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四十九章 逾期未至的参赛队伍

第四十九章 逾期未至的参赛队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先生,这条道路目前已经封锁了。”拦住方鸻的工作人员彬彬有礼,但不近人情。

    方鸻不由相当失望。他其实早料到如此,不过是心存侥幸布丽安本身是精灵王族,在考林王国也等同于王室成员,随行的拂晓禁卫谨慎老练、身经百战,岂会给人可趁之机。

    他踮着脚脖子向里面张望了一下,才悻悻然地收回目光,想起拜恩之战,他就不由回忆起魁洛德和他说过的话。

    那场战争似乎和选召者牵连甚深,但究竟有多惨烈,才会让魁洛德也说出那样的话?有机会的话他打算一定要问问丝卡佩小姐,毕竟他们过去亲身经历那场大战当然前提他能联系上黎明之星的人。

    拜恩之战发生在十三年前,但奥述帝国与考林—伊休里安对于战争的起因都语焉不详,帝国入侵了诺丝尼卡,并摧毁了位于那里的边境城市卡多芬。考林—伊休里安随即报复还以颜色,七英雄被描画成抵抗帝国的英雄,但仔细想想里面充满了疑窦。

    考林—伊休里安面对帝国好像还没弱势到需要塑造英雄来渲染悲情的程度,背靠那个时代的中国赛区,和帝国的实力起码应当在伯仲之间。

    艾文奎因精灵的参战也显得有些轻率,先贤列王的古老约定让他们与这片土地的主人共守命运,但那时王国既无倾覆之虑,也不至于战火四布。

    七个英雄,除开牺牲的史刚-韦德爵士之外,其他六人在战后皆尽归隐。两个矮人英雄阿克苏-火花回到钢山,成了白石氏族的王。他的兄长,艾弗诺恩-火花去了埃尔德隆地底深处,接受地火之试练,差不多已经有十年音讯全无。

    精灵三英雄自不必提,阿兰亚-埃尔芬那-渺星是艾文奎因精灵王,另一位精灵英雄库鲁芬至今仍追随他左右。布丽安-卡兰希尔-渺星则如前文所言,归隐山林,至今才再一次出现在艾尔帕欣。

    拜恩之战的人类英雄,选召者们戏称的主角光环当年风流倜傥的魔导士罗班而今位居考林王国的宫廷术士顾问之位,深居简出,年华不再,已步入了不惑之年。

    这些人本来应当有更大作为的,方鸻不由如此想到。但他楞了一下,才蓦然惊觉自己的心态变化,过去他对七英雄的故事深信不疑,而今回头看,却发现当年往事似乎并没有那么逻辑自洽。

    或许这也算是一种成长罢。

    他想自己有机会应当去了解一下这场战争,就像是对于逝去青春的祭奠。而且不像是先辈选召者对于艾塔黎亚的过去只能从故纸堆里翻出只字片语,又从歌谣中去揣摩似是而非的年代。

    现代人有严谨的记录习惯,社区上应当还有不少关于那时的资料。

    想到这里,方鸻才回归现实。布丽安-卡兰希尔-渺星就像是一道与他的孩提时代背道而驰的身影,而工匠总会厚重的建筑才是他的现在。

    他这才对那个工作人员说道:“我是卡普卡注册的见习炼金术士,我想要在这里完成正是工匠的考试。”

    那个工作人员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但仍点点头:“那你们可以走侧门,那里有人会接待你们”

    于是渺星公主可以走正门,其他人就只能走侧门,这不是公然差别待遇?要在地球上,这岂不是典型的政治不正确,只怕又要引起舆论大哗,友邦惊诧方鸻强忍住吐槽的愿望,谁叫这里是艾塔黎亚呢?

    文化的冲突是客观存在的,入乡随俗罢。

    他只得带瑞德和帕克去侧门。狮人对此倒不以为然,他是一个绅士,绅士为女士让道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哪怕这个女士已经过去了有一段时候了。

    帕克抱怨着自己的肚子又饿了。这让方鸻听了十分惊诧。“你不是才吃了一顿午饭吗?”

    “还有一个苹果。”瑞德补充道。

    “我没吃多少东西,只有一篮子面包,那个家店的黄油特别差,肉没烤熟,奶酪里面有一股馊味,我让他们不要放沙棘鱼子的,你知道帕帕拉尔人不吃那东西。”

    “我不知道。”

    方鸻答道,三人同时从侧门进入工匠总会内。

    这里其实是平日里向冒险者发布任务的小厅,三人穿过一排悬浮的金属布告栏,正前方是一张柜台,方鸻听到在那后面一阵争执声传来。

    “罗塔斯在上,你能不能手脚麻利点,马上快要开始了!”

    “该死,你以为这个东西是谁弄坏的?”

    “那是三个月之前的事情了,你这个老糊涂蛋。而且我说了只要更换配件就可以了,你非要说什么炼金术士不是装配工人,现在看来说不定装配工人都比你有用一点。”

    “你们别吵了,我们已经错过开幕致辞了。”另一个声音大声说道。

    “别催,反正那也没什么好看的!老短腿,你是不是在这里呆太久了,学会了那些人类的坏毛病,刚正朴实的伊休里安人什么时候关心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了,我们关心的只有炼金术而已。

    几人口中‘花里胡哨’的人类方鸻正站在柜台前面,看着这几个老矮人一边喋喋不休,一边聚精会神地摆弄着一座投影水晶。

    他们争辩得如此激烈,以至于完全把他当作了空气。

    方鸻无奈,只得用力敲了敲柜台,大声说了一遍:“在下是是卡普卡的注册炼金术士,希望申请在这里完成正式工匠的考核!”

    小厅中骤然一静。

    矮人们这才回过头来,上上下下地打量他。

    “哪里来的小不点?”

    “没看到我们正忙吗?”

    “你说你是见习炼金术士?”

    “你的领星呢?”

    矮人们七嘴八舌地说道。

    方鸻有些无奈,他知道伊休里安的矮人向来顽固,也懒得多费口舌,指了指矮人们身后的那座投影水晶:“我真是炼金术士,而且说不定我可以帮你们修好那东西。”

    “你,修好这东西?”矮人们齐齐瞪大眼睛。

    尤其是其中一个方鸻认对方就是之前在修理水晶的那个矮人,后者吹胡子瞪眼睛地冲他大声嚷嚷道:“小家伙,你在胡吹什么大气!你知道这东西的毛病在什么地方吗,它连我都感到棘手,你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也不过只是区区一个见习炼金术士而已,一个见习生,一个毛头小子能干什么?”

    “阿奎特说得没错儿。”一些矮人纷纷附和道。

    但前者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白胡子矮人拽了回去,那个白胡子矮人大声呼吁道:“等一下,等一下,为什么不让他试一试呢?反正阿奎特已经证明了他的没用,为什么不让这个小家伙试试呢?”

    “你说什么,你说谁没用?”那个脾气火爆的矮人一蹦三丈高,气得胡子都要翘起来了。

    但另一些矮人听了这话纷纷点头。“说得没错,阿奎特。”他们纷纷说道:“你得承认你老了,老眼昏花了,你已经浪费了我们太多时间了,太多了,你也不想错过最精彩的比赛吧,为什么不让这小家伙来试试呢,说不定他说的是真的呢?”

    “那不可能!”

    阿奎特大声说道,但他也拗不过其他人,矮人的固执不止体现在个体身上,在群体上更是如此。最后他只得气哼哼地走到一边,斜着眼睛看着方鸻,好像要等着看其他人闹个大笑话。

    而方鸻还在好奇他们说的是什么比赛,不过这次他打定主意无论是什么比赛也好,也不再去凑热闹了,在旅者之憩的教训实在是太深刻了。

    而矮人们已经七嘴八舌地为他打开了门,让他到柜台后面,去看那座投影水晶。

    方鸻有些好奇地走到水晶旁他将手放在水晶的表面,仔细检查了一番。阿肯特看他动作,就忍不住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外行。

    “阿奎特,你闭嘴!”白胡子矮人与其说是支持方鸻,不如说是为了打击自己的老朋友,大声说道。

    阿奎特翻了个白眼。

    而方鸻倒是不以为意,水晶工匠是炼金术士中的一个专门的类别,选召者们将之称为晶体构架师,他在这个领域确也算是外行只不过,他有一个了不得的老师。

    设计了零式水晶与一式水晶的海恩-帆姆绝对算是这一领域的大师级人物。

    方鸻这些日子以来阅读前者的设计图与心得,又复制出了a水晶,并参与了改造β水晶,在这上面也算是有了些心得。他先前听这些矮人们说更换配件的问题,隐隐联想到自己遇上的一个问题,就忍不住猜测两者是否有些联系。

    他是个实干派,说做就做,而也是技痒,所以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不过此刻方鸻把手一放在水晶上,就心下一定,心想果然如此。

    和他不久之前遇到的问题一模一样。

    ……

    赛场之上一片沉闷。

    连看台上的流浪的马儿都不由有些为这样的气氛所影响,感到有些紧张起来。

    正赛开始之后,目前已经有七支队伍先后上台完成了比赛。眼下总积分排第一的是铁橡公国的队伍,第二的则是考林—伊休里安工匠总会,这两支队伍基本已经铁定出线。

    而从第三到第五,则正在进行激烈的争夺,几乎每一支有可能进入前五的队伍上场之后,都会刷新这之间的排名。

    不过让考林—伊休里安观众倍感压抑的是,他们寄予了厚望的艾尔帕欣工匠总会,竟然在这么重要的比赛环节中出现了失误。

    那之后成绩一落千丈,基本不可能再进入前五之列。

    因为这个原因,看台四周一片沉寂,这里是艾尔帕欣工匠总会的主场,其气氛之压抑可想而知。

    身旁的艾莎女士也是握紧了双拳,红着眼睛,几乎快哭出来了。

    流浪的马儿忍不住有些局促地向四周看了看,一边调整了一下拍摄系统的视角,他看到通过官方的引流,自己直播间人数已经比往日翻了好几倍。

    不过观众们大都在询问发生了什么虽然了解大陆联赛的人不多,但人们至少知道考林—伊休里安代表的是中国赛区,只是眼下的情况却有些不大对劲。

    艾尔帕欣的观众死气沉沉,不远处古塔众骑士国的代表们脸上则洋溢着得意的微笑。至于看台下面,艾尔帕欣工匠总会的负责人们再一次与古塔众骑士国的比赛组织方发生了争执。

    激烈的争执声甚至都传到了看台上面。

    “怎么了?”流浪的马儿听了之后,忍不住回头问道。

    这位矮人老女士揉了揉发红的眼睛,有些愤怒地说道:“卡普卡工匠总会代表队乘坐的飞艇遇上了风暴,按规矩是可以调整比赛时间的,但古塔的人不同意,他们只允许调整卡普卡工匠总会的比赛顺序到最后。”

    流浪的马儿知道,在空海上是否会遇到突如其来的风暴完全不可预知,没人敢轻易穿过乱流云层,更不用说可能还夹杂闪电与雷暴,船停下来等待风暴过去是很正常的事情。

    “既然是规矩,为什么要询问他们的意见?”他有点不太理解地问道。

    “因为只是约定成俗的规矩,”艾莎女士有点不好意思地答道,但她的声音又变得有些愤怒:“这是炼金术界的一种默契,至少人们不希望看到比赛被选手自身发挥之外的东西左右。这种事情常常发生,就在上一轮比赛中,我们还通融了古塔人排名第三的队伍,没想到这些人竟然这么卑劣,如此斤斤计较。”

    她气得咬牙切齿。

    流浪的马儿也皱了皱眉头:“如果逾期未至会怎么样?”

    “逾期未至,就算作弃权。如果古塔人不追究的话,他们还可以继续参加下一轮比赛,如果追究的话,后面的比赛都不能再参加了。可就算不追究,少了一轮比赛的积分,基本也就告别前五了。”

    流浪的马儿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之前作过功课,考林—伊休里安最强的三个赛区队伍分别正是考林—伊休里安工匠总会,艾尔帕欣工匠总会与卡普卡工匠总会。

    在往年,这三支队伍也是长期代表考林—伊休里安出征奥述帝国,三支队伍历史上都分别拿过大陆联赛的冠军。

    而今艾尔帕欣工匠总会基本上已经出线无望,如果卡普卡工匠总会的队伍再弃权的话,那今年的考林王国可能就只有两支队伍出现在奥述帝国决赛赛场之上了。

    矮人女士的话也让直播间一下炸开了锅,不得不说国内的观众老爷们还是有些正义感的,而且最为痛恨背叛。考林—伊休里安人在上一轮通融了古塔人排名第三的队伍,那么在人们认知当中这一轮比赛古塔人理应当礼尚往来,但没想到对方翻脸不认人,这种卑劣的行径一下子就激怒了观众们。

    观众老爷们在直播间怒斥痛骂,流浪的马儿看了也苦笑着不敢接口,古塔众骑士国也是有选召者势力的,除了弗洛尔之裔外,最大的选召者势力其实是韩国人。

    而韩国人在国际比赛上是什么表现,流浪的马儿虽然只是一个风景主播,但也早有所耳闻。

    不过有些话观众老爷们可以说,但他却不能轻易开口,毕竟有些话他说出来就是政治不正确了。

    于是流浪的马儿也只能假装没看到。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