在电脑前面从早到晚,就最多写两更,不是在摸鱼是在做什么?

    我不知道。

    我是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在构思剧情?或者说,在等待剧情构思来找我?还是坐在椅子上对着电脑屏幕,刷着微博水着群,然后浪费了大部分时间之后在死线到来之前胡逼乱写一通然后发上来呢?

    肯定都有,但肯定也不全是。

    除了工作之外,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大概有,但我又说不上来。

    似乎任何事情都能和寻找灵感扯上关系,不算摸鱼和浪费时间,但到最后我总会发现,我好像又摸完了好多的鱼,划了几十吨的水,浪费了好多时间。

    而且还没找到灵感。

    除了空空荡荡的word文档之外,一无所获。

    然后开始了自我怀疑、自我厌弃和自暴自弃,娴熟地经过了这一流程之后,事件就导向了最后的结局——去他妈的更新,今天不写了!

    这就是无数次发生在我身上的悲惨往事,我已经开始习以为常。

    那么,究竟在哪一段时间我在工作呢?

    是在我思考的时候么?或者翻书的时候?再认真仔细一点,我打开了文档开始认真打字的时候就算是工作了吗?

    那么其他的时间呢?除此之外的时候我在干什么?

    找来找去,恐怕只能找到一个答案。

    ——等待工作的开始。

    .

    这两天网上大家都在讨论996的问题,包括这东西究竟应不应该存在,它究竟是不是福报,它究竟是谁的福报?

    反正不是我的。

    但说实话,我挺羡慕这样的时间安排的,至少这样每周有一天我就可以休息了。

    放下脑子,不再把槐诗和他的小伙伴们放在心里,然后把现境边境和诸多地狱甩到脑后面去。

    去他娘的一切,我要陪老婆逛街、撸狗然后去打游戏。

    然鹅这并不可能实现,哪怕每周我真得厚着脸皮去请一天假,在这本书真正地完结之前,我恐怕也无从放松下来。

    故事已经开始了,它从你的手中诞生了开端,然后榨取你的苦痛和时间向下流淌,笔直地奔向末尾。

    它会大摇大摆地占据你生活的重心,然后让一切东西都靠边站,包括游戏、电影和狗在内。除非有一天它迎来结局,或者你彻底放弃这个吃力不讨好的活儿,否则你永远都不可能解脱。

    你写下了它的开始,那么你就有义务为它敲定结局。

    虽然听起来如同使命一样崇高,但归根结底,这只是工作而已,我的工作。

    那么,如何去区分工作和工作之外的状况呢?

    创作和不创作之间,会有那么一个界限么?

    在我的二十四小时中,能否像是所有正常人一样做出八小时工作,八小时娱乐和八小时休息这么精准的划分呢?

    现实往往会告诉我:做梦吧,梦里什么都有。

    可偏偏这事儿你还不能怪别人。

    这是你自己选的。

    是你自己要去做一个不能朝九晚五而且没人给你交社保的自由创作者。

    你活该。

    一直以来,我都不断地在向自己亲戚朋友们解释:所谓的想什么时候上班就什么时候上班,想在哪里工作就在哪里工作,这句话真正的意思是:不论什么时候你都要上班,不论在什么地方你都得工作。

    这就是这一份工作的真正面目和它残忍的一角。

    当你开始有点追求的时候,你完了,因为残忍的折磨就要开始了。

    因为你甚至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我自诩为一个创作者,可直到现在,我都不敢说自己了解应该如何如做好这份工作,相反,这份工作了解我。

    它知道怎么样才能带给我最大的痛苦,和在我无法忍受地时候给我一点甜头尝尝:灵感和卡文,自我价值的视线和自我厌弃的开始……总一手萝卜和一手大棒在等着我。

    和生活一样,这也是创作的一部分。

    对此,我无可奈何。

    那么,当我说工作的时候我究竟在说什么?

    我可能是在说创作,可能是在咕咕咕,可能是在说妈的写不出来,也可能是在说我自己的生活,还有如今我所有的这一切。

    我将我所见到的、所想到的、所梦到的一切聚拢在一起,从这些沙砾里面挑出可堪一读的东西,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它们搭配在一处,最终放在你们的面前。

    我想这就是我最终所完成的工作了。

    和创作相比,渺小的不值一提。

    .

    接下来,我的工作就将要进入另一个阶段了。

    槐诗的漫长童年已经在此迎来结束,他的冒险、未来和新的人生即将展开,随着我新的工作一起。

    现境和边境乃至地狱之间的更多秘密将会逐步揭开,槐诗和他的小伙伴们的命运也将会有条不紊地在这越发庞大的舞台上上演。

    当然,还有作者许诺过绝不再虐的承诺还有大量爽快剧情。(是真的!风鸽鸽难道会骗你吗!)

    最后,衷心的希望这个故事能够让大家在繁琐的生活中寻找到一点乐趣和领悟。

    也希望我能通过这一份工作多赚一点钱。

    毕竟我还有着诸多需要这一世俗通货才能实现的愿望,包括给我的老婆白泽买包包、还房贷、交社保、养狗、买游戏、买胶以及换一台配置好一点的电脑然后买更多更贵的胶等等等等。

    虽然里面有几个似乎不是很必要,但毕竟它们能够为我贫乏的人生带来些许的快乐。

    可这些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所以,接下来我要去洗把脸然后出门去吃个午饭,牵着狗陪老婆散一散步,最后,回到家里坐在电脑前面,等待最后的结果出现。

    如果那个数字有点小,我就得打开购物清单开始砍给老婆的礼物预算,如果侥幸成绩还不错,我就可以奢侈点,晚上再带她去吃一顿庆祝的大餐。

    然后再一次回到我漫长的工作中去。

    而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不论这一份工作如何复杂和苦难,是成功还是失败,她对我的爱都与我的工作无关。

    毕竟,这个世界上除了工作之外,还有更多值得去追求的东西,不是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