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零六章 破局之战 XX

第一百零六章 破局之战 XX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节杖?”

    方鸻脑海闪过一道电光,下意识看了看手中的节杖。他因为这东西不好放的缘故,一直将它拿在手上。

    此刻他手中的节杖并没有任何改变,只是悬在一旁的光页上,那两行文字却始终映在眼帘中,显得分外醒目:

    ‘悔恨如毒药,噬咬人心’

    “悔恨如毒药,噬咬人心……”方鸻在心中默念着:“悔恨如毒药……悔恨……”

    他忽然之间想了起来。

    这不正是那位多里芬的执政官生前最大的执念复仇。

    卢恩-林修斯告诉他,认可才是进入这个幻境的关键。

    而自己与希尔薇德又是如何进入这幻境的呢?

    或许因为自己与胡地的关系,那个名叫希丝的女孩才会认可他,让他进入这最终的幻境之中。

    但现在,或许还应该再加上这位多里芬的执政官。

    方鸻默默看着手中的节杖,心中其实并没有太过出乎所料。

    无穷无尽的仇恨在这个徘徊了三十年之久的幻境之中束缚住格罗斯尔伯爵的灵魂,让那个老人虚妄的幻影始终萦绕于市政厅之中。

    而仇恨不得消散,幻境就会永远存在下去。

    这就是多里芬的三物

    方鸻其实已经隐约想到了这个答案。

    龙之金瞳或许控制了这座城市之中的亡魂。

    甚至让自己的力量触须伸向多里芬之外,借由亡灵的力量延伸向现实世界之中。

    它甚至早已拿到了至关重要的妖精圣剑,嘉拉佩亚的影子虚妄胜利之刃,并且找到了那个可以摧毁它的方法。

    它巧言蒙骗,先所有人一步。

    而且布下层层陷阱,前有龙火公会,后有拜龙教徒。

    但可惜

    方鸻看着手中的节杖,心中仿佛有一种福至心灵的感觉。他抬起头来,看着多里芬这座城市黑烟滚滚的夜空。

    仿佛在那里,有一双眼睛或许不止一双眼睛,而是无数目光正在默默注视着这座城市,这个幻境之中的一切。

    那些以为自己会成功的人,注定会失败。

    那些阴谋可以得逞一时,但最终只会反过来牵连自身。

    因为答案早已写下了,其实早就在此。

    只等待一个时机

    那是多里芬的亡魂们。

    数以万计的灵魂,无以计数的绝望与执念,而它又何止于三物?那是千千万万相同的场景,无数人在火海之中挣扎丧生。

    因此那是一双双愤怒而坚定的手,从深渊之下伸出抓住一切试图逃避罪恶者,令其不能自拔。

    拜龙教教徒与尼可波拉斯一起亲手造就了这个灾难。

    那些为他们所害的人又岂肯轻易放过罪魁祸首?

    说来可笑

    他们想要利用的力量,注定会回过头来为他们的墓碑上填好最后一铲土。方鸻举起权杖,心中已经给这些人写好了墓志铭。

    只要幻境永不消亡。

    那些人就永远也别想摆脱这一切。

    但方鸻心中更好奇的是,究竟谁构筑了这个幻境,它绝不可能是多里芬的亡魂们。

    因为一方用死亡亦无法解脱的轮回,也要把另一方永远束缚在这个幻境之中,这简直恶毒得像是一个诅咒。

    那么又是谁限制住了龙之金曈的力量,让她不得不借助于亡魂,借助于外人之力来挣脱这个迷宫。

    灰橡木广场的那个尼可波拉斯的影子究竟是谁?

    方鸻感到自己已经越来越接近真相,他高举起权杖,平静地看着广场中央的曼洛-霍利特。

    他自从进入这个幻境以来,仿佛就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样镇定,因为在这一刻。

    他才真正看到了这场战斗的结果

    ‘悔恨如毒药,噬咬人心’,现在他已经明了。

    那么,什么又是统御万军?

    方鸻觉得有必要让面前的这些人了解一下。

    既然德克伦要借他之手复仇。那么现在,他不妨就当一回那位格罗斯尔家族的伯爵大人。

    他看着这些人,平静地开口道:“我没死看起来让你很惊讶,曼洛。”

    这话先让卢恩-林修斯怔了一下,回过头惊讶地看了他一眼,或许是没有料到,他会以这么快的速度进入角色。

    “装模作样。”

    女仆小姐看了他一眼,公正而精准地评价。

    希尔薇德倒是笑咪咪地站在后面看着,她双手提着自己的箱子和画,活脱脱是一个文艺的贵族少女。

    但所有人都比不上曼洛的惊讶。

    后者尖尖的胡子都气得翘了起来:“你不可能会没死,我明明亲自确认过……不,难道是替身,你早就察觉了什么!?”

    方鸻(德克伦)没死。

    这个事实看来让他大受挫折,前者大概原本对自己的计划十分满意,但正志得意满之际,却被人给当面抽了一巴掌。

    大约就是这种感觉。

    又羞又恼。

    “我不但没死,而且还给你带来了一些不好的消息,”方鸻十分有意思地说道:“看看你在多里芬干的好事,我想你还没忘记谁才是这里的执政官?”

    他这话在米苏与迪克特听来倒是像模像样,但卢恩-林修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谁才是这里的执政官?

    谁都不是

    “谁才是这里的执政官?”曼洛哈哈干笑了两声:“执政官大人,你是不是把脑子吓坏了。现在这个样子,你竟然跑出来问我这个问题?你是不是要让我向你跪地求饶才好?哈,看起来养尊处优的生活真的让你们这些贵族的思维已经彻底僵化了。”

    “你以为我是在和你开玩笑,曼洛?”方鸻忽然严肃起来:“还是你以为这些死在这里的人,只是一个玩笑?”

    曼洛简直搞不清楚这家伙的脑袋是怎么长的。

    平日里分明不把这些下面的人看在眼里,现在竟然又拿这些人的命来和他扯淡,莫非这家伙以为这些道德拷问会对他有意义?

    要不是方鸻手中的执政官节杖,他简直要以为面前这个人其实才是冒牌货。

    “要不然呢,执政官大人?”他轻蔑地笑道:“你打算把我怎么办,就凭你单枪匹马,或者在加上这几个毛头小贼?”

    “单枪匹马?曼洛,你是不是忘了我是王国的执政官,我手下还有晨曦骑士可以调动?”

    “晨曦骑士?”曼洛笑得抹了一把眼泪:“哈哈,你不会还指望他们吧,他们早就是我的信徒”

    “曼洛,看看你身后。”方鸻忽然打断了他的话,并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

    曼洛一愣,虽然心中不信,但还是不能地回头一看。

    这一回头救了他一命。

    因为他刚好看到一片阴影向他罩来,那是晨曦骑士手中的巨剑之影,这拜龙教的领袖吓得尖叫一声,一个标准懒驴打滚向前一滚,才灰头土脸地避开这一剑。

    广场坚硬的地面硌得曼洛浑身发痛,但比起身体上的这点小挫折,他心中的惊涛骇浪更是难以抑制。

    曼洛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些向自己围攻过来的晨曦骑士,忍不住尖叫起来:“这怎么可能,你们在干什么,等等你们的龙化呢,你们怎么恢复的?”

    在曼洛眼中。

    那些最早被他巧言蒙骗,加入永生者组织的晨曦骑士们,此刻本应该是半龙半人,失去了理智的龙之仆役的形态。

    但这会儿哪有那么回事?

    只见广场上的数十位晨曦骑士,再加原本倒向他们一方的大批城卫军此刻正‘哗啦’一声拔出手中利剑,仿佛升起了一片雪亮的刀剑森林,正与他手下拜龙教徒精英对峙。

    骑士们一脸正气凛然,神采奕奕的样子,不要说半龙半人的狂信徒形态,就是刚刚从玛尔兰女士圣殿之中作完祈祷出来的圣骑士们,恐怕也未必有这正气如虹的样子。

    最离谱的是,这些人连身上的战袍与衣甲都崭新如初,刀剑锋利得像是刚刚从铁匠之中打磨出来,仿佛刃口之上火气未消还带着一丝暗红。

    这样衣甲严正的队伍,一般来说你只有在考林王国王都的仪仗队之中能看到。

    “开什么玩笑!”曼洛觉得自己神经都要错乱了,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这些天太过操劳,以至于产生了幻觉。

    “现在你相信了吗,曼洛先生?”方鸻看着他,举起手中权杖,冷笑一声:“好戏才刚刚开始,你只是一个开头而已”

    他之前已经测试出了这节杖的力量。

    在幻境之中,这支节杖象征着德克伦对于他的认可,它标示出他在此的身份而至于如何去做。

    那就是他自己的抉择。

    统御万军,绝非只是一句话而已。

    方鸻高喊一声:“王国的骑士们,你们应为荣誉而战,纵使一时受人蒙蔽,但也无伤你们的忠贞。你们的背后是多里芬,让你们救出的每一个人去传颂你们的勇敢,洗刷你们的污名,我命令你们”

    “用尽一切勇气,拦住尼可波拉斯。”

    幻境之中的晨曦骑士们一言不发,听了他的号令,只转过身‘哗’一声举起手中的剑刃,指向昔日的‘同僚’们。

    方鸻看了他们一眼。

    转过身便向小巷之中走去,同时丢给卢恩-林修斯一句话:“快去把你小女朋友还有那个扑克脸骑士弄过来,我们时间不多”

    “你……”卢恩差点呛到,但他还是回过头去。

    米苏和迪克特正愣愣地看着两人,大约是德克伦前后反差太大,以至于连迪克特都是一脸惊愕莫名的表情。

    卢恩看着两人,似乎想要开口,但记忆之中的场景在此重叠,他忽然之间把话遗忘在了喉咙里面。

    反倒是米苏看着他先开了口:“我还可以相信你吗,卢恩?”

    在三十年之后,在这个幻境之中,我们还可以并肩作战吗,我的爱人?

    卢恩红了眼眶,点了点头。

    “迪克特。”米苏回过头。

    骑士点点头,眼下这样子他就是再不相信眼前这个年轻人,但事实已经说明了一切。他是古板,但绝非顽固不化。

    两人便杀开一条路向这个方向靠过来。

    由于晨曦骑士与城卫军分担了他们的压力,所以这一段路并不算多费力拜龙教信徒本就不是两人的对手。

    曼洛看到这一幕不由气得大喊大叫:“你们疯了吗,快把它们拦下来,把那个小女孩留下来,绝不能让他们带走她!”

    本来理论上,他手下所有的拜龙精锐都已经集中在了广场上,其实除开了晨曦骑士之外,也并没有多少。

    曼洛这话说来本也无济于事。

    可就在他话音刚落,广场另一边竟忽然杀出一只大军来,并向这个方向围了过来。

    而曼洛看到这只大军,不由得意得哈哈大笑:“执政官大人,现在看看谁才是这座城市的执政官?在多里芬,你的子民恐怕还没有我的信徒多呢。”

    方鸻回头一看。

    但哪有什么信徒大军?那分明是一只亡灵大军,荧光闪闪的是数不清的灵魂火光与飘荡在其中的幽灵冤魂,浩浩荡荡,犹如一条洪流。

    方鸻一看,就明白这是龙之金瞳搞的鬼,这些分明就是她控制的那支亡灵大军。但他又看了曼洛一眼,却摇了摇头:

    “不要以为你赢了,曼洛。”

    “人族援军已至。”

    他用手中权杖一指。

    一支骑兵大军竟凭空在街道之上浮现。

    曼洛看到这一幕不由目瞪口呆:“巡查骑兵!?这怎么可能,他们不是早在十年前就被解散了吗,还是我的人想的办法难道你一直秘密保留了他们的建制?你想密谋造反吗,德克伦,你疯了!?”

    方鸻看着这歇斯底里的家伙,心中不由有些可怜。

    “曼洛,”他主动开口道:“你知道在面对尼可波拉斯时,这座城市有多绝望吗?”

    “而现在,那些人只是将这绝望还给你而已”

    “你有龙之金瞳的力量,而我代表着多里芬的执念,一切都在规则之内。”他淡淡地看了对方一眼:

    “这很合理,不是吗?”

    骑兵正成排山倒海之势向幽灵大军杀去,顷刻之间两支军队就交汇在一起。

    曼洛看到这一幕,差点眼前一黑,他愤怒地尖叫一声:“你们等着!”

    但那声音哪里是什么曼洛-霍利特。

    那分明是希丝的声音

    卢恩-林修斯这才带着米苏与迪克特二人从后面追上来,追着方鸻问道:“你玩够了吗?接下来想办法离开这个地方!“

    “老实说,还没有,”方鸻摇摇头,他其实早知道那是龙之金曈在后面捣鬼,只是对方一样无法超脱规则而已:“能调戏一下那家伙挺有意思的,现在不过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他回过头:”接下来是去霍斯汀斯大教堂,对吗?“

    卢恩-林修斯一愣:“你怎么知道?”

    “虚妄胜利之刃就在龙之金曈手上,想必那是一切的根由,我想我已经猜到了那个最后的场景,”方鸻看了看迪克特与米苏,才答道:“这已经是悔恨节杖全部的力量了,它也仅仅对抗一下曼洛而已,要击败尼可波拉斯,只有妖精圣剑嘉拉佩亚。”

    “德克伦先生,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迪克特竟然走上来主动开口向方鸻道歉道:“之前是我错怪了你,我没想到你竟然也有勇气站出来。”

    方鸻摇摇头,因为这根本就不是德克伦,不过他也懒得解释,只说到:“我有一个建议。“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