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三十六章 巨兽与大猫

第三十六章 巨兽与大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夜愈深沉,雾气笼罩在林间,犹如蛛丝。

    马扎克离开之前,留下了一笔路费,一枚罕见的星芒橄榄石——根据天蓝的估价,少说也值几万里塞尔。

    另外他还单独送了一件小礼物给方鸻——一个猫头鹰造型的白银护身符,它的学名是洞察护符,锻造大师的作品之一。在艾塔黎亚猫头鹰被寓意为冷静与睿智的鸟类,这枚护符也具有相同能力,帮助佩戴者清醒头脑与提升运算能力,它差不多是市面上很常见的清醒护符的上位替代品。

    但就罕见得多了——

    方鸻将之佩戴上之后,果然感到头脑为之一清,本来有些困意也如潮水般褪去。他左右看了看,才反应过来似地问道:“对了,胡地呢?”

    “胡地先生先前和我们分开的时候,好像是说回旅店去了。”姬塔小声回答道。

    方鸻点了点头。

    心想虽说旅店不安全,但胡地应该也不会冒冒失失地一头撞进去,旅者之憩这一番闹腾虽然挂了不少人,但也有不少人逃出来,其中还包括不少考林商盟的工作人员。如果胡地与那些人汇合的话,安全应当是无虞的。

    因此他便不再追问。

    风灶中篝火的光芒逐渐黯淡,捡来的柴禾差不多烧尽,每个人身上衣服也逐渐烘干。天蓝忽然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浮土,主动提议道:“差不多了就动身吧,我们带艾德哥哥去看看秘密基地。”

    方鸻一愣。“这里不是你们的秘密基地?”他还以为这座位于沼泽之中、迷宫一样的红树林环绕的岛屿,就是他们的秘密基地呢。

    天蓝闻言大摇其头:“当然不是了,”她神秘兮兮地答道:“我们的秘密基地,可比这地方厉害多了。它还在更深的地方,艾缇拉姐姐?”

    艾缇拉点了点头,拿起自己的长矛站起来。

    精灵少女显然是具有领头人一样的作用,其他人开始收拾东西。洛羽将篝火扑灭,踩实,再泼水让灰烬彻底冷却。一旁的天蓝也拿出火把,用打火石引燃了。

    火光暗下去之后,一旁的帕帕拉尔人才惊醒过来,还在那里一脸茫然地问道:“怎么了,怎么了?那头龙又回来了吗,还是开饭了?我们能不能在它赶来之前,先把夜宵吃完?”

    “并没有什么夜宵了,帕克先生。”姬塔答道。

    “哈?”帕克瞪大了眼睛,并试图将它睁得更大,但始终是两粒黑豆子。他大字形往地上一躺,短短的手和短短的脚伸平了,大喊一声:“那还是让那头龙把我吃了吧。”

    没有夜宵,帕帕拉尔人就变成夜宵。

    天蓝笑得前仰后合。

    艾缇拉摇摇头从她手上接过火把,向前走去。

    方鸻跟在精灵少女身后,队伍穿过一片茂密的红树林,这小小的岛屿上长草丛生,火把的光仿佛只能在芦苇丛中映出巴掌大小一片范围。

    芦苇中栖息着一些奇特的生物,比如长着卷曲而华丽羽毛的涉禽,有点像是鹭鸶,但显然地球上没有这么华丽的鹳形目。还有一些带鳞片的塔伦水貂与鼩鼱。

    需要小心的是蛇,剧毒的水生环蛇与链蛇——但精灵少女对于野外生存很有天赋,那几乎是猎手的本职工作。更不用说她还是艾梅雅的信徒,一位德鲁伊,总是能先一步发现危险。

    路向陆地深处延伸,沿途只有一些怪异的枯树,风景似有一些乏味。在火把光辉映衬下,星光也显得黯淡,弥漫的雾气被风吹动,形成像是幽灵一样的奇形怪状。

    姬塔像是有些害怕,背着巨书在后面亦步亦趋地跟着众人。她就走在方鸻身后,一不小心被一根藤条向前一绊,差点跌倒——要不是妖精小姐飞过去提着她的领子的话。

    姬塔以为是方鸻出手,小心翼翼地扶着巨大的镜片,红着脸小声地向他道谢。

    天蓝在一旁小声嘀咕,询问方鸻那一主一仆是把这妖精送给他了吗?方鸻其实心中也很奇怪,妖精构装可不便宜,甚至无想买都很难买到。

    帕帕拉尔人与洛羽的交谈声则从后面传来,有些断断续续:“说真的,”帕克说道:“我开始怀念巨树之丘的生活了,难怪真正的帕帕拉尔人从不出门。”

    “可你不是被赶出来的吗?”洛羽有点疑惑地看着他。

    “没、没那回事,我只是认为山领主那顶帽子太可笑了……”

    “而且不小心说了出来?”天蓝回过头,笑嘻嘻地问了一句。

    帕帕拉尔人气得抓起泥巴向她丢来。

    小姑娘尖叫着,笑哈哈地与后者闹成一片。

    “你们是在郊游吗?”洛羽没好气地问道。

    方鸻深以为然——

    队伍向前走了没多长时间,艾缇拉忽然停了下来。天蓝好像察觉了什么,也停下来不再打闹,一个箭步冲过去——差点把姬塔一个趔趄带倒,气得后者没好气地瞪着她。

    天蓝不好意思地给了她一个歉意的眼神,然后才以一种主人的姿态分开长草,用炫耀的口气向方鸻介绍道:“当当当,欢迎来到艾缇拉姐姐的秘密小基地。”

    “为什么是我的?”艾缇拉莫名其妙地看着她。

    法国小姑娘有点小调皮地向她眨了眨眼睛。

    不过方鸻看着面前的这一幕,已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了。

    前方是一头巨兽。

    那巨兽长得有点像是一头犀牛,浑身长毛覆盖,有三支成列的尖角并且拖着长长的尾巴。它有十二到十四米长,大约是一辆大巴车的长度,平坦背脊差不多有两个半人相叠那么高。

    在火光的背景之下,犹如一座晃动的小山。

    巨兽感到有人,回过头来用布满皱纹的褐色眼睛好奇地看着这些人,当它看到艾缇拉时,立刻亲近地发出哞哞声,像是一头牛在叫。

    “哈,”天蓝见状也十分开心,挥手向这头大家伙打招呼:“灰岩先生你好,我们回来了,你有好好照看大猫吗?”

    这是一头灰岭负丘兽——

    负丘兽一种保持着群居习俗的大型食草类哺乳动物。方鸻知道一些关于它们的知识,这种大型生物主要分布在斯提里克半岛山区以及帝国以东的矮丘草原上,野生的灰岭负丘兽过着群居迁徙的生活,它们相当聪明而且温和,因为缺少天敌又好奇心旺盛,并不畏惧与人类相处。

    也因为这样的缘故,塔西亚的牧民将它们训练成驮兽,并将之视作家庭与部族的成员。塔西亚人的文化与灰岭负丘兽联系极为紧密,无论是驮屋文化还是游牧巡居的习俗都由此而来——塔西亚人在出生时会得到他们人生当中的第一笔财产,也是一生的伙伴——一头幼兽。如果是女性,在她成年出嫁那一天,灰岭负丘兽将是她最丰厚的嫁妆。

    方鸻惊讶地回过头:“这是你们的驮兽?”

    驮兽,冒险者最宝贵的财富。在艾塔黎亚,大型驮兽甚至有陆上之舟的美誉,它们是仅次于浮空舰的代步工具。

    他还在黎明之星冒险团时,丝卡佩小姐就一直想要为团队置办一头大型驮兽。但因为大型驮兽价格过于昂贵,所以一直未能如愿。

    事实上,大型驮兽中一些珍惜品种不比低级的浮空舰来得便宜——譬如卡托布莱帕斯巨兽和雷鸟,前者就是与神话之中的怪兽其名的石化牛,行走之山。

    因此方鸻才会如此惊讶。

    灰岭负丘兽虽然还算不得是大型驮兽,但也是中型驮兽之中最庞大的一类。加之塔西亚人保守避世,少与外人来往交流,因此在市面上的灰岭负丘兽可以说极罕见。

    “当然不是了,”天蓝直摇头:“这是考林商盟的驮兽,我们在艾尔帕欣租的。不过这次我们赚了不少钱,说不定回去就可以把灰岩先生买下来了。”

    “这名字也是商会的人取的?”

    “当然不是了,我取的,怎么样,是不是超棒的?”天蓝一副你快来夸我的表情,令方鸻不忍卒视,他很想知道这庞然大物从头到尾究竟有哪一个地方是灰色的?

    不过想了想,他还是明智地选择了没有开口。

    方鸻自认为,这就是自己比洛羽聪明的地方了——

    而天蓝呢,也正把洛羽拉了过来,有些自豪地介绍道:“这上面的驮屋,可是洛羽的杰作哦。只花了一周就完成了,连考林商盟的那些小矮子都赞不绝口。”

    洛羽摇了摇头,答道:“全靠大家帮忙,尤其是艾缇拉小姐的德鲁伊能力帮了大忙。”

    艾缇拉微笑着点了点头。

    方鸻这才抬起头来,看到负丘兽背上的那座木质平台,有点像是大象背上的象轿,但比那个宽一些,一共有四座,彼此相连——那就是台西亚驮屋。

    所谓塔西亚驮屋,其本质不过是一种木台之上的屋子,因为背负在驮兽背上,因此而得名。前后木屋之间有吊桥相连,而左右则是硬质的木板,在灰岭负丘兽背脊上形成两道鞍座的形状,犹如两座拱桥。

    前面的木屋是敞开式,中间留有驯兽师或者是驾车人的位置;后面的木屋半密封,更类似于车厢。方鸻一眼就看到了上面的盖伊水晶,这种结构确与塔西亚驮屋性质相似——用独特的对于盖伊水晶的利用技巧来维持平台的中心与平衡,并减轻对于驮兽的负担。

    而非笨重的炼金术承重结构。

    但这也是塔西亚人的不传之秘,方鸻不由有些好奇地看向洛羽。

    “这是我自己揣摩出来的,艾德先生,”洛羽罕有地有点不好意思。“其实是同时利用了炼金术结构和盖伊水晶,只是炼金术结构被藏在了平台下面,而且体积也缩小了很多,多亏了艾缇拉小姐的帮忙。”

    他又再感谢了一遍艾缇拉。

    “难怪商会的工作人员也赞不绝口。”方鸻心想,这也可算是另辟蹊径了,而且其原理肯定也绝不简单,否则其他的炼金术士与木工们只怕早就想出类似的解决方法了。

    方鸻忍不住再看了它一眼,喃喃道:“这就是你们的秘密基地?”

    这可真是一座相当了不得的基地了,驮兽加上驮屋,这可是一些小型冒险团都没有配置——虽然驮兽不是他们自己的。

    他还没想完——

    平台上面忽然冒出了一个硕大的脑袋,差点把他吓了一跳。那竟是一个狮子脑袋,一头火红色的鬃毛,宽广的下巴与平坦的额头,淡银色的眼睛显得极为雍容——只是还有些睡眼惺忪的样子,举起爪子揉了揉眼睛。

    然后它忽然开了口:

    “啊,你们回来了啊,我先前看到有人在岛上生火,就知道是你们,”它打了个呵欠:“不过你们半天没过来,我又迷迷糊糊睡着了。”

    “你好啊,瑞德先生,”天蓝笑眯眯地向这头狮子招手:“艾德哥哥,这是瑞德先生,它是艾缇拉姐姐的朋友。一位高贵的狮人圣殿骑士,玛尔兰的圣武士。”

    方鸻这会儿已经认出了对方的种族——罗塔奥的黄金乡,灰白之野上的孤高者,视荣誉与忠诚为生命,玛尔兰的大猫们——罗塔奥狮人。

    狮人也用狭长的目光打量着他。

    “嗯——”它沉吟道:“又一个人类小男孩,你好啊。”

    “又一个?”方鸻回过头去看洛羽。

    洛羽破天荒地咳嗽了一声。

    ……

    旅者之憩,龙角大厅。

    漆黑一片的大厅,呈现出与不久之前的灯火辉煌截然不同的景象——空旷而静寂,弥漫的黑雾正在一点点消散,翻倒的桌椅、器皿上留下了一层厚厚的积灰。

    除了没有蔓延的蛛丝,形同多年人迹未至的景象:

    巨龙、龙人、宾客与守卫们都消失了,只剩下灾劫过后一般的场景。

    大厅上方穹顶之上悬挂的狰狞巨角也早已不再,只留下一个破开的‘天窗’,星光倾洒而下,在大厅中央形成一道光柱,清辉照耀于中央的石台上。

    十二个巨人石雕,托起石盘,上面一枚金色的指环,闪闪发光。

    黑暗中一道目光,落在这竟无人问津的戒指之上。

    烟雾骤然落下,重新凝聚成一个披着斗篷的人影,但斗篷的风帽已经被一发子弹撕裂,露出下面半张俊美的容貌。

    银色的短发柔顺地贴在脸颊边,一对长长的尖耳朵,狭长漂亮的眼睛有一种令人心折的美貌,只是有些冷漠,银色的眸子深处倒映着金焰之火。

    少年向石台伸出手,将那金火抹灭了,攥入手心之中。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后面传来——

    少年回过头,皱了皱眉头,刚好看到那张讨人厌的面孔出现在自己视野中。而跑了这么长一段距离,后者也微微有些气喘,但张天谬看到那少年,马上举起魔导铳指向对方。

    他马上又楞了一下。

    “你是……”张天谬看着那张面孔,眼中露出惊讶的目光,脱口而出道:“等一下!”

    但少年的身形正在渐渐淡化。

    张天谬见状,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火光乍现,铅弹穿透对方的身子,砰一声击中了后方的墙壁,石屑飞溅。

    但少年只是定定地看着他,身形如水纹一样荡漾开来,最终消失不见。

    气得张天谬一脚把一旁的椅子踹飞了出去。

    “还记得我的规矩吧,”这时一个声音从大厅另一边传来,张天谬回过头,才看到旅店的主人——高大的男人神色严肃地从那个方向走出来:“损坏是要照价十倍赔偿的——”

    “你还关心这个?”张天谬没好气道:“你去什么地方了,你看到了吗,那家伙可是把那东西拿走了。”

    “的确如此。”

    马扎克有些答非所问。

    他抬起头来,目光幽然地看着龙角大厅穹顶上的那个破洞,以及早已不在那里的龙角。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