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二十章 监视者

第一百二十章 监视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希尔薇德笑眯眯地回答:“解决了一些事情,惹上了一点小小的麻烦,你看到了。 .”

    “一些事情?”方一脸的狐疑。

    希尔薇德向他伸出白生生的小手:“先上来再说,待会那些人就进来了。”方犹豫了一下,才抓住她的手,入手处只感到一片软糯,柔若无骨。

    但她的力量其实不小,一把就将他拉了上去,方站定,两人近乎贴身,他鼻端萦绕着一股淡淡的幽香,那仿佛是从希尔薇德身上传来的香水味。

    那味道像月桂,暗香潜动,方下意识吸了吸鼻子。希尔薇德咬着嘴唇微笑着,看着这小狗一样的家伙,有些小小的嫌弃地问:“好闻吗?”

    方老实地点了点头:“希尔薇德小姐,你香水的味道好独特。”

    希尔薇德脸微微一红地看着他,笑着在他耳边说:“可我不用香水。”

    方张大嘴巴,才意识到自己闻到的其实是希尔薇德的体香,他脸越来越红,一直烫到了耳朵尖。

    “那个,我……”

    “嘘”希尔薇德的目光却十分明亮与坦然,伸手捂住他嘴巴,悄声说:“他们来了。”

    外面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方用眼角的余光,才看到废墟之外,一群拜龙教徒受先前枪声吸引,正向这个方向靠近。

    这些人中还混有不少龙火公会的选召者存在,两者红黑二色,泾渭分明。落在方眼中,便坐实了两者勾结在一起的事实,龙火公会甚至还跟在拜龙教徒后面,证明这些人可能不仅仅是受雇于后者而已。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

    他赶忙掰开希尔薇德的手,喘了口气有些急切地说道:“我先前从发条妖精上看到,他们从四面八方上包围了这个地方,这些人早发现你了,躲在这里没有用。”

    “可现在逃也逃不出去啊。”希尔薇德眨了眨眼睛,狡黠地问道:“队长有什么好办法吗?”

    方也皱起眉头,他一直以来办法不少,但在眼下的情况下一时间也找不出什么头绪来。

    最后他想了想才说道:“要不我们分头突围出去,我用发条妖精来吸引这些人的注意力,你先趁机离开这个地方。”

    希尔薇德微微后退一步,浅海一样清澈的眼睛里面,噙着一种意味不明的笑意,似乎要把他的心思都看穿一样。

    方也疑惑地看着她,有些不理解地贵族少女这个眼神的意思。

    “队长有什么话想和我说吗?”

    “啊?”

    希尔薇德轻轻一笑,摇摇头,把浅金色的头发轻轻一拨:“哦,没什么。”

    她含着笑看向外面,但其实眼角的余光悄悄打量着方。

    后者也正看向那些拜龙教徒,有些严肃地皱着眉头,方其实是那种不知害怕的性子,纵使希望再渺茫,情况再危急,而他心中始终盘算的是成功的机会。

    那是一种永远有把握的表情,纵使眉头微微蹙起,但永远也不会拧在一起。希尔薇德发现自己很喜欢看对方这个样子的表情,仿佛百看不厌,会令人沉溺其中。

    不过,她更喜欢看对方吃惊瞪大眼睛的样子。

    因此她促狭地笑着,摇了摇头。

    “怎么,行不通吗?”

    “只是我还有一些行李,带上它们行动起来恐怕会拖队长的后腿,那些东西体积不小,要不队长再想想办法?”

    方楞了一下,顺着她目光回过头去,这才看到贵族小姐从幻境中带出的那些字画与古董,正堆在另一房间中焦黑的地板上。

    他吃惊地张大嘴巴,难以置信地看着希尔薇德:“你之前一直都带着这些!?”

    希尔薇德十分欣赏地看着他露出这个表情,抑制不住地轻笑着点了点头。

    “可是可是……”方头都要炸了,在他看来对方也不是这么分不清轻重的人啊,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失误?到了这个时候了,还在考虑这些东西?

    还是说那些东西,真有那么重要?可在对方口中,那也不过是几万里塞尔的交易而已啊。

    “现在我们不能再带上这些东西了。”方摇摇头,不容拒绝地说道:“把它们藏在这里,说不定之后还有机会拿回来。”

    “那可不行,拜龙教徒会认得这些东西的价值的,”希尔薇德眨眨眼睛:“那可是我们的船呢,队长。”

    “我知道,”但方没有让步的意思,他皱着眉头语气有些重:“但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希尔薇德小姐,船再重要也比不上其他人的安全重要。”

    希尔薇德后退一步,用手捂着嘴巴,泫然欲泣地看着他。

    “你、你答应过我的,队长”

    方张大嘴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什么也不怕,可怕的就是女孩子哭。

    尤其是这么一位柔美的大美人,楚楚可怜的眼神好像会说话一样,梨花带雨的样子,差点让他不由想起了自己有一次把表妹气哭的样子。

    他一时间不由慌了神,慌忙说道:“我、我也不是那个意思,希尔薇德小姐,我是说船有的是机会,没必要纠缠于这些东西之上。”

    噗嗤

    希尔薇德看他笨拙的样子,哪里还忍得住,笑出了声。

    方这才一愣,抬起头来,才看到贵族少女哪里有什么梨花带雨的样子。分明正站在那里,眼中噙着促狭的笑意,看着自己。

    “希尔薇德小姐……?”

    “别担心,队长,这些人其实都是我引过来的。”

    “哈?”

    希尔薇德竖起指头,对他比了一个小声的手势。

    方这才注意到对方一直以来寸步不离的女仆小姐不知去了什么地方,他回头环视四周,也没发现谢丝塔的踪影。

    “那之前”

    方忽然住了嘴,他看着希尔薇德看着自己明亮的目光,哪里还不明白自己又上了这位大小姐的当。

    他沉默起来,看向外面。

    废墟外拜龙教徒已越来越近,距离他们不过十几米远,交谈声甚至都隐约可闻。但方内心却平静下来,隐隐有些生气。

    他是不太在意这些,可是也不希望有人拿自己当傻子,尤其是队伍之中的成员之间,有时候坦率往往比各怀心思重要得多。

    他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尊重对方的,可贵族小姐却拿这个当一种玩笑,虽然说不上什么不对,可隐隐让他感到有些不舒服。

    他闭着嘴巴不再说话。

    希尔薇德却隐隐察觉了什么,她有些在意地看了方一眼,小声问:“生气了?”

    “没有。”

    “对不起呢。”

    方微微一愣,有些讶然地回过头来看着她。

    希尔薇德歉然地眨眨眼睛:“是我玩笑开得太过头了,因为队长生气的样子很有意思,让人情不自禁。”

    方脸腾地红了,有一种小心思被抓个正着的感觉:“不是,我只是”

    “我明白。”贵族少女小声说道:“到了适当的时机,我会坦率地和队长说一些东西,但给我一点时间好吗?我保证,对这个队伍我是真心实意的。”

    方看着她,叹了口气,才轻轻点了点头。

    “这个队伍对我来说很重要,希尔薇德小姐,”他轻声说道:“我可能没什么经验,但我会努力最到最好,可是如果有人想要从中破坏,我一定不会放过那个人的。”

    希尔薇德看着他,轻轻摇了摇头。

    “怎么了?”方有些不解。

    “没什么,只是队长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一个人?”

    “一个我很讨厌,但也很崇拜的人。”

    希尔薇德目光静静地看着远处,语气有些幽然。

    两人之间靠得很近。

    方仿佛能感到她吐气如兰的气息。

    但贵族少女似乎不打算再在这个话题之上继续下去,便不再开口。方也没有追问下去的意思,因为下面几个拜龙教徒已经推门而入。

    方下意识地举起手中的操控手套,但希尔薇德却忽然伸出手来,按住他的手,对他轻轻摇了摇头。

    “等”

    她用口形说。

    “等什么?”方同样地问。

    “看着。”

    希尔薇德目光看向外面的街道上。

    方也看向那个方向,忽然之间,他看到一个龙火公会的成员脑袋一歪,竟然就这么倒了下去。

    他吃了一惊,才看清楚那是箭矢。

    精灵独特的羽箭。

    正如雨点一般落下。

    它们不知是从哪个方向射来,又好像四面八方都有射手,拜龙教徒与龙火公会根本没有预料到这个地方会有埋伏,第一时间便纷纷中箭倒下。

    有人愤怒地尖叫起来,拔出武器,有人面露恐惧之色拔腿就跑,有人躲避,有人寻找掩护,但都无济于事。

    那些神出鬼没的箭仿佛长了眼睛一样,将每一个邪教徒都一一找出来,一人一箭,便送他们去见那些黑暗之中的众圣。

    方看到那些进来的拜龙教徒惊慌失措地躲在墙后,但箭矢从另一个方向破窗而入,钻入这些人的咽喉。

    他们瞪大眼睛,口中发出咯咯的声音,脸色苍白地贴着墙滑倒在地,头一歪便断了气。

    而那无声无息的箭,已经指引方找到了它们的主人。

    林语者

    精灵射手的一个特殊分支。

    “拂晓之卫,精灵射手!”外面仅存的拜龙教徒已经歇斯底里地怒吼起来:“又是你们,你们怎么会在这个地方!?”

    但回应他的,不过是一声弦响。

    方远远听到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

    他其实已经猜到了来者是何方神圣,但仍回过头看向希尔薇德,贵族少女向他歉意地笑了笑:“我说过了啊,队长大人,之前解决了一些事情呢,你自己没有认真听的”

    方正要说什么。

    而下面的门已经再一次推开来,一个美丽大方的精灵女士从那后面走了出来,她有一种不同于艾缇拉的迥异的美,一头自然的卷发,闪烁着白金色的光泽,自信满满,风华绝代。

    那是艾奎因精灵的特有气质。

    布丽安公主一抬头,微笑着对躲在楼上的两人说道:“你们两个小人儿要藏到什么时候,连树梢也听到了你们的悄悄话,要不我再给你们一点儿时间?”

    “不,没什么需要再说的了,”希尔薇德眼中带着笑意站了起来,没什么不好意思地拍了拍自己的裙子:“怎么了,公主殿下自己不敢和罗班爵士打交道,却来约束别人?”

    布丽安瞥了她一眼:“真讨厌,你们家族里都是这样子不会说话的家伙,所以才会到处惹事情。”

    “可没什么办法,布丽安姐姐,”希尔薇德不禁一笑:“可我也为这样的血统而骄傲呢。”

    “下来吧,小丫头。”布丽安也笑了起来,她收起银色的长弓,伸出手来:“外面的敌人已经清理干净了,真是了不得,有好几个有名有姓的家伙。”

    她仔细看了看方:“是拜龙教徒的核心成员,我听希尔薇德说是你对付了这些人,还不太相信罗班那小子有你这么厉害的时候,年纪比你可大多了。”

    方吃惊地看着布丽安,他早知道外面是精灵禁卫军来了,可没想到布丽安竟然亲自到了这里。

    那可是艾奎因精灵王的长女,拜恩之战的英雄啊。

    他一时间不由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布、布丽安公主,你怎么来了。”

    “我正好让希尔薇德帮我办一些事情,所以来看看。再说了,第七天都过了,我的水手和船长等不到你们,”布丽安眨眨眼睛,笑道:“我生怕你把那人的这个小丫头给拐走了,所以赶忙来瞧瞧出了什么事。”

    方脸腾地一红,说道:“已经过了第七天了?”

    “我们在幻境呆了两天两夜,队长,”希尔薇德小声对他说道:“先前忘了对你说,布丽安殿下的船队第六天下午就到了,他们一直在那里等我们,因为没等到人,所以让人去禀报了公主殿下”

    “对不起,那个……”方没想到自己竟然违了约,错过了时间,还让堂堂布丽安公主亲自来查看出了什么问题,一时间不由十分过意不去。

    “没什么,”布丽安摇了摇头:“我都听希尔薇德说了,你们办了一件大事情,尼可波拉斯的力量一直徘徊在我们的视线之外,一百年前的事情谁也不希望重演。但没想到,最后竟然被你们完美解决了”

    “你知道吗,艾德,工匠总会已经打算重重地嘉奖你了,”布丽安公主俏皮地冲他眨了眨眼睛:“不是艾尔帕欣的工匠总会,而是考林伊休里安炼金术士总工会,那会是一个与这份功绩足以媲美的荣誉。”

    方虽然心中并不认为自己已经完美解决了尼可波拉斯的问题,但他听到这话还是十分吃惊:“总工会也知道了?”

    “你不知道吗?”布丽安问道:“多里芬当年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王国怎么可能完全不闻不问,”这边其实一直都有安排人监视,这一次只是因为艾尔帕欣出了一些‘小事情’,让拜龙教徒钻了空子而已。”

    方一听到艾尔帕欣的‘小事情’就忍不住头皮发麻,其他人不清楚,布丽安公主却是最清楚不过这个所谓的‘小事情’究竟是什么的。

    她果然神秘莫测地对方微微一笑:“不必在意,那也不是你的错。何况迪克特先生,对你也是褒奖有加呢。”

    “迪克特先生?”方一愣,忽然反应了过来:“他、他就是艾尔帕欣方面在多里芬的监视者?”

    “不然你以为呢?”布丽安反问道:“没有人比迪克特先生更有资格,有这个意愿守护在这个地方,你猜猜他对你的评价是什么?艾德?”

    方还一片茫然,他看着精灵公主摇了摇头。

    “他说。”

    “你可能会成为未来考林伊休里安的大炼金术士。”

    “啊?”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