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八十一章 昔日棋局 XIX

第八十一章 昔日棋局 XIX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尼可波拉斯在半空犹如一支利箭,直射向方鸻。但千钧一发之际,后者忽然转过身来,举起右手,用手背正对尼可波拉斯,在黑暗巨龙女士的爪子够到之前,一道金色光华从那里放射开来。

    黑暗巨龙女士像是正面撞上了一道冲击波,而那光中又似乎夹杂着什么令她惊恐万分的东西,她尖叫一声被推飞出去,重重地落在广场中央。

    而方鸻同样也不能幸免,被前者的冲击余波撞飞,撞入广场边缘一片摊位中,稀里哗啦扯倒一大片布篷,才最终停下来。

    他感觉就像是被一列火车正面撞上,后背好像断裂开来一样,低头一看,手臂上还插入了不少破碎的木片,痛彻骨髓。但方鸻仍咬紧牙关马上抓着四周的杂物爬起来,心中非但没有慌张,反而是一片庆幸:“果然奏效”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目光似乎可以透过手套,看到那里的那半个王冠印记。

    还记得当初在旅者之憩时,这个印记就曾经帮他抵挡过一次黑暗巨龙的攻击,事实上方鸻那时就产生过怀疑,这个印记或者说尼可波拉斯口中曾出现过的‘苍之辉’,与黑暗巨龙存在着某种潜在的联系。

    他隐隐感到这枚印记似乎有着对抗它们的力量,只是那之后一直没机会测试,毕竟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人们想象中那么多‘黑暗巨龙’。

    而直到今天,方鸻才真正证实了这个想法。

    不得不说他必须要感谢另一个‘尼可波拉斯’,可惜的是这就是信息优势的好处,三十年后的尼可波拉斯的所见所闻,并不能影响她在三十年之前的投影。

    这也正是他的机会所在。

    他再看了看那印记

    虽然还不清楚这个印记的来历究竟为何,但这个印记的能力显然已经渐渐显示出了一些端倪。而它似乎只会在关键时刻才会显现存在,因此在尼可波拉斯之前几次攻击他时,由于没有危及生命,它始终保持着沉寂。

    这时,一声愤怒至极的怒吼正从广场方向传来:“苍之辉!”那声音凄厉得简直像是来自于幽冥之下,连方鸻这个旁人也能清楚地听出里面的仇恨之意。

    他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眼前的景象差点把他吓得魂飞天外。

    因为他远远看到广场上,尼可波拉斯正痛苦地趴在地上,氤氲的黑烟从她皮肤下渗出,让她像是吹气球一样膨胀起来,越变越大,雪白的肌肤下面也生出黑玉一般的鳞甲,层层叠叠覆盖在漂亮的酮体之上。

    她的体形在不住变化,很快就失去了人类的形态,变成了一头真正的巨龙。展开的双翼指向天空,从利爪至翼尖足足延伸至六七层楼高,这个庞大的体格已经远远超过了他在旅者沼泽所见,巨龙遮天蔽日,几乎挡住了广场的夜空。

    尼可波拉斯这才昂起头来,发出一声清越的长啸,那声音掀起一道狂风,甚至扫起了地上的浮尘,让方鸻立足不稳,差点一屁股坐倒在地上。他赶忙扶着墙壁,才堪堪站稳。

    这时尼可波拉斯已经低下头来,修长的三支角在夜空中显得格外狰狞,金瞳闪烁,在黑雾氤氲之间,隐约有一种让方鸻又回到了旅者之憩的感觉。

    只是太大了,庞大到超乎凡人的想象,这头黑暗的巨龙几乎占据了整个灰橡木广场。

    而让方鸻惊讶的是,面前的尼可波拉斯并未像传闻中一样瞎了一只眼睛。她虽然的确断了一支角,但两只眼睛却依然完好,与他在旅者之憩见过的那个形态截然不同。

    方鸻楞了一下,忽然反应了过来。

    他终于意识到多里芬的这片废墟之下隐藏着什么龙之金瞳,那就是尼可波拉斯遗失的金星之瞳。所有人都猜错了,修约德刺瞎的那只眼睛并没有落在他的后人手上,也更没有被锻造成什么金焰之环。

    正如尼可波拉斯亲口所言,那根本就是一个赝品,一个障眼法而已。

    虽然方鸻还不明白马扎克那么宣称的原因是什么,但尼可波拉斯真正遗失的那只眼睛,原来就在这里,在这座城市之下。他心中有一种霍然开朗的感觉,也难怪,难怪这座城市会始终萦绕在如此庞大的幻境之中,正是黑暗巨龙的力量源泉之一,才足以将多里芬上万的怨魂,束缚在这狭小的区域之内,永世不得安宁。

    这也解释了拜龙教信徒始终在这里徘徊的原因。

    他们在寻找同样的东西。

    但问题在于究竟是谁,利用幻象掩埋了真相,瞒过拜龙教信徒,将尼可波拉斯的力量束缚于此?

    三个场景,三件曾经存在于这个废墟之中的装备,借助冒险者的力量反反复复击败尼可波拉斯的龙之金瞳。方鸻隐隐约约间看到了这个布置的真相,犹如一个庞大的棋局,任何进入这座城市之中的人,在进入那个场景的一刻,就不自觉地踏上了棋盘。

    而每一个想要得到多里芬三物的冒险者,都会忠实地执行这一过程,重现历史,并将尼可波拉斯击败于这座广场之上。

    但仅此而已么?

    他皱起眉头,可已经来不及想更多了。因为黑暗巨龙已经行动了起来,它低下头,冰冷的目光看到了小巷入口处的方鸻。

    巨龙低沉地咆哮了一声,声线已经完全不像是之前的那个人类女性,显得更加沙哑恶毒,更近似于旅者之憩的那个时候。

    她立刻向方鸻扑来,但后者毫无畏惧,只后退一步,抬起头来看着这头庞然大物冲向广场的边缘,然后与一张忽然出现的光网撞在一起。

    那是一片金色的网格

    方鸻要仰起头才能看到这片网络的全貌,它从撞击的那一点开始闪现,然后曲面延伸向后,形成一个巨大的半球体。半球体上半部分几乎是消失于黑云之中,然后远远地,又从几个街区之外的另一端垂下。

    如果方鸻没有料错的话,这张金网笼罩着以市政厅为中心的几个街区虽然他还并不清楚市政厅在什么地方但一如他所料。

    巨龙一样连续撞击在光网之上,除了让这片金网更加耀眼之外并无任何结果。而这一幕也加深了方鸻对这个幻境的认识,果然,这个幻境之中绝不止有龙之金瞳的力量存在。

    只有幻境的创造者本身,才能如此限制一头黑暗巨龙的力量。

    但那究竟是谁?

    是这座城市中被尼可波拉斯杀死的上万亡魂共同的执念形成的集合体?还是另有其人,比方说传闻之中那位不存在的女士。

    方鸻闪过数个多可能性,他心中明白这个答案一定与三十年前发生在这里的一切息息相关,那么它定然与这个庞大棋局之中的那三个场景有着某种联系。

    也就是说,背后编织这一切的人,很可能是三十年前多里芬所经历的灾难的亲历者。而或许,她正是场景之中的某一人,方鸻不由想到了藤叶女士旅店中被护送离开的那个女士。

    会是她吗?

    最后看了一眼正无能狂怒,咆哮连连的尼可波拉斯,方鸻后退开几步,这才第一次观察一下四周的环境。

    这里是一条幽深的小巷,位于广场上那场庆典的边缘地带,人们将用于装载庆典的物资的木箱与空桶堆积于此,这些东西被他之前一撞撞得一片狼藉。

    这个方向应当是通往市政厅所在的方向,他也是故意向这个方向逃窜,又用包裹引诱尼可波拉斯改变方向之后对自己展开攻击之后,才将自己推进这个地方。

    现在看来,效果很好。

    他不敢久待,转身就向小巷深处走去。没有出乎他的预料,尼可波拉斯果然无法进入市政厅这片区域,只可惜与想象中不太一样,他期待着天上落下一道雷来把那头可恶的黑暗巨龙给劈死,那可就有意思了。

    但现在的情况有些有趣

    似乎有某种力量守护着这片街区,让对方无法进入此地。如果是在现实中,这可能是一个力量强大的结界,但若是在幻景之中,它则代表着某种‘规则’。

    虽然表现为墙,但实质上是意志拒绝的一种体现。

    也就是说,创造幻境的存在的意志,拒绝幻境之中的尼可波拉斯进入这一区域。为什么呢?方鸻隐隐感到,这或许正是这个幻境的关键所在。

    也因此,市政厅才会成为这个任务之中的最后一环,而他让其他人到这里集合,绝非信口空言。老实说,这片街区并不安全,或者说这座城市也没有一个地方说得上安全。

    小巷中汇聚起了一层层薄雾,这东西方鸻再眼熟不过,因为那些影影憧憧的样子正在小巷之内浮现,犹如昔日的盛景。

    这座城市曾经的住民,身上布满了各式各样的伤痕,血肉正在脱落,变成骷髅与幽灵,像是来自于地狱的活死者,又重新回到世间。

    是腐化的力量。

    方鸻发现自己找到了亡灵潮的源头,这座城市内除了灰橡木广场上,其他各处早已布满了这样的负能量与绝望的执念,其背后是因为龙之金瞳的腐化。

    也就是说,束缚住龙之金瞳力量的存在,大不可能是多里芬成千上万死者们执念的集合。

    方鸻一边思索着这个问题,一边向前跑去。

    四周似乎变得明亮起来,因为幻境随着他的奔跑再一次发生了变化。

    建筑上正升起火苗,忽然之间开始熊熊燃烧,让整个夜空都变成一片耀眼的红色,浓烟滚滚之中,一切仿佛正在回到三十年前的那场灾难之中。

    忽然升高的温度,灼烧着方鸻的肺叶,让他每一次呼吸都有火辣辣的刺痛感。而周遭的一切根本不像是幻景,更像是时光倒流,将他折射回了多里芬一切灾难发生之时的那一刻。

    两侧的建筑正在火海之中呻吟着坍塌而下。

    带火焰的残骸有几次都差点砸中他,险象环生。但方鸻不敢停下脚步,相对于身边的危险,那些正在汇聚起来的亡灵是更大的隐患,他现在可说是手无缚鸡之力,几个发条妖精在这样的环境下也帮不上他什么忙。

    前方是几道向上的阶梯,他气喘吁吁几乎手脚并用才爬了上去。而回过头看去,这里距离广场已经好几百米远,从高处能俯瞰整条燃烧起来的街道的全貌,火海之下,数不清的散发着荧光的亡灵居民正在聚集,形成一条光流,浩浩荡荡朝着这个方向奔涌而来。

    这一幕直看得他头皮发麻,而再抬起头来,他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尼可波拉斯已经飞上了天空,始终环绕着这几条街区飞行。它张开双翼,犹如阴影扫过大地,所过之处,无不是一片火焰升腾。

    这就是三十年前的景象?

    方鸻不敢想象,他只休息了片刻,而眼见下面的亡灵已经越来越近,咬了咬牙顾不得小腿像是灌了铅一样的沉重,又继续向上面走去。

    但还没走出几步,他忽然听到哐一声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方鸻反应很快,马上向那边看去,竟看到一个身穿亚麻长裙的少女正拿着一个盆子,看到他时似乎吓了一跳,手中的盆子也落在了地上。

    而那声音,正是盆子落地时发出的。

    方鸻和那少女互相看到对方时显然都各自吓了一跳。

    方鸻惊讶的是这座城市之中竟然还会有居民?那少女的装束,分明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普通人,根本不像是在这一地区所见的冒险者的形象。

    他的第一反应是对方是这座城市之中的幽灵,但仔细看去,她似乎又和外面那些幽灵有很大不同。至少对方是有实体存在的,而不是那种半透明的灵体形态,而且她穿着长裙、有些惊慌失措地站在一间陶器作坊旁,远处的火光映着她的身影,分明能看到她脚下的影子。

    如果没有实体,自然也就没有影子。

    那少女看到方鸻时差不多也是同样的惊讶莫名,微微张开小口。她有一头亚麻色的披肩长发,头上长着毛茸茸的尖耳朵,似乎都吓得立了起来一个非纯血的罗塔奥混血儿。

    少女呆了片刻,似乎看清方鸻没有恶意,才放松下来。她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下面涌上来的幽灵大军,慌忙捡起盆子,有些紧张地对他说道:“先、先生,请到这边来!”

    “等等,你是?”方鸻这才反应过来。

    “来不及解释了,我叫希丝,是这里作坊主的女儿,被那些幽灵发现会很麻烦,我们先躲一下。”少女一边说,一边打开陶器作坊的大门。

    然后她转过身,向方鸻招了招手。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