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一十九章 美丽的女士与枪

第一百一十九章 美丽的女士与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看,那里有一扇门!”天蓝惊喜地叫了出来。 .

    “小心,那门上说不定有什么陷阱,芙丽姐姐。”姬塔小心翼翼地在后面扯了扯她的袖子。

    “放心好了,我会小心的,姬塔可真乖。”天蓝用手捏了捏后者的小脸,未来的博物学者小姐一脸不情愿地把她推开:“芙丽姐姐,别闹了。”

    天蓝这才贼兮兮地一笑拿起长矛,站得远远地拿起长矛向那锈迹斑斑的铁门用力一捅。只听咔一声脆响,两人头顶上忽然坍塌下来,一具骷髅从那里破土而出,与泥沙一起倒垂而下,用手抓着前者的肩膀。

    “啊啊啊啊啊!”

    两个小姑娘吓得一齐放声尖叫起来。

    后面的艾缇拉叹了口气,将两人往回一拉,然后用手轻轻扫开那具骷髅。“这不是陷阱,”她说,“只是上面的墓窖坍塌下来了而已。”

    天蓝闻言眨巴眨巴眼睛,这才发现那骷髅松软无力地挂在天花板上,只是一具普普通通的骸骨而已。

    她脸腾地一红,支支吾吾道:“那个,艾缇拉姐姐,我我我只是被姬塔吓到了而已,我才不怕呢。”

    姬塔被这没义气的女人气得说不出话,咬着嘴唇站在后面一脸幽怨地看着前者。

    艾缇拉看着这个活宝摇了摇头:“你们退后。”

    “啊!”这次两个小姑娘是真吓了一跳:“艾缇拉姐姐,可你的身体?”

    “我身体没事,只是再让你们两个小丫头这么闹腾下去,只怕我们就真出不去了,”艾缇拉没好气地看着两人,瞪了她们一人一眼:“到我后面来。”

    “哦”天蓝嘟着嘴巴,拉长了声音应了一句。

    听她口气,与其说是担心,不如说是还没玩够。不过两人不敢违逆精灵小姐的意思,老老实实站在后面。

    艾缇拉神情严肃起来,森林精灵对于密门与隐藏的细节有天生的感应,何况她还是艾梅雅的信徒,闭上眼睛用手在墙上轻轻一按,那里的墙体凹陷进去一块。

    门发出一声难听的摩擦声,像是爪子在玻璃上刮擦发出的刺耳噪音,门后传来一阵铁链子的声音,然后打开来。

    天蓝张了张嘴巴,又是崇拜又是羡慕地看了精灵小姐一眼。但她哪里按捺得住自己的,抢着探出小脑瓜子往门里一看。

    然后啊的一声:“啊!”

    姬塔被天蓝挡了个严严实实,费尽力气才推开这个碍事的家伙,跟着看了看门内的物什,然后也紧接着啊了一声:“啊……”

    门后是箱子,一口接着一口,码得严严实实。但有几口箱子被打开来,露出里面装的货物,那是熔铸好的幽铁,是最好的构装体材料之一。

    两个小姑娘并不认识这些东西,但最里面一口翻倒的箱子里面的物什,却是并不难辨认。那是一箱子货币,考林伊休里安联盟的金玛索。

    足足一整箱,圆滚滚的金币从箱子里滚落出来如同一个土堆一样堆在地上,在黑暗之中闪烁着幽光。

    “发财了!”天蓝尖叫一声,就想要往房间里冲。

    但她还没冲出一步,便被艾缇拉拎着领子给拽了回来,让这个小姑娘原地打了个转,一头撞在姬塔身上。

    可怜的未来的博物学者小姐哎哟一声,软软弱弱地抱着额头痛叫一声蹲下去,然后抬起头来泪眼汪汪地瞪着天蓝。

    “哎哟!”天蓝吓了一跳,赶忙解释道:“这可不关我的事,是艾缇拉姐姐”

    她后面半句话吐了吐舌头,看着精灵小姐正严厉地盯着自己。

    但精灵小姐并没有斥责她。

    艾缇拉只皱着眉头看向那房间内,并从天蓝手中拿过长矛,房间里这时传来吱吱嘎嘎的声音,什么东西正从黑暗里走了出来。

    “啊!”

    天蓝吓了一跳,赶忙躲到了艾缇拉身后,探出脑袋小心翼翼地看着那个方向当然,她还没忘了把姬塔也拉到自己身后。

    那沉重的怪物似是一具构装体,每一步都发出摇摇晃晃的闷响,像是许多金属部件彼此撞击在一起。

    但它还没走出几步,就轰然一声倒在了地上。

    再也声息全无。

    地下室内尘埃飞扬。

    ……

    多里芬上城区废墟

    方在一片零落的建筑废墟之间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贵族小姐与她那位不苟言笑的女仆的踪影。

    不要说两个大活人,就是半点战斗的痕迹也无,仿佛是人凭空失踪了一样。让他不由怀疑起是不是自己是不是真的又被那位贵族小姐给骗了,说不定她早就离开多里芬自己去了汇合点。

    不过他也没闲下来,一路上招惹到了不止一处拜龙教徒,那些人似乎如他所料正从雾盾庄园大街与哈格斯顿公墓的方向汇聚过来,人越来越多,不可避免地要当头遇上。

    但好在他有发条妖精

    他在路上走着走着,忽然往废墟的阴影之中一闪身,躲在暗处看着一群龙火公会的人急匆匆地从那方向跑过去:

    “他在那边,刚刚才看到他!”

    “他妈的,这个人是战斗工匠还是盗贼,怎么这么会躲的?”

    “他当然是战斗工匠,天上有发条妖精看着,我们怎么可能找得到他。”

    “问题是七里,你不也是战斗工匠吗,怎么一点作用都没?”

    那叫做七里的战斗工匠跑得快要吐出舌头来了,气喘如牛地对前者比了个中指:“你行你上,不行别。那混蛋不知道是从哪里钻出来的怪物,他像是知道我的发条妖精要向什么方向飞一样,我找得到他才有鬼了!”

    “这个年纪这个水平的战斗工匠,整个彩虹同盟也找不出几个,对方未必是塔波利斯的人,我看有可能是银林之矛的吴迪。”

    “操,”那人啐了一口:“银林之矛,塔波利斯橡木骑士团,还有一个蔷薇十字军,同盟这些贱人就喜欢聚在一起,真是令人讨厌!”

    “总而言之,还是先追吧。”

    这时前方忽然传来一声唿哨。

    几人皆向那个方向看过去,有人脸色一变:“在那边,拜龙教徒发现他了!”

    “赶快过去,听说龙之金在那小子手上,不能让他落在拜龙教徒手上,”那人正拿出水壶,此时赶忙将手中的水壶往身上一塞:“快一点,不然我们就被动了。”

    “干,”七里抱怨了一声:“都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人群的声音渐行渐远。

    方这才缓缓从暗处走出来,有些迷惑地看了那个方向一眼。他听这些人的口气,似乎与彩虹同盟不怎么对付,可这里面显然有些不同寻常的味道。

    按红叶对他的说法,龙火公会只不过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公会,而且他们活动区域还在彩虹同盟的势力范围之内,而这些人不但不待见彩虹同盟,甚至还不拿其下的塔波利斯橡木骑士团不当一回事。

    这种情况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些人背后有所依仗,不然他们怎么敢这么狂妄行事?

    方自觉自己就已经够不知天高地厚了,可在没有完全把握之前,他绝对不会轻易去找杰弗利特红衣队的麻烦。

    所以除非这些龙火公会的人是集体产生了幻觉,才会在面对一个准一线公会(一线是指十大公会)时产生如此自信满满的错觉。

    不过这世上哪来的什么集体幻觉,方隐隐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他隐隐感到这后面要不是与弗洛尔之裔有关系,要不就是现实世界幕后有人推动,事实上能对彩虹同盟有想法的,也只有这么两个可能性。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红叶一下,不过那是之后的事情。毕竟那些人说拜龙教徒在另外一个方向发现了他,但这明显是不可能的,因为他分明就在这里,那只能是废墟中另外有人被拜龙教徒找到了。

    方心中立刻闪过一个可能,是希尔薇德。

    他一边将发条妖精收回了一些,然后向那个方向走过去。穿过几条街区,方忽然脸色一变,因为他通过发条妖精看到四面八方的街道上,都正有龙火公会与拜龙教徒的人在围拢过来。

    他赶忙让发条妖精降低高度躲入废墟之内,免得被对方的战斗工匠发现推测出自己的位置虽然这可能性不大这种技巧在第二世界也算是高端技巧之一,迄今为止他也只在几个人身上见过而已,包括精灵遗迹之中杰弗利特红衣队的那个战斗工匠。

    不过保险起见,方没敢放松警惕。

    何况战斗工匠的发条妖精的活动范围有限,就算没什么具体经验,事实上对方通过发条妖精出现的方向也能大概猜出战斗工匠在这附近。

    在敌众己寡的情况下,往往发现既意味着被找到。

    而这也是很多新手战斗工匠容易犯的一个错误在意识到自己附近有敌人时,喜欢升高发条妖精的高度来规避视线与观察战场,殊不知这其实是最容易被发现的动作之一,毕竟天空之中可没什么遮蔽物。

    在那些侦查技能较高的游侠与夜莺一类的角色眼中,几千米高空的发条妖精也显眼得像是一头浮岛鲸一样。

    但安排好发条妖精的巡逻路线之后,方的脸色并没有好看多少,因为他通过这些潜藏在暗处的‘眼睛’发现,自己改变了路线之后,这些人竟然也改变了路线跟了过来。

    被发现了?

    他一时间吓得出了一头冷汗,问题是他还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是怎么被发现的,这对于一个战斗工匠侦查手来说才是最可怕的情况。

    因为这意味着战场上可能有技艺比你更高超的对手存在,这种情况下,局面往往是一面倒的。

    但方已经来不及想更多了,他看到一队拜龙教徒事实上已经到了隔壁的街区,他们转过一条小巷就向这个方向冲了过来。

    方只能一咬牙闪身躲进旁边一栋建筑之中,内心暗自祈祷对方不是真的找到了自己。他心中事实上此刻还有些疑惑,他自问自己这一路走过来没有做错过什么,在进入这片街区之前对方也不像是发现了他的样子,怎么忽然之间就盯上了他。

    难道说之前那一幕是个诱骗他上当的陷阱?

    可问题是如果当时那些龙火公会的人要是知道他藏身在附近,还有必要如此多此一举吗?

    他小心翼翼地躲在一条走廊的残骸的夹缝中,这里是个不错的藏身点,头上悬着一条断裂的走廊可以遮蔽来自于天空的视线。而前后都有离开的通道,只要不被两边包抄,无论从那一个方向被发现,都可以从容脱身。

    但方才刚躲好,便通过发条妖精的观测窗孔看到拜龙教徒径直向自己这个方向走了过来。

    他当时就吓得差点直接落荒而逃,可是拜龙教徒出现得比他想象之中更快,他才刚决定动身,就看到有人出现在了建筑内。

    方不由咕咚一声吞了一口唾沫。

    他心中暗想这不对啊,他开始揣测是有比自己等级更高,水准更高的战斗工匠盯上了自己,可自己选择的这个藏身地是个发条妖精观测的绝对死角,对方就算能猜到这里,但也不至于反应这么快。

    方差点还以为是战斗工匠的操纵技术发展得太快,自己来星门之后不过几个月没有登录社区,社区上就有人摸索出了新的观测手段。

    但正是这个时候,他头顶上忽哗一声滑落了几颗石子下来,噼里啪啦打在地板上。

    这才是真正的屋漏偏遇连阴雨,方吓得汗毛都差点炸开来,心想自己这他娘的都是什么运气啊,这种倒霉的事情也能遇上。

    他倒吸了一口冷气,拔腿就准备开跑,而这时候屋里的那个拜龙教徒已经转过身来,看向这边。

    他视线才刚和方打了个照面,忽然之间脖子处炸开一团血花,头一歪倒了下去。而同时,方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响从头顶上传来。

    他惊愕地抬头一看,刚好看到希尔薇德小姐那张精致得像是人偶少女一样小脸,她端着余烟袅袅的隧发枪,正同样有些惊讶的,但笑吟吟地看着他。

    “卧槽!”

    方心中顿时有一万头神兽狂奔而过,他总算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一直和拜龙教徒撞在了一起了。

    因为他好死不死的,刚巧和楼上这位贵族大小姐选择了同样的一条路线与躲避的地方。

    “队长?”希尔薇德的声音既清脆又好听,好像夜莺在唱歌,她眼睛都眯成了一道月牙:“我猜你是来找我的?”

    “你们之前去什么地方了?”

    方有点没好气地问道。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