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你真是个天才 > 第83章 如影随形

第83章 如影随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当火光散尽时,场内胜负终于揭晓。

    白骁的脸上、黑袍上,多有焦痕,前额的头发也卷曲起来,那是直面龙之泪引爆的火焰所留下的痕迹。

    但他持矛的身姿却纹丝不动,宛如一座最严谨而精致的石雕,而胸膛的猛烈起伏,却又显示出了旺盛到炸裂的强大生命力。少年猎人的目光更是点睛之笔,那蓬勃的战意宛如实质,令人望而生畏!

    然而骨矛的另一端,却没有穿透对手的身躯,而是被一只白净的手掌牢牢握住。

    锋利的矛尖,并没能划破那只嫩若凝脂的手掌,反而在手掌的抓握之下,再也不得寸进。

    原诗在胸前一寸之处,伸手握住了骨矛,同时也将白骁定在身前。

    半晌,女子开口道:“真厉害,竟然逼得我用了第二魔器,出乎意料。”

    白骁也沉默了一下,松开了骨矛。

    脑海中,已经不再有杀敌制胜的画面,猎人的直觉也告诉他,对手的强度较之先前提升了不止一倍。

    已经不再是目前的他能够独自狩猎的猎物了。

    白骁很确信,自己刚刚完全破解了原诗的春泥,虽然他其实都不清楚所谓春泥究竟是什么,但在龙之泪引爆的时候,白骁清晰地看到了神通瓦解的魔能残影,甚至听到了原诗体内那孕育春泥的主魔器发出哀鸣。

    但是魔道大师的体内并不只有一个魔器,甚至不只一个主魔器,除了春泥之外,原诗还有其他的神通,且威力丝毫不逊色。

    “我是生化域的大师,这个领域的魔道士,最擅长三件事:培育奇形怪状的动植物、提炼五花八门的药物、以及强化自己的肉身。”

    原诗说道:“在需要的时候,我可以将自己的肉身素质提升到二十倍以上,也就是比现在的你还要强上一截,而且……你应该也看得出来。”

    白骁点点头:“哪怕在雪山上,你也是出色的猎手。”

    原诗笑道:“毕竟我是天才美少女嘛。”

    白骁再次点点头,认可了原诗的自我评价。

    她的确可谓天才,明明是身在和平主义盛行的南方,却拥有雪山人一般出色的战斗素质……之前以春泥神通应战时,体现的还不明显,但刚刚他在浴火突袭时,原诗刹那间的防守反应,竟让白骁找不到多少破绽!

    在部落里,就算是成年的猎人,也未必能做出这么迅速而准确的防守反应。

    原诗显然不是部落人,那么如此精湛的作战技巧,也只能归结为天才二字了。

    肉身素质有差距,作战技巧上,白骁也自忖优势不大,再考虑到对方的春泥神通还可以回收再利用……如果这是雪山上的狩猎行动,现在就到了撤退的时候了。

    白骁不畏惧冒险,但也绝对不打必败之战,在心中经过片刻的权衡后,便做出了判断。

    “我认输了。”

    原诗眨了眨眼:“你确定?其实我也是强弩之末了哦。”

    说着,原诗也松开了骨矛,摊开手掌,只见白嫩的掌心虽然没有破皮出血,却留下了两道深深的红印,仿佛再多加一把力气,就能破开皮肤,切割血肉。

    白骁却摇摇头:“如果只有肉身和春泥,或许还有办法,但把你的第三魔器也考虑进来……”

    话音未落,原诗脸色就是一变:“什么第三魔器!?”

    白骁还待再说,原诗却挥挥手,画下了一道沉默寂静的神通指印,打断了白骁的话。

    “回去再说。”

    ——

    师徒二人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在两人离开竞技场后,场内的土地就开始逐渐恢复平整,一场激烈的战斗很快不再留下任何痕迹。

    但是观众席上,几百名见证了全程的师生,却在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短短片刻的战斗,怎一个一波三折了得!春泥的三次进化,白骁的当机立断,以龙之泪爆破大师级神通,以及最后那惊心动魄的浴火突袭……无不让和平年代的魔道士们大开眼界。

    哪怕在以尚武闻名的红山学院,刚刚那种程度的战斗也绝不多见。

    正常的魔道士对战,应该是一板一眼,你来我往,就如同如今风靡的回合制棋盘游戏一般,条理分明的。元素域的召唤水火风雷,时空域以道道神通掌控全场,勾连异域,生化域释放魔宠,或者强化自身……

    别说是刚刚掌握魔能的学生,哪怕是年轻一些的学院导师,实战表现也大体如此,难脱窠臼。

    哪有白骁和原诗这般攻防如水银泻地,节奏快得让人看都看不清楚!

    学生们大多只是震撼无言,一时间难以回过神来。

    导师群体却很快就变得面色凝重起来,不少人当场就开始推演,假设是将自己放到刚刚的战场上……

    别说对上魔道大师,就算是对上明明新生身份的白骁,又会如何?

    很快,导师们就纷纷阴沉面色,离开了竞技场。

    而学生们则在漫长的震撼无言后,陷入了近乎狂热的讨论氛围中。

    “我靠,我靠,我靠!刚刚那特么也太屌了吧!?”

    一个明显出身不俗的贵族学生,完全将家训抛之脑后,以最平易近人的粗话表达着自己的兴奋之情。

    身边几个同样出身上层的同学,也只能强行压抑着爆粗的冲动,用力点头。

    的确是太厉害了,就算是在东篱港的独立大竞技场,那群星璀璨之地,想看到这么高水平的实战也不容易。

    原诗倒也罢了,毕竟是学院最年轻的魔道大师,还有过南疆的实战经验,很多人甚至怀疑她的实战能力已经无限接近宗师级,打得精彩是天经地义……但白骁呢?他今年才16岁吧?体内的传奇魔种才刚刚安家落户吧?

    他居然就打破了原诗的春泥神通!

    哪怕只有短短的片刻时间,哪怕成本高昂到让很多魔道士心中流血,但白骁的确是以一己之力打破了魔道大师的成名神通!而这片刻时间,已经足以让他发起一次势若雷霆的突袭!

    有多少人能在那雷霆一击下苟活下来?

    这还仅仅是刚开学的白骁,若是经过一年的魔道学习,他又会有怎样脱胎换骨的表现?

    而在学生们热火朝天的时候,坐在某个包间里的陆珣,则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声音中颇有欣慰之意。

    身边,戚威很有些关切地问道:“陆少,还好吧?”

    陆珣笑道:“当然好,感觉轻松多了。”

    戚威顿时皱起眉头,这陆少是在说什么胡话?看了白骁今日的表演,他怎么能轻松得起来?

    难道是刚刚原诗和白骁在激烈交手的过程中,不慎出手过重,在白骁身上留下了致死的暗伤?白骁已经命在旦夕,不足为虑了?

    陆珣又好气又好笑道:“在你看来,我是那种幸灾乐祸的小人?”

    戚威顿时冷汗不断:“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戚威,还记得咱们小时候第一次见面么?在我家的家宴上,你趾高气昂地和一群同龄人讨论魔道导论,我家那些不成器的兄弟姐妹,平时自诩是霸主后裔,精英出身,结果被不到四岁的你驳得哑口无言,全方位碾压了一遍。”

    戚威更是冷汗如泉涌:“当时我实在是不懂事……”

    “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在你看来我是那种把十几年前的事情翻出来怪罪的人吗,哈哈。我当时记得很清楚,在见到你之前,父亲就告诉我说,戚家的少主,对魔道理论有着近乎天赐的敏锐直觉,而且天资聪慧,一定能成为我的好帮手。但当时的你,显然不甘心成为某人的帮手,更不甘心戚家一直屈居陆家之下。”

    戚威闭口不言,这个时候他也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但是很遗憾,两个家族多年来形成的格局,已经根深蒂固,你一介少年能够做的实在有限,那种明知不可为却又留有一线希望的感觉最是折磨人。但是到了十岁那年,你我,加上孙雯,被家族安排进行了一次浓缩魔能沐浴,那时,我偶然引发了小规模的魔能潮汐,被很多人誉为奇迹……然后我就听到了你的叹息声。”

    回过头,陆珣认真地看着自己的童年玩伴。

    “我刚刚的叹息声,和你那时一模一样。当竞争对手终于高不可攀时,反而会让人放松下来,因为这种无意义的较量,终于可以画上句号了。”

    顿了顿,陆珣又笑道:“不过我还是比当年的你要豁达,其实我本人早就不想作无谓之争,只是某个看不清局面的老家伙非要逞强。而现在,只要他没老糊涂,应该也不会再……”

    话没说完,就听身后一声冷哼。

    “你说谁老糊涂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