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新成员,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

第一百六十五章 新成员,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你好,我叫艾德。”方鸻向那奇怪的少年伸出手。

    之所以说对方有些奇怪,是因为对方的装束实在引人注目,一袭黑色的长风衣,量身剪裁,上面饰以镀金的镂空扣子,又十分骚包地挂上铜链,一条宽束带横贯腰际,穿过环扣的末端还配上了金枝百合徽记。

    带锯齿的领子像是蝙蝠翼一样立了起来,只有胸前一抹殷红如鲜血一样的领巾,看起来活像个吸血鬼。

    不过他又偏偏带了一顶一边帽檐卷起来的火枪手帽,上面一束鲜红的长缨,脸上用黑色皮质面具遮住一半,露出一金一绿一对有些警惕的异色瞳。

    和带着半个银色面具,同样一身炼金术士风衣的方鸻看起来倒是相得益彰,不过就是中二得不要不要的。方鸻还担心这样的人可能会不太好相处,但没想到对方也毫不犹豫地向他伸出手来手上带着带着皮质的黑手套与他握了一下手。

    “我叫箱子,是个没有感情的杀手。”

    方鸻在那里僵了半天。

    他握着对方的手,好不容易才勉强扯出一个微笑来:“好吧,欢迎你加入我们的小队。”

    他回头去看格兰特,用求助的眼神向对方询问你们公会都是这样的人?格兰特也有点不好意思,老脸一红把他拉到一边,低声告诉他:“这是孤白之野的人,他没加入我们听雨者。”

    “没加入你们听雨者也能进暴风雨?”方鸻奇怪地问道。

    格兰特压低声音说道:“他是孤白之野从社区上物色的新人,不是听雨者训练营出来的训练生,你明白了吧?选召者的资格也是孤白之野通过关系从公会换来的,当然如果他表现够优异的话,还是可以加入暴风雨的。”

    方鸻一下就不由想到了孤白之野和r的关系,心中有种历史循环的奇妙。他回头看了看对方,那少年一个人站在那儿一点也没有局促的样子,手中握着一支黑色的短杖,歪着头有点好奇地打量着灰岩先生。

    他束带另一侧还斜挂着一把佩剑,安稳地插入黑沉沉的革制剑鞘内,那剑鞘一端竟然有一条金色飞龙,简华丽得不像样子。

    杖剑双持,没听说过这个职业,不过敢这么玩的从古至今无一不是大牛,方鸻倒吸一口冷气。但经过战蜥人王子泰纳瑞克的洗礼,对方就是说那把剑只是一件装饰品,他也会坦然接受这个说法。

    方鸻还看了一眼对方的魔导炉,也是不大不小吃了一惊,对方居然把魔导炉改造得他差点没认出来,完美的哥特式风格,上面一大堆繁复而不必要装饰。

    而隐藏在华丽的镀金雕饰之下的,方鸻好一阵子才分辨出那是一具漆黑的分形魔导炉,bsp;   游击型战士与魔导士的组合方鸻还真是头一次见,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平衡护盾、闪避与格挡的,底比斯之尖的拉神虽然也是全系型选召者,但对方有从未公开过的独门的技能与天赋,来达成这一点。

    这真是一个怪人,方鸻心想。

    不过他相信孤白之野的眼光,他当年能从茫茫人海之中发掘出r这样的天才,今天就一样能把同样的新人带出来。只是飞马桥一战给他心中留下了阴霾,因此他才会将对方托付给自己吧,虽然方鸻还是觉得对方对自己有些过于乐观了。

    但他虽说不上一诺千金,可从接受孤白之野给予的图纸那一刻起,他就打定主意要践行诺言了。

    “他的魔导士是什么方向的?”方鸻回过头,再度问道。

    “你居然看出他不只有魔导士等级了?”听雨者的副会长还吃了一惊。

    “力场系。”这时箱子回过头来,远远地答道:“我是力能学派的魔导士。”他将手一扬,远处森林之中一块岩石轰然飞起,向这边飞来,然后重重地落在两人面前。

    “你听到了?”

    方鸻有些惊讶地问,他和格兰特与对方相距十多米远,而之前他不过是用最平常不过的音调在和格兰特对话,就是精灵单凭天赋也听不了这么远的响动吧?

    他不由看了一眼对方的异色瞳,金绿色的瞳孔其实是神魔裔的象征,神魔裔在艾塔黎亚并不罕见,那些常见的描述为生于某某年的一代其实就是一种典型的神魔裔。

    换句话说,泰纳瑞克王子也算是一类特殊的神魔裔龙裔,当然巨龙瓦拉瑞克还算不上真正的神祇。在艾塔黎亚神魔裔是一个单独的族群,但他们的力量其实与常人也无异,只是更加貌美,在施法上具有一定特殊天赋,这一种群大多居住在圣休安,当然选召者就没有这个限制。

    神魔裔选召者其实是蛮常见的,尤其是在施法者之中。

    可神魔裔也没有听觉上的特长吧。

    少年答道:“你先前看了我的魔导炉,所以多半在问这个问题,我猜的。”

    好吧,你至少是个合格的杀手了,方鸻心想。一个优秀的杀手要善于审时度势,而至少在观察这一点上,对方算是出师了。

    格兰特除了把这个少年送来之外,其实也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只大致和他说了一下接下来的计划,和先前孤白之野告诉他的相差也不大,不过多了一些细节。

    那个少年是八级,五级魔导士与五级战士,还有一些游侠经验,由于选召者系统每等级经验需求是非线性递增的,因此对方三个职业方向的经验加起来总人物等级才将将只和他一样。

    这个发现让方鸻心情大好,他虽然名义上是这个冒险团的团长,但团里除了几个临时成员的训练生之外,几乎没有毕他等级更低的。虽然一个冒险团的团长并不一定需要等级最高,但低得太离谱了也不大好,而今他才总算有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队员’。

    虽然这个‘队员’和泰纳瑞克王子一样,也很有可能是个短期加入的临时成员。

    不过对方显然不是这么认为的。

    格拉特一离开,那少年就跃跃欲试向方鸻发出了挑战只见对方好不容易才从灰岩先生身上收回目光,将帽檐往下拉了拉,然后开口问道:“我这算是加入了你们的冒险团了吗?”

    方鸻点点头,有点莫名其妙地看着对方,心想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

    “那好,”箱子说道:“我要向你挑战。”

    “你说什么?”

    “这不明摆着的事情吗,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没有感情的人,当然用实力来说话。”少年答道:“我听说你是这个冒险团的团长,是一个战斗工匠,你想要收服我的话,就用你的发条妖精来打败我。”

    我打败你个鬼啊!

    方鸻头都大了,他抬头看了看天色,叹了口气道:“待会要吃晚饭了,我说你还是消停一些。”

    “那可不行,晚饭的事情可以放在一边,如果你要当我的队长,不让我心服口服怎么行呢?”少年左手举起手杖,同时后退一步,右手也轻轻放在了剑柄之上。

    方鸻很想吐槽说这里根本没有任何人想要当你的队长,因为你根本就是孤白之野那家伙硬塞进来的,等同于办异界电信附送的赠品,是免费的,u r free,懂吗?

    不过他转念一想,试试这家伙的实力也好,因为之后说不得要一起参加试炼,于是问道:“你是认真的?”

    少年点了点头。

    于是听说有人要挑战他们的队长,一度在这个小小的冒险团中引起了轰动,天蓝第一时间拉着洛羽跑了出来,与其他人一起挤在栏杆上为方鸻加油助威。

    后者虽然表面有些矜持,但实际也十分好奇,他是战斗工匠的狂热爱好者,心中当然想要看看方鸻现在的实力水平究竟到什么地步了。

    事实上自多里芬一行之后,方鸻就没再真正全力出过手,纵使在与夜蜥人战斗的时候,因为平台上施展不开,他其实也没有用上步行者iii型。

    所有人当中,狮人瑞德纯粹是来看热闹的,他一手托着烟斗,靠在鞍桥上怡然自得。艾缇拉则一贯地有些担忧,她问大猫人为什么不阻止,不过艾德则笑着回答道:“年轻人的时候,就交给年轻人自己决定好了,这是风告诉我的答案,艾缇拉小姐。”

    精灵小姐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至于帕帕拉尔人因为个头太矮,踮着脚尖想要爬上围栏上面,结果被后面不知是谁撞了一下,像个圆滚滚的球一样从平台上滚了下来。

    气得他在下面大喊道:“天蓝,我记住你了!”

    小姑娘在上面笑得前仰后合,还煽风点火道:“你搞错了,帕克,是姬塔撞的你。”

    气得未来的博物学者小姐使劲皱着眉头盯着前者。希尔薇德则带着自己的女仆笑吟吟地将小姑娘拉到一边,安抚了她两句,然后才对天蓝说道:“别欺负姬塔,芙丽小姐。”

    天蓝嘻嘻一笑:“我知道啦,希尔薇德姐姐。”

    这边太过热闹,以至于吸引了战蜥人王子泰纳瑞克的注意,后者一脸冷淡地牵着‘血牙’从远走过来,用焦黄色的瞳孔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方鸻面前的少年。

    那目光犹如打量今天晚上‘血牙’的夜宵。

    它的出现把少年吓了一跳,用手中的短杖向对方一指,大喊一声:“夜蜥人!没想到你们这些血之盟誓的帮凶竟然阴魂不散,追到了这个地方”

    但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走上来的方鸻一记丝卡佩流手刀打在后脑勺上,差点咬到舌头。少年一脸愤怒地回过头看着方鸻,大声质问:“你干什么!?”

    方鸻实在没好气道:“你好好看看,有这个样子的夜蜥人吗?”

    那少年一愣,才仔细看了看泰纳瑞克,他要仰头才能对上对方的目光,不由神色一肃:“原来是一头精英夜蜥人。”

    所有人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精英你个鬼啊!

    方鸻也有点受不了:“泰纳瑞克它是战蜥人一族的王子,不是什么夜蜥人,对了,他也是我们的队友之一,它身边那是‘血牙’,它的战斗伙伴。”

    “战蜥人?”

    少年一副茫然无措的样子。

    “等等,”方鸻终于觉出些不对,忍不住问道:“你莫非没有看过艾塔黎亚的原住民手册,那不是训练生教程之中基础的基础吗?”

    “原住民手册?”少年摇了摇头:“孤白之野大神这半年一直在教我战斗方面的技巧,其他知识暂时还没学到。”

    方鸻恍然,才想起这家伙原来也不是训练,和自己一样不是科班出身的选召者。但和自己不同,自己在社区上了解过不少理论知识,这家伙怎么感觉对于艾塔黎亚一无所知的样子。

    他忍不住问道:“你之前没有了解过艾塔黎亚吗?没有玩过任何以此为背景的虚拟游戏,我是说来到这里之前?”

    “之前?”少年想了一下,认真地答道:“我当然有玩过虚拟游戏了,不然你以为我没有感情的杀手的头衔是怎么来的?”

    “什么游戏?”

    “劲舞团vx2118。”

    “你给我滚!”

    方鸻简直不知道孤白之野是从哪里找来这个奇葩的。根据对方的说法,在这之前他是一点也没接触过与艾塔黎亚有关的知识不要说相关的虚拟游戏了,就是直播的比赛也没看过多少。

    好在对方还没有彻底与社会脱节,至少知道选召者这个东西的,毕竟偌大一个星门就悬挂在天上,政府部门与媒体时时刻刻都在宣传。如果连这也不知道,方鸻就不得不怀疑对方是不是从某个‘古老’时代穿越过来的了。

    听方鸻解释完蜥蜴人王子的来历,大概是感到了自己的丢人,少年罕见地不好意思再说话了,也默默收回了手杖,绝口不再提挑战的事情。

    “等我搞懂了战蜥人的事情,”少年如此答道:“我再来找你挑战。”

    然后他想了一下:“在此之前,我暂且认可你是我的队长好了。”

    方鸻见状不由叹了口气,心想你要搞懂的事情恐怕远远不止战蜥人一件。

    而泰纳瑞克见这边没什么事情,向方鸻点了点头之后,便独自带着‘血牙’离开了。其他人也纷纷作鸟兽散,天蓝还大感不够尽兴,在上面喋喋不休地对姬塔说道:“那个家伙,根本不是艾德哥哥的对手。”

    姬塔皱着眉头:“芙丽姐姐,你少说两句。”

    “可我说的事实啊。”

    “芙丽,闭嘴。”

    精灵少女的声音传来,终结了两人的对话。

    众人离开之后,便只剩下方鸻与那少年,他这才回过头问道:“箱子,你的实力在暴风雨旅团能排上什么位置?”

    “我?”少年答道:“在展开强化训练之前,我大概能和爱丽丝小姐打个平手吧,不过那之后就不知道了,我猜应该现在可以和她姐姐爱丽莎小姐一较高下。”

    方鸻默默估算了一下那对双胞胎姐妹的实力,对方在暴风雨内其实也算是新人,实力大概在中下游水平。可问题是,对方的等级很高,至少有十三、四级,箱子在八级就可以和对方不分伯仲,这个天赋的确是很高了。

    孤白之野看中的人,果然有其长处。

    而这还是建立在对方对于艾塔黎亚缺乏了解的情况下,理论知识虽然不能增加实际属性,但在真正的战斗中往往会发挥不小的作用,他自己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因此可以预见的是,对方还有不小的成长空间。

    他这才放下心来,孤白之野送来的这人奇怪是奇怪了点,不过水平还是有的。

    接下来就是一些杂务,主要是安排这个少年的住宿问题,箱子是选召者,又不是泰纳瑞克那样皮糙肉厚的冷血种,自然不可能睡在野地。

    而且他也没有‘血牙’那样的坐骑,也不太可能靠十一路公车能跟得上灰岩先生跋涉。

    好在少年个子不高,也不像蜥蜴人王子那么‘魁梧’,本身并非重甲职业,也没有什么行李。因此这点载重余量对于灰岭负丘兽上来说还算不上什么,艾缇拉干脆在方鸻的车厢外面平台上给他加了一张吊床。

    平时可以收起来,晚上拉开作为临时休息的场所,虽然有些简陋,但如果少年真要加入他们的话,也只能等到队伍到下个城镇之后再考虑平台改造的事情了。

    好在箱子本身好像十分满意,他甚至还有点兴奋地对艾缇拉说道:“尊敬的精灵小姐,能不能给我的吊床换一个方向?”

    “为什么?”艾缇拉有点疑惑地看着他。

    “因为这样可以更靠近那个大家伙,”箱子兴致勃勃地讨论道:“它可太酷了,你知道吗,我一直想要这样一头驮兽,可惜孤白之野大神太穷了,买不起这东西。”

    方鸻在一边听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想孤白之野听了这话会不会气死,他相信后者绝对不会穷得买不起一头大型驮兽,只是没有这个必要罢了。

    好在精灵小姐一贯温柔,点点头便同意了对方的这个要求。

    方鸻则有些好奇地把箱子拉到一边,问道:“说起来有一个问题忘了问你。”

    箱子回过头看着他,问:“是什么问题,队长?”

    这声队长让方鸻十分受用,虽然希尔薇德也这么叫他,但他总觉得贵族小姐有些调侃的意思,不像是这个他认可的‘正式成员’,这样的队长才真正有些队长的样子。

    他点点头道:“你说你的哪个头衔,是怎么来的来着?”

    “哪个?”

    “就是那个,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你说是在那个什么游戏之中得来的?”方鸻虽然只是复述,还是忍不住觉得这句话中二度爆表,他简直无法理解对方是怎么把这句话说得那么自然的。

    “噢,”少年恍然:“劲舞团vx2118,其实很简单,那游戏里面老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女人约我出去玩真奇怪,一群手下败将而已,也好意思找我聊天?对于这些没有自知之明的家伙当然是直接拉黑名单,莫名其妙?不过,久而久之他们就管我叫这个外号了,老实说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只是觉得很符合我的实力。”

    方鸻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家伙。

    心想这家伙的头衔还真是来得名副其实。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