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三十章 ‘船长’的技能

第一百三十章 ‘船长’的技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艾德哥哥,看那边,有一艘船!”

    金湾锚地位于一片安宁的山坳环绕之下,抬头看去,高耸入云的峭壁与阴沉沉的雪线似乎近在咫尺那是绿龙山脉的北方支系。

    风暴在此止步,狂风呼啸穿过枫树林之后平息下来,只剩下丝丝凉意,夹杂在雨幕之间吹打着叶片。

    贝里奥号缓缓驶过一片云湾,在天蓝惊呼声中,山坳背后出现了一条不大不小的双桅帆船。

    金色的船身,红色的船舷,隐在一片枫树林后面,它收起了帆,静静地泊着。

    一艘典型的翼式飞艇,但没有打出海军的旗号,想来是那个冒险团或者是公会的所有物。

    事实上方鸻已经看到船尾上的纹章,一个他没看过的徽记。“是公会纹章,没听说过这公会,”姬塔站在船舷一旁,小声向他解释:“可能是芬里斯岛本地的公会。”

    方鸻知道这个小姑娘对考林—伊休里安以至于艾塔黎亚的公会势力很有研究,至少比他了解得多。

    他的主要知识面在第二世界,在第一世界就算是银林之矛这样十大公会的分会,他其实也所知甚少。

    “地方上的小公会能有一艘这样的船,那也是相当了不起了啊。”天蓝趴在船舷上,赞叹了一句:“至少是相当有钱了。”

    “那是听雨者公会,船是他们租来的,而且那也不是他们一家的船,是和另外三个小公会共有的,”布丽安公主的声音从众人身后传来,方鸻回过头去,刚好看到这位精灵女士从船舱下面走上来。她继续说道:“他们来这个地方,应该是为了一年两次的训练生巡游,算算时间差不多刚好。”

    “公主姐姐你怎么这么清楚?”天蓝有些惊讶。

    “我来过这里两次,这里最大的公会是一个叫做血之盟誓的半选召者组织,听说他们和杰弗利特红衣队有些联系,你们应该知道吧?”

    姬塔点了点头,方鸻则皱了皱眉头,他听到杰弗利特红衣队本能地就把这个什么血之盟誓划分到了冷淡声望那一类去了。

    但天蓝的关注点显然和其他人不太一样:“原来是这样,社区上那些人说你在拜恩之战后就隐居山林了,原来那些家伙是骗人的,害得我还以为你在那之后一直没离开过精灵王廷呢,布丽安姐姐。”

    布丽安公主闻言有些好笑,走过来拍了拍她的小脑瓜:“你以为我是家里蹲吗?”

    “哇,你连这个词都知道!”

    精灵公主大方地一笑:“作为一个你们口中的‘英雄’,我怎么也得对你们有所了解吧,比方说芙丽,哪天你要是变成了一个小坏蛋的话,那可要小心。”

    “嘻嘻,”天蓝被布丽安在脖子上挠痒,忍不住咯咯直笑,一边缩着脖子左躲右闪地避开对方的魔爪,一边忙不迭地摇头道:“不会的,不会的。”

    方鸻自然也有些意外地看了布丽安公主一眼,他发现无论是希尔薇德还是塔塔小姐,还是布丽安公主,他们对于地球人的了解,一点也不逊色于地球人对于这个世界的认识。

    他过去总是认为这个世界的人有些蒙昧无知,但现在看来不过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

    哪个世界都不乏有识之士,当然也少不了那些真正蒙昧无知的人,也难怪选召者们会认为两个世界应当进一步增进了解,而不是继续互相猜疑。

    那么对于地球来说,或者对于艾塔黎亚来说,它们彼此究竟意味着什么样的存在呢?

    方鸻不由再一次想起社区之上那个经典的问题。

    艾塔黎亚究竟是什么?

    是啊,这个世界究竟意味着什么呢?它缘何而存在,地球相对于它来说又究竟是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带着这一脑子乱七八糟的想法,贝里奥号已经缓缓驶入了锚地,由于是艇式浮空船,加上载着一肚子货物,它的飞行高度要低于那艘静静泊在枫树林后面的双桅帆船。

    两船在不同的空域相对错开,出于礼节,贝里奥号用灯语向对方传递了简单的问候,大约过了几分钟,那船上的船尾灯也开始闪烁。

    回应的是差不多的问候语。

    希尔薇德在一旁小声告诉他,要是天气晴好的条件下,现在这个时代飞空艇之间的交流一般是用旗语比较多而这也是从地球上流传过来的技术手段之一,只是经过了本地化的改进。

    不过两船的交流也就到此为止。

    艾塔黎亚的空海广袤,陆地上的政权其实很难对广阔的空海实施有效的管辖,空海之中充斥着各式各样的武装组织,除了海盗或是空盗之外,私掠船队,以及一些在灰色领域行走的武装商船,可能扯下旗帜摇身一变,干的就是与前者差不多的行当。

    因此陌生的船在空海之上一般会保持安全距离,谁也不会越过这条红线,即是同停泊在锚地之内,也不会去自找没趣。

    何况金湾锚地不小,贝里奥号找了一片相对开阔的空湾停泊,由于没有飞翼式飞艇升力充沛,害怕因为太过靠近大陆边缘升力不足而搁浅,因此还是与上次一样,人员与货物都通过船上的小艇来运送至陆地上。

    洛羽和天蓝要等着和灰岩先生一起上船,因此方鸻就第一批先上了小艇,和他在一起的除了第一批登录的水手之外,还有艾缇拉、希尔薇德主仆和姬塔。

    精灵小姐卧床已经有好些天,虽然伤势好了个七七八八,不过脸色仍有些苍白,只是心情看来已经从几天之前的阴霾之中走出来,眉眼之间带着之前时常可以看到的那种有些恬静的微笑。

    她笑着还向方鸻点了点示意,示意他不用太过担心自己。

    “别逞强,艾缇拉小姐,待会下船的时候我和希尔薇德扶你一下。”方鸻关切地说道。

    精灵小姐也没拒绝,轻轻点了点头。

    “谢谢你,艾德。”

    方鸻这才松了一口气,确信对方应该是已经从心情低落的状态当中走了出来。

    事实上这也是他们打算走陆路的原因之一,否则若是艾缇拉伤势未愈,自然也只能在这里枯等。

    小艇在水手们的操控之下驶进了一条河湾小艇上虽然也装有盖林发生装置,但毕竟魔力储量有限,不可能长时间滞空,因此由空至水也是理所当然的选择。

    当然也不是不可以直接降落在陆地上,只是那样的话到时候重新起飞就有些麻烦了。

    众人进入河湾之后,艇上原本魔导引擎的操控方式自然不再适用,于是水手们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船桨,划着船逆河而上,没过多久便在河湾深处找到一处安全的宿营地。

    只是在上岸时,众人却遇上了一点小麻烦。

    由于暴雨侵袭的缘故,河湾自然也水位暴涨,原本适合的登陆点被淹没在水下,而且湍急的河水也造成了困难,让水手们几次冲滩靠岸都没有成功。

    那个带队的水手长急得满头大汗,不由回过头来对贵族少女说道:“希尔薇德小姐,要不我们换个地方再向南一些,这里的河水太湍急了,我怕出问题。”

    “向南地势更高,”希尔薇德平静地答道:“先前我在天上就仔细观察过,那后面的河道也没有多宽敞,只怕还会遇上一样的问题。”

    说罢,她回过头来看向方鸻:“要不队长想想办法?”

    水手们的目光不由齐刷刷向这个方向扫了过来,除了水手长还有些克制之外,其他人多半是不信任的目光。

    他们这些日子以来在船上在方鸻这一行人当中看得最多的自然是这位一直在海图室帮忙的贵族小姐。

    而航海士在海上基本是准军官的地位,加上希尔薇德与布丽安公主私交极好,本身又是大美人一个,水手们自然更加信任她一些。

    至于方鸻,整日在自己的房间里闭门造车,要不就是在活动室两点一线,在外面活动的时间比狮人和洛羽几人还少,大部分人至始至终恐怕就忘了船上还有这么一号人存在。

    今天乍一下看到,恐怕还吓了一跳,怎么船上忽然多了一个大活人出来。听希尔薇德管这么一个半大的男孩叫队长,还说他可能有办法,众人自然本能地不信。

    不过方鸻倒也不在意。

    或者说他其实一开始就在观察从小艇到岸上的距离,根本没注意到其他人的目光,听了希尔薇德的问话,才反应过来点点头:

    “行,我试试看。”

    “等一下,”水手长却制止了他,他拿出一个气囊来其实就是充气的长尾矛鹳的气囊,艾塔黎亚本地的水手长久以来一直用这东西充当救生圈:“拿着这个,水流太湍急了,小艇有些不太稳,保险一些。”

    这人虽是好意,但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担心这半大男孩逞强掉到了河里。

    方鸻看了他一眼,倒是能感受出对方的好意,但只是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拿着这东西挡手挡脚。”

    “我看你还是拿着吧,小子,”一个水手见状讥笑一声:“不然万一掉到水里,我们可救不了你。”

    他此言一出,一众水手不由低笑起来,显然是所见略同。

    只是方鸻微微一怔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他身旁的希尔薇德就皱着没有站了起来,看着那水手冷冷地说道:“小手指,你对我的提议有什么不满吗?”

    那人吓了一跳,显然没料到希尔薇德会站出来为方鸻出头,他结结巴巴道:“希尔薇德小姐……不是,我只是担心这小子……”

    希尔薇德挑着眉尖,浅蓝色的眸子里前所未有地严肃:“你口中的这个‘小子’,他正是我的队长,艾尔帕欣工匠总会的正式炼金术士,多里芬的英雄,你又是谁,小手指,一个水手?”

    小手指脸色通红,他低下头道:“对不起,是艾德先生,我是一时口误……”

    见对方尴尬得无地自容的样子,方鸻也有些不忍心,这水手其实也没说什么大不了的话,他们又不知道他是谁,怀疑是理所当然的。

    他悄悄拉了拉希尔薇德的袖子,但贵族小姐轻轻握住他的手,回过头来冲他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那意思很明确

    “看我的。”

    她再回过头去,板起脸来方鸻还从没见过她这个满面寒霜的样子,不由隐隐有些咋舌。

    而贵族小姐板着脸,仿佛没听到小手指的话一样,冷冷地说道:“在船上,违逆上级是什么惩罚?”

    小手指一听,不由变了脸色,站在那里身体像是抖糠一样抖了起来。

    那水手长都吓了一跳,忍不住说道:“希尔薇德小姐……”

    但希尔薇德看都不看他一眼,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

    但方鸻在一旁见状那里还不知道这位贵族小姐的意思,叹了口气小声说道:“希尔薇德,算了。”

    希尔薇德回过头来,微笑着看了看他,轻轻点了点头。

    然后才回过身重新看向脸色煞白的小手指,开口道:“艾德先生为你求情了,看到了吗?自己回到船上禁闭三天,关于这件事我会向公主殿下和船长通报的,明白了?”

    那名叫小手指的水手这才失魂落魄地抬起头来,满头大汗地连连向方鸻点头:“谢谢艾德先生,谢谢希尔薇德小姐,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方鸻不由轻轻摇了摇头。

    但希尔薇德却将他的小动作看在眼里,小声说道:“队长,将来你会是船长,就必须要有这样的威严。等我们有了船之后,船上不可能只是队伍之中的大家,还有船上的水手,难道你也要仍由他们因为你的年纪看不起你?”

    “可是……”方鸻其实不是不理解她的做法,只是他在此之前那里见过这么森严的等级制度,一时之间还有些不能适应而已。

    “队长,我心中清楚你是个优秀的人,大家也清楚,所有多里芬那事件的人想必都清楚这一点。但将来会有很多人上船,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了解这一切,不是吗?”

    希尔薇德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在艾塔黎亚船上的规则,是一代一代人积累下来的,每一条规则都是有其意义的,我会尽量帮你,但你自己也要树立起榜样才行呢。”

    方鸻听了不由有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轻轻点了点头。

    而不得不说。

    经历了这么一出之后,水手们看他的目光果然大为不同,眼底多了一些敬畏。虽然或多或少还有一些觉得此人依靠女人的不以为然,但至少面上不敢表现出什么了。

    唯一的副作用大概是那水手长对于方鸻的观感大为恶化,也决口不再提什么气囊的事情,收回去在一旁冷眼旁观,大有等他出糗的意思。

    方鸻见状倒也没多说什么,不过这小艇之上的意外一幕确实或多或少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之外。

    不过希尔薇德为他铺平道路的做法,他虽然有些感动,但却并不觉得有那么必要。

    他其实也并没贵族少女想象之中那么懵懂无知,只是他有自己的选择而已。

    想到这里,他才转过身去,轻轻拉下风镜,伸出右手指向了河岸边的一棵枫树。

    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佩戴在方鸻手上的金属手套忽然喷射出一道气流,手套嘭一声脱手飞出,带着一条金属长索斜飞出去,跨过近二十米的距离。

    然后方鸻将手一握,那手套的前端其实是被他改造成了一个特殊的灵活构装,受他这个指令也相应地一握。

    咔一声轻响,金属手套竟然稳稳地抓在一支手臂粗细的树干上。

    方鸻向后一拽,金属长索猛地绷直,潜藏在臂铠后半部分的金属绞盘在魔导炉的驱动之下发出‘嗡’的声音,开始向后收回长索。

    而被这个力量牵动之下,小艇猛然一停,然后船头一下指向那方向。

    众人看到这一幕,不由齐齐一怔,而那名叫小手指的水手,更是变了脸色看到这里,这些人岂不会不明白方鸻的身份。

    战斗工匠

    正式炼金术士在王国的地位就说不上低,而战斗工匠作为其中的佼佼者,更是斐然。和一个战斗工匠过不去,那不是开玩笑?

    可这么年轻的战斗工匠,也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众人还在发呆,却听到方鸻一声低喊:“还愣着干什么!划船啊!”

    这一次不再需要水手长的命令,也不需要希尔薇德提醒,水手们猛然惊觉,又敬又畏地看了方鸻一眼,赶忙齐齐拿起手中的桨开动起来。

    而之前那水手更是脸色苍白,好像被当面打了一拳一样,神色难看得眉眼都挤成了一团。

    但这时候其他人看他的目光已经没什么同情,反而有些幸灾乐祸

    事实上连那水手长都有些惊疑不定地看了方鸻一眼,这才彻彻底底明白过来希尔薇德小姐为什么会管这个少年叫队长。

    但方鸻却并没在意这些,他只看向那个脸色苍白的家伙,开口道:“阁下在发什么呆,为什么不划?”

    那水手猛然一个哆嗦,看着他结结巴巴地道:“战、战斗工匠先生,我……”

    “我让你划船,你没听到吗?”方鸻提高了语气:“你让所有人等你一个吗?”

    “可是我……”

    “没什么可是,”方鸻大声说道:“不想禁闭变成一周的话,就赶快给我拿起你的桨。”

    那水手微微一怔,仿佛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方鸻这话是什么意思,他难以置信与感激地看了方鸻一眼:“先、先生,您的意思是……”

    “嗯?”方鸻一愣:“我说得还不够明白。”

    “够明白,够明白,我明白了,先生!”那水手几乎快哭出来了,赶忙手忙脚乱地拿起自己的桨来。

    “小心点,小子,”方鸻看他这笨拙的样子不由摇头,原话奉还道:“别忘了你说过的话,要是不小心掉到水里,在场的诸位可救不了你。”

    他这番话一出,众人哪里会不明白他意思,船上气氛顿时为之一松。

    水手们互相看了看,甚至有人还低笑起来,打趣那家伙道:“听到了吗,小手指,看看你这丢人的样子。”

    小手指哪敢反驳,只能尴尬地直笑。

    方鸻这才回过头去,与希尔薇德目光相对,眼神中难免全是年轻人的买弄之色。希尔薇德看着这家伙,心中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不由摇了摇头,但也忍不住微笑起来。

    “队长大人是在想我示威吗?”她柔声问道。

    “啊?”方鸻一下张大嘴巴:“是这么理解的吗?”

    希尔薇德促狭一笑:“好吧,队长大人表现得很好,至少比希尔薇德预想得要好得多。”

    “嘿!”方鸻这才挠头直笑,能让一直以来表现得如此优秀的贵族少女认可,显然也让他十分自得。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