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冷王的绝宠医妻 > 第三百二十章 成全

第三百二十章 成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若是按她心里现在想的,十有那个权夫人给他戴了顶绿油油的帽子。

    作为一个男人,恐怕这一生,最难容忍的便是这个吧!

    可是他却专门给他们方便,这让慕小小便不由得不好奇。

    所以才会问他们到底什么关系,亲兄妹她恐怕没有理由说什么,可是不是亲兄妹,又该是个什么情况。

    “东宫里哪里最隐蔽?”

    慕小小环顾了一眼四周,虽然没有任何头绪,不知道他们在哪里,可是这么一看,脑海里便有了一丝念头。

    既然全东宫都给他让路了,他们自然可以在东宫的地盘上挑地方,而人如果做亏心事的时候,便会选择最隐蔽最安全的地方,这是人的本能。

    虽然不知道权夫人是想要做什么,但是既然这般情形了想来也不会是太公开的事情。

    “听说权夫人年纪最小,也最活泼可爱?”

    慕小小再次同翠柳确认道。

    之前有给她讲过七个女人的身世,性子,倒是没想到她记性还挺好的,这么一说,便想起了她的性子。

    “是的,娘娘待会见到她就会看得出来,就是个没长大的小孩。”

    翠柳一边回应她,一边提醒道。

    她是个小孩的性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所以众人都已经习惯了,而慕小小却是没有习惯的。

    所以才这么多一嘴提了一下,让她好有些准备,毕竟之前她已经告诉过院里的人,是为了对付所有的妃子女人,所以能够尽心尽力帮她是最好的选择。

    “我想到了,东宫最隐秘的地方。”

    从慕小小问了东宫最隐秘的地方以后,红杏便沉思了许久,就连慕小小转移了话题都没注意,此时想起了答案,自然是一脸兴奋的看着慕小小道。

    “亭子旁边有一处荒置的宅子,他们十有会去那里。”

    红杏经常在东宫里跑,所以这整个东宫,虽然很大,可是却也被她摸得门清。

    别说是问她哪里最隐秘,就连哪里的灰尘最大,她都能判断出来。

    “走,带路去看看。”

    慕小小调转了方向,跟着红杏往出走去。

    “等等,你们都先回去吧!”

    原本已经准备离开的慕小小,突然转过身,对着身后跟着的人吩咐道。

    虽然说她是去捉奸,可是在不清楚的情况下,也不能贸然的去坏了她们的名声。

    听红杏说过,这个权夫人并不是什么心机深沉之辈,况且年纪也比她小,没必要一次性就把她逼上了绝路。

    慕小小自认为有时候她还是一个良善之辈的。

    解散了那两人之后,红杏便着人领着大家离开,留下的就只有她同翠柳,毕竟慕小小不知道路,翠柳又负责她的安全,所以这两个人是必不可少的。

    顺着路走了很远,是去亭子的方向,慕小小虽然腿都走的有些疼,可是却也没有一丝不耐,毕竟不管是什么地方,他们在不在,慕小小多转几次,把整个东宫,先摸熟是重要的。

    走了大概半个时辰的功夫,就在慕小小准备坐下来歇息歇息的时候,红杏才兴奋的指着那个亭子道:“那里,就是那里。”

    “果然很隐秘。。”

    虽然东宫很大,可是第一次这般从头走到尾,真的是累。

    “走吧!去看看。”

    慕小小率先往亭子的方向走去,那里看起来不像是有人住的地方。

    翠柳谨慎的在前面开路,慕小小走在中间,红杏垫后,明明只是到这荒废的院子里看看,可是现在看来,两人那架势好像是有人要刺杀一般,惹得慕小小有些哭笑不得。

    “你们俩太紧张了。”

    慕小小看着全副戒备的两个人,无奈道。

    她自问,对北漠还没有重要到如此地步,毕竟与太子的协议都没有达成,现在这般,不是太过于奇怪了。

    “娘娘有所不知,这里之前有闹过鬼。”

    红杏嘘了一声,有些紧张道。

    “人假扮的吧1“

    慕小小是相信科学的,虽然没有办法想通,自己为何会穿越,可是却依旧觉得鬼魂之说太过于滑稽,自然是不相信的。

    只是看红杏那样子,却是十分认真的。

    “娘娘别听红杏瞎说,她就是从小就怕鬼而已。”

    别看她大大咧咧,跟谁都聊得来的性子,可是真正的内心却是怕鬼的。

    这一点翠柳跟她打交道那么久了,自然是知道的。

    “你不怕,有本事你半夜去把那鬼捉了啊!”

    听到翠柳在慕小小面前诋毁她,咬咬牙,有些不甘心的反驳道。

    “我又没接到命令,自然没必要。”

    翠柳虽然胆子比红杏大了许多,可是却也没有到达,敢独自面对鬼魂的说法,再说这么些年,都安然无恙,若是真有鬼,也不是什么坏鬼,毕竟也没有伤过人。

    “你们说的鬼是怎么回事?”

    慕小小被她们越说越糊涂了,不是来捉奸的吗?

    怎么又变成了鬼魂了,跟讲鬼故事一般。

    “就是每到夜里子时,便会听到女人的啼哭声,可吓人了。”

    见慕小小未听过此说法,红杏赶紧热情的解释道。

    听了她的描述,慕小小心里便有了底,这东宫,该是也有些肮脏的东西。

    只是这并不是她们来这里的原因。

    慕小小倒是不管那么多,即便是她们说了这么可怕的事情,她依旧将翠柳拉到了身后,“放心吧!”

    原本还不太确认那权夫人会在这里的,可是经过这一说,慕小小反而更确认他们就在这里了。

    慕小小率先往院子里走去,果然还不待开门,便听到屋内时不时的传来些呻吟声。

    还有一声娇脆的声音,时不时的叫着疼。

    跟在慕小小身后的两个人,脸都好似熟透了的红苹果。

    只有慕小小,一副如常的模样,她同两人的想法却是不同的。

    抬抬手示意两人轻点步子,而三个人都是高手,一点都感受不到声响了以后,这才又走了过去。

    三人轻手轻脚的走到了门口,慕小小则是毫不犹豫的推开屋子,待红杏想要伸手阻止时,已经来不及了。

    那双脚已经踏入了门内。

    两人这才看到,屋子里完全不如两人所想那般。

    男子穹劲有力的声音响起,质问道。

    “谁。”

    红杏看着面前整整齐齐的两人,这才知道,刚才那声音只不过是练武之时,拉伸经络所造成的疼痛,而并非她想的那些不入流的东西。

    而慕小小那一切如常的表情,则是表明了她从开始就没有怀疑这个人真实性。

    “不用管我是谁,我只是看看所谓的权夫人,在做什么。”

    看到眼前的景象,慕小小嘴角含笑道。

    男子此时风华绝代的身形已经挡住了身后的女人,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并未长的多大,故而只是浅浅一站,便简简单单将人护在了身后。

    手还在她指尖磨砂到。

    “别怕,我在。”

    慕小小看着男子此番的样子,忍不住想起了东陵宇,他又何尝不是每一次都给她安慰,只是有的仗自然是需要他自己来面对。

    “好,逸城哥哥。。”

    面前的男子将她保护在身后,而那小姑娘也如受惊的小鹿一般,拽着男子的衣角不放。。

    只是一句话而已,慕小小大概也猜到了面前的夫人,不,准确来说,是权夫人。

    “没看出来,这太子,对这事却也是好脾气的。”

    外人都道太子易怒易燥,平日里的表现也都是这般,倒是没想到,竟然能够容忍这两人的存在。

    “你想多了,我们没什么关系。”

    男子见慕小小的样子,便知道,该是那太子的某一个妃子。

    心里在思量着他是该将这女子杀了,还是想法子堵住她的嘴,毕竟权儿还要在这里生活下去,若是以后自己护不了她,这个女人就是个祸害。

    这般想着,慕小小却打断了他的思绪,道:“我们都已经进了屋,你们都没有发现,所以想杀我们,劝你还是别费力气了。。”

    慕小小仿佛是看穿了男子的心里所想一般,提前将男子的前路堵死了,直接开口问道:“你们是郎情妾意?”

    这话问的直白,让男子和躲在他身后的女人,脸霎时一红。

    小丫头也忍不住赶紧从男子身边跳了出来,急忙摆摆手,否认道:“你们误会了,他是我的逸城哥哥。”

    纵然她年纪不大,可是也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自然知道郎情妾意是什么意思。

    慕小小显然不信,刚才她推开门的那一瞬间,看到了那男子的眼神,里面的情愫,她是最熟悉不过的,因为东陵宇也常常那般看她。

    “你说说。”

    男子显然稳重的多,慕小小转头问他道。

    “我只愿她此生安稳,在这深宫里,能够学习功夫保护自己。”

    男子身子挺拔,一看便是常年习武之人,堂堂铮铮男儿,此时说话间竟然带着难掩的无奈。

    没有否认,就相当于承认。

    慕小小有一丝的触动,他的爱竟是这般的深沉,即便是心爱的女人嫁给了别人,却依旧愿意在身后默默的守护着她,这是一般男人做不到的。

    原本是想要用来威胁权夫人的,现在却换了种想法,若是能够有情人终成眷属,也不失为一个好的结局。

    目前看来,这懵懂的权夫人,恐怕还不明白男欢女爱为何物吧!

    她早已经听说,虽然太子的名声很荒唐,娶了一个又一个,可是事实上,他很少跟这些女人在一丝,所以也明白了,为什么,他能够容忍这两个人明目张胆的给他戴绿帽子,甚至于还给他们创造条件。

    想必也是有心帮她们一把吧!

    “若是有机会让她逃出这深宫,她便不需要再学习那些功夫,你可愿意?”

    慕小小望着男人的眼睛,深情款款的问道。

    “不可能的,她现在是太子的女人,怎么可能离开这东宫?”

    男子显然是不相信慕小小的话,心如死灰的反驳道。

    “若是太子允诺呢?”

    慕小小看他的样子,大概就猜到了原因,她听红杏提过,安赞部落的联姻稳固了太子的地位,也得了北漠对安赞部落的庇佑,所以她的存在,关系巨大,可不是随随便便离开这么简单。

    否则他也不可能这么久在忧心着权儿的性命,早就带她走了,又何须外人指点。

    可是慕小小轻飘飘的一句话,却又燃起了男人的希望。

    “当真?你又能怎么保证?”

    男子虽然打从心眼里高兴,可是理智却让他不能有一丝的懈怠,毕竟考虑的事情太多。

    “当真,只是你们要走,必须是以私奔的名义,从此以后两人过着平凡的日子,不再涉入现在的局势,到时候你们部落首领,自会因为愧疚,同北漠交好,只要大局稳定,太子自然不会多做追究。”

    慕小小一口气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顿了顿又道。

    “不知道权夫人你是否愿意跟着你走。”

    慕小小眼里闪过笑意,她同意他们走,可是却也不会让他们以哥哥妹妹的身份走。

    在小丫头的眼里,面前的男人,不过是一个哥哥而已。

    男子一听慕小小的话,便明白了她的意图,若真是太子授意的,这么安排,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他也稍稍的有些放心了。

    “权儿,你可愿意跟逸城哥哥一起离开,陪逸城哥哥一生一世。”

    转过身子,看着身后已经长成少女的丫头,深情款款的问道。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他早已将她当做自己的妻,可是奈何可汗轻飘飘的一句话,便将她许诺给了太子,即便是他再不舍,也没有办法违抗命令,所以每每看到那些女人欺负权儿,他的心都在揪疼。

    若是她能够离开这里,他便再也不会辜负她了。

    “不要。”

    权儿咬了咬唇,毫不犹豫的拒绝道。

    “为什么?”

    除了逸城,还有一个惊讶的便是慕小小,两人一口同声的问道。

    “难道你不喜欢逸城哥哥,或者是喜欢上了太子?”

    慕小小此时有些急了,看她的样子也不太像,故而赶紧问道。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冷王的绝宠医妻》,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