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七十三章 混乱的局面,保姆型队长

第一百七十三章 混乱的局面,保姆型队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行人直到行入山谷之中,才搞清楚下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原来在他们会见那头传奇巨龙之时,托拉戈托斯也利用魔法分身,同时向山谷之中所有人公布了此次试炼的奖励。

    奖励是一批a级品质的魔导器提列奥龙弩,托拉戈托斯将它们放在地下第七层的终点上。

    也难怪这个消息令所有人都疯狂了。

    方鸻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提列奥龙弩具有超长射程与破甲属性,在25级以下,它们是除传奇装备之外最好的魔导弩。但在艾塔黎亚,制作龙弩是矮人炼金术的不传之秘,除了金须射手大规模装备了这种重弩之外,在埃尔德隆之外,提列奥龙弩是千金难求。

    何况排除这一点不谈,就算是普通a级品质的装备平时一件也价值千金,何况一批。他们连问了好几次,才确认自己没听错,那头传奇巨龙真说的是一批,而不是一件。

    方鸻与其他人不由面面相觑。

    一批a级品质以上的提列奥龙弩,就算是血之盟誓这样的公会,拿到手也足以武装起一个精锐的弩手团,其战斗力在三阶选召者以内可以说等于小半个旅团,这种诱惑谁能拒绝?

    不要说个人与冒险团,大公会也把持不住啊。何况这个奖励背后的含义更加丰富,众所周知,龙之巢地下一共分为十五层,而往年托拉戈托斯只会给到达十二层以下的冒险者嘉奖。

    第七层是这个地下遗迹的第一个关卡,因为在第七层之前,遗迹之中只有绿龙麦哲里自己设下的各种幻象与构装仆从敌人到达第七层,意味着成功通过训练生试炼。而通过了这一层的选召者,才能获得经验奖励。

    第七层以下,才会出现遗迹之中的真正敌人,居住在黑暗地下的夜蜥人,各式异怪与魔法生物,据其他参与者所描述,七层以下与以上难度不在一个层面上。

    因此七层以下,每一层托拉戈托斯都会给予一些小奖品,通常是经验药剂,偶尔也会是一枚宝石或者什么的当然,通常来说,奖励品的价值不会高于选召者们在这个过程之中所消耗的消耗品与门票的费用。

    这头传奇巨龙的吝啬之名,也因此不胫而走,仿佛它惊人的财富积累,都是来源于这个试炼。但所有人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头老龙竟然忽然慷慨了一次,如果第七层的奖励都如此丰厚,那么之下呢?

    十二层呢?十五层呢?

    不得不引人遐想连篇。

    方鸻这才反应过来苏菲在大厅之中那番话的意思,一批a级品质的提列奥龙弩或许还不值得银色维斯兰兴师动众,但七层以下可以预知的丰厚奖励就足以令它不惜一切代价了。

    不要说其他人,就是了解事情前因后果的他也心动不已,这批提列奥龙弩卖掉的话,他们的船的启动资金就有了。帕克在一旁更是眼睛都瞪直了,“那我还等什么?”帕帕拉尔人大声说:“众神都对这样的拖沓感到惊讶!快,已经来不及了,我们得马上赶上其他人!”

    “等等。”但方鸻却显得异常沉稳,他看了一眼山谷方向,并如此回答道。

    他记得这家伙原本可不是这么说的,为了不参加试炼,他们的帕帕拉尔人一度宣称自己不能进入幽闭空间。当然现在,这些问题好像不治自愈了,或者压根没有存在过。

    艾缇拉轻轻点了点头,关键时刻沉得住气,这是优秀的领导者必备的品质。

    山谷中此刻一片纷乱,事情的缘由说来也简单,就像所有大公会的一贯作为,通往地下的试炼大门开启时,血之盟誓的人清空了试炼广场,并封锁山谷不让其他人进入。

    但冒险者们怎么可能咽得下这口气,因此引发了山谷之中的大战。不过冒险者虽然人数众多,但人心不齐,甚至还有人在里面浑水摸鱼,杀人获利。反观血之盟誓一边,留下的人虽不多,但几乎都是精英,其中还有两个旅团,因此很快就占据了上风。

    现在的情况是除开那些乱杀人捡装备的职业‘鬣狗’之外,交战的双方其实僵持在山谷中段,那里有一座简易的集市,双方都正围绕集市进行争夺。

    方鸻抬起头来看着远处半空中托拉戈托斯的虚影,在这个魔法幻象中它不复在山顶宫殿之中的虚弱,而是如往常一样威风凛凛的样子。

    但此刻圣佩鲁谷地那里还有往日的宁和?有半分安全区的样子?老龙默默地注视着山谷之中的厮杀,似乎也没有阻止的意思,任由此地血流成河。

    他看到这一幕心中不由有些感叹,心想在艾塔黎亚每一个活得够久的生物,果然都不能轻忽这会儿的老龙哪有先前和蔼的样子,它站在那里更像是阴冷的死亡化身。

    像是感应到方鸻的目光,那幻象回过头看了他们这个方向一眼,微微向他颔首许意。方鸻心中其实明白对方这么做的潜在目的,米莱拉的半神器的力量有限的,不可能让所有人都一拥而入进入地下。

    因此进入的人,自然是越强越好。血之盟誓的人在不自觉之中,就成为了老龙的筛选器,而且方鸻相信他们不可能拦得住所有的人,因为那不符合托拉戈托斯的目的,等到一个合适的时机,它就自然会介入。

    最简单的方法,莫过于直接恢复圣佩鲁谷地的迷锁结界。

    姜还是老的辣啊,方鸻心想,心中同时也有了成算。

    他当然不可能等到那个时候,血之盟誓的人肯定已经先进入遗迹了,说不定还有杰弗利特红衣队的人。方鸻环视四周,等那时候别说第七层,恐怕连第八层的奖励都连灰灰都没有了。

    不过单凭他们的力量肯定不够,他们要面对是一整个严阵以待的大型公会,但他们也不是没有盟友,至少听雨者这会儿肯定还在山谷内,血之盟誓的人这么看不太可能放他们下去。

    至于其他冒险者的力量当然也可以借助一下,不过方鸻明白,这些人靠不住。与其指望他们,不如靠自己的而力量在血之盟誓的封锁上打开一个口子,那时候山谷之中的冒险者也不需要他引导,自然会一拥而上。

    心中有了定计,方鸻这才开口道:“艾缇拉小姐,这次试炼的奖励对于我们来说是个好消息,只要拿到其中一部分,我们原本计划的很多事情就可以做了。”

    他看向贵族小姐:“比如希尔薇德父亲的遗愿”希尔薇德扬起眉,眼中闪过一丝讶异,但仍向他点了点头,以示谢意。

    方鸻才继续说下去:“当然,那也是我们自己的船,它对于我们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所以我想搏一搏,从第七层奖励的及价值来看,我至少想要拿到其中一层的奖励。”

    “可以,”艾缇拉答道:“不过你怎么打算的?”

    精灵小姐没意见,大猫人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意见,三个训练生则以他的意见为主,才加入队伍的箱子自然也无可无不可,或者说只要能搞事,这家伙都是跃跃欲试,让方鸻感到自己队伍之中都是危险份子。

    至于帕帕拉尔人这会儿心都已经飞到第七层,去与自己的提列奥龙弩相会了,问也是白问。

    因此只有泰纳瑞克的意见,但这位蜥蜴人王子只简单地看了他一眼,答道:“我说过,在人类世界由你来安排,只要我尚有一息尚存,说的话就仍然算数。”

    “谢谢你,泰纳瑞克,”方鸻点点头,他又回头问道:“我计划先找到听雨者的人再说,箱子,你能联系上孤白之野吗?”

    “能,队长,”箱子点点头:“我之前就问过了,他们也在前面的遗迹广场上,不过没我在,孤白之野老大他们好像有些吃力啊。”

    方鸻翻了个白眼,后半句话只当没听到。

    他又说道:“还有一个问题,艾缇拉、希尔薇德小姐还有她的女仆,以及大猫人和其他人的实力我大概心中有数,但只有箱子你还有泰纳瑞克我比较陌生”

    他停了一下,补充道:“其实出于为接下来的试炼考虑,我也想问一下这个问题,我是炼金术士,帕克的职业你们也都清楚,箱子你与泰纳瑞克的战斗定位是什么?”

    箱子黑色的蝠翼面具下闪过一丝冷光,好像早就等着这个问题,迫不及待地答道:“如你所见,队长,我是一个冷酷的杀手。只要是杀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老人还是小孩厄,后者就算了,我不杀手无寸铁之辈……”

    “好了好了”方鸻赶忙打断这家伙,他也不指望能问出什么有用的东西,与其听这中二少年废话连篇,他还不如待会自己观察。

    方鸻再看向泰纳瑞克,蜥蜴人王子则简单直接得多,它只沉默寡言地举了一下手中的双头战矛,它是一个战士,一切尽在不言中。

    只有方鸻欲哭无泪,这个队长可真难当啊,为什么别人队伍里就是解语花似的双胞胎姐妹,人长得又漂亮又善解人意,而自己队伍里都是一些怪人呢。

    至于只有艾缇拉小姐是唯一靠得住的人,可精灵小姐最大的兴趣不是战斗,而是种植与烹饪。

    至于大猫人,算了喧嚣的风解释一切。

    他看向艾缇拉:“艾缇拉小姐,就靠你们了,送我们进入试炼之地之前。”

    精灵小姐认真地点了点头。

    决定了计划,一行人这才继续沿着森林之中裸露的遗迹石板前进,一路上到处可见在混战之中的人,山谷之中此刻简直是一片混乱。

    这些人中不少是血之盟誓的人,自然也有普通冒险者,还有不少职业‘鬣狗’,后者指那些专门在混乱之中杀人夺物的家伙,这些人在哪里都没什么好名声,但总有人乐此不疲地加入这个行列。

    方鸻小心地避开这些战斗,他和黎明之星混过一段时间,明白外围的这些冒险者靠不住,他们中大部分都是独行侠鬣狗。而他就算要联合冒险者,自然也是找那些有明显组织的人,这些人这会儿应该都在山谷里面的广场附近。

    不过他不找事,不代表事情不会找上门来。

    在穿过一片灌木丛时,方鸻顺道问了一下泰纳瑞克关于祭礼的事情。

    蜥蜴人王子没有龙骑士系统,因此只能简单地描述了一下自己祝福的效果。不过方鸻还是听明白了,泰纳瑞克的阿苏卡祝福是通过击杀敌人获得力量,这是典型的黑暗力量,不过具体是额外经验还是战斗之中的buff,暂时还不好说。

    它的卡-翠兰印记则是通过众星之眼预判对手的行动,从而获得命中与感知的加成,相当于一个永久的克敌机先,当然效果没那么强悍。但配合它的职业,这算是一个相当实用的能力,至少方鸻认为比自己的印记要强上许多。

    至于最后的大地祝福,塔-赫斯的神圣之语则十分刚健朴实,只要持有者脚踏力量,便能获得两倍的力量加成。这个东西简直简单粗暴,也就是只要在地上战斗,这时候的蜥蜴人王子可以说与一般的力量系战士也不分伯仲。

    但在敏捷上,则甩了后者好几条街。

    当然,缺点也不是没有,一旦进入空海,这个祝福可以说就失效了。而且在水中,在树上,或者被对手强制离地,这个祝福就有也等于无了。

    方鸻正在分析对方的得失,却没想到正是这时候,灌木丛后面一下子冲出两只队伍来。

    前面的人慌慌张张一看就是在逃窜,至于后面的人貌似是占据了上风,打算包围前者。而这些所有人,显然也没料到灌木丛背后还有其他人存在。

    因此在看到方鸻的同时,前面逃窜的人一下有些紧张地停了下来,后面追击的人自然也是同样,但警惕性更高。

    在眼下这个环节,谁敢保证自己对面的人是不是潜在的威胁?毕竟谁也不会在自己脸上写下‘鬣狗’两个字,何况那些追击的人一看就是专业的鬣狗。

    鬣狗和鬣狗之间,可没有臭味相投的说法。

    两边正一犹豫。

    但方鸻反应却快许多,他看了一眼追击的双方,目光落在前面那些人身上一些慌慌张张的冒险者,心中闪过一个念头,低喊一声:

    “帕克,左前方,射那个独眼龙。”

    他说的正是追击者之中看起来像是领头的人,帕克与他配合了这么久,早就形成了条件反射,想也不想便举起十字弓,扣动扳机。

    而那领头的人明显反应了过来,作了一个偏头躲避的动作。

    可惜帕帕拉尔人弩手早就今非昔比,在旅者之憩乃至于之后岩鲨一战时,帕克的实力还平平无奇,与当时其他冒险队之中的蹩脚弩手相映成趣。

    但俗话说人都是逼出来的,自从离开艾尔帕欣,他们在那之后遇上的麻烦就成倍提升多里芬一行、与夜蜥人的血战、在血之盟誓的伏击下突出重围,对手可以说是一次比一次专业。

    而帕帕拉尔人虽然活宝了一点,可本身天赋不差否则也不会拿到夜莺大赛的冠军。又经过这么多次战斗磨炼,射击精准程度早不可同日论。

    那领头的人一躲,却没想到帕帕拉尔人早就对他这一躲形成了预判,后者头一歪,那弩矢刚好从下颚处射入面颊内,他惨叫一声就倒了下去。

    而这一箭就像是战斗的导火索。

    那些被追杀的可怜的家伙眼中露出感激的目光,双方目光相交,也不废话,前者一转身就杀了回去。但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竟然有人比他们更快。

    老实说,就连方鸻也没想到

    第一个冲上去的是自称没有感情的杀手那个中二少年,箱子快得像是一条移动的黑线,只在身后留下一片残影。他甚至后发先至,比泰纳瑞克还先一步杀入敌阵之中。

    方鸻吓了一大跳,心想要不要这么快,你这是十级以下应该有的速度吗,全敏偏向也不至于这样吧?但他再看一眼,才看清楚箱子的套路。

    一环魔导术—本我解放。

    心灵力能也算是力能系的一部分,本我解放有点类似于狂战士的狂暴能力,但狂暴是身体属性全面提升,而本我解放则是指定增强受术者某一方面的属性。

    当然两者都有衰弱期,而且可以说本我解放的衰弱期来得更早,因为法术只持续十多秒时间。因此除了少数追求一击必杀的心灵刺客之外,很少有人会用这个法术,因为那与自杀也相差不大。

    全敏偏向,外加本我解放,而且如果他没看错的话,箱子的鞋子似乎也是一件魔导器,上面附有一定加速能力。凭借三重加成,箱子的速度确也在这个等级达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

    但方鸻看懂了这一点。

    不代表箱子的对手们也看懂了。或许再更高等级的敏系选召者看来,这速度也不过如此,可面前这些人的等级也不过如此,就算比方鸻他们稍高一些,但也不过与艾缇拉几人在伯仲之间而已。

    在他们眼中,箱子此刻就是一片杂乱的影子,一道夺命的冷光。

    箱子找上的对手明显还是精挑细选过的,那是一个元素使,在团战之中只要给元素使时间,对方就能发挥惊人的作用。可惜她此刻已经没有时间了,因为一柄细剑已经刺向了她的护盾。

    本来这还能救她一命因为法师系的护盾是永久生效的,不管有没有察觉敌人的存在。可惜只见我们没有感情的杀手的左手手一引,那护盾居然土崩瓦解开来。

    原来这家伙在这个距离上居然直接用力场能力将那法师的魔导炉给扯了下来,由于后者完全没反应过来,所以自然也没能阻止。而这一手也是超级阴险,魔导炉内的魔力一中断,护盾只是一闪,便已消失得无影无形。

    然后那元素使便只能眼睁睁看着细剑刺穿她的心脏。

    从箱子发动攻击到元素使死亡,一前一后,不过才区区两三秒的时间。少年用手在女人身上一推,将她逐渐冰冷的尸体推倒在地,同时背对所有人挽了一道华丽异常的剑花。

    将剑上的血珠洒了个干净。

    但他动作还没做完,一记火箭飞拳便已凌空而至,将一个偷袭的人打飞了出去。“集中注意力啊!”方鸻没好气地喊道:“你在耍什么帅,后面还有人!”

    他话音未落,泰纳瑞克已经抵达,一矛刺穿另一个敌人。蜥蜴人王子随手一甩,便把那人丢出去撞在人群之中,

    箱子这才回过头来,有点无辜地看着两人。

    “我知道你会帮我解决他们啊,队长。”

    “你给我滚!”

    方鸻气了个半死,感情这小子犯中二病,还要他来帮忙擦屁股的,难道他长得很像是保姆吗?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