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我要超越光年回地球 > 第一百八十九章 白费口舌

第一百八十九章 白费口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想进入裁决殿和龙纹殿很简单,只要能够有成功通过裁决殿和龙纹殿的四方大阵便可以有进入两殿的资格,这也正是上次我们能够进入裁决殿的原因,并且在我们进入裁决殿之后,并没有任何裁决殿修行者因为我们的闯入,而来寻找我们的麻烦。

    “很遗憾,如果说是以前我们对你们的提议倒是会非常感兴趣,但是现在我要对你们表示抱歉,我们现在很忙,没空与你们一同前往。”

    白静摊开双手,略微耸肩,对于龙纹殿修行者的要求表示遗憾。

    如果说龙纹殿修行者的这番话的目标不是白静和孙虎,或者我们几人中的任何一位。我相信对整个冥海那些刚进入羽化境界的修行者来说,都是巨大的诱惑。对这些修行者来说,能够进入裁决殿和龙纹殿都有着他们不可抵抗的魅力。正如上一次我们的境界刚接近羽化境界之时,我们也是对裁决殿的天地灵力极为羡慕,想法设法的进入裁决殿。而我们上次之所以有机会进入裁决殿还要感谢这次的东征之战,没有东征之战这万年难得一遇的机会,恐怕我们想进入裁决殿外岛都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更别说去接近裁决殿。

    龙纹殿的修行者本打算利用这个巨大的诱惑,让白静和孙虎乖乖跟他们离去,只要白静和孙虎远离此地,他们就能再我们志愿之前讲白静和孙虎击败,就算不敌他们也能寻找龙纹殿或者裁决殿修行者的帮助。但让龙纹殿修行者没想到的是我们几人对龙纹殿或者裁决殿已经没有兴趣,哪里的天地灵力虽好,但对现在的我们几人帮助也没有那么大,自然对我们的诱惑力也就没其他修行者那样夸张。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更为精纯的天地灵力,而这已经不是裁决殿或者龙纹殿可以提供。

    我们几人这一次到龙纹殿的岛屿,在龙纹殿观察一圈之后便明白,龙纹殿和裁决殿其实没什么不同,两地的天地灵力也是极为接近,所以这一次我们进入龙纹殿并没有像进入裁决殿一样,想法设法的进入龙纹殿内修行,而是选择与各自的岛屿处理一些事情。

    “你们竟然敢拒绝我们的邀请?你们可知道我们代表的是谁?”

    对裁决殿的修行者而言,白静对两人已经极度不尊重。本就要爆发的暴脾气被龙纹殿的修行者拦下,一肚子不满的看着龙纹殿修行者。现在白静再次对他们表示出不屑,裁决殿的修行者再也不能控制自己火爆的脾气,威胁的说道。

    “当然知道,我们又不是傻子,看你们的衣服打扮,身上的标致,我们当然知道你们代表的裁决殿和龙纹殿。”

    白静再度看了一眼裁决殿和龙纹殿的修行者微笑的答道。

    “既然知道,还敢拒绝我们的邀请?你可知道你们拒绝意味这什么?”

    如果不是因为一旁的龙纹殿修行者拦着,可能现在的裁决殿修行者已经爆发。也正是因为有龙纹殿修行者在一旁拦着,裁决殿的修行只能威胁白静和孙虎两人,而不能真真动手。

    “意味什么?难道面对你们的邀请我们连拒绝的资格都没有吗?如果说面对你们的要求我们不能有拒绝的资格,那这邀请就不能算是邀请,应该换个说法了吧?是不是应该说强行带走更好听一点?”

    面对裁决殿修行者的威胁,白静并没有丝毫在意,反而继续嘲讽的说道。

    整个白虎岛的修行者也都已经从开始呗裁决殿和龙纹殿的压迫之力中缓解过来,而当他们发现,以前哪位只能躲在白凯身后的哪位白虎岛的小女孩,此刻在面对裁决殿和龙纹殿的修行者之时,竟然能如此淡定,甚至还对裁决殿和龙纹殿的两位修行者非常不屑,这让他们这些看着白静这位小女孩慢慢长大的白虎岛修行者而言,无疑极为震撼。

    白虎岛岛主也是与白虎岛修行者一样疑惑不解,裁决殿和龙纹殿的修行者好像是来邀请白静前往龙纹殿修行,这不是一件坏事,可为何白静会拒绝。面对裁决殿和龙纹殿的修行者就算拒绝也应该表示友好,而不是此时白静所表现的不屑。白静此刻的做法不是让白虎岛以后开罪龙纹殿和裁决殿吗?这让白虎岛以后如何在冥海继续生存?

    虽然白虎岛岛主对白静的表现很不满意,也极为不解,但现在白静才是整个白虎岛修行境界最高之人,现在的他也并不能奈何白静,所以只能与白虎岛其余修行者一样,震惊的看着白静,因为他也不明白白静到底所谓何意。

    “你得罪裁决殿和龙纹殿,对你而言或许并不是很重要,但你可想过对你们白虎岛意味这什么?”

    龙纹殿的修行者脾气比裁决殿的修行者要好上太多,就算几次面对白静的挑衅,此刻仍然没有被激怒,反而寻找这白静的弱点。

    虽然细听下来都是威胁,但龙纹殿的修行者比裁决殿修行者更为高明一点的地方便是,龙纹殿的修行者并不是名言威胁,反而是旁敲侧击,甚至让不明白的修行者会认为此刻龙纹殿修行者的这番话,是在好意劝导白静,而不是威胁白静。

    “你是想说,得罪你们裁决殿和龙纹殿,我们白虎岛会跟着遭殃吗?”

    白静却并不买账,直接摊开来说。

    “这个其实不用我说,你也应该明白。”

    白揭穿真实想法,龙纹殿的修行者并没有觉得有所谓,继续不缓不慢的说道。

    “如果是以前吧,你们的这些威胁我可能会特别在意,但是现在我变聪明很多,你们的这些威胁已经对我没有多少效果。”

    白静也很有耐心的继续微笑说道。

    “这么说,你可以不在乎白虎岛所有修行者的生死?”

    对于白静的果敢,龙纹殿的修行者也是没有想到,眼前这位看似古灵精怪,人畜无害的小姑娘,心境竟然会如此的坚定,就算是面对整个白虎岛的生死,依然不见其慌乱。这让他不得不开始头痛,要如何对付眼前这两人。

    在龙纹殿和裁决殿的这两位修行者看来,他们之所以选着先对白静和孙虎动手,也正是因为青龙岛的那些修行者告诉他们,我们几人的信息,让他们觉得白静和孙虎应该是我们中最容易下手的两人。可现在接触后才发现,青龙岛修行者口中说的最弱两人,仅也让他们两人无法招架。

    白静能这么果断,不用思考的回答龙纹殿修行者的威胁,不是因为白静的心性有多么坚定,而是因为她听过同样的故事。这个故事的主人公不是别人正是我。

    白静常年与我们混迹一起,开始与慧慧在一起时间比较多,但再裁决殿之后,便与孙虎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而不管白静是与孙虎在一起还是与慧慧在一起,他们聊的最多的也是白静最感兴趣的事情,便是我的所有事情。

    而我当面独自前往韩家,独自守护云城墨家的事迹,不论是慧慧还是孙虎都对她讲过无数遍,所有此刻的白静面对同样的问题,没有丝毫的犹豫,果断的选择与我一样的做法。

    因为我的那些故事便告诉她一个最重要的道理,对于白虎岛和她之间的关系,只要他越来越强,白虎岛自然安全,如若她不在,就算白虎岛委屈求全,裁决殿和龙纹殿依然会无视白虎岛,甚是对白虎岛是想杀想放完全看裁决殿和龙纹殿当时的心情。

    明白这个道理的白静自然不会把此刻龙纹殿修行者的威胁放在心上,所以白静才能表现的如此果决,没有丝毫犹豫,这也让龙纹殿这位善于心计的修行者无可奈何。

    “我当然在乎白虎岛的生死。白虎岛是生我养我的地方,白虎岛有我们的亲人,朋友,同族之人,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在白虎岛,我能有现在也正是因为白虎岛所有人对我的照顾,我对白虎岛的关心,对白虎岛的安危,并不会比任何一位白虎岛的修行者少,甚至相比白虎岛的修行者还要多上很多。白虎岛是我的家,所以我又怎么能不在乎白虎岛的生死?”

    白静回答的依然坚定。

    白静的这次回答,让白虎岛岛主一个悬着的警惕心,总算轻松不少,白静面对裁决殿和龙纹殿的修行者,丝毫不把这两位修行者放在眼里,甚至还得罪裁决殿和龙纹殿的修行者,让他不禁感觉,白静似乎并不重视白虎岛的安危。所以在龙纹殿的修行者问出,白静是否对白虎岛的生死也不在乎之时,白虎岛岛主比所以人都紧张,比所有修行者都听的认真,比所有修行者都听的仔细,白虎岛岛主比任何人都在乎白静的回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