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八章 旅者之憩

第八章 旅者之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雾气中笼罩着这样一个庞然大物。阴郁、笨重、褐红桦木的屋顶一片片低垂着,它大约有四层楼高,犹如一头横卧的巨人,静静地思考着,横亘于沼泽之上。陈旧的栈桥,通向一排斑驳的木墙,尖锐的木桩上,悬挂着摇晃的灯光。

    明亮的光芒,穿过如织网一般的迷雾,仿佛是巨人胸腔之中的亮光,喷薄着,穿透了荒野。路边是一团篝火,火红色,在远处摇曳旋转,碎片一般的火星,四散飞舞。

    这样的景色确实让方鸻感到有些震撼,仿佛融入了夜色之中的青与灰,又渗入了血的鲜红,带着萧瑟的气息,又有些昏暗。

    ‘旅者之憩’这座旅店在沼泽与森林的边际屹立了有三十三年,从前一任主人传递到他的儿子——也就是现任拥有手上,也有七年,铁锤‘马扎克’之名,不仅仅是这片荒野之上的主宰者,还是一位著名的铁匠。

    “传说火焰在他手上犹如赋予了生命,”天蓝小声向他介绍道:“金焰之环就是他的传奇作品。”

    “至于那些栈桥之下,黑沉沉的沼水之下,口口相传埋藏着累累白骨、财宝与传奇的故事。”

    方鸻深吸了一口气,新奇地看着这一切。

    一把生满铁锈的剑,斜插在埃贡恩森林的入口处,上面刻下一行简单的文字:

    ‘马扎克的避风港’

    其上每个字都是此地的法律。

    篝火边围着几个卫兵,一个垂暮的老人坐在火边,火光映着他黑乎乎的脸,他掏了掏火焰,慢条斯理地将火钳从左手换到右手。艾缇拉停在路边,向几人问候道:“米奈斯先生,晚上好。”

    “晚上好啊,艾缇拉。”老人取下草帽放在胸口,满面皱纹,一双浑浊的眼睛,黯淡无光,却微微笑着:“愿米莱拉保佑你。”

    “愿艾梅雅保佑您。”艾缇拉以手抚胸回礼。

    方鸻抬起头,木质关卡上钉着几张铁皮,布满锈斑,火光下忽明忽暗看不清上面所写文字。大雾弥漫,远处,火光隐现,诗人在火边演奏风琴。

    琴声悠扬——

    一行人行走在年久失修的栈桥上,木板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那是谁?”方鸻低声问道。天蓝对他摇了摇头。

    “只是一个孤苦伶仃的老卫兵而已,听说他在这里驻守了二十年,妻子死了,儿子也死在了沼泽中,真可怜。”

    栈桥上人来人往,让方鸻有些意外的是几乎每个人都认识这个法国小姑娘,向他们打招呼。

    “回来了,天蓝?”

    “听说你们干掉了‘大姐头’?”

    “看起来我们的小公主没缺胳膊少腿,值得为此干一杯。”

    几个坐在栈桥上打牌的冒险者嘻嘻哈哈地说道,他们还举起手中的水壶向这边示意,其中不乏原住民,衣衫褴褛、胡子拉碴、像是乞丐。

    “呸,走开,色胚,”天蓝皱着鼻子对这些人说道,她又回过头对艾德说道:“别看这些家伙这个样子,其实都是挺靠得住的冒险者,能从艾尔帕欣独自前往旅者沼泽的,至少也是一阶以上的冒险者,和那些新丁是不同的。”

    方鸻点了点头,知道在艾塔黎亚,冒险者们每满足一定条件,就可以前往相应的职业圣殿获得职衔加护。比方说战士是欧力与玛尔兰,剑士是爱纱,博物学者与炼金术士是安吉那,占星术士与元素使是伊莲与罗班等等。

    由于职衔的前置条件一般与角色等级密切相关,所以人们也简单划分六到十五级为二阶职衔,十六到三十级为三阶职衔,三十一到五十级为四阶职衔,至于五十级以上,只有在第二世界通过了命运圣殿的考验之后才能进一步提升。

    所以第一世界实质上是没有第五阶职衔的,因为即便是从第二世界返回的顶尖选召者,等级一样会被压制在五十级以下。

    唯有龙骑士与空骑士例外。

    一阶职业是天然加护,也就是人们所说的新手阶段,其中见习期是前两级,选召者需要一到两个月时间适应,然后花上一两年时间才能脱离新手阶段,而原住民可能还要更久一些,需要三到四年,所以这些人确实算不上什么新人了。

    不过经历了长夏战争之后,方鸻其实很难对这些人的实力产生什么正面看法。在他看来,至少要到达丝卡佩小姐与魁洛德先生那个程度才算是勉强在第一世界立足——其中丝卡佩二十七级,魁洛德二十九级。

    至于强大。

    那个银林之矛的夜鹰选召者在他思绪中一闪而过,但最后定格的却是那个银发如华,安静娴雅的狼族少女。

    方鸻摇了摇头,让这些想法在脑海中烟消云散,他自己也还没通过见习职业考核呢,从战斗力上来说也不过勉强和一阶职业者势均力敌。

    能干掉那个‘大姐头’,纯属偷袭与巧合的双重作用。

    此刻天蓝正在问那些人:“那个‘大姐头’又是怎么回事?”

    “哈哈,”人们笑了起来:“可别想抵赖,有人传言在浅水圣殿看到她复活了,她还放出话来要你们好看。”

    他们善意地提醒:“小公主,你可得小心点,那女人可没那么简单。”

    “我才不怕她,”天蓝回过头时却又眉头紧皱:“浅水圣殿离这里不远,那女人选在那里而不是艾尔帕欣复活,看起来真的是想报复我们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说这话的人竟然是一直以来少言寡语的洛羽,方鸻不禁有点意外地看了他一眼。

    冒险者们回到营地的第一件事,自然是处理战利品——方鸻对此向往已久,但认真说来这还是他第一次亲自参与。艾缇拉带他们穿过广场,旅店前面的广场是木板铺陈,不远处石台上有一团篝火,一个吟游诗人在火边一边拉风琴,一边吟唱。

    方鸻好奇的听了两句,差点一个趔趄,对方唱的竟是杰弗利特红衣队坑害黎明之星冒险团的事情,本来这事儿算是近期的新闻,而诗人们向来喜欢传播新鲜事,也不足为奇。

    不过偏偏对方唱了几句什么天才少年,发条妖精,方鸻越听越不对劲,那诗歌里面把他描述成了弗洛尔之裔的宿命对手、天予仇人,只差没打上一个标签说成是王子复仇记。

    不对啊,方鸻心中十分疑惑,这些人是怎么注意到自己的?他发的帖子明明不是这个。

    艾缇拉扶住他,有些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没、没什么。”方鸻有些心虚地答道。

    他再看了看那边。幸好篝火边听众不多,只有一主一仆两个人,女仆穿着很传统的女仆装,黑白长裙一直垂到膝盖之下,双手交叠,静静侍立于女主人之后。

    而女主人不过是个不及桃李的少女。

    夜色浸染下的米色长风衣,披肩像是一对翅膀叠在胸口起伏的曲线上,少女戴着一顶女士圆礼帽,下面一层薄薄的面纱看不清神情。

    只有一头柔金色的长发,垂及腰际,月华穿过弥漫的雾气照耀其上,闪耀柔光。她手上戴着镂空的白手套,旁边放着一口巨大的皮箱,纵听得入神,指尖也不离箱子把手太远。

    这两人的画风在这个地方实在有些突兀,方鸻仍不住多看了两眼。而那少女好像感受到他的目光一般,回过头来。

    目光就像剑一样刺入了他心中。

    并非锐利,而是忧郁。

    他从没见过那样的忧郁的神情,仿佛一眼看尽他的心底,而一直到走进旅店内,方鸻才将将回过神来。“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他有点一头雾水。

    旅店内进门就是一座锅炉,魔力炉烧得火红,金亮的光焰传出去很远,铆钉相接的铁皮管道将热力与以太魔力传至‘旅者之憩’的每一间房间中。

    一旁有一台坏了一半的杂务魔偶——一种非灵活构装,同样长得像是一口圆滚滚锅炉,它向每一个进入旅店的客人笨拙地招手。

    摇晃着生了锈的手臂,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

    年久失修的声音记录水晶中也发出沙哑的声音:“欢迎光临旅行者营地——”

    “你好呀,沙耶克先生。”天蓝冲那魔偶打招呼。

    方鸻楞了一下,还以为这是对方的名字。但直到另一个苍老的声音替代了之前一个声音,通过传声管道从魔偶身体里传来:

    “你好啊,天蓝,欢迎回来。”

    方鸻这才明白这魔偶还是个传声通道。

    而那个苍老的声音又问道:“还是老规矩吗?”

    “当然啦,请给我们准备一桌丰盛的晚餐,还有热水——啊,可累死我了,这次回去了一周那么久,一身都是臭汗。”

    但艾缇拉看着这个小姑娘,摇了摇头:“我们钱已经不多了,芙丽。”

    “啊……”天蓝发出一声变了调的叹息声,垂头丧气道:“可是、可是作为冒险者这一点点享受总是应该的吧?”

    她用手比划了一下,真的只有那么一点点,可怜巴巴地看着对方:“就这么一点点,艾缇拉姐姐。”

    艾缇拉宠溺地看着她,摇了摇头:“下不为例。”

    “耶!”小姑娘高兴得一蹦三丈高。

    姬塔皱着眉头:“芙丽小姐又在浪费钱了。”

    高个子的训练生少年背着昏迷的帕帕拉尔人弩手,在一旁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不过方鸻在一旁看着这几个人,心中却想起了自己在黎明之星冒险团的光景,不由微微笑了笑。“也不知道丝卡佩小姐和魁洛德先生怎么样了……”他心想,丝卡佩的辉光石回收之后,他就不能再登录社区,因此也不清楚外面的情况。

    他这才想到自己的当务之急是搞一个联络装置,也不知道这个小小的营地里面能不能买到。

    经过大厅之后,后面的一间小房间就是考林商盟在这里的办事处。

    正如前文所述,由于考林商盟垄断了云层海地区近乎百分之九十的贸易,因此在旅者营地处理材料也只能和这儿打交道——当然也可以卖给那些急需要的冒险者。

    但后者并不常见。

    推门而入,一股淡淡的熏香味扑面而至,地面铺着厚厚的手织地毯,不远处放了一只花盘,上面是一株多肉植物。一个小矮子坐在柜台上,不时将手中的面包屑丢下去,多肉植物的球状茎膨胀开来,裂开一道口子,像张大嘴一样将所有食物吞入其中。

    小矮子乐在其中的样子,直到看到有人进来,才慌忙拍拍身上的面包屑站了起来。

    那是个侏儒。

    长着尖尖的鼻子,尖尖的耳朵,虽然身高和帕帕拉尔人差不多,但要瘦小得多。他们在埃尔德隆的地下隧道的之中与矮人世代杂居,但因为天性精明,成为了矮人社会之中的商人与银行家阶层。

    方鸻好奇地从对方身上移开目光,在罗戴尔地区以及考林王国东部很少能看到侏儒,而它们的选召者也十分少见,所以这还是他头一次看到这个神奇的种族。

    然后他才打量了一下这间房间,就和想象中一样,房间里堆满了杂七杂八的东西。左侧是一幅阶梯状货架,上面摆满了瓶瓶罐罐,大大小小透明的玻璃容器中充满各色培养液,里面是千奇百怪的动物的器官。

    姬塔也好奇地打量着这些容器,他不远处是一只裹着银膜的眼球,盛放一个巴掌大小的玻璃瓶子里,里面浮满了绿色的液体。

    而忽然之间那眼球上的银膜忽然眨动了一下。

    吓得他头发都竖了起来,一声尖叫之后转身就跑,一头撞进方鸻怀里。方鸻完全没料到这一幕,闷哼一声弯下腰来。

    姬塔这才意识到自己闯了祸,连忙红着脸结结巴巴地道歉道:“对、对不起。”

    “没关系……”方鸻弯着腰伸出手去,将那只瓶子转了一个面:“别害怕,这只是银炽之林的眼球,刚才那个动作只是它对你身上的以太魔力下意识的反应而已。”

    看到这东西,方鸻心中忽然产生了一个想法。

    海恩-帆姆在一式水晶的设计图上的构思,要想进一步提高一式水晶的魔力性能,首先要改变无属性水晶对于以太魔力的敏感度。

    而银炽之林的眼球甚至可以对最细微的魔力变化产生反应,不正是他需要的东西么?

    不过这东西……好像有点贵。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