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三十七章 旅行途中的日常

第三十七章 旅行途中的日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透过树荫的阳光带着漂亮的翠绿,在视线内微微摇晃着。

    一间逼仄的木屋,棕色的木壁上钉着两排木板,木板上用铁丝固定了一排瓶瓶罐罐——浑浊玻璃的、陶制的甚至木质的,里面装着肉桂皮、丁香或者是羊奶酸酪等调味品。墙面上另一边的铁钩子上挂着几张兽皮,灰棕或者火红色,像是熊与狐狸一类的毛皮,再旁边是一扇窗户。

    夏末轻风拂过白色云巅,翠绿欲滴的藤萝沿着窗棂爬入室内,巴掌大小的叶片微微晃动。

    窗外,云影天光,孤峰傲立。

    方鸻坐在窗边,用手托着下巴,看着这风光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在他的目光注视下,天际翠海迤逦,巍峨云山壮美如幕,共同形成一幅令人心折的画卷,随之巨兽缓缓的步幅向后退去。

    脚下地板在微微的颤动中上下起伏,也有一种泛海浮舟的错觉。

    大型驮兽之所以被称之为陆上之舟,也并非没有来由——

    “打中了,打中了!”

    外面传来天蓝又惊又喜的叫声。森林中,洛羽与帕克正在练级——这是一个选召者比较通俗的说法。事实上两人,外加一个充当观众的法国小姑娘,正在与三头奇特的鸟类战斗。

    从旅者沼泽到艾尔帕欣这一段旅程,经过了埃贡恩森林向南的末梢地带,这是一片布满了浮空的盖伊原晶石的共鸣森林。森林中,栖息着大量的艾奎因足羽龙。

    鸟类的外形,长着一个蜥蜴脑袋,鲜艳的羽毛与跖骨上的长长正羽是足羽龙典型的特征。在地球上,足羽龙类甚至比始祖鸟还要古老,但在这里,它们是活着的祸害。

    因为数量过多,加之常常袭击过往旅客,甚至近而侵犯人类的领地,一度让它们成为彩虹湾地区最恶名昭彰的原住民之一——而且由于是敏捷系的怪物,所以拿它们练级的队伍并不多。

    当然了,几人也只是路过顺手为之。无论如何找一点事情干,总比无聊得在负丘兽背上晒太阳好,不是吗?

    毕竟练级与冒险,本身就是选召者的日常。

    远处击杀怪物的经验,同样反映在同处一个队伍之中的方鸻系统视窗之上,虽然只有淡淡的一行提示。

    他才回过神来——

    逼仄的空间,与其说是一间木屋,不如说是一个狭小的车厢而已。他坐在床沿边——而所谓的床不过是一层干燥的苇草与木板,上面铺了一层床单,被安置在两口箱子上。

    床用绳索与一侧的墙壁相连固定,必要时还可以收起来。

    这一切都是为了节约空间。因为这其实原本就是一间杂物仓库,存放着艾缇拉等人备用的食物饮水,以及木料、铁器与绳索等日常维修平台的物资,备用的装备、弹药等等,塞得满满当当。

    可也就这里,能勉强空出一个人的位置来。后面两间驮屋里,男女分开住了六个人,实在再容不下方鸻的位置。艾缇拉也是想尽了办法,才在这里勉强给他清理出了一张床的位置。

    但还好,方鸻也没多讲究。

    事实上他还觉得这里挺不错的,空间再狭窄,也比荒山野林里露宿好得多了,安全性更是不可相提并论——车厢外面还专门钉了几面盾加固的,上面的窗板也可以拉下来形成一道坚固的遮蔽。

    而且虽然小是小了一点,但也算是有个人空间,而且他还找到了一个地方当作制作台。

    他把一口放在窗边木箱当作桌子,盖上一块木板之后就可以完美地充作工匠制作台。就如此刻,一套基本已制作成形的步行者各部件摆放在木板上——只有实在放不下的步行者ii型的底盘被塞到了桌子下面。

    这个狭小的空间,也算是满足了他的要求,要还能再宽个半米的话,方鸻觉得自己都可以别无所求了。至少无论如何,不用自己赶路的感觉,实在是很棒。

    他将最后一部分步行者的零件制作完毕,然后系上纸条,标记好部位顺序之后,才舒了一口气。伸了个懒腰,回过头,刚好看到那里那一主一仆留在这里的妖精构装。

    那个精致的人偶少女正垂着头,坐在床头靠在他的翠鸟aae型魔导炉上,核心水晶已经被取了出来了,正在充能。

    ‘妖精之心’维持以太网的魔力可以从魔导炉之中支付,但维系妖精构装的基本行动能力还是需要一定魔力的,事实上由于妖精之心的储魔力非常差,所以往往需要经常充能。

    此刻阳光正从窗外斜射下来,照在少女银色的发丝上,闪闪发光。她的睫毛低垂着,有一种别样静谧的美。

    而一边,塔塔正安静地跪坐在桌上,靠窗棂边的位置,双手及膝,与方鸻相对而坐,保持着淑女的姿态。

    窗外挂了一个花坛,精灵少女在里面栽了紫藤与风信草——相传受艾梅雅所眷的植物。而一片紫藤的叶片正攀进窗内,遮住妖精小姐头顶,就好像一把漂亮的遮阳伞。

    塔塔正在阅读社区,专心致志。

    一面湛蓝的光页,几乎比她本人还高,妖精小姐要仰头才可以读完一页。每读完一页,她就用双手往旁一推,换到下一页。

    其实‘异界电信’收费很贵的,两个世界之间通讯的费用换算一下之后,差不多每个小时一百五十里塞尔。

    不过方鸻看妖精小姐看得出神的样子,也说不出什么。

    知识对于塔塔小姐来说,或许才算是无价之宝。

    再说他现在手头还有一些钱,总不至于连自己龙魂小姐这么点小小的要求也无法满足。就算以后实在穷困潦倒了,再想办法赚钱就可以了。方鸻有些没出息地想着今后怎么去讨饭的问题——

    塔塔翻到下一页,才留意到他的目光。

    她停下来,抬起头来问道:“是有什么话想要和我说么,骑士先生?”

    方鸻楞了一下,点了点头。

    塔塔用手掌在巨大的光页上一摁,将之合拢关闭,仰起头,等待他的下文。

    “我想知道,统御型龙魂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统御型龙魂,顾名思义,就是专门为了操纵妖精构装而诞生的人工龙魂。”塔塔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轻轻一扫,声音有些安静:“准确地说,不是妖精‘构装’,而是龙骑士。我的诞生,是为了一种从来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的构装——妖精型龙骑士构装而诞生的。”

    “妖精型……龙骑士构装?”

    “理论上是可以存在的,”塔塔轻声说道:“妖精型龙骑士的设计,可能会比一般的龙骑士要复杂一些,但也只是物理层面的复杂而已。制约它存在的,其实并非构装本身,而在于龙魂。”

    “龙魂?”方鸻看着塔塔,这个罕见的妖精龙魂。“所以,银之塔的实验成功了?”

    塔塔轻轻摇了摇头。

    “银之塔先后制作了七个妖精型龙魂,我是其中第五位,也目睹了后两位妹妹的诞生。但无一例外,所有的尝试都是徒劳无功的——”

    “徒劳无功的,怎么可能?”方鸻吃了一惊。他明明亲眼看到塔塔完美地操纵了妖精构装,理论上妖精构装与妖精龙骑士都是使用妖精之心水晶的,并不会有本质的不同。

    “问题出在载体水晶上,”塔塔的声音平静如初:“你应该知道的吧?骑士先生,战斗工匠是没有龙骑士的。”

    方鸻愣了一下之后,这才想起来还有这一码事。

    在艾塔黎亚,战斗工匠被称之为伪龙骑士,次级龙骑士,一方面这是一个尊称,代表了战斗工匠可以做到近乎于龙骑士的实力水准。

    但另一个方面,它同样也可以作为一个蔑称,因为伪龙骑士——永远也不会成为真正的龙骑士。

    原因异常简单。

    战斗工匠的力量,来自于灵活构装。而灵活构装的核心,则在于这个名词的前半部分——灵活。

    当然,此灵活并非是指它们本身的迅捷灵巧。因为灵活构装之中的魔导向构装与重型构装既不迅捷也不灵巧,真正迅捷灵巧的,其实也只有强袭型的灵活构装而已。

    灵活构装的灵活,其实是指战斗工匠可以依托它们实现多变的战术组合,自由切换自己的作战风格的灵活。一个战斗工匠,当在他使用魔导向的灵活构装时,他可以表现得像是一个魔导士,利用强大的火力直接摧毁对手;同样也可以是一个元素使或者博学者,用场控与设置系的魔法变成一个全能的控制大师。

    当然,当他们使用强袭型构装时,也可以表现得像是一个精密冷血的刺客,一击远遁,飘逸灵活。或者重型构装,承担起绝对的突破者与防卫者的工作。

    但这都不是全部——

    因为战斗工匠的定义,还在于对于灵活构装的多控能力。因此当他们多线操纵不同风格的灵活构装,组合进入战场时,才会展现出这一职业真正恐怖的一面。

    伪龙骑士,绝非浪得虚名。

    可以说除了本体过于脆弱,而且对于天赋要求太过苛刻之外,这个职业找不出半分可以挑剔之处。

    但有得必有失。

    正是这样一个职业,却与龙骑士却格格不入。

    因为在正常的情况之下,龙骑士的载体水晶因其强度要求所限,必须是属性圣水晶。而圣水晶有一个异常强大的特质,那就是会强化契约者的魔力自适性。

    这种强化会进一步特化契约者的魔力自适性,一方面在共鸣相同属性与相邻属性的核心水晶时,变得更加的得心应手。但另一方面,也限制了他们使用它系水晶,尤其是对立系水晶的能力。

    对于非战斗工匠的职业来说,这个限制毫无意义。因为他们通过魔导炉激活自身装备的插件与魔导器时,本身就要求必须是同系或邻系水晶。

    但对于战斗工匠来说,却是致命打击。因为战斗工匠除了自身的魔导炉与插件之外,还有灵活构装。由于是间接控制的缘故,灵活构装本身的核心水晶并无属性相对应要求——而一旦成为龙骑士,就意味着他将要放弃列表上大半的灵活构装。

    从原本的多面手,变成了专精一系的召唤师。

    而且由于工匠自身又是生活职业,龙骑士契约又并未从根本上解决炼金术士自身羸弱的战斗力,可以说虽然变成了召唤师,但事实上比原本就属于战斗职业的召唤师还要不如。

    所以,没有任何一个脑子正常的战斗工匠,会想要选择成为龙骑士。

    这是一条死路。

    而说完后,塔塔还静静补充了一句:“龙骑士的属性圣水晶,也和妖精之心这类特殊的核心水晶相排斥。所以就算放弃多面能力,但注入属性水晶之中的妖精龙魂,一样无法操控妖精构装——”

    “我们的计划,从一开始就注定失败。所以我和我的姐妹,最终还是被注入了普通的载体之中,成为了魔导向或战斗向的龙魂。”

    “而因为设置上的缘故,我们的能力甚至还不如一般的龙魂。”

    方鸻不由想到了那把伤痕累累的星匕首。他看着塔塔,心中不由有些同情。

    但另一方面,方鸻也在忽然之间到了另外一种可能性。而这个有些震撼的可能性,甚至让他感到微微有些窒息。他犹豫了好一会儿,才问道:“如果是无魔力属性的载体呢?”

    塔塔看着他。

    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才静静地开口道:“骑士先生,可能是唯一一个龙骑士战斗工匠;当然,也有这种可能……”她停了片刻,才继续补完这句话:“是唯一一个妖精型龙骑士。”

    “前提是,你首先要找到妖精型的龙骑士构装。”

    “那妖精型龙骑士构装呢……?”方鸻忍不住追问道。

    塔塔只摇头。

    “因为整个计划的失败,银之塔事实上已经停止了对统御型龙魂的进一步研究工作。各个分院的后续计划也趋近于停止,至于最后一步才会完成的妖精型龙骑士构装的制作计划,自然而然也取消了编制。”

    “也就是说,这个世界上现在还没有妖精型龙骑士构装?”

    “或许以后也不会有。”

    塔塔静静地答道。

    方鸻完全能听出这句话的分量。在这个世界上,能够设计与建造龙骑士构装的炼金术士,纵观整个第一世界,可能不会超过一手之数。再加上第二世界,或许能将这个数量翻上一倍,但也不会超过十人之众。

    而其中是选召者的。

    一个也没有。

    这其中的大部分甚至都不是战斗工匠,而是专精于炼金术的工匠大师。因为不至于此,也无法在这样一个领域走到极致,摘下魔导器与构装体这个王国最耀眼的那一顶王冠。

    但方鸻心中已经完全无法平静。

    长久以来,妖精使最大的弱点是什么?

    那这是工匠协会的一个笑话。

    战斗工匠之中的王者,最强大的妖精使只有一个弱点,那就是他的强大,只能体现在别人身上。

    那么由龙魂所操控的妖精型龙骑士,则完全可以把这个笑话彻底化为历史。

    而即使不需要龙骑士,也达到近乎于龙骑士实力的战斗工匠,再加上一个真正的龙骑士的能力,又意味着什么?

    方鸻只能想到一个词来形容那样的场景。

    我一人,即是军队。

    一人之军——

    他轻轻握了一下拳头,忽然明白了自己应当走一条什么样的道路。如果没有人能帮他造出龙骑士,那他为什么不能自己制造?他还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个职业,叫做工匠大师。

    通往第二世界荆棘密布,迷雾笼罩的那条崎岖之径,好像第一次变得有些明晰起来。

    方鸻回过头,对塔塔说道:“我决定了,我们就这么办,塔塔小姐。让我来证明,你的诞生,是有意义的——统御型龙魂,从它诞生的那一刻其实就已经成功了,只是海恩-帆姆先生的遗愿,暂时还未能得以实现而已。”

    塔塔微微一愣,总觉得在那里听过这样一句话。

    她几乎是下意识地,用同样得到口吻回道:

    “那会很难很难,可能永远也不会成功。”

    “但总要试一试,不是吗?”

    妖精小姐抬起头来,看着自己的骑士。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