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七十九章 昔日棋局 XVII

第七十九章 昔日棋局 XVII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别挑战我的耐心,小家伙,因为你把那东西带到这儿,所以我才会给你这样一个机会。”尼可波拉斯向前一步,举起右手,长长的爪子抓向方鸻的喉咙。

    方鸻下意识想避开,但无济于事,寒光一闪,利爪便已经搭在了他脖子上。一股寒意从颈项处升起,令他动作一僵,感受着肌肤上回应来的冰冷爪锋,大气也不敢多出一口。

    但他虽停下来,神色却没多不自然,只小心翼翼地用眼角余光看了看其他人这一切不过是在电光火石间发生,艾缇拉、谢丝塔还保持着向这个方向靠拢的姿势,各自手上拿着自己的武器。

    天蓝和姬塔则一脸紧张看着这边,脸上还带着屏息与关切的神色。

    希尔薇德正在打开自己的皮箱,帕克举着十字弓,迪克特双手握剑、神情严肃;至于汉森先生,方鸻不由暗骂了一声,这家伙也太不够意思了,居然已经快跑到广场边上了。

    不过也蛮正常,本来大家就只是合作关系,先前对方的雇主又已身亡,而明知敌人不可匹敌,选择自保似乎也无可厚非。只是方鸻觉得这些家伙脑子是不是不太够用,在这里跑又能跑到什么地方去呢?

    不过是早死晚死的区别,还不如留下来想想办法。

    至于刀架在脖子上还能神游天外,胡思乱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他估计也是独一份。直到巨龙女士收紧了爪子,一阵刺痛从颈项传来,才让他回过神来。

    “等一下!”方鸻赶忙大喊一声,他当然不想死作为一名光荣的偷渡者,与一般的选召者相比自然是有一些特权的,比方说他人有五次复活的机会,而高贵的、硬核的偷渡型‘玩家’只有两次复活机会这种事实是客观存在的。

    他已经死过一次,再死一次的话,那就是传说中的一命魂斗罗了。

    “想好了?”尼可波拉斯犹如金星之火一样的瞳孔中带着一丝早料到如此的神情,正如她早看清凡人的软弱与自命不凡,这些可悲的虫子时时刻刻都在谋求最大的利益,有些时候甚至他们自身都无法看清这一点,自以为会为了崇高、信念与理想而坚守。

    自以为那种精神上虚妄的满足,也总要比那些满脑肥肠碌碌无为的家伙要稍微好那么一些,反而令她更加厌恶。

    相反,她比较欣赏方鸻这样务实的人当然,这样的欣赏并未维持多久。

    因为方鸻面对这个用一根手指头就能碾死自己的女人,斟酌词句、小心翼翼地回答了一句:“那个……其实还没想好。”

    “你找死!”尼可波拉斯金色的眸子里就闪过一道受到玩弄的怒火。她二话不说变爪为拳,一拳就把方鸻打飞了出去,轰一声撞在广场中央的雕像上,直把剩下的半座雕像也彻底撞塌。

    石块倾覆而下,稀里哗啦把方鸻埋在下面,尘土飞扬。

    “艾德哥哥!”天蓝和姬塔同时惊呼出声。

    艾缇拉也放下手中长矛,一个箭步冲过来,就想要对黑暗巨龙出手。然而尼可波拉斯看也不看她一眼,随意举起爪子轻描淡写地一拨扫开长矛。

    个位数的格挡值损失对于她这个等级的生物来说几近于无,而精灵少女咬牙抽回长矛,但尼可波拉斯反手一握,差距悬殊的力量让她的长矛纹丝不动。

    尼可波拉斯冷冷一笑,这才转过身来,一爪向艾缇拉抓去。

    而正是这千钧一发之际,方鸻有些虚弱的声音从烟尘之下传来:“别对艾缇拉小姐出手,否则你永远得不到这东西!”

    说来也奇怪,他的话似乎对尼可波拉斯起了莫大的影响力,眼看精灵少女就要香消玉损,但这声警告让尼可波拉斯生生在最后关头收住了爪子。

    她用锋利的爪子轻轻在艾缇拉修长的脖子上一划,虽然没真正动手,但威胁的意味不言自明。

    “小心一点,精灵。”

    “彼此。”艾缇拉也停下来,翠绿色的眸子毫无畏惧地与这个女人对视。

    方鸻在一堆碎石下面咳嗽了两声,这才哗一声掀开杂物,从雕像基座下面站了起来。尼可波拉斯那一拳把他打了个半死,至今还一阵阵眼冒金星,不过,也让他摸清了对方的底细。

    如果对方怀有杀意,那一拳就可以把他打死十次。

    但她没有。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做到的,那一拳竟然没对他造成什么实质伤害,包括最后撞在雕像上,也只掉了十来点血,力量仿佛完全被卸除了。

    方鸻就算是最后仅存的一点自知之明,也看得出来这是因为对方手下留情。

    他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心中有了底,胸有成竹地从烟尘之中走了出来,开口道:“……尼可波拉斯女士,我猜如果你杀了我的话,也不一定能拿到那东西,对吧?”

    尼可波拉斯面无表情。“别自作聪明,别忘了你刚才也暴露了自己的弱点”她伸出布满黑鳞的爪子扼住一旁精灵少女小麦色肤色的脖子,让后者皱起眉头,闷哼一声露出难受的神态。

    “你或许不怕死,但如果你不把东西给我,我就一个一个杀死你的同伴们。”

    方鸻皱了皱眉头,心想这女人真是个疯子。但表面上假装不在意,开始睁着眼睛说瞎话:“那你尽管,你很清楚,我们还可以在外面复活。”

    不过说这话时,他尽量不去看天蓝和姬塔,以免被对方看出什么端倪来。

    尼可波拉斯果然犹豫起来。

    方鸻见状心中更有信心,向前一步,同时口中也步步紧逼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三十年来你一直被困在这个幻景中,而这个东西是你离开这个地方的关键,对吗?”

    尼可波拉斯微微收回爪子,用金色的眼睛皱着眉头看着他。

    方鸻看到这么短短的一刻,艾缇拉脖子上已经留下了一道明显的淤青,他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颈项,才明白对方对自己确也算得上‘温柔’了。

    他有点担忧地向精灵少女投去一瞥,艾缇拉有点感动地捂着脖子对他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无碍。

    于是方鸻这才回过头,正视那道金红的目光。“所以,尼可波拉斯女士,是你不能离开这个地方,但我们却可以。”

    “够了,”尼可波拉斯冷冷地打断他。“少废话,你要真有你说得那么藐视死亡,现在就可以自杀了。”

    方鸻一下卡了壳,先不说他不是真的一点也不害怕,姬塔和天蓝又怎么办?他忍不住有点尴尬,心想这个女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的,这不是一下子就把天聊死了吗。

    这么坏的性格,也难怪落到今天这个下场。

    尼可波拉斯看方鸻进退两难的样子,冷笑一声:“怎么了,害怕了?”

    “好吧,”方鸻有点无奈地说道:“我当然怕死,能不死谁也不愿意死,不过如果不能不死,没有选择的话,凡人也会选择止损的,这么浅显的道理,你应该能明白吧,尼可波拉斯女士?”

    “你的意思是想要和我谈条件,区区一个凡人?”黑暗巨龙女士危险地眯起眼睛。

    “停停停!”方鸻见她握拳向自己靠近,哪里不知道这个暴力女人想干嘛,赶忙喊道:“尼可波拉斯女士,士可杀不可辱,你再靠近我就自杀了啊,凡人很脆弱的,我有一百种方法可以马上自杀!”

    开玩笑,虽然她能一拳打不死自己,但也会很痛的!

    而这话产生了奇效,尼可波拉斯权衡了一下,大约是听信了凡人很脆弱这话,因为这也符合她的认知,果然停了下来。

    她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神色显得柔和了一点,说道:“好吧,别废话。把东西给我,我会饶你一命,并满足你一个小小的愿望你想要什么,金钱还是权力,抑或是力量?我都可以满足你。”

    但方鸻才不相信她鬼话,他在旅者之憩见过这头黑暗巨龙的另外一个形态,自然清楚对方是个什么样的存在还好,对方并不知道这一点。

    不过他也不揭穿,吸了一口气,假意心动道:“好吧,金钱、权力与力量我都想要,可是我怎么确信你不是在欺骗我呢?”

    “我当然是在欺骗你。”尼可波拉斯心想。不过她表面上强忍着不适,只板着脸干巴巴地回答道:“你认为我有必要欺骗你,一个凡人?在我眼里,你根本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东西?”

    “拜托,”方鸻有点无奈地耸了耸肩。“尼可波拉斯女士,我们都是有理智的人,就不用互相侮辱智商,你要是真觉得在下微不足道,干嘛用一副吃了什么脏东西的表情和我讲这些?你干脆可以现在就把我碾死,免得浪费时间。”

    尼可波拉斯危险地眯起眼睛,气得把牙齿咬得咯咯直响,眯着眼睛打量着这家伙,心中转动着到时候怎么把这小子的脑袋拧下来的念头。

    她虽然不能完全听懂方鸻的话,比方说‘侮辱智商’是什么意思,但也大致能分辨出对方的意思。

    这位头黑暗巨龙沉默了好一阵子,才用沙哑的声音地问道:“那么你究竟想要什么?”

    她的这个嗓音让方鸻微微怔了一下,才发现这个声线与之前幻影之中的那个怀有恶意的声线似乎有些一样。那是尼可波拉斯本人的声音?可他心中又隐隐感到有些异样,两个声线似又不完全相同。

    不过异样归异样样,他还是回答对方的问题道:“我的第一个要求是让其他人离开这个地方,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交易,我不希望将其他人牵扯进来。”

    尼可波拉斯闻言身形一闪,下一刻便出现在方鸻面前,伸手一举便将方鸻提了起来。她仰着头用一种极度冰冷的眼神看着方鸻,金色的瞳孔之中闪烁着前所未有的冷酷色彩。“你以为我是傻子?”

    不远处姬塔看到这一幕不由呀一声,下意识向前一步。

    但一旁天蓝赶忙抓住她的手,对她说道:“别过去!”

    “可是艾德哥哥?”

    天蓝摇了摇头,小声对她说道:“艾德哥哥已经占据上风了,那头龙底牌都被他摸清了,翻不了身的。我真没想到艾德哥哥竟然还有这一手,他可真冷静啊”

    不过可怜的方鸻这会儿可枚天蓝想的那么镇定自若。

    他只感到呼吸一阵困难,视野模糊,下意识地抓住尼可波拉斯布满冰冷鳞片的胳膊,但就像抓住了一根纹丝不动的钢管一样,根本无济于事。无奈之下,他只好又伸脚向尼可波拉斯的小腹踹去。

    后者冷笑一声,一把抓住他的脚踝向后一挥方鸻只感到自己腾云驾雾一般飞了起来,整个广场好像是颠倒过来一般,砰一声拍在自己脸上他像是大风车一样,被抡圆了拍在地上。

    尼可波拉斯这才得意地松开手。

    而方鸻痛得眼泪都快流下来了,心中又气又憋屈,在心里把这个暴力女人骂了一个遍。然后干脆一翻身,躺在地上大声说道:“你杀了我吧,我不会把东西给你了。”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尼可波拉斯又一眯眼睛,金色的眸子里满是寒意。

    “那你杀啊,赶快把所有人都杀了。”方鸻躺在地上,有条有理地说道:“等我出去之后就把那东西藏得远远的,让其他人一辈子都找不到,你知道渊海吧,我打算把它丢到那下面去。”

    尼可波拉斯自打出生以来,无论是人类还是巨龙的经历,大约都没遇到过这么有恃无恐的人。

    但方鸻的话是真的吓到她了,她也不知道这个人类小子是怎么猜出那东西与她的关系的,或许要怪就怪刚才那家伙透露了太多信息。

    一想到这里,她就恨不得把那个学者复活再杀一次。

    不过想归想,她还是深吸一口气,强忍住心中滔天的怒火,几乎是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答道:“好,我答应你了,让其他人先离开,快起来完成交易。”

    尼可波拉斯握紧了双拳,爪子几乎都刺到肉里,心中怒火炽燃地想到就看看这些凡人能逃到什么地方去?只要她一拿到那东西,她一定会把这些人一个个找出来,一个个折磨致死。

    尤其是眼前这个该死的人类。

    但她万万没想到的是,方鸻竟然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还冲她眨了眨眼睛:“但是在下摔痛了,要小姐姐抱抱才能起来。”

    要—小—姐—姐—抱—抱—才—能—起—来!

    尼可波拉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她只觉得脑门青筋直跳,差点没忍住一口吐息直接把这家伙烧成飞灰。

    而不远处两个小姑娘本来都被方鸻的凄惨遭遇吓了个半死,但听到这句话皆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了声来。要不是黑暗巨龙女士回过头,用冰冷的目光看了她们,让她们如坠冰窟,瑟瑟发抖的话,恐怕两个小姑娘要抱在一起笑倒下去。

    至于艾缇拉,本来握着长矛就想要上去把方鸻救下来,但听了这句话,也忍不住叹气摇了摇头。

    方鸻这才哈哈一笑,连忙摆摆手道:“开个玩笑,尼可波拉斯女士,千万别生气。”

    “我—不—生—气。”尼可波拉斯看了他一眼,如同看一个死人,一字一顿‘郑重’地答道。

    但方鸻仍旧没有要爬起来的意思,继续说道:“可不是我不相信你,尼可波拉斯小姐,你得先把其他人送出这个幻景,我才能相信你说的话。”

    听了这话,尼可波拉斯不由沉默了下来,静静地看着方鸻,金色的眼睛里闪动着意义不明的光芒。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